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云】仨婆婆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小说
摘要:以仨婆婆的晚年生活,再现时下老人们的最后岁月! 仨婆婆小的时候在一起长大,又都嫁给了本村的小伙子,这八十多年来,仨婆婆之间的感情,比自己的亲人还亲。何况,李婆婆嫁的那个小伙子,还是张婆婆的娘家哥,成了姑嫂。王婆婆比她俩都大一岁,又从村西嫁到了村东,年轻时不显,年纪大了,多几步也显远了。稍稍的和两姐妹走动得没那么勤。   王婆婆   王婆婆三个儿子,老二早年上县城做生意,搬去了城里。家里的老房东边是老大,西边是老三。王婆婆就住在中间老二的房子里。平常生活由老大老三轮流照管。老二只时不时来看看,给点钱,托大哥三弟替自己照顾老娘。有一天老三给二哥说:“哥,你这老房不如合适点卖给我吧,反正你又不回老家了。”老二说:“行,等没了娘再说吧。”老大听说老二的房要卖给老三,赶紧着找了老二去了。“老二,听说你要把房卖给老三啊?先说,我可不答应。咱们房挨房,你卖房怎么不知会我一声?再说了,你要卖怎么不问我要不要?”老二:“哥,你不是在村东头盖了楼了吗?再说,你先也没说要啊。”老大:“我没说?是你没说要卖房啊?我咋知道你要卖呢?你眼里还有我这当哥的话,要卖就把房卖给我。”老二见大哥动了气,赶忙说:“大哥,你也别急,这样吧,你去给老三说说,就让他别要了,你就说你想要。”老大:“房是你的,你去说。”说完,拍拍屁股气呼呼地走了。老二目送着远去的大哥,吐了两烟圈,长长的叹了口气,找到老三。“老三,大哥听说我要把房卖给你,硬要我给你商量,叫你让给他。”老三:“哥,你看你侄子也该娶媳妇了,怎么着也得给他盖两间新房啊。我们当初分家的时候一家就分得这两间,你在城里买了房,大哥也在村东头盖了楼,就我没出息,我就想把你这两间地方买过来,勉强盖几间。等你侄子结了婚,够我们一家子住就行了。”老二见老三说得有理,又去找到大哥:“哥,老三经济紧张,眼看着咱们的侄子也不小了,过几年也该娶媳妇了,你说,老三又没什么进项,他上哪儿去给咱侄子寻地方盖新房呢?你看你都盖了那么宽的楼了,就把这两间破房让给老三算了。”老大:“老二,你啥意思,就是不想给我是不是?我是盖了两层楼,可是我两儿子啊。你大侄子一层,小侄子不得要一层啊?我跟你嫂子还打算着把这老屋翻盖了养老呢,就是嫌这地方窄,把你那两间给我正好。”王婆婆听说了,找到老大:“老大,你是大哥,经济条件也比老三强,你就让着点他,别为难老二了。”老大:“老三经济条件差是他自己懒,是他自己笨。哦,他没钱没能力当哥的就该让着他呀?就是小时候你老这么惯着他,才把他惯得这么没出息。我可不要老这么惯他了,这回我就不让给他。”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老二听说老娘也遭了老大的呛,气得找到老三:“别管大哥了,这房我给定你了。只是以后我也懒回来了,省的招大哥气受。老娘你就替我照管吧,我会按月给你钱。”从此,老二老三跟大哥就似陌路人一般。   老大有气就冲王婆婆撒,每送一次饭,就发一次火。没过多久,王婆婆病倒了,渐渐地糊涂了,人不认得了,吃喝拉撒也要人伺候了。