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我的小花园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诗句
   家里的花园里,除了那棵无花果树和一棵棕榈树之外,其他的知名与不知名的花花草草,都是我亲手栽种的。现在的小花园,花儿们终年都在争妍斗艳,灿美极了!它们为我提供了美妙的情景,真是欣欣向荣不负侬!在我开始学习栽种它们的时候,是没有规划过的,只是先先后后的随意种上。之后,就渐渐地去接受欧阳修所说的“浅深红白宜相间,先后仍须第次栽”的意见,才开始讲究起来。但无论是随意的栽种或是讲究的栽种,那些花草看上去都是挺赏心悦目的。   无花果树和棕榈树,它们分别植在小园的东西两角,真象两个老大哥在护佑着它们的小弟妹——那些花花草草们。当初在它们之间种了两三枝美人蕉,现在是一大丛了,几乎将无花果树和棕榈树之间的地方都生满了,所以每隔几个月,就要将它们裁去一些,要不,它们就会称霸整个园子。美人蕉是挺好看的,婆娑的绿叶,撑起一朵朵深红色的花,高高在上,鲜艳夺目,喧哗奔放,但又无碍大局。长在它们前方的是几棵红玫瑰,也是常常都能保持着容光焕发的姿态的花种。   这棵无花果树,可结得丰富的果子,引得很多小鸟来啄食,小鸟们是很可爱的芳邻,它们能为我提供一种洗涤心灵的热闹。而每当阳光漏过无花果树时,树底下就仿佛一下子长成了一朵一朵的黑木耳,小松鼠们在黑木耳上窜窜跳跳,好不逸趣。邻家的花园有棵很大的芒果树,它是小松鼠们的好栖所。这些小松鼠,是我们两家的小朋友。   棕榈树长得比围墙还要高。有人将棕榈树喻为胜利的象征,也不无道理,看它显得多么的骄傲!而每当来风时,它总是大摇大摆的,似在朗颂诗歌。   在棕榈树的前面,有几棵波斯菊。这是朋友送的,我就将小园这个比较起眼的地方赐给了它们,还用火山石将它们围住,并在火山石的内则种了些羊齿植。波斯菊的长相,颇有几分野生美,小小的、白色的花瓣,昂然洒脱,伸摆自如,加上火山石和羊齿植的配衬,小园就添上几分蛮荒的气息了。   小园的东面,是兰花、仙客来、紫罗兰等上盆宠儿的领地。那儿是荫凉地带,很适合它们,所以我将那小片地分配给了它们。养植它们(尤其是兰花)所花费的心思比别的花儿要多得多,刚开始种时,不晓得怎施肥,竟然将它们弄得惨败不堪。看着它们一片一片的,由绿变黄,由黄到垂,由垂到堕……心里难过得哭了。很多的辛酸呢,在这儿详述就免了。现在的它们之中,最多的是兰花,有蝴蝶兰,有君子兰,有卡特兰等。它们和其他的花儿一样,长得都很健美;很幽香。而卡特兰是哥斯达黎加的国花,我对它总是多了几分的关顾,但它的同族并不吃醋。   在小园的近中央处,有一丛马蹄莲,它们靠在小径的一旁,所以也是起眼的地方。在所有的花树中,我对马蹄莲是情有独钟的,它的清雅与高洁,尽可与我佛的莲花媲美。每次去修理小园,我都是先照顾了它们再去照顾别的花草。   在马蹄莲的另一边,则小径的另一旁,种着的是龙吐珠。开始种下去时,只是一小枝,现在已经成长为一小丛了。开的花儿,白中点红,好看致极!我想,要是跨越时空让李时珍遇上了它们,他会不会将它们移到《本草纲目》里去呢?!   小园的西南角,那儿是最当阳之处,种有一丛三角梅(这里的华侨称它做簕杜鹃),它是紫色和白色两枝并着栽种的,它们在相互绞缠中伸长,不久就开始开花了,紫和白两种颜色相间着,挺养眼,且花期几乎是整年。但它也要常常修剪,否则也很容易称霸整个小园。我将它修剪成伞状。恰是一把“华贵的亭伞”(舒婷诗语)。   最能反映我离家迹象的,除了书台,就是小花园了。每次外出回来,那些花花草草,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一些已经进入了光荣和温暖的衰败。我便会迫不及待地将它们逐一收拾。这劳作的过程,也象是在收拾自己的清贫似的。之后,我的富有就爬满了整个小园——我在小园里,小园也在我这里!小园的生机,与我灵魂的和谐,真是一首歌儿!   以为,生命最本质的全部,是由精神的行为所组成,而每个人的精神行为的取道都不尽相同。于我,莳花种树的行为,已经成了精神行为里较为重要的部分,因为精神生活的偏重,小园便成了我的热爱。它也深化着我深居简出的状况。日子一天一天地过,有一部分的依赖,就是种花养草的习惯了。在雨天,我常常会在檐底下,不言也不语,默默地将微笑挂在嘴边……我会听到雨滴与花草接拼的诗句——绵绵的情思;飘荡的心曲。这也是人生在风雨兼程中抖落的诗句吧!而当看见在阳光下哪一片片绿叶烘托着灿烂的花朵,心中就会不自觉地升起一种敬畏;当双手摩挲到哪些小花小草时,就会感觉到它们都是一朵朵一页页神奇的清凉。   文学是我一直的娱乐,而莳花种树,则是我在七、八年前发现的兴趣,这兴趣,又一直在加浓。小花园,是我在月高;在雨寒,在风啸,在多角的人际空间……所开凿出来的一个泉眼。它的流泉,能润饰眼角时有的忧伤和泪痕。而小园里的翠绿,更能润饰生活中时有的枯黄。   我深深地爱着我的小花园,爱上了那些活跃奔放的鸟儿;爱上了那些绚丽谦态的花草树木,任何时候,与它们都是“相看两不厌”。小花园是我可以完全盘踞的空间;是我的思想能够达至的领域。很喜欢在那儿去包容人世的是非恩怨、烟火风云。小园里,除了圆润清翠的吱吱声儿之外,就没有别的召唤了,挺平静的。以为,平静也是一种艺术,它对喜欢它的人很忠诚。由它来扶持我们的生活态度,日子将会是阳光明媚。   感谢小花园!它让人类所容易犯的愁闷很少会靠近我的心湖,更让我淡泊的岁月显露出一点体面,让我平凡的日子见着一点智慧。 四川冶癫痫医院昆明治疗癫痫的费用贵吗郑州癫痫病患者注意哪些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