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山多娇】我为父亲融冰路(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小说

哥哥、姑姑、堂姐堂妹,能劝的人都来劝了,可是,已是耄耋之年的父母就是不愿意随我们到县城的家里过冬。

“县城的房里有暖气,你们却在家里挨冻,这让我们怎能住得舒坦呢?”我最后无奈地说。

“我们不习惯。县城的房子就像个高档监狱,哪儿有家里畅快?”父亲看着我郁闷的样子,安慰我说,“交九后,如果家里实在冷我们就住城里去。”

于是,我盼星星盼月亮,盼望数九寒天的到来。

当西伯利亚的寒流穿越蒙古大草原,翻过陕北厚重的黄土高原,铺天盖地将三百里秦川浇了个透心凉之后,我高兴地问父亲,“这回可以去县城了吧?”

“急啥?交九交暖呢,这才是一九,天还不太冷,不去。”父亲清瘦的脸庞显出坚毅的神色,噎得我张口结舌。

“你怎么不讲信用呢?”我生气的问。

“对儿子还要讲信用?”父亲乐了,“好了好了,我和你妈说好了,二九后我们就去。”

父亲再一次给我画了个“饼”,但我还是不放心。恰好村里发放补助型的电热毯和取暖用的壁挂式碳晶板,我毫不犹豫地给父母的卧室安装了一套,万一父亲反悔了,起码家里有了取暖设备,也不至于挨冻。

一晃到了二九,我急不可耐地再次央求父母去县城住。

“不去,家里炕一烧整个房子都热乎乎的,跑到县城干啥去?”没出我意料,父亲果然要反悔。

“谁整天趴在炕檐门前给你把炕烧热的?谁一天三顿给你把饭做熟的?谁把你像伺候老爷一样伺候得舒服的?是和你一样老的我妈!”我生气地喊出了一串连珠炮,“你就知道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你都不看我妈这么大的年纪了,整天还要为咱俩做饭,安顿家务多可怜呀?”我被父亲的一次次不讲信用气得直发抖。

我的小孙女才半岁,她一生下来就生活在县城,孩子太小,根本适应不了老家的寒冷。儿子儿媳要上班,妻子只好去县城照顾小孙女,老家就剩下我和年迈的父母亲。母亲常年有病,只能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幸好我们单位距离老家不远,每天下班后,我还可以帮母亲干一些家务事,照顾父母起居。加之哥哥隔三差五的从县城回来,在老家小住一段时间,为父母改善生活,帮他们洗洗衣服被褥。

我们老家在乔山脚下,每年冬天贼冷贼冷的。父母爱干净,一直不愿意给家里生炉子,嫌炉灰污染房子洁白的墙面。而我们在县城买的楼房一直闲置着,直到小孙女出生才派上用场。父母嫌人生地不熟,不习惯城里的生活,说啥也不愿意随我们一起住到县城去。

父亲一看我真的生气了,讪笑着说:“明天咱们就去县城住吧。”

“真的?”我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这回决心去!”父亲坚决地说。

我高兴得给妻子打电话过去,让她赶快准备准备,迎接二老的大驾光临。妻子也高兴坏了,直夸我本事大,终于将父母说通了。

第二天早上,父母亲刚坐到家属楼的沙发上时,2018年的第二场雪就纷纷扬扬地飘落而下,不一会儿,晶莹的雪花就将大地染得一片素白,像是为县城穿上了一袭飘逸的白纱。

“人都走光了,谁扫老家院子里的雪呀?”父亲紧皱着眉头忧叹起来。

“你就别管这些了,让爷婆(太阳)给咱免费扫去。”妻子调侃着说。

我一听这话,心里一沉,隐隐约约感觉情况不妙。

果然,第二天雪一停,父亲就喊着要回家。

“你屁股还没坐稳就着急回去干啥?”我生气地问,“在这儿有吃的有喝的,电视里有秦腔戏专场,想看哪部看哪部,放着福不享,就愿意在老家受冻呀?”