轮到老大伺候的时候,他给老娘穿的尿不湿,故意一天一宿才给换一次。捂得老娘难受,就把尿不湿撕得满地乱飞。他就有意不清理,反正自己就十天,忍耐一下就完了。起初轮到老三的时候,老三知道大哥是给自己置气,什么也不说,首先是打扫房间,给老娘擦洗身子。后来,老娘越来越糊涂,连话也说不清楚了。地里农活也忙起来了,他想,反正老娘啥也不知道,也懒得打理了。就连老娘的尿不湿也没时间更换了,有时候,糊涂的老娘还把大便抹得浑身都是。   张婆婆和李婆婆相约去看看自己的老姐妹,门一推开,刺鼻的尿骚味、腐臭味熏得老姐俩踉跄着倒退几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深吸一口气,才又重新走进房里。见当初她们仨当中最高大强壮的王婆婆干瘦得就似一具僵尸般窝在床上,手里玩弄着尿不湿上扯下的丝绵。张婆婆抖擞着满是经络的老手夺下王婆婆手里的丝棉:“老姐姐,还认得我不?”王婆婆直勾勾地望着老姐妹。“哦哦---”地吼了两声,手里胡乱地抓挠着。李婆婆揭开被子,看着光乎乎的老骨架就捂着个残破不堪的尿不湿,尿不湿已经因尿液太多,鼓胀胀凉冰冰的,她轻轻扯起一角,呛鼻的臭味使得她赶紧屏住呼吸。“哎呀,老姐姐,你来看看,那皮儿都烂了。难怪这么臭啊!”   老姐俩出得门来,长吸一口气,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情不自禁摇摇头,长长的叹着气心情沉重地往回走。李婆婆先打破了沉默:“你说,老了有什么意思?”张婆婆说:“唉,但愿咱们别落到那一步。”李婆婆:“谁又说得准呢?”   李婆婆   李婆婆就在看了王婆婆不久的一天,忽然昏倒了。说血压超高,心脏、肺都有毛病,还有血栓。医院检查诊疗了半个月,把个老婆儿折腾得快没气了。孩子们一商量:还是弄回家吧,管她的,要死也死在家里!回到家,去探望的亲朋近邻们都说这回肯定过不去这坎儿了。   李婆婆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当初给儿子们盖房结婚的时候,最后小儿子的地方比哥哥们的稍微多出一间房的地方,李婆婆就说,自己也不另找地方住了,就挨着小儿子多盖上一间房,够住她一个老婆子就得了。李婆婆还能动的时候,大儿媳和二儿媳就老嘀咕说婆婆帮老三看孩子的时候多。老三媳妇就说,你们觉得挨着我住我捡了便宜,你们接去呀!   有一天,老大路过老三家,刚好看见老三四岁的儿子奔跑着冲向奶奶,撞得奶奶踉跄着倒退好几步才站稳了。老大扯着嗓子喊开了:“老三,你跟我出来。老娘都快八十的人了,能给你看孩子啊?你说,你家孩子要把老娘撞出个三长两短,你负得起责啊?”屋里挪出老三媳妇肥大的身躯:“大哥,你说娘能给我看孩子吗?你说娘给我看过孩子吗?那小孩看见奶奶,觉得奶奶亲,喜欢奶奶向她跑过去,他怎么知道会撞坏奶奶呢?”老大被弟媳抢白肯定不干:“小孩不懂,你们大人不会教啊?我不给你说,老三呢,叫他出来!”老三媳妇:“别说今儿老三不在家,就是在家,屁都放不出来一个,叫他出来就任由你们吼任由你们骂呀?你们当哥的,知道老三从小就说不出什么话,不说护着他点,有气就冲他嚷嚷,你们还像是他哥吗?”