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墨海】一家子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近代诗词
“唐存朔,你怎么还没走?”班主任许老师也下班了。   “我奶奶一会来接我,我等她呢。”   “早点回家,不许在外面玩,你昨天的家庭作业又错了两道题,再不认真我就找你家长了。”   “以后一定认真,不会再错了。”唐存朔应了一声,他最怕找家长了。   许老师走远了,可奶奶还没来,看看太阳已经偏西,他决定不再等了。他正要独自回家,忽然看见冯小梅走了过来。他和冯小梅是三年一班的同学,还是一个村的。   “咱俩一起回家吧?你姥姥也没来接你?”唐存朔问冯小梅,他知道冯小梅的爸妈也都到南方打工去了,平时都是她姥姥接她。   “她好长时间都不来接我了,她现在在打牌吧?”冯小梅说,然后转身要进学校。   “你干啥去?学校都没人了,咋不回家?”   “我去收发室那找李爷爷玩一会,李爷爷可喜欢我了,我一去就给我买糖吃。   “那明天我也去,我也想吃糖。”   “人家李爷爷不给男生糖吃,你去了他会不高兴的。”冯小梅抿着嘴笑,好像唐存朔是个啥都不知道的傻瓜似的。   “为啥不给男生糖吃?”唐存朔摸摸脑袋,想不明白。   唐存朔背着沉重的书包沿着回家的那条街道慢吞吞地走着,已经是秋天了,杨树叶子虽然还有一丝绿色,但却已经抽抽巴巴地变得十分干燥了,风一吹就在树上哗哗地响个不停,同时有不少叶子随风飘下来。他低头捡起一片叶子,看看正面,又翻过来看看背面,觉得没啥稀奇的,就随手丢了出去,那片叶子转了一个圈,飞向别处了。   这条街是镇上最热闹的一条街,两边摆满了小摊。一个胖大的男人站在烤箱后用一把大蒲扇用力地扇着炭火,边扇边喊:“新烤的羊肉串,便宜又好吃。”一阵阵羊肉串特有的香味顺着风飘满了小街,也钻进了唐存朔的鼻孔。他吸了两下小鼻子,走了过去,他喜欢看羊肉串在炭火上被烤得吱吱冒油的样子。   “又来闻香味了,这回来两串吧!”胖大男人似乎认识唐存朔。   “不要,我就喜欢闻羊肉串的味,可吃到嘴里就不咋好吃了。”唐存朔歉意地笑了笑,同时伸在裤兜里的手紧紧地攥了一下那一卷钱。他知道那一卷钱正好是十七块六毛,最外面是一张十元的,然后是一张五元的,两张一元的,最里面还有一个五角的和一个一角的钢镚。这些钱被他卷得板板整整的放在裤兜里,他一天几乎要数五六次。   “这孩子可真有意思,来,叔叔给你两串,不要钱。”胖大男人拿起两串羊肉串递了过来。   “不要,不要,我就是闻两下味。”唐存朔赶紧转身走了,他咽了一口唾沫,心想:这个胖叔叔真是个好人,长大了我要是挣了钱一定天天来买他的羊肉串。   这条小街并不长,走完这条小街也就走出小镇了,前面是一条田间的土路,路两边有几个农民正在收地里的白菜。土路也不长,尽头就是唐存朔的家了。唐存朔在路边看见一个矿泉水瓶子,他于是用脚踢了起来,一边走一边踢,有时劲使歪了,矿泉水瓶就被踢进了路边的小沟里,他于是下到沟里把矿泉水瓶扔回路面,然后又费力地爬出来继续踢着走。   “奶奶!”唐存朔正百无聊赖地往家走着,一抬头看见了远处的奶奶,他于是猫腰捡起了矿泉水瓶一溜烟似的向前跑去。   “你咋才来接我,是不是又看差点了?”   “这回可没有,这不你爷爷忙着割地里的红小豆呢,我怕这两天下雨,就也去地里帮你爷爷干了。”奶奶说,同时伸手去接唐存朔背上的书包。   “不沉,我自己背吧,你拿着这个就行。”唐存朔把手中的矿泉水瓶递给奶奶,“你不是腰疼吗,咋也下地了?”   “不去咋整,你爷爷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对了,你饿了吧?大孙子,回家奶奶给你做鸡蛋炒米饭。”   “是有点饿了,咱们快走吧!”唐存朔迈开了大步向家走去,同时抬起胳膊扯着奶奶的一只手。      二、   唐志强拖着疲惫的身子拐进了胡同,胡同很窄,他不得不侧着身子小心地躲开一辆辆斜靠在墙壁上的自行车和堆在墙角处的各种杂物。