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 文章内容页

【心灵】天国之花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经典美文
一位少妇窝在浅蓝色的布艺沙发里望着院子发呆,院子西边那棵丁香树又长高了许多,此刻,洁白的花絮挂满了枝头……   “丁香花开了,就回来了。”她眼里闪过几许亮光,嘴角微微上翘着,白净的脸上不再像先前那么冷漠。   一位身着藏蓝色西装的青年人走进了客厅,对着旁边的老妇人说:“伯母,飞儿今天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哎,还是一样,嘴里就重复那么一句话,”妇人顿了一下不忍地说:“阿亮,苦了你了,思锋都两岁了,这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青年坚定地回答:“我能等,我会照顾飞儿和你们二老一辈子的,放心吧伯母……”      【一】      九年前,宁飞儿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位于西南市的某名牌大学,专修播音与主持专业。宁飞儿的父亲宁国强和母亲柳夏卿在安城市有自己的企业,他们十分疼爱这个宝贝独生女,希望她能够学习企业管理方面的专业,然后回来帮他们打理公司。早年间,忙于创业的宁国强夫妇将上小学的女儿丢给爷爷奶奶照顾,在伯母和姐姐的刁难下宁飞儿早就变得很独立、也很自我,下意识地抗拒父母为她安排以后的人生路。宁飞儿一直都很崇拜著名主持人杨澜,她想成为像杨澜一样知性、大气的主持界的当家花旦。因此,她不顾父母的再三请求,还是报考了播音与主持专业,并如愿以偿。   开学那天,宁飞儿坚持不让父母开车送她去学校,而是选择了独自乘车奔赴了一百二十公里外的“新生活”。当她踏进校园的大门一阵舒爽的秋风带着一股浓郁的清香扑面而来,让多愁善感的宁飞儿沉浸其中忘记了挪动脚步……   “嗨,你是哪个专业的,我叫乔倩,是播音与主持专业的。”一位上身穿一件白色圆领T恤,外加一件牛仔小马甲,下穿一条花格子短裤,脚蹬一双白色运动鞋的剪发女孩正笑着问失神的宁飞儿,看她没有反应,就伸手拽了一下她的浅蓝色连衣裙。   “噢?你在问我吗?你是……”宁飞儿茫然地望着眼前这位热情大方的女孩,女孩鹅蛋脸上的一双大眼睛很传神。   “嘿嘿嘿,你在想什么呢,不会是想男友了吧,再自我介绍一遍,我叫乔倩,播音与主持专业,你呢?”   “哪有什么男友?我只是被这沁人心脾的香气给迷住了,我叫宁飞儿,跟你同专业。”宁飞儿脸颊绯红地轻声答道。   “嘿嘿,这有什么可奇怪的,丁香花而已,现在都快开败了,我们家乡到处都是呢……”   “噢,丁香花……”   两个青春靓丽的女孩从此就成了同学和舍友眼中的闺蜜或死党,她们干什么都是形影不离,上课、吃饭、去图书馆等等。唯有一样,宁飞儿和乔倩不同,就是跟男孩子交往,乔倩连着在大一谈了两次恋爱,尽管都是因彼此感觉不如意而分道扬镳,但宁飞儿似乎连恋爱的想法都没有过。每次乔倩叫她帮自己把关,宁飞儿都说“你自己喜欢就好”,气得乔倩骂她“飞儿,你个死丫头,对我的终身幸福一点都不负责任,想我跳入火坑呀?!”,看着乔倩嗔怒的表情,宁飞儿也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转眼就到了大二,同学们大都宁夏癫痫效果最好的医院已经出双入对了,宁飞儿仍旧还是一个人。乔倩一边继续寻找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一边还不忘给死党宁飞儿介绍帅哥靓仔,只是宁飞儿始终都是摇头,瓜子脸上不浓不淡的弯眉微锁。   这天周末,一个老乡邀请乔倩去参加他和哥们的一次野炊活动,乔倩知道老乡对她有意思,但她嫌老乡太土气和木讷,按她的观念“老乡不是她盘里的菜!”,又不好推脱,就死缠硬磨地拉着宁飞儿一起去了。   “这是我的舍友兼死党——我们播音与主持专业二年级最温柔靓丽的宁飞儿;这是我的老乡——企业经营管理专业大三的高材生陈亮。”乔倩不失时机地给宁飞儿和老乡陈亮牵线。   “你好,我是陈亮,但不是阿倩说的什么高材生,不好意思。”陈亮说着瞅了一眼乔倩,乔倩伸出舌头扮了个鬼脸。   这一切宁飞儿都看在眼里,她知道陈亮一直或明或暗地追求着乔倩,也不赞成乔倩如此不明确的态度,看着她把陈亮推给自己心里有些不舒服,边思索边回应:“你也好,我是宁飞儿,可没有倩儿说得那么好,倩儿是我们的班花,多少人追呢。”说着还特意看了看满脸不自在的乔倩和陈亮,捂着嘴笑了起来。   “你们热聊什么呢,这么高兴,也不过来帮帮忙,等着吃现成的呀,呵呵……”   “哦,忘了介绍了,这是我的室友兼哥们——我们班的情歌王子丁剑锋。”陈亮指着在拾掇烧烤架的高个子脸型硬朗的男生说道,接着又分别介绍了宁飞儿和乔倩。   不知怎么的,眼前的这位短发男孩让宁飞儿心底一震,他的眼神深邃而清澈,她只看了一眼就有些发慌。此时,乔倩也痴痴地望着丁剑锋,眼里秋水涌动。四个人各怀心事地结束了野炊之行,踏着五月血红的夕阳回到了学校。进了校门,他们互道了再见,宁飞儿和乔倩沿着一条林荫小道走向她们的宿舍楼,路边的丁香花团团簇簇地盛开着,香气四溢。   “飞儿,今年的丁香花好像比往年开得更大吧,也更香了呢”   “噢,是吗?真的是丁香花开千千结啊……”宁飞儿若有所思,幽幽地说着,像是并没有听见乔倩的话语。   “你觉得丁剑锋怎么样,飞儿?”乔倩面若桃花。   “他,他挺好的,怎么了?”宁飞儿睁大了眼睛。   “我决定追他了,嘿嘿嘿,你可要给我加油和帮忙才行,飞儿。”乔倩不容置疑地下着决心,仿佛丁剑锋已经属于她了。   “噢……”宁飞儿脸色有些苍白,眉头皱了几下,后又舒展开来,低头轻语道:“倩儿,既然认准了,就用心去做吧,这次千万别再抱着玩的态度,我会支持你的……不过,你也要跟陈亮说清楚才行,不然会伤害别人对你的真心。”      【二】      从此,宁飞儿就担任起了乔倩和丁剑锋的信使,躲闪着丁剑锋那一双多情的眼睛。陈亮眼中的忧郁一天天加深,又一点一点化入深沉的眼眸里再也找不见了。丁剑锋在乔倩猛烈的攻势下,双双坠入了爱河,开始了他们甜蜜的爱情之旅。宁飞儿也不再跟乔倩形影不离了,她独自进入了大三的生活,偶尔会在校园的林荫道上远远地看见乔倩挽着丁剑锋的身影,她也都会转头走往别处。虽然,宁飞儿也很喜欢丁剑锋,为他深邃的眼神所折服,但是,她不能跟乔倩争,一来她们是同学公认的死党,二来她也从来不跟别人抢东西,十二岁之前的生活教会了她忍让。   又是一年秋意浓,不知不觉校园里的丁香花开了两回、败了三回了。这天中午,宁飞儿去图书馆想找些播音与主持专业方面的专著准备毕业论文的事情,意外地遇到了也在查阅资料的陈亮。此时的陈亮剪了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眼里装满了稳重和宁静,国字脸上的黑框眼镜让他增添了几分儒雅;一身都市男孩的风格,早就没有了之前的乡土气息,就是那件深蓝色的T恤洗得已经发白。   “你好,又见面了,最近还好吧,在忙什么呢?”陈亮大方地伸出了右手,微笑着低声说道。   宁飞儿有些诧异地赶紧跟他轻握了一下,“是啊,好久不见了,我还好,你不是已经毕业了吗?怎么……”   “哦,我考了张教授的研究生,继续学习企业经营管理方面的知识。你不忙的话,我们出去走走吧。”陈亮用目光征询宁飞儿的意见。   “好啊,难得遇见故人嘛,那我们走吧。”宁飞儿愉快地答应着。   他们一道走出图书馆,漫步在校园里的林荫小路上,旁边的草坪上落满了凋谢的丁香花瓣,在林间细碎的阳光下闪着点点白光,不知道是露珠还是上天的眼泪——宁飞儿总是有信手拈来的愁绪,什么东西到了她眼里都会变得唯美、灵动而不乏伤感。   “你怎么不去工作,而又想着要考研,你的学费和生活费怎么办?”宁飞儿关切地询问。   “哦,我,我一边打零工赚钱,一边读研,除了交学费,再给农村的父母寄一点,剩下的省点花,生活还是没问题的。”   “听倩儿说你父亲身体不好,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好多了,我用第一个月的工资带他去我们市里的医院找专家看了,说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免疫力下降综合症。”说着陈亮的眼睛红了,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都是为了供我上学,累的……”   “你也别难过,这不都已经熬出来了吗,现在又能赚钱又能读研,你的父母该多么骄傲呢!”宁飞儿被陈亮身上的某种东西打动了,语中多了些温暖,眼里还有些疑惑。   陈亮转头看了一眼宁飞儿,慢慢地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更应该去找工作?”   “没有,没有,你这样做肯定有自己的道理。”宁飞儿赶忙为自己的失态掩饰着。   “其实,我在大三就开始找工作,一直到毕业,可人家正规公司要么说咱没有工作经验,要么嫌咱学历太低,没有办法,我就选择了继续深造,当然也有别的原因……”陈亮停顿了片刻,缓缓地说道:“还有就是为了阿倩,我想离她更近一些……”   “噢?!