老大:“我们还要怎么护他,打一分家,不管看家带孩子,老娘没帮衬过我们半点,你们倒好,守着老娘,捡多大便宜。”李婆婆:“老大,你们别吵了,我现在年事已高,看不了孩子,也干不了活。挨着老三住,老三不但捡不到便宜,还得供我烧的柴火。有时候买米买菜的活还要老三媳妇帮衬着干呢。”老大:“娘,不是我说你,从小你就惯着老三,现在又惯他家孩子,哎呀,我不管了,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李婆婆刚昏倒的时候,老三急急慌慌地叫媳妇拿出一万块钱,准备跟着大哥二哥送老娘去医院。老二:“老三,你别去了,医院里有我跟大哥就行了,家里也需要人照应啊!”老二说的照应,无非是老人住院去了,总有远亲近邻不便去医院的就会以看望病人为由拎来东西或者撂下钱的,得有人在家招呼应酬啊。老三向来不跟哥哥们顶嘴,既然二哥发话让他留家里,他就只得把钱交个二哥,眼巴巴地望着人事不醒的老娘不敢跟着上车。   李婆婆被医院里折腾过够呛回到家的时候,适逢农闲,大女儿小女儿日夜守护身旁,儿子媳妇们没事也都守候一边,李婆婆除了浑身动不了,意识是很清楚的。见孩子们这么把她当回事,想起前些时去看王婆婆,比起她的境遇,自己很是欣慰。这心情一通泰,胃口也跟着好起来,这一能吃能喝,没过上几天,除了起不来、动不了,精神就跟好的时候差不多了。哥几个见危险是没有了,开始闲下心思商量如何处置亲朋们送来的钱物了。老大媳妇说:“收到的钱就攒着吧,万一娘没了还得花呢。”老二媳妇不干:“还是分了吧,看娘这精神头,一时半会儿的没事了。娘到头了,再论人头凑呗。”既然老二媳妇提议分那就分吧。老大老二叫来老三,老二说:“老三,小妹把来的人给的钱物都记得一清二楚,你看,这里头有冲着你来的没?”老三凑近看了看,摇了摇头,嗫嚅着:“没有冲我来的。”老二一把夺过账本:“去去去,没谁冲你来就一边待着去。没你什么事了。”老三挠挠脑壳,吧唧着拖鞋慢条斯理地走了出去。   分完了钱,清点东西时,发现纯牛奶纸箱有被打开吃过的;罐头也有被吃了的;什么露露、八宝粥、蛋糕,除了供老年人饮用的什么蛋白质粉、奶粉类的,几乎都有被人打开吃了些的。老大媳妇老二媳妇一看就火了,这东西,怎么着也该大家伙平分,谁开的?李婆婆:“你们别吵,定是老三家小孩见屋里放着东西,嘴馋打开吃了些。”老大媳妇:“娘,平常你惯着他们一家子也就算了,今天这事你别管。你说这些东西老三媳妇是不是该知会咱们一声再打开呀。”老三媳妇听到吵嚷声走了进来:“怕我家孩子吃了,你们把娘接到你们屋里去,孩子看不见就不会想吃了。”老二媳妇:“啊,以前娘能干活的时候就挨着你,这会儿瘫倒了,没用了,就想着赶出去呀?你算盘打的倒是够精的哈!”老三媳妇:“我一直都说你们嫌娘挨着咱们,咱们占了便宜,你们随时可以把他接着走!”正往里走的老二一听,上前一把拉着老三媳妇的胳膊:“走,你跟我上大路上找人评评理去,你说,娘医院里待了半个月,你跟老三影子都见不着。家里接的东西还任由你家吃,有这道理啊?”老三媳妇甩动肥胖的身躯,挣脱老二的拉拽:“医院是你们不让老三去的,家里的东西咱家小孩吃了怎么了?吃的是咱们家的那份。”老二指着老三媳妇:“你简直就是个不要脸的泼妇!”李婆婆的大女儿小女儿见哥哥嫂嫂们闹起来了,赶快拉的拉拽的拽,把他们都分开了。