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旅】稚嫩,请多给一些温暖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我们给小影一个机会,就是给他们年轻人一份温暖。将来人家会给我们的孩子一些鼓励,一个笑脸,让他们走出校门面临社会那一刻,稚嫩的心里,也会坦然,自信! 【前言】   近年来,国民医疗方向偏差,输液泛滥,抗生素泛滥。国家医疗改革,媒体舆论介入,减少输液,减少滥用抗生素。鉴于这种大势所趋,嗅觉敏锐的医药企业,迅速作出相应的调整,衍生出高效口服药、灌肠治疗、穴位贴敷、中医理疗等等许多的传统方法。为了让这些方法尽快被医生和人们接受,产生了一个特殊的群体——医药代表。他们大都是90后,沟通能力强,经过专业的营销培训,为新型医疗药品的应用和推广,立下汗马功劳。      (一)   中午,阳光像持续的电焊,炽白得十分刺眼;树叶像烫金的名片,一片片闪着金光;风儿可能已经中暑,早已逃离这现场;只有蝉儿,耐得住高温、抗得住疲倦、挺得住饥渴,不休不眠地叫着,那叫声你追我赶,生怕人们忽略它的存在感。   中午我值班。   “温度这么高,应该很少有人来看病,除非急症重症。”我心里想着,“可以闭目养神一小会儿,或者扯开屉子,拿出手机,欣赏江山的美文。”   “我是写文的新人,有很多急需学习的地方,欣赏文友的美文,每一次留言,都是一次小创作,也是提高自己最好最快的方法。”我拿出手机,点进江山文学网,“柳岸认可我为评论部长,应该做到每文必读必留言。”   门外进来一个年轻人,立刻放下手机,关上屉子,巧妙地遮掩我在玩手机,伸手把办公桌上的处方纸和笔挪动了一下。可能是户外阳光太刺眼,眼睛要暗适应,他在门口稍稍停顿了脚步。   小伙子大约二十岁,短袖白衬衣,扎在裤头里,一条深蓝色的裤子,中缝笔挺,像是刚刚烫过;光洁的面颊,残留着青幽幽的胡须茬;时尚的平头,留有一几根长的头发,十分洋气地在飘逸;轮廓分明的脸上,带着职业般的微笑;额头上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像热空气遇冷形成的水滴;一双阳光自信的眼睛里却隐约掠过一丝忧郁。一身职业套装,斜挎着一深棕色的包包,一看就知道不是看病的。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我能帮到你吗?”我示意他坐到患者看病的位置上。   他走过来,站到我面前,从包里取出一张名片,双手递过来。   “姐,这是我的名片。”他微笑着用真诚的眼光看着我,“我是南京同仁堂国的医药代表,我叫小影,已是第三次来这儿,前两次都没见到你。”   “一个小毛孩,跟我儿子差不多大,还叫我姐了!”心里想,笑着对他说,“你先坐吧!坐下来再说,天气热,我给你倒杯水。”   他双手接过水,挪动凳子坐下来:“谢谢姐,您太客气了!”   喝了一口,就把水杯放下,又在包里捣鼓了一阵子,拿出一叠压扁的药品包装盒,全是南京同仁堂的,递到我面前。   “姐,您看看,这些都是南京同仁堂的产品,包括普药和新特药。”那手指白皙纤细,不如我儿子的手粗壮,倒有点像女孩子的手。   “前两次我来的时候,姐不在,没向姐推广这些产品。”他遗憾地笑了笑,“李院长看了,没有意向需要这些产品。其实这些药物都是高疗效,用途广,直接由厂方供货,减少中间环节,价格也适中。”   “姐,您看哪些比较合适?试试用看!”   “李院长是专门负责药品进购的,找他就对了。”我对他说,“我只能向李院长提建议,还是要他同意才行,明白吗?”   他点点头:“好的,明白!”   我拿起这一张张包装盒,仔细地、慢慢地看着,抬头瞄一眼,他略带羞涩地对我笑笑,眼里充满了期待……      (二)   想起那年夏天,我十八岁,毕业后回到故乡,当时的乡村贫穷落后,交通十分不方便。