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父亲的信念(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小说

父亲自从被错划成“右派”,家中的擎天柱轰然倒塌了。这突如其来地打击,使家人及亲戚都感到特别的沮丧。惟独父亲认为扣在自已头上这顶不明不白的莫须有的帽子是不会戴到死边过的。

父亲的“右派”帽子扣得很荒唐,因父亲所在学校“右派”任务未完成,还差一名额,学校领导想来思去只有父亲符合条件:父亲成份高(爷爷解放前有十几亩田);父亲学历高(中等师范)。那时学校领导及老师只有初中生或小学生文化程度。学校领导在宣布父亲为“右派”时,显得格外轻松、自信,“校领导经过讨论并评议,一致同意XXX同志暂定为‘右派’,圆满完成上级下达的指标”。父亲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糊里糊涂地戴上了“右派”帽子。这顶帽子,父亲一直“戴”到七八年平反时才被摘掉,才恢复工作。

父亲划“右派”后,继续留在学校但不能教书了。从事劈柴、挑水、打扫卫生的粗活。从一名教师一夜之间突变成一个打杂的心里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啊。不仅如此,还要承受更大地打击。一天,父亲课间挑水回来正路过操场时,一个学生尾随其后,将事先准备好的红墨水偷偷地滴进桶里。挑在肩上的水桶由于震荡红墨水迅速蔓延开来。一个老师大声叫喊:“不好啦,XXX‘右派’投毒啦”。喊声犹如晴天霹雳在操场上空炸响。操场上师生迅速围拢过来,把父亲围得水泄不通。当父亲放下担子,东张西望时才发现水桶里水的颜色变红了,顿时,吓得面红耳赤继而脸色苍白,两眼发直不知所措。

人群中七嘴八舌,质问父亲是不是投毒了。他哪里知道有人趁他不备做了手脚,一时,父亲呆若木鸡,良久才回过神来,说:“再大胆也不敢课间时投毒啊,况且还挑着水桶大摇大摆地走过操场?这分明有人想陷害我”。教唆的老师终于沉不气了,跳出来大声吼道:“谁陷害你?谁陷害你?马上报案”。父亲吓得不敢作声了。

就在这天夜里,父亲冒着瓢泼大雨,翻山越岭,鞋子不知何时跑掉了也不知道。深一脚浅一脚地奔跑着,奔跑着向县公安局“投案自首”来了。父亲就这样进了公安局。公安局经过调查取证、核实,最终判定父亲无投毒行为,予以释放。父亲认为真相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

父亲回到街道并由街道监督改造。人总要吃饭,况且母亲患有肺结核病。父亲学起修补这行档,那年月物质匮乏,修理这营生还是比较好做的。不久,父亲的生意做得特别的红火,而其他同行的生意比较冷清。父亲的个性很张扬,又不注意收敛行为,必然招引其他同行的嫉妒。他们强烈要求驱逐父亲离城,这时正好有下放的政策,于是街道领导三番五次上门逼迫父亲下放,如不下放就把计划粮取消,父亲只好作罢。典质房产,写信通知姐姐退学,一起下放去农村。

父亲认为天无绝人之路。

告别了喧闹的城市,告别了熟悉的院落。擦拭泪水,捡起换调衣服,收拾值钱的“东西”,一小板车拉去陌生的地方。我坐在板车上问父亲:“爸爸,我们这是去哪儿?”父亲没啃声,只低着头拉车。母亲和姐姐在后面推车,我反而觉得怪好玩的。姐姐一面哭一面推着车。我们从零晨三点钟走起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才到新家。这个新家是个队部的牛棚。

为了改善居住条件,也为了防火,父亲决定把下放金拿来出来做三间土筑墙的房子。“上梁”那天,父亲在地上正低着头找什么东西,忽然觉得颈子热乎乎的,抬头见一社员正对着父亲撒尿,哈哈大笑起来。“我还以为你没有感觉呢!”。父亲傻傻地望着他,半晌才说:“当心别掉下来了”。