老二走到大路上还在喊着:“以后谁提东西来看我娘,我就统统把东西都扔到粪坑里去,谁也别想吃!”   弟兄们怎么闹,倒是不影响对李婆婆的照料。怕躺久了长褥疮,大女儿买来充气垫,说透气。怕营养不良,小女婿买来几百块一桶的蛋白质粉,说老人得补充营养。老人用尿不湿,一搬动腿就疼得喊叫,两女儿就用丝绵自己缝了好些一米见方的小垫子,垫在身下,拉了尿了,稍稍翻动老人的身子就把垫子撤换了。三个儿子一个十天照顾饮食起居,谁管的十天,谁的媳妇晚上就挨着婆婆睡。   张婆婆歇了两歇才走到李婆婆家,李婆婆拉着张婆婆的手:“妹子,可要注意身体,这一躺下就完了。”张婆婆:“姐呀,什么完了?你看你比王姐强多了。孩子们照顾得你多周到啊!被褥干净整洁,屋里一点味也没有,就是你受罪了。”李婆婆:“给王姐比起来我还不如她呢,孩子们为点东西就打到大路上去了,也不嫌丢人。我要是像王姐那样什么也不知道,任他们闹去,多好啊!唉!”张婆婆:“可别,我们这把年纪的人啊,孩子们的事就别管了,管也没人听。他们对你尽心就很好了。”李婆婆:“他们啊,面子功夫做得倒是很尽心,有外人的时候,媳妇们使劲劝我多吃,没人的时候吧,吵吵着嫌我吃得多拉得多。没个好言语好脸色啊!”张婆婆:“我的老姐姐呀,管她里子面子,人老了,孩子们管口吃喝就知足吧。我呀,今年走路越来越不行了,不歇歇就走不到你家了。”李婆婆:“再来,别一个人出来了,到年就86了,要是有个磕磕碰碰的你说可怎么得了啊?”张婆婆:“嗯,我就是想你们呀!咱们仨从小就数我身体差,以前总是你俩来看我。如今你俩都这样了,也只得我来找你们了。”   张婆婆   张婆婆有个小孙子,是小儿子家的,今年刚七岁。和小伙伴们去莲藕池里滑冰,不想池塘边上的冰没冻结实,掉了下去。幸亏池子里水浅,刚能淹到小孙子肚脐眼。平常十多分钟的路程,小孙子拖拉着冰冷刺骨的两条腿走了二十多分钟才蹭到家。冻得第二天就发开了烧,张婆婆清早起来就来到孙子床边:“宝儿啊,再来没大人可别上水里去了,冻感冒是小事,要是咱房后的河里掉下去可就找不见你了。”孙子他妈小翠赶紧过来:“娘,别靠宝儿太近,小心着上您!”张婆婆:“没事,我这把老骨头着不上。”小翠:“娘,可别大意,今年都挺近年关了,也不见下雪。咱们村的药店里都挤满了感冒输液的人,全村没几家没感冒的了。”   晚上,张婆婆就觉得不对劲,脑袋有点晕,还晚餐都不想吃了。第二天一早,儿子小言见老娘出去倒小尿盆,抢步上前:“娘,昨晚你就有点不舒服,大清早的,就别出去了,我去帮你倒吧!”向来要强的张婆婆要是干点别的儿子想帮忙她可能还愿意,倒尿盆这样的事但凡她还能动,绝不会让人帮的。她往一边一拧,躲过欺身向前的儿子:“别,我自己倒去!”迈着缓慢的步子向院外走去。不想一个趔趄,蹲倒在院里,儿子一个箭步跑过去,一把搂住老娘,想把她扶起来。老娘:“别动,我站不了了。”厨房里的小翠也闻声跑了出来。小言干脆一把抱起干瘦的老娘,小翠疾步上前推开房门。把老娘放到床上时小翠都没觉得事态有多严重,以为歇歇就没事了。小言对媳妇说:“你照看着娘,我去隔壁把二哥叫来。” 湖北治癫痫病在哪好北京癫痫病动手术有什么不好啊随州那家医院癫痫病好成年癫痫病会遗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