倩儿真有福气,可她却不知道,哎——”宁飞儿心底生出几分哀怨,为乔倩也为自己。   “阿倩最近怎么样,丁剑锋去了西南市一家台资企业,听说干得还不错,他们,他们还好吧。”   “噢,我也好长时间没看见他们在一起了,这几天倩儿有些心神不宁,问她有什么心事,她说什么也没有。”   “是吗?那你要多关心关心阿倩,别让她做傻事。”陈亮有些不安起来,忽地伸手拍了一下脑袋,“看我这记性,我还得出去办点事,跟人家约好的,时间都要过了,我们下次再聊吧……”急走了几步,他又回头给了宁飞儿一张自己的名片,说了声“常联系”,就向校门外跑去。   看着匆匆离去的陈亮,宁飞儿竟有些嫉妒乔倩:她怎么会那么有福气,有这么一个深爱她的人一直不远不近地陪着她,可她却不理不武汉治疗癫痫病那家医院最好睬,爱情难道非得轰轰烈烈、荡气回肠吗?   宁飞儿一边想一边往宿舍走,当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有人在哭,她清楚地知道是乔倩,脑子里飘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她赶紧推门而入。果然是乔倩趴在靠窗的下铺“呜呜”哭着,旁边要好的室友阿兰、阿婷忙着劝慰,她们看见宁飞儿进来就像是遇到大救星一般,“飞儿,飞儿,你快点劝劝吧,阿倩不知怎么了,一回来就大哭不止,这都好一阵了,再哭就虚脱了。”   “倩儿,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哭什么啊。”听到宁飞儿的声音,乔倩哭得更厉害了,她从床铺上起身爬在宁飞儿的肩头继续哭着,声音尖而细。   “好倩儿,到底怎么了?快跟我说说吧,哭有什么用啊。”宁飞儿急切地询问着,手不停地抚摸着乔倩的齐耳短发。   “呜呜呜呜……丁剑锋不要我了,他,他说我们不合适,他跟……跟策划部女主管好上了,我,我怎么办呀,飞儿……”乔倩闭着眼睛又说又哭,左手不停地拍打宁飞儿的脊背。   “傻倩儿,你们又吵架了啊,他那是骗你呢,你忘了吗,他对你那么好,给你洗衣服、唱情歌、买吃的,为了救落水的你差点在君心湖中溺水而亡……”   “什么呀,他那是哄女孩子开心的招数,呜呜呜……那天我去公司看他,他,他在给那个女妖精剥瓜子仁,丁剑锋就是个骗子,彻头彻尾的大骗子!我再也不想看到他的嘴脸!”乔倩大声诅咒着。   “好好,丁剑锋是骗子,我们再也不见他了,优秀的男人多的是,像你说的‘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嘛,对吧倩儿?”宁飞儿顺势安慰道。   “嗯,还是飞儿对我好,我要重新振作起来,找一个比他强一百倍一千倍的男人。”乔倩一下子坐在床沿上,面对着宁飞儿发着宏愿,脸上没有一点儿泪痕,只是眼睛有些红,与她的情绪极不相称。   宁飞儿看乔倩腾地“阴转晴”了,还以为她受什么刺激了,赶忙给陈亮打电话说了这边的情况,让他抽空找乔倩好好聊聊,别再让她出什么事。陈亮告诉宁飞儿事情他已经知道了,乔倩也不会出什么事的,让她别担心。这些话让宁飞儿一头雾水,但听到陈亮坚定的口气,心里还是安稳了许多。   乔倩就这样和丁剑锋分手了,让所有人都感到很意外。时间也很快到了六月份,校园里乳白的丁香花第三次开放了,宁飞儿和乔倩也毕业了。那天在送别的人群里没有看见陈亮,乔倩跟宁飞儿拥抱之后,上了一辆豪华奔驰扬长而去。      【三】      一年后,宁飞儿加盟了西南市一家电视台,做了一名访谈类节目的主播,也算是得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偿所愿,只是在偶尔回家探望父母时看到他们花白的头发,心里有些不忍……   这天上午,宁飞儿奉台长的排遣去采访一家台资企业的老总,他在慈善事业方面投资了一个多亿,市委、市政府打算将他树立为道德模范。宁飞儿按照惯例提前进行了预约,接电话的是一位彬彬有礼的男士,声音很有磁性,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收拾好采访用的东西,宁飞儿和助手开车赶往了远博外贸股份有限公司,接待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丁剑锋。这让宁飞儿有些始料不及,尽管时过境迁,但她心里还是对丁剑锋甩了乔倩这件往事有所不满,便假装不认识。   “你是宁飞儿吧,怎么?做了大主播就不认识我了呀,呵呵……”丁剑锋依然那么爽朗,眼睛依旧有神。 共 925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