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冬夜,闪回的青春碎片(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表白的话

候车,站在冬夜里。无雪无雨亦无风,却有一股莫名的清寒。看不到一弯月,一颗星,也许是让桥梁、大厦的轮廓灯霓虹灯的光晕吓退了吧。我顾不上细想,只觉得这些高科技的灯火离我很远,离我心中的光源很远。

有光投注到我脸上,压住我企图搜寻出几颗星星的目光。那是一束束贼亮的车灯,其实也是我理应一一筛选的灯火。筛过选过,过尽千车皆不是。那么好吧,恕不奉陪了,那姗姗不至的车。咱不是还有“11号车”吗?区区十里回家路,正好让我手臂挽着风,目光牵着灯,优哉游哉徜徉在这静候时有几分料峭而一旦开步却又生几分春意的冬夜里啦。

是的,一路有车灯不时地划过,我无意间捕捉到这流动灯火划拉着青青樟树枝叶的一二碎片。奇了怪了,这碎片,这树影,这疏影,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当年湖州那甘蔗、那杨树的青春意味呢?

是啊,湖州,曾经是怎样处心积虑锻打并淬火着我的青青岁月呀。

一望无际的沃野平畴,即便到了冬天,绿,也没有全然走失,生命的原色除了注入沉默厚实的泥土之下以待来春勃发崭新的青春气息之外,还有一支庞大的集团军列成青纱帐的阵营,聚焦着无数农人和知青的眼睛。啊,甘蔗林,生长着甜甜蜜蜜的诱惑,让三三两两的馋嘴猫儿偷偷摸进去以横吹笛子竖吹箫的手法,不,嘴法、齿法,对这些实心的竹子实施爱的攻略,爱到舌尖,汁润心田……

然而,时有犬吠旷野,伴随着一道道守蔗人的手电光束撕破漆黑夜空,明明灭灭中,外围的绿色蔗叶仿佛被扯成一条条碎片,让正要“入帐”的我等惊慌失措,放弃即将“吹奏”的口福,悻悻然打道回府钻入比杜甫使用“多年冷似铁”的“布衾”暖不了多少的被窝徒叹奈何。

甘蔗收割季节到了,白天收割,夜晚运送到农场糖厂。入夜,坐在当时最先进的轮式拖拉机货箱,成捆的甘蔗堆积如小山,一条绳索把自己连同甘蔗一块儿绑了,以防从剧烈颠簸的甘蔗“山”上摔下来。绑住身子没绑住手脚和唇齿,坐在行走的山上不耽误尽情啃吃甜蜜的实心竹。一边大嚼,一边看着车灯把土路两旁的叶片几乎掉光的杨树枝切割成朝天纷飞的短棍匕首,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英雄情怀陡然而生,驿动青春的旋律。时有迎面而来的返航空车,刺眼的车灯切过来,晕晕然感觉自己以及一车甘蔗都被撕扯成飘飞夜空的精灵碎片……

北风萧萧,雪还没有降下,莽莽杨树林叶儿光光,而遒劲枝条从无数个方位朝天举起形态各异的剑,一副敢问苍天要春风,要美发的架势;零星点缀着的几树疏梅泛着红晕瓣瓣。倒映一湾瘦水,还没来得及顾影自怜个够,就让纷纷扬扬的雪花迷离了傲寒的形象。虽无法用林海雪原的厚重来奖赏千里沃野一年的辛劳,可那一寸寸加厚的积雪,渐次包裹了我的二故乡,则是不争的事实哦。

风停雪住的时候,四野一片寂静。谛听微凉的月光,啄破小花格窗户上的棉纸,宛若竖琴,轻轻奏鸣着农人惬意的鼾声,心头不由自主升起异乡寒夜里那落寞而偏又带几分温暖的情愫。李白的诗,那首儿童牙牙学语的明月光,在我意念的目光里,爽然泼了一地,不是在床前,就是在低小窄狭的窗棂下,我一点也不认同那是看得见搂不起的皑皑白霜,单知道它是雪水染白的溶溶月色。

枕着如许月色,我蜷缩在梦里,顿觉春湖水暖,鸭不知,没有家养的鸭,哪怕孤零零的一两只,有的是水面低飞水中嬉戏的成群结队的野鸭子。春水,照样共长天一色,落霞,抑或朝霞,都可以同孤鹜,更喜欢同群鹜齐飞呀。我栽种稻秧,怎么像插秧机作业啦?一个转身,秧苗就拔节、分蘖,长势如此喜人,很快就吃到香喷喷的农垦五八。我独享饕餮,大口大口地吞咽……怎么啦,这哪是大米饭,不是热乎乎黏稠稠甜丝丝的糯米鸡吗?

春天的微微暖气一丝一缕地弥漫并解析了我的梦。暖暖的眠床上,原本铁一般冰凉的孤衾从严寒里突围,包裹着我的身心,我的青春,渐次捂热并融化了冰一样凝结而成的冷露霜华。

拂晓,云霞缭绕我的梦,我的青青岁月,送往一轮鲜红朝阳经行的每一束半径。

腊梅退隐,桃柳绽出绿星点点,春来了,不再是梦。新雨濡染之后,蓝天一洗,镜子般澄净透亮。水稻棉花甘蔗,主宰着一个个农夫的时间、汗水和苦乐,我的青春,我们的青春,就这样披着诸般农事的盛装,在接下来的三个季节里鱼贯上演,剧情看似雷同,而唱作念打的各种细节迥然有异,常演常新,痛并快乐着。

稻香勾引了秋风,秋风吹老了乡愁。青春里面盛着的都是庄稼们青黄接力的故事,早没了乡愁的座了。

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时候了。可谁也没有五柳先生那等闲情逸致,没有南山,没有菊花,只有系着月色的一把锄头,更多的是一柄镰刀。

手执弯弯的镰刀,照着弯弯的月影,走在弯弯的田埂上,感受着软软的风儿拂过金色的稻田和菜色的面庞,不由自主地吮吸浓浓的稻香,然后弯着因勤劳而柔嫩而凸显青春活力的脊梁,收割着经年最后一茬希冀。

田野里满是刷刷挥镰噼啪脱粒的音画,金粒连缀成串串珍珠,沉甸甸地低着头,似害羞的小姑娘,扭扭捏捏半推半就迎合着镰刀的选美。而那色色的镰刀,压根儿不懂怜香惜玉,就那么饥不择食、风卷残云地把一个个美人也似禾把揽入怀中,旋即放倒,又觅新欢,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我的青春,我们的青春就是这样在明明灭灭、开开合合、站起又倒下的循环中折腾那广阔天地的。或者说,广阔天地就是这样锻打并淬火那些被城里狭窄麻石街挤兑出来的青春的。

青青樟树不再被车灯接龙刷成碎片的时候,站成一名名卫士的路灯接棒了。青春碎片凝固了,我,到家了。

西安市到哪家看癫痫好导致继发性癫痫病的常见病因都有哪些是哪些因素导致的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