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手抓饭,吃货的春天(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小说

二十八年前,“手抓饭”三个字,就像一阵微风轻轻吹过我的海洋,却没有激起我太多的欲望。而今,经过岁月的磨磋,又如一盘艳丽的海珊,偶然被一阵潮水卷起,涌现在我的前方……

突然发狂的喜欢上并迫切地想吃一顿手抓饭,是因为同学群里的一个人。我其实不是很记得她的名字和她上学时的模样。所以在她突然出现在群里的时候,悄悄去她的朋友圈看了看。在她的相册里,吸引我并让我不能自拔的是一段视频。那是一段苍翠间绽放着绚烂色彩的视频,确切的说是一桌可供十多个人一起享用的手抓饭。不,应该说那是餐桌上的一个姹紫嫣红的春天。

翠绿的芭蕉叶在转盘上打底,裙状生菜叶儿打围。各种香酥,麻辣和清爽的菜肴对称摆放得格外整齐。还有两个为了增加口味而对称摆放的蘸料碗。什么“豆豉香菜(一种带有特殊香味的野生菜)、凉拌黄瓜条、嫩藕脆脆块,麻麻辣辣土豆块,酸辣可口泡辣凤爪萝卜片,还有傣味溢香的柠檬鸡……”所有的菜就像百花争艳般一一相伴着一些酥脆浓香的肉类品,有干酥的油炸小鱼,有香草捆炸的红烧肉,有酥脆十足的牛干巴,有秘方烤制的精瘦肉和烤鸭等等。赤橙黄绿青蓝紫无一不具。

各种口味的米饭围在菜的中央,层次分明却又环环相抱。最外圈是原味白米饭,就那样沿着菜肴而围,即不失它的色体单一,也不失总体的大气。一份地道的麻辣豆酱饭,沿着白米饭套围一圈,那抹火红,像一轮正午的太阳。一块块切开的咸鸭蛋,按一定的角度摆放在红米饭上,白里透红。鸭蛋的中间,是一块块切成三角形的土豆丝饼。金灿灿的色泽,犹如太阳的光芒火辣辣的照着四方。视频里的整盘手抓饭就那样在我眼前悠悠地转动,让人仿佛感觉到远远的飘来一股浓郁的酱香。火腿香肠腊味饭放在最中央,那可是正宗的云南火腿和香肠丁,星星点点的落红洋溢着浓浓的乡土味道,就那样相依相伴地映衬着青豆的一抹玉绿,独特的风味和色彩参杂在晶莹剔透的炒饭里,让人感觉转盘中央简直就是一盘诱人心动的翡翠。

视频里的手抓饭,除了有外围诱人的五彩“花瓣”,也有它最引诱人心的“花蕊”。无论是红得滴水的西瓜、还是黄得闪亮的鲜橙,无论是紫得透着妩媚的火龙果还是香得让人难以抑制口水的菠萝,以及多种营养丰富的水果都能做成整盘手抓饭的核心。就那么隔屏一看,仿佛鼻前就已泛起阵阵清香。这一大桌手抓饭,不仅仅用盛开的姿态告诉我们:这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也是一个舌尖下的故乡。

我突然想起十九岁时在家乡遇到的那个男生,他曾经有过一个请我吃手抓饭的许诺。也许是因为我远嫁后常年居住在北方,习惯了遵循着北方人常说的那句“好受的莫过于倒着,好吃的莫过于饺子”的俗语。也习惯了在雪花飞舞的季节里做一碗热腾腾的饺子,一锅烂呼呼的炖菜,或者是一碗暖暖的切面汤。所以让许多家乡的美味成了心灵深处的奢想。也就不经意间把那个男生的承诺遗忘在了拐角的地方。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在同学空间里偶遇云南手抓饭。对于一个不常回家乡的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迟到的春天。

也不知是经不起手抓饭的诱惑,还是想起了那份遗落的承诺。我添加上了那位叫“杨建华”的同学。但好多错误的思维,常常会给我带来误导,比如说把“杨建华”这个名字看成是一个男生。说起来有些汗颜,由于我当时没好意思说出记不起同学的事,而是开门见山对她的手抓饭做了毫无掩饰的表白。让我欣喜的是,她说喜欢同学聚会的视频里我做的那些菜,共同的爱好拉近了一些距离。但同学很内向,没说几句沉默了。

