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老井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文章
摘要:天刚放亮,就听见老井上辘轳吱吱呀呀地在旋转,村里人习惯清晨时来老井挑水,经过一夜的积存,井水会很丰盈,老井肩负的担子可不轻…… 村子里有一口老水井,听爷爷说,这口老水井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产物,经过岁月的淘洗,井水依旧清澈甘甜,默默地为村里人输送着源源不断的水源。   乡亲们都习惯叫这口井为老井。村子里有几百户人家,只有这一口井水供村民饮用水。井台是用厚厚的木板铺成的,两根交叉的粗木棍支撑着一根辘轳,上面缠绕着手指粗细的绳索,绳子尽头系一个柳条编织的盛水桶。编织三层厚柳条,做工紧密,使得井水不会漏掉。   天刚放亮,就听见老井上辘轳吱吱呀呀地在旋转,村里人习惯清晨时来老井挑水,经过一夜的积存,井水会很丰盈,老井肩负的担子可不轻,承担着全村人的生活饮用水,任务相当繁重,但是,家家户户都能把大缸装得满满的。乡亲们猜想,井底下是不是有一条地下河流,为什么老井没有一次断流过?村里人给这口井还起个别名“圣水井”,谐音剩水,就是永远不会干枯的意思。老井坐落于村里的中央,年年岁岁,不知疲倦地为村民们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水源。   斗转星移,春夏秋冬、四季轮回,老井与乡亲们朝夕相处,也承当着村里人的喜怒哀乐。这话得从头说起,早年村里有一户人家婆媳不和,经常吵架,一天早上,父亲正往家里担水,突然听到老井咕咚一声,然后就听见有人呼喊,原来是七十岁的郭奶奶受不了儿媳的辱骂,一气之下做出轻生的举动。村里人听到呼救急忙敢来救人,并且顺着井绳下到井中捞起奄奄一息的老人,人们齐心协力把老太太救到井上,将一口大锅扣在地上,然后把老人身体趴在圆鼓鼓的大锅上,慢慢控出肚子里的井水。经过一个小时的救护,老人家慢慢苏醒过来,他的儿子媳妇都吓坏了,在一旁哭天抹泪,媳妇后悔跟婆婆顶嘴,抱着婆婆呜呜地哭个没完。老太太被儿子抱回了家,放在炕头上,盖上厚厚的棉被,儿媳做好一碗小米粥端给婆婆吃,儿子开口说道,“我要跟你离婚,这个败家的娘们,滚出去”!老娘有气无力地制止儿子说。“跳井不怨媳妇,是我不好,过日子哪有舌头不碰牙的,都是一家人,看在小孙子面上,就原谅她吧”。媳妇一边哭一边道歉,“妈,是我不好,对不起,以后再不会惹您生气了”,家和万事兴,这话一点没错。打那以后婆婆媳妇每天有说有笑地过日子,村里人也都引以为戒,珍惜家庭的和睦。   因为老太太跳井,村里人找了十几个壮劳力,下到井底,一桶接一桶地把老井里的水往外掏,十多个大小伙子足足干了三四天,终于露出井底,听说还在井底发现一只金贵的手表,还有几枚古代铜钱。老井经过淘洗水源越加清澈甘甜,乡亲们说,“这是土地神仙显灵,让老井里的水源更加兴旺起来”。   传说,谁家大人小孩闹肚子喝一碗井拔凉水就会停止拉肚,所以,经常看到老井边聚集许多邻村慕名来取水的乡亲,不管是否灵验,老井里的水的确营养成分很多。年轻人喝了老井里的水会越来越漂亮,村里的长寿老人也越来越多,乡亲们认为,老井里的水果真是圣水。