每当春寒料峭,稻种浸泡,都是父亲的“菜”。下到齐腰深水中,手脚冻得开裂,鞋子都难以穿上。记得有一次,早晨去浸稻种,塘边很滑,父亲不慎滑落水中,棉衣湿透,人冷得浑身发抖,队长还说父亲是装的。换了衣服继续干,终于第二天没能起床高烧42度。

我们家下放的那个大队共有五个生产队,均分散在各个山冲里,离大队部有三十多里地。每当农闲,各种运动开始时,尤其是雨雪天的会特别多。那时通迅不发达,父亲是义务送信者。如是第二天早上8点开会不提前通知而是连夜才告诉父亲去送信。山里的山路是野兽经常出没的地方,深更半夜去送信,阴森怕人,毛骨悚然。我只好陪着父亲一道去送信,路上讲些故事给我听。如司马迁受宫刑、庞涓陷害孙膑、司马光砸缸等故事,但讲述更多的是心理的苦闷:“这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啊,孩子!真想去寻死但你们还小,你妈又有病,不能丢下你们不管啊!”从父亲的眼神中看到父亲对生活的无奈而又有对生活充满着微弱的希望和信心。

大雪封山之日正是父亲送信之时。父亲带着我翻山越岭去送信,厚厚的白雪一尺来深,艰难地跋涉,汗水淋漓。等到把信送到已是天快要亮了,饥肠辘辘的我们赶紧往回赶,又要为开会的社员们准备柴火取暖。雪天里哪儿去弄柴火呢?父亲想到把自家的篱笆墙拆了送去为社员们烤火,为的是斗争会时少挨批斗呀。

尽管这样做了还是少不了批斗会。民兵们真会挖空心思整你,让你冬天坐冷水盆,洗冷水澡;夏天让你跪在瓦砾上,嘴里含着稻草,颈子上挂着用细麻绳子拴着湿木板,上面写着XXX右派分子。当解除惩罚时,膝盖上流着血;颈子上刻着一道深深的血痕。

晚上,父亲回到家里,躺在床上照旧哼着京戏,我问他痛不痛,他说:“痛,它痛它的,我哼我的”。他常常用这种方式来淡忘白天的折磨和劳动的艰辛。父亲为了改造世界观,更为了在社员中有一个好的“口碑”,利用下雨天义务为社员修补胶鞋、修锁、修手电筒、修板车等,有时修理的东西太多来不及处理,还被个别社员破口大骂甚至在批斗会上进行批斗。父亲总是默默地低着头认“罪”,一再陪着小心说“我没有改造好”。

著名画家黄宾虹,与爷爷曾是至交。曾赠送爷爷两幅中堂,四幅条屏和一张条幅。在那动乱年代,这些画被工作组没收去了。待父亲平反复职时,再查询此画早已杳如黄鹤不知去向。但父亲总是说:“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有一条命活到今天就是幸福了。

现在,家父92岁高龄,由于他豁达开朗的性格,从不计较得失的品行。清晰的思路,敏捷的思维,过人的记忆。除了上街买菜,做饭以外,那就是下棋,拉京胡;练书法及写点东西。我一回家就与我探讨关于《魅力贵池》所收集资料中少一历史人物——凌霄。我说这本书主要是介绍贵池山水,他说山水因人而出名,黄宾虹老先生垂青九华山,钟爱池州山水,曾在寒舍住约半月之久,到齐山杜坞西庙等处写生。池州的美是因为历史上有很多名人在此游历或做过官,留下无计名篇秀作。酿就“千载诗人地”之美誉。记起这些佳话他如数家珍。父亲跟我说:“我有一个心愿就想活到96岁,争取100岁”。我说行,就你目前的健康状况和心态就可以活到100岁。老人家大笑起来,笑得那么天真,那么开心。这是他的心愿更是他的信念,多少年来,信念一直伴随着他,克服了一个一个困难,驱出了一个一个阴影,迎来了一个一个初生的太阳……

祝他老人家长寿,笑口常开……

癫痫患者还能停药吗用托吡酯治疗癫痫江西癫痫病到哪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