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故乡的老碾(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爱情小说

我的故乡原本没有碾,粉碎粮食的活计大都是用磨来完成的。

那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个石磨,家境殷实的人家会套上一个毛驴来推磨,而对大部分家庭来说需要全家老小齐上阵。

村东头的刘民娶了个山里大户人家的闺女,老岳父来看女儿的时候,发现女儿推磨很是辛苦,便说:“回家后我给你们置办一盘碾子!”

一个月后,这老岳父还真地制作了一盘碾,雇了五六个年轻人花了两天时间才从北蒙山赶到了我们村里。

那盘碾特别威武,碾砣子直径一米开外,碾盘直径接近三米,它被安放在了刘姓人家的院墙外。安碾的那天,几乎全村人都来瞧稀罕。

石碾安装完毕后,刘民拿出了一簸箕豆子当场做试验。只见他一个人轻轻地推动碾棍,那巨大的碾砣子顷刻间便把豆子碾得粉碎,人群顿时发出了一片叫好声。

“这碾得可真快啊,要是我们也能用这个碾粮食该多好啊!”年轻媳妇们交头接耳纷纷议论着,眼里闪着无比羡慕的光芒。

“都是乡里乡村的,随时欢迎大家伙儿来用碾!”慈眉善目的刘老汉当即表了态。

从此以后,这座石碾的周围每天都会坐着一些老太太小媳妇们。由于压碾的人很多,等碾的时间就很长,这些老太太小媳妇们就家里长家里短闲聊起来,村里谁家的孩子很听话,谁家的儿媳妇很孝顺公婆,哪家的妯娌之间很团结,哪家的肥猪卖了多少钱,哪家才买了一台大彩电等等,都会从这里向外传播着。村支书曾开玩笑地说:“我在村会上下个通知,还不如到碾沟里说说传得快哦!”

渐渐地,这个碾沟就成了村里人最多最热闹的地方。

记得那时我放学回家后,只要发现娘不在,我便跑着去碾上寻找,因为我知道娘八成是去压碾了。

到了碾上后,见到碾子周围围了一大圈人,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

那时候娘等碾经常在最后,一开始我不还明所以,后来我终于明白了,是娘主动让给了那些人的。有一次,我看天色暗了下来,便忍不住生了气,直埋怨娘的谦让。

“孩子,看你二奶奶和四婶子就碾那么点的豆子,而我们要碾这么多的玉米,待我们碾完了,她们会等急了哦!”娘摸着我的头轻声说道:“一定要记住,做人不要只顾自己,要学会谦让。”说到这里,娘深情地看着我,我心里虽然还有些不快,但觉得娘说得有一定的道理。

“来吧,孩子,我们帮你二奶奶压碾去!”娘用手指撸了一下我撅着的小嘴,便拉着我来到了碾上。

“我耽误了你们碾,怎么还好意思再让你们帮忙呢?”二奶奶很不好意思,然后便一个劲地夸我真懂事,其他婶子大娘也纷纷夸赞我,三大娘说:“等你长大了给你说个最最漂亮的媳妇!”直说得我满脸通红,整个碾沟顿时便飘荡着一阵欢快的嬉笑声……

然而,曾有一段时间这热闹的碾沟一度冷清起来,甚至后来连一个人都没有了。

原来村里有个人外出办事,到半夜才回到村里,路过碾沟的时候,竟听到有压碾的声音。是谁这个时候还在压碾?他非常惊讶。刚想去碾前看看是谁,却发现碾上根本没个人影,而那碾子自己却在慢悠悠地转着!

“哎呀!妈呀!见鬼啦!”这一惊非同小可,他跌跌撞撞地跑回家后害了一场大病,差点丢了性命。

消息不胫而走,人们纷纷议论碾成精了,有的说是招鬼了,但不管怎么说,再也没有人敢去压碾了。

村里有个老汉叫张飞虎,年轻时走南闯北,当过土匪,还参加过军阀的队伍,可谓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我就不信有什么鬼什么精!”他决定到现场侦查一番。

半夜时分,张老汉手拿一把钢叉悄悄地来到了碾盘附近,他侧耳细听,没听到什么动静,举目望去,那碾静悄悄的一动不动。

“他娘的!肯定是那小子造的谣吧?”他不禁有些恼怒。就这样,一直埋伏到接近天亮,也没发现什么奇怪的情况。

然而倔强的张老汉没有气馁,接下来他坚持每天晚上都到碾沟去埋伏,直到第十天晚上真的发现了情况。

那晚半夜时分,蹲在碾沟打盹的张老汉忽然听到碾慢慢地转了起来,他定睛一看,果然没发现人影,后背不禁有些发凉。他使劲揉了揉眼睛,隐约看到一个瘦小的黑影用力推着碾棍前进着。“什么怪物在这里吓唬人?!”张老汉大喝一声,手中的钢叉同时狠狠地甩了出去。

只听“吱儿”的一声惨叫,那黑影带着钢叉落荒而逃。张老汉哪肯轻易放过,紧追不放,终于在村东李四钢牙门口发现了那怪物,仔细一看,原来是条硕大的黑狗,那钢叉插在了它的肋下,它早已奄奄一息了。

一切真相大白,谣言不攻自破了。

既然没有妖也没有怪,人们又陆续来压碾了,碾沟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改革开放后,村里安装了钢磨,来压碾的人逐渐减少了,只有一些上了年纪的人仍然坚持来压碾,一方面因为用钢磨是要花钱的,再者说老感觉不如石碾碾出来的粮食吃着可口。当然,也许她们一时半会也舍不得离开这个交流感情的场所吧?

外出工作后,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有一次回家的时候路过碾沟,只有几个风烛残年的老太太坐在碾上拉着闲呱。

母亲去世后,我便很少回老家了。前几天回家有事路过老碾,发现这里竟空无一人,老碾四周长满了荒草,碾架子已散了,看来这盘老碾很久没有转动了。想想前些日子坐在这里拉闲呱的老人可能都不在了,心中陡然升起了莫名的悲哀……

也许老碾迟早有一天会被人清理掉了,但不管怎样,这盘给我带来快乐时光的老碾会永远地留在我的记忆里……

沈阳哪些癫痫医院医治更专业?陕西癫痫病医院到底好吗洛阳专治羊癫疯的医院有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