其实,家乡的水源甘甜,归功于大自然的馈赠,方圆百里都是森林湿地,庄稼人每天都呼吸着充足的空气,蓝天碧水,才养育出人杰地灵身板硬朗。   夏天,老井边聚集起村里漂亮的媳妇们,她们坐在小板凳上,面前放着一个大洗衣盆,坐在井边洗被褥,省去了担水的辛苦。年轻的媳妇们洗衣服的时候,是手也忙,嘴也忙,一起忽悠刚刚结婚的新娘子。顺子老婆可不是个省油灯,说话专门揭短不说,还不分老少,见谁都要闹几句笑话“哎呀,我说新媳妇,小两口刚刚过日子没几天就来洗被单啊,是不是新郎官欺负你了,欺负就欺负呗,被褥咋还弄脏了呢,以后他要再欺负你,你找嫂子,我帮你收拾他中不”。这位刚刚撂下话茬,狗剩媳妇也不消停,“要我说人家新媳妇可是个文明人,对不,你咋知道人家新娘子晚上受欺负了,你看到了咋地”?真是好虎架不住一群狼,再看新媳妇,一张小脸蛋羞得跟大红纸似的,端起洗衣盆就跑,正巧新郎官来接自家媳妇,这帮嫂子们能放过他吗,又是一阵呛呛,人家新郎官还真不怕这个,理直气壮地叫起号来,“咋地,嫂子们,要是不服今晚来我家试试”?这帮老娘们更不怕事大,“问问你家新媳妇,她要是同意,晚上我们都敢上你家炕头,谁还怕你不成”!小两口一看斗不过这群嫂子们,一溜烟地跑回了家,身后传来嫂子们哈哈大笑的声音。   母亲也常去井边洗被褥,母亲有手劲,用洗衣板搓洗,一条条被褥洗干净后,在院子里晾满长长一绳子被褥,晾干后,把被褥叠板正了,让我去村里借棒槌。村里人有个习惯,洗干净的被褥要浆洗一遍,然后用棒槌在被褥上敲打,到底为什么要敲打被面和被里,一直也没问过母亲。我猜想,应该是为了被褥柔软耐用,总之,村子里敲打棒槌的声音传出很远很远,我也是顺着声音在能借到棒槌。棒槌的形状很特别,一头是尖尖的,有擀面杖那么粗,用松木制作,光滑无比,握在手中有点分量。母亲开始用棒槌在被褥上敲打,小屋里叮叮当当甚是好听。   院子里养了一群大母鸡,开春时节,大地还没有完全解冻时,母鸡就开始下蛋了。父亲用谷草编了几个母亲下蛋用的鸡窝,用绳子挂在墙上,小鸡要下蛋就会跳进鸡窝里,安静地扒着,一会就听见大母鸡嘎达嘎达地叫唤,急忙跑到鸡窝伸手抓出一个热乎乎的鸡蛋。每年春夏,都能听见村子里母鸡下蛋的鸣叫,此起彼伏,格外好听,那是乡村最美的旋律。   要过大年时候,老井是最忙的时候了。杀猪,洗菜,淘米都要用水,村里的老水井可立了大功。每天来挑水的人络绎不绝,天气寒冷,井台上结满了冰,一不小心最容易滑倒,每次走过井边,都会躲得老远。村里人有个习惯,越冷越吃冰,母亲经常到井边砍回一小盆白净净的冰块,用锥子敲成小块,我会和母亲坐在一起你一块我一块把冰块含在嘴里,有时也会用牙咬,不小心就会要到舌头,冰块就会染上红色的血液。冬天的小村外面气温特别低,如果手是湿的,再拿冰块,手就粘在冰块上,用力一拽就会掉一层皮,特别疼。   记得有一次,老井台边来了一对双胞胎姐妹,一人手里拿着一个玻璃瓶子,用纳鞋底子的麻绳系在瓶口处,姐妹俩就趴在井沿边,用长长的绳子,把瓶子放到井水中,瓶嘴接触到水面开始向瓶里灌水,然后小手开始向上提绳子,在然后就是喝瓶子里的水。这样重复好几次,大人劝告也无济于事,依旧我行我素。   正当小姐妹俩两在井口玩提水,她们的父亲从田里收工回家,路过老井边时,正好看到两个女儿趴在井边提水,庄稼人脾气大,心里的火蹭蹭往外窜,从墙根捡起一块大砖头子奔向两个小丫头,小姐妹俩吓坏了,拔腿就跑,父亲在身后发疯一样的追赶。