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墨香】魂牵断龙山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话语
摘要:如果说断龙山的传说是我的魂,那么断龙山就是我的血和肉! 也许是年长了一岁,也许是立冬的寒气来得太早,也许是这个屋子太静、太寂寞,坐在古筝前,弹拨着《云水禅心》,我的思绪就随着悠悠的琴声回到家乡的断龙山、回到快乐的童年时光中去了。   断龙山确实有龙的灵气,当第一缕春光照在山头上,长在这里的花草树木都“噌!噌!噌!”长得飞快,明显的感觉到比其他地方的春要来得早一些,小时候,背着小背篓在这里扯竹笋,一背背鲜嫩清香的竹笋带来了我们的好口味,换来了我们买本子的小钱。在这个季节里,一山山形态不一的杜鹃花如龙的鲜血,红艳艳的映红了半个天,我们看不够,就把山花一背背摘回家插在装满水的瓶瓶罐罐,大盆小盆里。吊脚楼上挂满了,屋里屋外插满了,在花的世界里,我们第一次感受到那来自大自然的美。椿木抽苔,一排排野生的椿木嫩芽是我们饭桌上的山珍,红红的、一寸长的椿木尖尖鲜嫩清香,哪个山头都可以闻到。摘回家中,用开水小烫一会儿,可以和上一点辣椒,放一些醋,椿木的香和醋香交织在一起,辣里透着浸心的醇。嚼在口中,脆里透出一股浓香,顿时,心、脾、肺、胃都舒展开来。或者从鸡窝里拿出几个蛋,把切细的小春苔和鲜鸡蛋和在一起,让它们在锅里打两个滚,就马上装出来,蛋的香混杂着椿木苔的香,一家炒椿木尖尖,家家可以闻到诱人的香,只要闻到香味就会流口水,都要到家里来夹上一筷子,多吃一碗饭。真的是,天下春天最美的野菜都在这里了!   夏天,我们要在断龙山砍上一个暑假的柴火,大山里长在深涧边最好的柴火,要数土畺条和青岗树,我们把一根根直冲云霄最苗条的土畺条和青岗树去枝、断巔、用山藤子绑好、打成捆,然后,一捆捆的背下山来,靠在屋前屋后的壁板边上晾干,一人放一个地方,看谁砍得好、看谁砍得多。进山砍柴最美的一件事就是去吃野葡萄,山里的野葡萄如黑珍珠,一颗颗、一串串、一排排,挂在涧边的树稍上,在筛子穿射的夏阳里像帘子一样,美美的挂在那里。八翠姑姑要我们先欣赏,等大家都欣赏好了,她就身轻如燕的爬到树尖尖上,一串一串的把它们小心翼翼的摘下来,放在花围裙里,然后又轻手轻脚的溜下树来。这样,一包袱一包袱的摘下来用山泉水洗净,浸泡在冰凉的山泉水里,让我们吃个饱,才去砍柴。那冰冰凉凉、甜丝丝的葡萄汁,美美的渗在嘴里,浸在心里,令我一辈子不忘记!回家了还要给家里人捎上半背篓。一个暑假下来,家家户户冬天煮饭、烧水,烤火的柴火就有着落了。   秋天等黄灿灿的黄豆、玉米和谷子一收进仓,苗家人的生活就丰富了许多。最有味的就是寒露一过的第二天,在看山员阿公“铛!”的一声铜锣下:“开摘茶籽了!”全寨整装待发的男女老幼就冲上断龙山来开摘茶籽。一山山、一坡坡、一岭岭的茶山上,到处是人影,到处是人声,背上背着小背篓,男男女女腰上系个花围裙,围裙装满了就装在背篓里和箩筐里,绿绿红红的茶籽圆溜溜、涨鼓鼓的挂在树的枝头上,透着秋日的阳光闪闪发亮。“哐啷!哐啷!”的声音清脆动听,我们也跟着大人在自家茶籽林里采摘最小最矮的茶树上的茶籽。爬在山顶上最高那棵茶树上的那个年轻汉子唱起了苗歌,字字深入人心,句句透着心意,那嘹亮的歌声响彻了整个山谷、山腰和山脊。没有心意的静下心来听、莫作声,有才华、有意向的就迎上几句。这山喊来,那山答。山歌越唱越起劲,大家越听越出味,有的笑弯了腰,乐坏了树枝上的人和鸟,好几个差点儿掉下树来!采茶籽的苗家人,红、橙、黄、绿、青、蓝、紫,点缀在每座山的茶树上,忽隐忽现,似一朵朵鲜花、似一只只飞鸟,在秋日阳光的茶树林里摇曳。这样连摘三四个星期,一山山、一树树的茶籽就都背下山来了,放在楼板上晾干,拨出涨鼓鼓的籽,就可以炸出一坛子一坛子,香气扑鼻,清亮亮、黄灿灿的天然茶籽油了。   在这个季节里,大家最盼望重阳节到来的那一个星期,因为只要一场大雨一下,几个太阳一晒,断龙山枞树下的落叶里就会长出大大小小的一朵朵鲜嫩清香的丛菌。