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咆哮西风带——晕船(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美文

有人说过,没有经过“西风带”的人,没有资格说自已不晕船!所谓“西风带” ,是指环绕南极洲的西风带,是南极探险必经之海域。我有幸经历了“西风带” 风浪的考验,真正体验了晕船的滋味!中国南极科考队曾用36个字总结在“西风带” 海域行船的感受:一言不发、两眼呆滞、三餐不吃、四肢无力、五脏翻腾、六神无主、七上八下、久卧不起、十分难受。

南极探险,小险不计大险有三。其-,穿越德雷克海峡及环绕南极洲的西风带,被称为“咆哮西风带”、“魔鬼西风带”丶“死亡之海”;其二,冰川断裂,裂缝深不可测;其三,极寒暴风雪。

此次“南极寻梦”之旅所遇之险,就在南纬50-55度“咆哮西风带” 上。我们乘坐的是国际探险号(SeaExp|orer)邮轮,该邮轮长90.6米、宽15.3米,排水量GT4200,航速14.5节,上下六层,满员可乘坐113位客人、工作人员70位。邮轮不算小,我住338号豪华单间,设施配备很齐全,条件算是豪华上乘了!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晕船!之前,我乘坐过三十多个小时飞机没晕机,乘坐几天几夜大巴车、乘坐七天七夜火车都没有晕车,乘坐二十几个小时邮轮也没有晕船。可这次南极探险,2014年1月3日下午17时登上邮轮后六个小时后就开始晕船了。

在乌斯怀亚(火地岛)港口码头上船时,海湾里风平浪静,碧海蓝天,我心情特别好,身心异常的轻松,很快就要实现我的梦想,挑战南极!沿途的各个美丽岛屿、千古矿礁岩、岛上的各种动物、碧海青天、海洋中的各类生物、南极大陆的纯净、雪山的静穆、冰川的冷酷、浮冰的孤独,想象中的各种各样的景色不断在脑海里闪现,轻装上阵心情又好且气候宜人。我探寻南极意志坚定,根本不屑什么晕船药、晕船耳贴什么的,我坚信自己身体棒棒!踌躇满志!

邮轮驶出了海湾进入南大西洋,乘风破浪往下一个目的地福克兰群岛(马尔韦那斯群岛)行进。夜间海面漆黑-片,只听得见邮轮的机器轰响以及海浪涌动的声音,周遭都看不到任何的景物。因为兴奋与期待,我们虽然辛累疲惫,可登船后大多“鹅友”都在邮轮的娱乐厅里喝着咖啡天南地北地神聊!可是登轮后过了约5个小时,风浪越来越大,由风平浪静变成月黑风高了!这片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相互交汇的海域,没有大陆阻隔,三洋形成环绕南极的南大洋。海浪-道比-道高,排山倒海!海风呼啸,邮轮开始左右摇晃前冲后突了!大洋开始咆哮起来了!

邮轮广播-遍遍提示:“我们进入了“咆哮西风带” !遭遇到飓风狂浪的袭击!请各位队友迅速回到房间并在房间内做好各项防护工作!”。我很兴奋又好奇!急忙拿起摄像机东倒西歪地往六层甲板上攀登,想多拍些“咆哮西风带” 上惊涛骇浪的景象!可是艰难地爬到六层甲板上,根本不可能站立!连坐在甲板上的机会都没有!此时,我有了恐惧感!几分钟光景,二位探险专家爬上来,把我连抓带拽地弄回了房间!我感觉不大对劲了,脑袋发懵,紧接着并天旋地转!赶紧躺倒在床上, 慌忙用安全带与床铺扣紧!双手紧紧抓住床沿,紧闭起双眼,強迫自己镇静!

怎样強迫自己也无法镇静,我象筛子中的米在主人有力的双臂上下前后左右的剧烈振荡中,开始胡思乱想!想家,想老母亲,想太太,想女儿,想亲人,想朋友,想过往的美好事物,尽量让自己分散注意力!就别想是在船上,想船外一切可想的事情!看看能否在稀里糊涂中睡去!可是不容我多想就已躺不住了!翻来转去总也静不下来,脑袋一片空白,全身冷汗淋漓,天旋地转,床在打转、人更打转、满世界都在旋转!满脑袋都是黑浪翻卷,天上地上海里浪中,迷糊得已不知道身处何方!

不知什么时候安全带被挣脱,我从床上滚将下来,想站起来,房灯依然在剧烈的晃荡中亮着,双眼却似乎乌黑一片!双手胡乱四处抓摸,看是否可抓住什么救命的物件,可即便抓到了什么也不知觉地丢开重新抓摸。折腾了不知有多久,怎样爬也爬不起来,船体不断地左右、前后、上下都在晃动、都在旋转!索性就趴在房间地上,可胃里开始翻江倒海,强忍強忍再強忍,怎样也強忍不了就地大吐不止,吐得五脏六腑都倒将出来了!死去活来!真正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感觉自己肯定活不了了!鼻涕眼泪大把大把地下来,天旋地转臭气薰天!呜呼哀栽!

大洋继续在咆哮!我们邮轮就象急冲向千仞的山峰瞬间又掉落万丈深渊!连续不断!遥遥无期!涛天狂浪猛烈地撞击着船体,雷鸣般的怒号一遍又-遍地传入船舱!在这种状况下,人对于什么金钱!什么地位!什么理想!什么追求!什么都可以不要!临愿就此将生命之火熄灭,也不愿继续这样生不如死!胡思乱想中意志即将崩溃!这时,我的灵魂深处涌起一股巨大力量支撑着我坚持下去!那就是心中的亲人!多么希望救援直升机马上救援,不论需要多少费用都会毫不犹豫地刷卡支付!

不知过了多久,隐约听到电话铃响个不停,我爬到床头柜旁抓电话听筒,可是抓电话听筒的力气都没有了,半悬挂着的听筒里传出同行陈总的询问声。没几分钟,陈总便用劲敲门,我才意识到我没死去还活着!他同服务生-起将门打开后,帮我贴上晕车耳贴、吃了晕车药,服务生送来热面汤。在陈总、潘姐、罗妹妹及同行的兄弟姐妹的细心帮助下我才转危为安!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已经历了近40小时 “咆哮西风带” 的航行!而我这一晕竟然晕过28小时!其间有7-8个小时处于昏厥状态!服务生说进来房间过几次,每次都以为我“睡着”了!真是经历了人间地狱啊!

经过二天的营养补充和调整,我的状态逐渐在恢复。经历这次晕船,我才感悟到自己太肤浅,太自负,对在不同的年龄、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环境等等不同的条件下,对任何事物的判断都应该做相应的调整,都应该做好充分的分析和准备才不至于遇到问题措手不及!同时无论遇到怎样的艰难险阻都应有坚强的意志与坚定的信念!

历经了惊涛骇浪,邮轮继续向前航行!继续向着我们的目标前进!尽管前面还有雷德克海峡的大风大浪,尽管在我将来的人生中还会千难万险,我将毫不畏惧,永往直前!南极,伟大的纯净!南极,我心灵的天堂!

“咆哮西风带” !你继续咆哮吧!感谢你!你是我生命旅途中一曲永远的赞歌!

西安如何治疗癫痫病如何治疗癫痫好兰州治疗癫痫最好的专科医院郑州专科医院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