“唉,在这儿吃得好,喝的好,也有戏看,可我心里毛焦地坐不住么!”父亲无奈地说。

“不行,不准回去!”我打肿脸充胖子,学着父亲在老家的语气,很霸道地说。

其实,我从小就很惧怕父亲。他说话嗓门高,一样的话从他的嘴里不是说出来,而是喊出来的。我一直觉得父亲就是我面前的一座高不可及的大山,是我一辈子也无法逾越的的珠穆朗玛峰。我们小时候,全家人靠父亲一个人在外给人盖房子生活,所以,父亲在家里的家长地位一直稳固如山,谁也无法撼动。别说是我,就连如今已经六十多岁的哥哥也惧他三分呢!

“我来时忘了带茶叶,早上都没熬茶喝。”父亲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

父母亲在老家每天早上四五点就起床熬茶喝,几十年已经养成了习惯。他们不喝绿茶红茶普洱茶,只喝集市上一斤十几块钱的散茶叶,说城里人喝的茶没劲,不过瘾。

“我到市场去给你买,这简单的像一一样。”我穿上外衣就要走。

“我也要跟你去。”父亲急忙拿起外衣也要跟我去。

“街道有雪,路太滑,你不敢去。”妻子急忙拦住父亲。

看到父亲失望而无奈地望着我得眼神,我突然感觉父亲好可怜,曾经那个精神矍铄,说一不二的父亲去哪儿了?而另外一个念头也同时蹦了出来,是不是想上厕所了?

“没事,我搀扶着爹。”我将父亲的手攥在我的手心里,就像小时候父亲领着我走路一样。

一出楼栋门,父亲就开始东张西望。

“你找啥呢?”我故意问道。

“我想上厕所。”父亲像个孩子似的,有点委屈地说。

“家里有厕所怎么不上?”我好奇地问。

“坐到那个上面不习惯,我拉不出来。”父亲羞涩地说。

我一下子明白了,父亲要上公厕里那种蹲便。

我搀扶着父亲买回了茶叶,他却依然闹着要回家。我打电话把哥哥叫过来帮忙劝,好不容易答应再住一天。礼拜一必须回家。

“唉,算了,实在要回就别拦了。万一在这儿憋出病了可就麻烦了。”哥哥回头劝我,“老人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要一下子适应城里的生活不容易。下楼不会按电梯,出门不认识路,没有熟人聊天,这样下去真的会憋坏的。”

周一早上我坐单位的班车上班去了,临走时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别着急,我下班回来再接他们回去。

上午十点多,被凛冽的西北风吹冻的雪和太阳的光芒对峙着,看不到一点融化的迹象。我感觉呵出去的气随时都会被冻住,心里暗想,幸亏父母早上没有回家,要不然就被冻坏了。

“老六,我把二伯二妈接上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堂兄五哥突然打来电话,告诉我他在县城已经把父母亲接上了。

原来,五哥送儿子到县城上学,无意中给哥哥打了个电话,是哥哥告诉他顺道将老人接回家的。我一听就急了,家里的雪还没扫,特别是大门外坡道上的雪更湿滑,万一把父母滑倒咋办?

我急忙请假回家扫雪,想要赶在父母到家之前将雪清扫干净。

当我拿起扫帚清扫时才发现,雪的下面已然结了冰,雪清扫了,冰却像玻璃一样光滑。它紧紧地扒在地面上,扫不去,砸不掉,我走在上面几次差点跌倒。我心里暗暗着急,这可怎么办?

我跑到村子的商店,讨要来一沓废纸箱撕开铺到冰上面,结果,脚下一滑,我连同纸箱板一起滑到一边去了。就在这时,父母已然到了家门口。

五哥、五嫂和我将父母小心翼翼地搀扶到家里,一再叮咛千万不能到大门外去。我送五哥出门,没想到,五哥刚走到坡道上,“呲溜”一下子来了个仰八叉,吓得我心惊肉跳,生怕把五哥摔出个好歹来。

父母站在大门口将这一幕看的一清二楚,也惊吓得目瞪口呆。气得我直抱怨,“得是嫌县城太热,回老家凉快来了?”

