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文章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微雨西河晚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文章
摘要:晚七点半去楼下跳舞,走到下层楼梯拐弯处,听到有水珠滴落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从窗口传进来。我疑心白天的雨没有停。走出楼门,仰头试一下,有细如柔丝的微雨在脸上飘过,有淡淡的沁凉在脸上润泽。原来那滴水声是从檐上滑下的。细听一下,对面跳舞的地方没有熟悉的音乐传过来。靠近了看一看,也没有熟悉的身影曼妙地舞动。 晚七点半去楼下跳舞,走到下层楼梯拐弯处,听到有水珠滴落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从窗口传进来。我疑心白天的雨没有停。走出楼门,仰头试一下,有细如柔丝的微雨在脸上飘过,有淡淡的沁凉在脸上润泽。原来那滴水声是从檐上滑下的。细听一下,对面跳舞的地方没有熟悉的音乐传过来。靠近了看一看,也没有熟悉的身影曼妙地舞动。   这个时间还没有动静,我知道今晚的广场舞因为天气取消了。不想马上上楼。这微雨其实并不影响出行的。好久没去西河散步了,既然不跳舞,那就去看看久违的西河吧。别了一冬又将一春的西河,不知现在什么样了。   大有街橙黄的路灯光在雨雾里朦胧着。偶尔有一两行人静静地走过,万家福超市今晚也不再翻来复去接连不断地广告各种物品的价格和充满诱惑的各类抽奖活动。大大的“盛客隆”超市的LED门牌,屏幕四周的霓虹灯在不停地循环闪烁,那五彩灯光交替变换,找不到头,看不到尾,就如缓慢行走着的岁月,不知从何处起始,亦不知在何处结束。没有噪声,夜,很安静,很温馨。   大有街的西头便是西河沿了。河对面,远远地有两点小小的、幽蓝的光,静静地透着妖姬般的诱惑。那或许是夜钓的夜光漂吧,不知又会有哪些美人鱼上钩了。   沿着主路左边高出路面的辅路向南慢慢地走着。路两边朦胧幽微的灯光,寂寞地尽着职守。有灯光投射到的地方,路面亮晃晃的,有如涂了一层明油,走上去,却又涩涩的,并不感到滑。远处的楼影树影,在这寂静的微雨之夜,幻化着想象不尽的神秘。近处,灯下路两边的各色用来美化环境的植物,早已焕发着勃勃生机。红枫不待秋韵的沁染,早已在娇嫩的枝头炫耀着她的灼灼神韵;长廊边的紫藤缀满了一穗穗紫色花,如娇羞的新嫁娘低垂着美丽的容颜;松花高高地矗在枝头,有的如一柱柱淡雅的烛,只是缺少为她点燃那热情的火苗的人而已,有的就像谁家新娘漂亮的凤冠,缀满的雨珠犹如满头的珠宝,灯光下更显得富丽华贵。一丛丛低矮的蝴蝶兰,开放了的,早已紫色蝴蝶落满了枝头,未开放的,还在羞涩地打着花苞,或许还在等待那只温暖之手的轻柔抚摸吧。路的南端,路基下去年秋采摘菊花的那条幽径边上,菊苗簇簇,密集处,连成带、连成片,只才半尺多高,上面也还没有黄花,就连细碎的骨朵都还没有长出。这就对了,因为现在才是暮春,离她们绽放精彩的季节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到她们奉献热情的那个舞台也还有好远一段路程,现在,正是她们栉风沐雨、历练意志、养精蓄锐、积聚能量的时候,她们安安静静地享受着大自然阳光雨露的馈赠,安安静静地一天天长高长大,一旦那个需要他们登场的季节到来,她们会毫不犹豫地登上舞台,将最美丽、最华贵的一切奉献给需要她们的人。   这暮春微雨下的西河,晚间其实是别有一番情趣的。只是,路上散步的人并不多,因为情趣是属于富有情趣之人的。整个西河景区,无论是路上、路下,草地、河面,还是植物、假山,亭子、长廊,都显得幽婉、静谧。也许是还没到夏天,人们还不需要出来纳凉的缘故吧,夏天这里是够热闹的。偶尔有共撑一把伞漫步的年轻人走过,随身流淌着《情深深,雨蒙蒙》的曲子。是的,这样的季节,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情境,是适合上演浪漫的。