用双手把枞树叶轻轻一刨,大的如太阳伞那样撑开了,中等大的如青春少女般含羞的笑脸绽放在那里,小的如纽扣般娇嫩。一朵朵,一堆堆,齐刷刷的闪现在你的眼球里,我们都是先欣赏、偷乐一番,才小心翼翼的把它们捡进背篓里。那时我好小,都能捡上满满一背篓,有一次,太多了,没地方装,大伙伴就发算穿大裤脚的阿叔九富。叫他阿叔,其实他就大我一岁,叫他解裤子他就解,他的裤子是大阿叔的,裤腿长长的,大家把捡来的蘑菇放在他的裤腿里,裤脚口用藤子系好,挂在他的脖子上,走在回家的路上,大家就憋不住笑了,他也羞羞的笑了。阿爹阿娘看天黑还不见孩子回来,就赶忙燃起枞膏油接在村口的路上了,看到我们发财苁菌,一个个花不溜秋的,是又好气又好笑!一枞膏油照见阿叔九富光着两个小腿、穿着件兜兜裤,脖子上扛着比他还要长的两条涨鼓鼓的裤脚,大人们哈哈大笑,笑得合不拢嘴!第二天,家家户户都吃上鲜嫩润滑的香蘑菇了,那蘑菇的香,至今还让我回味无穷!倒是阿叔九富躲在家里,几天不敢出门见人!   冬天,大雪封住了断龙山,妇女们就在家里做布鞋,男人们就各人肩上扛一把猎枪,上山打猎了。最有味的是打野猪,心细的阿叔发现山的某个角落里有野猪出没,就叫上全村的男人们一同出发,我从小就是男孩子性格,跟上同龄的男孩子偷偷的出发了,到了目的地,大家就围住山头,野猪还在睡觉,听到人声,想偷偷的跑了,年青的猎枪手冲在最前面,“啪!啪!”两枪没中,野猪受了惊吓,发了疯的奔跑起来了,“野猪来了!”野猪往这头跑,有人就从那头断,一山一山的喊声,一山一山的奔跑声,你们从这个山头断,我们从那个山头赶,四面八方把这头凶猛的野猪围得严严实实的,让它没有地方躲,让它没有机会突出重围!照着总指挥的方法,大家齐心协力、毫不松懈、在山的坡坡凹凹转来转去,指挥声、喊声、追赶声,树冠上雪块的震落声、又夹杂着山谷的回声,一浪高过一浪,追得野猪,魂飞胆破、精疲力竭,圈子越来越小,随着“啪!”的一声枪响,野猪一声惨叫,枪法最准的五叔就大喊一声:“打到野猪了!”一声变成了两声,最后变成百声,山山、沟沟、岭岭的人都欢呼雀跃起来。打野猪的、没打野猪的、扛起锄头,放下镰刀都跟着大队伍回家了。苗家人打野猪“见者有份”!   年轻力壮的几个年轻人,雄赳赳、气昂昂的抬着野猪回来了,大家讨论着战果,摸摸猪头上致命的一枪,都纷纷的赞扬五叔的枪法好!在大大的晒谷坪上安一口大锅,烧起大火,水一开,阿叔“四月狗”把滚烫的开水往猪身上一浇,大家就七手八脚的把猪毛刮好了,拿来大称,几个人一称,三百多斤!这时,刀法最好的屠夫大伯就心中有数的把野猪一一砍好,大伯一刀下去,每个肉都是一模一样的,分毫不差!总指挥拿猪头和一只猪后腿,副总指挥就拿另一只猪后腿,五叔就扛前腿,抬野猪的就分另一只前腿。中间的部分就分给所有的参与者,包括一路跟来的人。剩下的猪内脏就分给寨子的老残病弱。到吃晚饭的时候,大家走门串户的看看哪家炒得好吃。最后评出我阿娘炒得最好吃!那纤细嫩香的野猪肉嚼在嘴里,满口留香,舍不得咽下去,怕打落小舌头!野猪肉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美的山肴!吃完饭,坐在火床边,给我烘烤棉衣的娘扎扎实实的训了我一顿:“山里野兽心急了会吃人,再说,阿叔、大伯们的枪子会伤到自己人。”我心想:小孩把守路口,哪有什么大危险,下次又溜去!   家乡巍巍的断龙山是我拼搏人生的开始,在这段摸打滚爬的日子里,让我从小就明白:做事做人要踏踏实实,坦坦荡荡,顶天立地,刚强伟岸!今天,神奇的断龙山,在父老乡亲勤劳的双手中变成了花果山,在这茫茫的人生路上,也许,伙伴们早已把它丢在风里,但是,那段艰苦、美丽的岁月却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挥之不去,像一杯烈酒,越久越浓。牵住我的魂,叩击我的心,时时在我的眼前浮现。   “红尘如梦聚又离,多情多悲戚!人在千里,梦魂长相依!”         武汉怎样治疗小孩癫痫哈尔滨看羊癫疯什么医院好南宁有哪个好医院来治疗癫痫呢哈尔滨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