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看点】一次难忘的升旗仪式(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小说

今天是祖国六十九周年生日,上午十点,北京天安门广场一定会有升旗仪式吧?不知怎么,我就突然想起了自己亲身经历的一次国庆节升旗仪式。那次仪式是极为简单的,却是我终身不会忘记的。那是1965年,我十六岁生日那年,当然也是新中国的十六周年国庆。我只比新中国大十一天而已……

1965年7月24日,我和其他三千多北京知青,作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先驱者,奔赴西北边疆,去了离开首都三千多里的宁夏贺兰山下。

接站的大卡车,把我们分别拉到了距离银川几十到近百里不等的戈壁滩沙漠里。我们懵懵懂懂地背着背包,拿着网兜里的洗脸盆,站在几排雪白的矮平房前面,看着四周几乎一望无际的荒漠。在高低起伏的黄沙丘上,有些在风中抖动的芨芨草,其他似乎什么也没有。无论你看哪里,都是一样的荒凉景色。大概唯一只有朝西的远处是莽苍苍的贺兰山,近一点的地方有一片绿洲般的村落。刚才曾经路过那里,很小的一个村镇吧?那时,我并不知道,以后的八年,我将在那里度过。

那片雪白的新房子,是团部为我们准备的营房,突兀地立在一片大漠包围里格外扎眼,周边却没有一丝绿色,连沙丘上迎风抖颤的芨芨草都是灰蒙蒙。在新兵集训的时候,我们已经分配好,这个地方就是我们一团二营六连的营房了。

我们被依次安排进那些白粉刷出来的房子里,屋子很大,大门两侧是两个大土炕。我们这些二十来岁的大孩子们,恐怕每个人都是第一次集体睡在一张大土炕上。我只觉得自己始终懵懂懂的,服从安排放好行李,然后重新在外面集合。连长领着大家在营房里转了一圈,告诉我们哪里是食堂,哪里是卫生室,哪里是连部,还有哪里有口井,哪里是牲口棚?然后宣布解散,让我们自己到处看看。

很快天就黑下来,我们吃过饭已经完全黑了。营房里没有通电,看着到处黑洞洞的。年轻人的情绪突然低落下来,再也没有了刚才嘻嘻哈哈的欢乐气氛。营房里突然一片寂静,接着不知哪个屋子里传出了低低的哭泣声。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望着屋子里一盏昏黄的油灯有些不知所措。这是第一次在没有电灯的环境里过日子,我不由开始思考自己这个选择究竟对不对?

我是硬磨着母亲开后门报名的,还不满十六岁。按照当时规定,似乎并不符合条件。那时候尚未开始大规模的上山下乡,北京、上海、天津,正在试探着鼓励城市青年,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这种行为被誉为革命壮举。在这样的政策指导下,宁夏建设兵团到北京招收一批知青,我得到消息后死磨硬泡,让母亲找到征兵办开后门才被批准。那时候很天真,包括我母亲,也以为下去锻炼一两年就可以回北京。直到此刻,当我在这茫茫沙滩的营房,望着一盏煤油灯的这一刻,才意识到,很可能这个抉择将成为我一生的宿命。

值得庆幸的是,我在这里只生活了一个多月。

九月初的一天,我被选派到二营营部园艺班。于是,我蔡波平、吕彭、张跃炎一起离开六连,到了二营营部。这一个月,我们已经对这片离开六连最近的小绿洲,有很深的了解。

这里的房子不像六连那种,土坯上面涂抹了白灰,而是一砖到顶的砖瓦房。这里通电,还有树,有几片果林和菜园,林子外面还有渠水。最重要的还有一个小卖部,这里是我们这些城市知青目前可以向往的天堂。

这就是我说的庆幸了。

我在这里迎来了自己十六周岁的生日。

那天班长蔡波平专门求小食堂为我蒸了一只鸡蛋糕,又从小卖部买来蜡烛,罐头和葡萄酒。我们在宿舍前面放了一张借来的方桌,四只凳子,在明月下对酒当歌。我真的非常感谢三位哥哥,班长蔡波平二十一岁,张跃炎十九岁,吕彭十八岁,他们都是我哥哥。至今过去了半个世纪,我的记忆里依旧有着当年三位哥哥鲜明的形象。那个晚上,我们暂时忘记了远离家乡和亲人的惆怅开怀畅饮。那一夜必会成为深刻的记忆,永远埋藏在每个人心底。

以后,我曾经在三次回京的时候见过吕彭,却自出1973年离开建设兵团之后,再也无缘与大哥蔡波平,二哥张跃炎重逢。很想在这里问一声:两位兄长,这些年你们过得可好?小弟真是好想、好想你们。

几天以后,就是我们离开亲人后的第一个中秋节。那天夜里,我们四个坐在屋顶,头上是一轮皎洁的明月,繁星在浩瀚的夜空闪烁,我们泪眼婆娑地朝东望着。那里是北京的方向,在那座都市里,在明亮的灯光下,是我们翘首相望的亲人。我们相互依偎、相互安慰着,低声唱着思乡的歌曲,一直坐到天明……

接下来就是国庆节了。蔡波平早就领我们策划好了,我们要在这里过一个只属于我们的国庆节。

蔡波平为了这一天,专门组装了一台无线电收音机。这是他的强项,来边疆居然也带来了各种零件。他要用自己组装的收音机,来收听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实况播音。他将一只大喇叭架在了宿舍外面的树上,旁边是我们三个用废旧房梁竖起来的旗杆。我还设法找到一些材料,做了一个滑轮,用我们的背包带做成了升旗用的绳索。吕彭去市里买回来一面五星红旗,还有一些彩纸。张跃炎把这些剪成了红黄蓝绿的小旗帜,再把这些彩旗挂在门前的小树上,还有一些挂在了宿舍的绳子上,用大红的彩纸剪了几个大字,“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

“十一”那天的早晨,我们很早就起床了,洗漱完毕,大家都穿上了新军装,然后去出早操。再把准备升旗的小广场又打扫了一遍,然后帮着蔡波平把收音机放到窗口,接好扩音机和大喇叭的电线,再把国旗拿出来,挂在绳索上。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蔡波平打开收音机,里面传来了中央广播电台播音员的声音:“今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十六周年国庆,全国人民都在兴高采烈、欢欣鼓舞地用自己的方式纪念祖国的生日。首都北京的天安门广场,更是人山人海歌声如潮,再过十几分钟,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升旗仪式。无数的群众、青年和少先队员,早早就已经站立在那里等待升旗。此刻从最北方的漠河,到最南方的南沙群岛,从东海之滨,到帕米尔高原,各族人民都聚集在一起,等待这一刻,等待五星红旗,迎着火红的太阳冉冉升起……”

我们挺起青春的胸膛,在远离亲人的西北高原,站在我们亲手准备的旗杆前面,期待着广播里国歌声响起。

十点整,广播里响起了我们熟悉的国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我、吕彭、张跃炎笔直的站在旗杆前面,随着广播高声唱着国歌,蔡波平跟随着国歌的节奏,慢慢拉着绳索,让五星红旗在国歌声中渐渐升起,一直升到旗杆顶部,在蓝天白云的衬映下,迎着东风猎猎起舞……那一刻,这一幕永远铭刻在我们心里。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世界上最简陋的升旗仪式,也不知道那一刻是否真会永恒?只是,我的心里会永远记得,在自己坎坷的生命里程,曾经在那片留下我们青春与汗水的西北热土,有过一次我和三个知青战友,用心举办过的国庆升旗仪式。

青岛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靠谱昆明医院看好癫痫要花多少钱西安手术治癫痫病专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