说归说,气归气,坡道上冰的问题还没解决,它就像一只拦路虎,趴在大门口赖着不走。

就在我想办法破冰的时候,突然看见父亲拎着小凳子要出门。

“爹爹,干啥去?”我赶紧追出来问。

“我想到街道对面晒爷婆(太阳)去。”父亲头也不回地回答我。

我们家住在街道的阴面,对面大哥家是阳面。每天村里的老人都会聚到他家门前聊天晒太阳。

“坡上全是冰不敢过去!”我惊呼道。

“没事,我看着呢。”父亲却不以为然,继续向前走,眼看着就要下坡了,我直接急眼了。

“不许去!”我大吼一声。

父亲被我有生以来的一声吼给镇住了,站在那儿愣愣地看着我,就连街道对面晒太阳的人也愣住了。

“咱家院子有太阳,要晒就晒咱家的。”我缓了缓语气说,“爹爹,路太滑,真的不敢过去。万一摔倒了,受罪的可是你呀。”我几乎央求着父亲。

父亲听我这样说,乖乖的回来了。接下来,父亲趁我找电源线的当口,做出了令我匪夷所思的举动,他竟然又一次转身跑了。

等我发现时,父亲已经到了半坡,吓得我连气都不敢出,呆呆地看着父亲碎步跑下坡道。等父亲稳稳地坐到对面街道的阳光下和老伙计们聊天时,我简直气急败坏了!可转眼一想,再生气也要解决坡道上的结冰呀,只有解决了它,父母亲才能安全。

我想起了车辆被冻住时,往往用柴油喷灯烘烤融化结冰的油料。对,借喷灯烤冻雨路面。当我找到公路边的汽车修理厂借时,被告知喷灯被修理工带出去救援被冻住的汽车去了。我转念一想,既然喷灯能烤化冻雨,吹风机也可以呀。我高兴地跑回家拿出吹风机,插上电源,呼呼地开始工作了。

村里人像看西洋景似的围着我看热闹。

“这么费劲呀,用铁锨直接铲掉就行了呀。”说话的人拿来铁锨铲了几十下,只留下几十道白渣渣的印子。

“烧一锅开水泼到上面就化了,这么吹得吹到猴年马月去呀?”说这话的村民回家烧了一锅水泼到自家门前,紧赶慢赶用扫帚清理,差点把扫帚也冻到了上面。

“抱一捆玉米杆烧化,绝对比你这么吹来得快。”又一村民建议到。母亲是极爱干净的,坚决不同意,这是我早就预料到的结果。说话间,我面前的冰开始慢慢地蠕动融化了,清清的流水在冰面上曲里八弯地像蚯蚓似的下滑不远,却又被冻住了。我就改变策略,用吹风机的风口跟着水流走,一直将流水送到水沟里。

“你这是在愚公移山啊!”有人觉得我冥顽不化,更是愚笨得不可理解;但也有些却人说,“看看人家这娃对爹妈多好啊,两个字,孝顺!”

“我不是为了孝顺才烤冰的。”我边烤边接过话茬,“我是为了我自己和爹妈都不受罪才烤的。”

想想看,有多少老人不小心跌倒后,瘫痪在床上,一躺就是好几年,自己遭罪,儿女受累。我把父母经管好了,自己不受累,父母不受罪。

我蹲着的腿渐渐地麻木起来,拿吹风机的手也被冻得几乎失去了知觉,可是看着眼前这坚硬的冰面在纷纷融化时,我的心里如阳春三月般暖融融的。

癫痫发作的时候有什么症状哈尔滨有多少家医治癫痫病的医院郑州哪里有治癫痫靠谱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