我雄心万丈,激情满怀,准备当好医生,为乡村的缺医少药奉献自己。报到上班那天,领取一套工作服和一个保健箱。   老院长语重深长地对我说:“小罗,你是我院的新鲜血液,充满活力。医生是一门苦差事,辛苦又不被人理解!我希望你在今后的工作中,要冷静理智、沉得住气、努力坚持,把学习和工作当做一种修炼!修炼的最高境界是遇到事情不生气、不冲动、不气馁。”   “我会的,院长你放心吧!”我笑着回答,心里想,“院长也把这当医生说得太神奇了,真好像如临大敌了!不就是当好医生吗?我一定会做得好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穿好白大褂,来到办公室坐下来。这是第一天上班,我带了一本《内科学》,闲时就可以看看,既可以防止闲时窜岗,又可以提高自己的水平。   办公室急匆匆地进来三个人,爷爷奶奶和孩子。   “请问怎么了?”我挪动一下凳子,“坐吧,看孩子脸红通通的,可能发烧了,先量一下体温吧!”   “医生呢?今天怎么没有医生上班?”爷爷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质问道,“你快点把医生叫来,孩子烧得厉害。”   “我就是医生,今天我值班。”   “什么?你是医生?简直可笑,你是什么医生?”   “我是刚毕业分配到这里,实习完了,今天第一天上班。”我努力的解释着,“孩子发烧,快测体温吧。”   我拿着温度计甩好后,准备夹到孩子的腋窝。奶奶转身,用身体护着孩子,生怕我会把孩子吃了。背对着我说:“你别给孩子量体温,我不要你看!”   “刘医生今天下乡了,下午才能回来,你等这么久?孩子会烧得难受的!”我安慰他们,“你先测体温,温度高就先退烧再说,相信我,退烧我会的。持续发烧,担心孩子高烧会动风!”   “男的都死光了吗?让个女的当医生,看什么看?”他爷爷嚎叫起来,“今天我就在这里等,一定要等到下午刘医生回来。”   “我是担心孩子高热惊厥,要不,你们先去区医院?”我急切地说。   “我们没有那么多钱,不去区医院!”爷爷对我咆哮,“我哪也不去!就在这里等!”   奶奶把孩子护在怀里,孩子发出哼哼叽叽的声音,我听着不对劲,掰过奶奶的后背。只见孩子牙关紧闭,口角流涎,白晴上吊,肢体剧烈抽动几下之后,就是持续的、细碎的抖动。   “孩子高热惊厥了!赶紧让我看看,用药吧!”我大声对他们说,“惊厥你明白不?是动风了!是抽筋了!得救孩子!”   “地西泮3㎎,缓慢静脉推注。”我对护士喊道。   爷爷立即拦住护士:“不行,我今天就不让她替我孙子看病,也不会让你给他用药的。”   “你为什么不让我救救孩子呢?”我急得哭了,绝望地喊道,“年轻女医生也是医生!她可以救你孙子的命呀!你为什么就给新人、给孙子一个机会呢?”   爷爷固执不让用药,可不能见死不救!我不顾一切地扑过去,强刺激人中穴,掐跟腱。任由爷爷在身后奋地扯拉着,我纹丝不动!   经过一番手法刺激,孩子终于醒了,而我却像一个泄气的皮球,浑身瘫软,不知是心累还是身累。围观的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劝说爷爷奶奶,他们同意及时转诊上级医院,我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三)   冬天的山村,一片萧条,北风呼呼地刮着,天空偶尔落下几粒冰渣渣,下午3点多,天色就有些昏暗。这种天气,慢性支气管炎容易复发,洪家村的洪婆婆“慢支”又犯了,请我去替她出诊。我斜挎保健箱,戴着手套、围着围巾马上出发,山路正在修宽,我高一脚低一脚地走到她家。“慢支”好处理,先用上平喘药,她就好了一半,再给她输消炎药和止咳化痰的药,连续用几天,炎症控制了就好。处理完后,我须尽快在天黑之前赶回去。   