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旧棉裤的温暖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文章
一   乔迁新居,整理旧家东西的时候,无意中翻出一条崭新的棉裤来。   这条棉裤是母亲在世时做的,虽然已经十年有余,我却从来就没有穿过,寻思着以后可能也不会穿。于是,我随手把它放在一个手提袋里,计划连一些不穿的旧衣服一起送人。   突然间,说不清为什么,感到揪心的难受。看着棉裤委屈地躺在一大堆旧衣服中间,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想了想,我从手提袋里取出了棉裤,鼻子酸酸的,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散开来。我又重新把它叠好,准备带到新家,它是母亲病重期间为我做的,也是母亲唯一留给我的念想。母亲做时,我一再强调,现在条件好了,不需要棉花做的棉裤。母亲也许知道我不会穿,但她还是执拗做了。大概,母亲认为我总会有一天穿上它。   母亲做好时,我连仔细看都没有看,更别说试穿了,回到家里就把它放在家里的柜子下面了。若不是搬家,我会忘了这条棉裤。   我不喜欢穿棉裤,从小就这样。小时为了不穿棉裤,没少挨骂,甚至被母亲狠狠打过。记事时,天还没冷,母亲就早早做好棉裤。入冬之后,同龄人都还没有穿上棉裤,母亲就逼着我穿,无论我怎样哀求母亲,撒泼哭闹,最终还是得依着母亲穿上了。母亲认为自己的观点永远都是对的,小时候腿只要不被冻坏了,年龄大了腿就不会疼。母亲用村里几个走路一瘸一拐的老人警告我:若不听她的话,将来就像他们一样。   我害怕像他们一样,可又不想被同学们取笑。同学们看着我穿着厚厚的棉裤,取笑我像狗熊。我本来就胖,穿上一把抓不透的棉裤,身子就特别臃肿。   有一次早上我趁母亲不注意,没有穿棉裤,偷偷从家里溜走了。后来被母亲发现了,她追到学校门口,揪着我的耳朵,把我拉回到了家,直到我把棉裤穿上,母亲才让我上学。在母亲的眼里,我的身体比学习重要,我若不穿棉裤,是坚决不能走出家门的。   上初中时,我在学校住宿,心想这下母亲管不着我了,到了冬天我可以不穿棉裤了。没想到母亲依然不答应,冬天上学她不让我带毛裤,寒冷的冬天我不可能只穿秋裤,无奈之下我只好穿上棉裤,心里则对母亲充满了怨气,放假回去难免在母亲面前发牢骚,嫌弃母亲做的棉裤不好看,没有弹性,穿在身上不舒服。   母亲什么话都没有说,第二天早上当我还在睡梦中时,母亲走到离家五里地的镇上,买了两条秋裤,又匆匆忙忙赶回来,午饭之后,母亲变戏法式的拿出一条用两条秋裤做的棉裤,让我试穿。   秋裤做的棉裤柔软且有弹性,穿在身上轻巧舒适,这次没有理由拒绝。初中三年,固执的母亲坚持让我穿了三冬的棉裤。      二   上高中时,远离家乡到县城上学,母亲显得很伤感,原因无外乎我不可能再穿棉裤。冬天每次放假回去,母亲絮絮叨叨,希望我能听进她的劝告,冬天能够坚持穿棉裤,不识字的母亲讲起大道理一套一套的,说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是关键的时候,若腿冻坏了,是一辈子的事。   说归说,我是不可能听她话的。这次母亲让步了,我一个冬天只回一次家,她没有机会唠叨。女孩喜欢苗条,我情愿挨冻。   很懊丧的是,寒假回去,我依然无法摆脱穿棉裤的厄运。母亲取出自己精心做的棉裤,非逼我穿上,若不依她,那就得听她没完没了的唠叨,最后我只能妥协,胜利后的母亲时不时会提醒我:过了十八,我就可以不穿棉裤了。母亲说了,十八岁过后就是大人了,就不怕冻了。   母亲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我十八岁过后,到了寒冷的冬天,她没有再强制要求我穿棉裤,只是偶尔会警告我:不听老人言,以后难免会吃苦头。比如村里那个人年轻时冬天腿着凉了,现在走路都困难。   为了美,我豁出去了。十八岁正是爱美的年龄,我是要风度不要温度,大冬天我穿着裙子臭美。母亲近乎哀求我,把棉裤穿在裙子里面。渐渐地,母亲做的棉裤已与时俱进,柔软而轻薄,用的是弹性布料。有时也了让母亲高兴,我会在母亲面前穿那么一、两天,夸夸母亲的手艺,母亲很知足也很开心。   结婚时,母亲给我做了两条棉裤当陪嫁,我想拒绝,却又不忍心让母亲失望,带着母亲做的棉裤,我从山村走到了城市,棉裤压在箱底,我未曾穿过。   正月和老公回去看望母亲,母亲难免唠叨,她甚至还给老公做了一条棉裤,当礼物送给了老公,老公开心地接受了,母亲特别高兴。母亲夸老公比我懂事,我无语,我知道老公他不会穿的,他只是碍于面子。   生孩子时,适逢天冷,母亲来了,她逼我穿上了棉裤,且不许讲条件,否则她不照顾我坐月子。母亲的条件很刻薄,我必须接受,穿就穿呗。反正在家里也不用出去,厚厚的棉裤禁锢了我的双腿,我感觉自己变得好丑陋,熬过了一百天,我才如愿脱下了棉裤。   母亲说是为了我好,她有义务监督我必须在生完孩百天内穿棉裤。我故意气她,若是夏天也必须穿吗?她用手指轻轻敲了一下我的头,夏天可以不穿,可是这是在冬天。   我是为了你好。这是母亲的口头语,也是母亲的杀手锏,我没有理由不接受。      三   在母亲的呵护下,我的腿保养的很好。受母亲的影响,在寒冷的冬天里我也不忘要求我的女儿穿棉裤,不过女儿穿的棉裤是我买的,我没有学会母亲的手艺。现在条件好了,学校和家里有暖气,也不用在冬天里穿的那么厚。   母亲过完七十岁生日时,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即使戴上花镜,没有太阳,她依然也看不见做针线活,认针对她来说太艰难了。   一天,母亲病重,她突然想到了给我做棉裤,说是当我六十岁后穿,那时我年龄大了,腿受不了冻,街上买的太紧了不舒服。   就这样,母亲断断续续做了两个多月。这次我没有拒绝,爽快的答应母亲一定穿。   母亲笑了,笑得很开心。没过几天母亲就走了。   手捧着棉裤,又一次想起母亲的唠叨:“冬天这么冷,不穿棉裤,你的腿会被冻坏的。” 武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佳木斯癫痫病研究医院郑州专科癫痫病医院武汉治疗癫痫食疗偏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