雨伞之于这样的微雨是完全没必要的,但这是一种情调,这种情调不属于我,它是属于青春的。我只是想在这别样的、迷蒙且有些空灵的境界里,寻一份心情的宁静,寻一些生活的真谛,或者一些细微的思想,在生命里慢慢沉淀,沉淀成一种厚重罢了。在路的中段遇到了从正东岔路上漫步过来的小逄老师和他的年轻、漂亮的媳妇,一条同样漂亮的小狗从他们身后欢欢地颠着小腿跑到我的面前。彼此热情地打过招呼,她俩折向北,我继续一个人向南。   走到七曲八拐的路南头,片刻的停留,已经让我欣赏到了从东边不远处传来的优美音乐,细听,是跳过的广场舞《五月花开》的旋律。有东来西往赶夜路的大货车匆匆忙忙地走过。车里的司机是你吗?那个躺在病床上的小弟,是不是已经好起来,又能东南西北地到处跑、到处挥洒你的青春了?那个为了生命里的那份执着而北上京都的人,此时还在那个曾经的老城逗留吗?一切顺利吗?但愿一切如你所愿!那个为了生活和爱好整天忙得不可开交的人,此时还在为某事烦恼或者还在伏屏一如既往地忙碌着吗?记得曾跟你说,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凡事看淡一点,生活就会快乐多一点,这话不知你还记得否……哦,思绪跑远了,一声蛙鼓,及时堵截了我潮水般的思绪。这静寂的环境是适合念想的,我微笑着自嘲。折转身北回的时候,很自然地拐到了主路的西边辅路上。本来,紧挨着路沿的西河岸边,那些青蛙王子们正一声接一声地对着他的那个伊人唱着甜蜜蜜的情歌,此时的河中却传来了王子跳入水中的扑通声,我知道,尽管我的脚步轻轻再轻轻,还是惊扰了那些静静地享受它们的甜蜜生活的小生灵。没办法,只有在心中轻轻地说声“对不起”了。   通陈家村的那座木桥,经年的风雨还未让它动摇,也还没能使它褪色,或许建成年代不远,或许木桥本身的古旧色泽本就没什么色彩可褪。桥南面的水上横着一艘铁皮船,可能是用来疏通河道用的,因为我看到桥面上乱乱地躺卧着几滩捞上来的水草,水草上还在散发着淡淡的腥气。这条河里的水,是从郭家村水库下来的,本应该很清澈的,只因南面省道边上的几家食品、日用品加工厂废水的排入,导致河水日渐变黑、变浊、变臭。水草借着这重浊的养料可劲儿地长,于是河道就需要每年进行疏通清理。污染的日渐加重,也使得这里的整体环境质量逐渐下降。其实,作为环境治理的手段,单凭清理借势猛长的水草而不去清除污染源,不从根上想办法,对于营造一方和谐自然的宜居宜生活的人文大环境,这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因为白天刚下过雨,河水显然比前些日子丰盈了不少。桥北面的几个溢水孔,水流下泄,水声很有力道,哗哗声不绝于耳。水花一圈圈地泛开,在灯光的映照下宛如琼花朵朵绽放。没有风,桥西头的那棵长发及腰的老柳像往年一样在水边静默着,像在守候一个奇迹出现的沧桑老人,只是新春焕发的容颜,看起来让他年轻了许多。这柳下也曾有人垂钓过。鱼本身味道鲜美、营养丰富,只是如今,这河水这样的质地,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鱼儿,还敢下锅,还敢入口吗?还有,那些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活下来,还能活得欢蹦乱跳的鱼儿,也真够难为她们的了。   远远地,先前看到的那两点蓝幽幽的荧光,还亮在路北头的河对岸。看来夜钓的人垂钓的兴致还没减。下了西河的主路,拐到来时经过的大有路。几辆下晚班的单车急匆匆地掠过身边向西去了。之后,这暮春微雨的夜,又在那两排朦胧的黄玉般的路灯上,归于安宁、归于祥和……   武汉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里好黑龙江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效果好成人癫痫病的危害是什么如何治疗癫痫病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