乡亲们谁都拦不住,两个小姐妹一个向南跑去,藏在场院的粮仓里,另一个跑进她大姑家,大双气喘吁吁地说,“快点把我藏起来,我爸要打死我”,她大姑把小侄女刚藏在衣柜里,大双的父亲就追进屋门,瞪着眼珠子向姐姐大声喊叫,“把孩子交出来”?姐姐吓坏了,哭了起来,“兄弟,你这是干啥呀,孩子没掉井里,你还要打死她们不成”?弟弟看姐姐哭了,才冷静下来,跟姐姐埋怨起两个孩子,“多危险啊,在井边趴着提水玩,要是有个闪失掉到井里就没命了,我就是想狠狠教训她们一番,让她们俩长个记性”。突然听到藏在柜子里的大双哭了起来,父亲一听急忙打开柜门,原来小丫头吓得尿了裤子。   别看村子不大,新闻奇事还真不少,就拿村里来说吧,可是一个古老的村落呢,在村子的四周设有高高的围墙,都是用夯土搭建而成,围墙是随着村里的长方形走向,在大土墙的四个角设有炮楼,爷爷说是旧社会防胡子修建的围墙。墙面上口有三米多宽,我常常踩着梯子登到大墙上去看辽阔的风景,大墙有6米多高,站在墙头上可以来回奔跑,不用担心掉下去。墙面留有好多子弹留下的弹痕,还散落着一些拳头大的小洞穴,春天,布谷鸟从洞里进进出出,站在墙头上鸣叫“布谷谷,布谷谷”告诉农民大地已经解冻,开始播种春小麦了。当春风吹绿树林,就会和小伙伴到林子里采迎春花,用杨树条皮做笛子,用嘴一吹发出尖锐的哨声,每天都能听到村子里的小孩子们吹树皮笛子的声响,伴随着我少年的美好时光。   村里人的好日子一天一个样,家家房舍修建得既美观又亮堂,高高的烟囱,漂亮的红色彩钢瓦房盖和院墙,在配上小院里绿色的蔬菜,真是红墙碧瓦古色古香,旧貌换新颜。时代在不断的翻新,时尚的小村人的精神面貌也在与时俱进。不管时代如何变迁,就有一点,乡亲们依旧没有疏远老井,把老井视为村中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乡亲们感恩老井,并且在井桩处系上大红绸子,爱戴着这口老井。   如今,村里家家户户都用上了便捷的自来水,可乡亲们还会经常挑一桶老井里的水,喝一口老伙计酿造出的玉液琼浆。老井和乡亲们的生活早已密不可分。每逢过大年,村里人就会用大红纸写上几个大字“吃水不忘挖井人”贴在井桩子上,以此感谢这口老井的滋养。   村里人还在延续着男耕女织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享受着富足愉快的乡村生活。一代代的乡亲驻守在这方土地,从少年一直到暮年,并且一直饮用这口老井里的水,老井也在默默地陪伴着乡亲们,为子孙后代奉献着清澈甘甜的水源,老井不老,依旧是村子里一道靓丽的风景。   时光的脚步不曾停留,脑海中遗漏的往事渐行渐远,那些悠悠的往事,仿佛触手可及。如今,老井依旧坐落在村里一角,安详、厚重,陪伴着村里人的好日子,陪伴着村里的好年景。无论世事如何变迁,相信,老井在村民的心里,永远是一位至亲至爱的亲人。我感恩村中的这一口老井,涌出如甘露般的清泉,同母亲的乳汁一样哺育着我成长,让我对家乡有了更深的眷恋。朝着村中老井的方向,我频频回首,一股乡愁漫过我的心头! 荆门治癫痫医院怎么样荆州哪些羊癫疯医院好癫痫病人面色发紫的是什么情况癫痫如何治疗更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