第二天,我发现自己被删除。本以为对方是男生,定有不便之处,心里劝慰自己别再做过多的打扰。可是那五彩斑斓的手抓饭还是不停的在脑海转个不停,真让我有点不甘心。吃货就是吃货,我再次申请添加了好友,同学解释说是孩子玩手机不经意删除了我,而且用她自己的照片证明了这个手抓饭做的特棒的“杨建华”其实是个美女同学……当心里有了一份释然,关于手抓饭的话题也就扩张了许多。

今年暑假,我回保山看望爹娘,如愿地吃上了手抓饭。

同学的手抓饭,是在一家傣族餐馆学习来的。关键就是选择一些汁儿少或者干脆是无汁儿的菜肴。是一些通过“腌制、烧烤、舂捣、凉拌、揉搓、和煮炸”的多种工序而做成的种种菜肴。荤素得体搭配,营养也非常均衡。酸、甜、麻、辣、鲜、香等多样化的口味,吃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让人产生油腻感。其实手抓饭它不光有主食,还配备一些地方小饮品,比如凉凉爽爽的冰粉水,甜甜糯糯的麦芽茶和滑滑嫩嫩的小凉虾等等,无论是色还是味,在餐桌上都是一道民族特色巨强的靓丽的风景。

手抓饭,顾名思义就是直接用手抓起来吃,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用一句逗笑俗话说就是“眼盯住,手别慌,吃完这方吃那方”。转到眼前抓起就可以直接吃。吃手抓饭,着重是“抓”的气氛,大家可以不拘小节。当满满的一桌饭菜在眼前转动起来,我们就成了赏春者,当一桌人齐刷刷的都把手伸出来时,我甚至有一种“采花”的感觉。抓一份自己喜欢的菜饭,慢慢地咀嚼、品味、缓缓咽下。几分酸香、几分麻辣、几分脆感,不停地在喉咙里打转……吃饱后的感觉更为微妙,仿佛春天里所有的美都被吸纳在了心灵最深的底层。那份随心所欲的惬意,掩饰了一份端好饭碗,握好筷子的约束。漫过了西餐厅里唯恐造声的拘谨。当满满一桌饭菜被大家一扫而光的时候,我觉得,那才是对厨师最好的认可和最高的赞赏。面对这么霸气十足的美味,大家都无所顾忌的放纵自己用手抓饭的色彩狠狠地渲染了自己的胃。

手抓饭,可以按吃饭人员把饭菜的量次第增减;可以做成特大桌、大桌、中桌和小桌。其实,手抓饭原是西双版纳和德宏州一带的傣族、景颇族和傈僳族的饮食习俗。他们通常会在款待贵宾的时候,拿出自己家的看家本领,煎炒烹炸加烧烤,做出各种最美的地方风味,用丰富多彩的花样摆在一个竹制的圆簸箕里,让客人相围而坐,惬意的享用他们独特的美味。手抓饭的色彩,都是采用一些有利于健康的原生态菜类。调料也极其简单,保留了一些菜肴的原始味道。而且厨师们也会拓展自己的思维,充分的利用本地最优质的白米、黄米、紫米、菜肉类和水果搭配起来,把手抓饭做成形形色色的花样。可以是团团圆圆的象征,可以是孔雀开屏的喜庆图案,也可以是百花争艳的迹象。那多样化的造型既彰显了一个民族的淳朴、团结、丰收与吉祥的寓意,又弘扬了一个个民族舌尖下饮食文化的高尚。

据有关媒体报道,瑞丽市勐卯宴餐厅厨师长唐永东,就是用手抓饭在第二十四届中国厨师节上获得了“中华金厨奖”。让“手抓饭”这一佳肴走出了西南边境;让更多的朋友感受到了德宏人民舌尖上的美味佳肴。我的家乡,不愧是一个四季如春的地方。家乡的建设日新月异,高楼宛若雨后春笋,处处都是繁荣景象,连饮食文化都是如此的可歌可赞。如今的傣族手抓饭,早已布满大街小巷,随处飘香。

我很敬重那位会做手抓饭的同学,敬重她对手抓饭的执着和热爱,更敬重那些把云南的美味推向外界的厨师们。祝愿他们每天快乐的在餐桌上为家乡守候一片洁净的天空,祝愿他们能更好的引领出更多热爱饮食文化的朋友,做出更多健康又营养的云南美味挑逗舌尖上的世界!

在郑州治疗癫痫贵吗南宁癫痫病去哪治好西安羊癫疯大发作还能治疗好吗湖北哪里的癫痫病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