前面路段,村里男女老少都在参加修路,锄头、铁锹、箢箕,扁担一齐上。走得全身发热,我脱下手套和围巾,对他们微笑。惦起脚尖,避开他们的劳动工具,我一路走过去。忽然,几把锄头和铁锹同时拦在面前,我抬头向他们笑笑。   “来来来,借过一下!”   “想过去?容易呀!先回答我的问题。”人群中一个人开了口。   “你是医生吗?”那人问,旁边年长的人在说,“怎么会让个女娃当医生?我没见过。”   “我是医生,今年刚从学校毕业的。”   “你看村里的洪婆婆,她得的是什么病?”   “才刚毕业,会不会看病呀?”人群中的声音。   “洪婆婆得的是慢性支气管炎,合并肺部感染。”   “你是怎么替她治这个病的?能治好吗?”   “我给她消炎、平喘、袪痰,能缓解症状,但不能根治。”   “不能根治还要医生干什么?那你医生有什么用?”   “医生是人不是神,不能包治百病!洪婆婆的病,我们医生只能缓解症状、减轻痛苦,延长寿命和提高生活质量。”   “人也像机器会老化,也像铁锹要磨砺,平时要好好保养,不要等到病入膏肓,才想起请医生根治!”我义正言辞的说,“请大家挪开这些工具,让我过去。”   人群瞬息安静,拦着的工具纷纷滑向两边,我昂首从容而过。回到家,心里堵得慌,为什么女人当医生会这么难呢?为什么年轻人就不能被接受呢?我难受得用被子蒙着头,大哭一场……      (四)   “姐,您看得好认真哦!”他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看中哪些比较合适的品种吗?可以选用几种不?”   “你的这些都比较合适。”我指着剔出那一堆药盒,“比如:羚羊感冒口服液、炎热清等这些,都是感冒常用药物。”   “比如,牛黄安宫丸,对高热惊厥有特效,用于高血压中风急救,可作为镇店之宝。”   “比如牛黄清心丸,清理血管自由基,可作为老年人常备的保健药和急救药。”   “感谢罗姐慧眼,这些药真的不错,药效很好的。”小影低声地说,“可是,李院长不接受,姐,您能替我去说说吗?”   “接受都得有个过程,你不要着急。”我对他说,“你一会来吧,李院长二点半到四点半上班。”   “好的,那我一会儿再来。”   ……   “李院长,中午有个叫小影的小伙子找你,他可能很快就来。”我对刚上班的李院长说。   “哪个小影?我不认识他。”李院长睡眼朦胧,一脸茫然。   “南京同仁堂的医药代表,叫小影,他已经是第三次找你了,记起来了吗?”   “哦,同仁堂的?我记起来了!”李院长拍拍自己的后脑勺,笑着说,“那些药都没用习惯,一下子难铺开销路,我没打算进购那些药。”   “我看那小伙子挺不错的,非常礼貌,沟通能力强,年龄就像我的儿子那么大。刚从学校毕业,找个工作不容易。”我说着,把药品包装盒递给他,“你的儿子,我的儿子,都很快就毕业,也面临走向工作岗位,我们给小影一个机会,就是给他们年轻人一份温暖。将来人家会给我们的孩子一些鼓励,一个笑脸,让他们走出校门面临社会那一刻,稚嫩的心里,也会坦然,自信!”   “想当初,我们参加工作时也年轻,也碰过壁,受过委屈。”我对李院长说,“你看看这些药品,挑一些优势大的,试试看吧!”   李院长沉默着,把包装盒一个一个地仔细地看着……      【后记】   南京同仁堂的几十种药品,已经进入我们门诊,它以传统和现代相结合的药物制作方法,在疗效上首屈一指,回头指定买的人很多。回想当初进入市场的艰辛,医药代表功不可没。 西安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在哪里定西市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武汉治疗癫痫病专家癫痫大发作有什么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