这胡同离市中心很远,应该是城乡结合部,但这里的房价却很便宜,因此小胡同里挤满了天南地北来的打工者。   唐志强来到自己租的屋前,伸手一推,门纹丝不动,看来媳妇李晓霞还没有下班。他从口袋里翻出钥匙插进了锁孔,费了好大劲,门才打开,这门锁自从上个月下过一场大雨后就一直不好使,好像是锁孔锈住了,唐志强不止一次地找过房东,但直到今天锁还是没有换。   这间屋没有窗子,虽然此时外面太阳还没落下去,但屋里还是漆黑一片。唐志强在墙壁上摸索了一阵,才找到电灯的开光。他很奇怪,自己每次找灯的开关都很费劲,要上下左右地摸好一会,不像媳妇,一伸手“啪”的一声灯就亮了。   唐志强看看床下还有一把挂面,他脱下工作服,开始用电炒锅烧水。一晃已经离开家大半年了,因为工厂活紧,他和媳妇上次春节回家只住了不到十天,就急急忙忙地赶了回来。现在秋天了,家里的红小豆也该收了吧?不知道爹一个人能不能忙得过来,妈腰一直疼,能照顾好儿子存朔就不错了,也帮不上爹啥忙。想到儿子,唐志强笑了笑,脸冲着电炒锅。锅里的水开半天了,可媳妇还没回来,他伸手把电炒锅的开关关掉,挂面要等媳妇回来再煮,要不现在煮,等她回来就该坨了。   反正媳妇还没回来,唐志强索性躺在了床上,他需要直直腰,今天他一个人就卸了两车的货,腰疼得厉害。他闭上眼睛,眼前出现了儿子的身影,那时儿子还没上学,他和媳妇回家的时候特意给他买了一把能发声发光的电子冲锋枪,当时把儿子乐坏了,一个劲地叫着爸爸妈妈。   唐志强猛地坐了起来,怎么一下子就睡着了呢,他看看墙上的石英钟,晚上九点了,可媳妇还没回来。唉!不等了,他重新把电炒锅的开关打开,准备先煮些面条自己吃。   水开了,唐志强抽出了一把面准备下到锅里,但他想了一下,就又从手里抽出了一绺重新插回塑料袋里,万一媳妇饿了,剩下的不够吃呢?面在沸水里翻滚着,热气腾腾地升起来,升到棚顶,又贴着棚板四散开来。他用筷子搅了几下,然后夹出一根放在嘴里,熟了。他找出一个大碗把面捞出来装进碗里,又从纸箱里掏出了半袋蒜蓉辣酱挤在了面上。真香,唐志强把鼻子凑到面上闻了闻。   门响了一下,熟悉的脚步声,是媳妇的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的声音。唐志强站了起来。   “咋才回来?我这就烧水给你煮面条。”唐志强往电炒锅里添了一瓢水。   “别煮了,我吃完了。”李晓霞说,满脸的倦容。   “累了吧?现在都九点多了,那洗洗就快睡吧!”唐志强趿拉着鞋去找洗脚盆。又把电炒锅里准备煮面条的水倒进盆里,伸手试了一下,返身舀了半瓢凉水倒了进去。   “在哪吃的?”唐志强把水盆放到李晓霞的脚下,“烫烫脚吧!”   “朋友请客!”李晓霞没有看他,应付了一句。唐志强感觉最近一个多月李晓霞总是对自己很冷淡,怎么回事呢?兴许是工作太累了吧?唐志强想。   十点多了,唐志强和李晓霞躺在床上。唐志强翻了几个身,睡不着,就悄悄地把手伸进李晓霞的被窝,搭在了李晓霞的胸上,同时把嘴凑过去,低声问:“想不想?”   “我累得要死,你能不能让我好好睡一觉!”李晓霞推开唐志强的手,转过身去,用背对着唐志强。唐志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眼睛望向棚顶,但屋里太黑,他虽然大睁着眼睛,却啥也看不见。      三、   唐老汉直起身来,但腰还是伸不直,他咬了一下牙,用力挺了挺,腰是挺直了,但却带来了一阵钻心的疼痛,他于是赶紧抬起两只胳膊,双手叉在了腰上。   总共就四亩地红小豆,可现在只收了不到一半,眼瞅着这天不保准,说不上哪天就下起雨来,那样的话这没收完的红小豆就有可能烂在地里。唐老汉望了望天,又看了看眼前一大片没割完的红小豆。都晌午了,怎么老婆子还没送饭来,他慢慢地蹲下,坐在一堆刚收割完的红小豆秧上,伸手掏出烟口袋,装了一袋烟。   一袋烟还没抽完,一抬头,唐老汉就看见老婆子从地头慢慢地走来,怀里捧着个布口袋。唐老汉眯起眼睛看着老婆子费力地向自己走来,地里垄沟垄台的本来就难走,加上老婆子的腰一直有毛病,所以她走起来就很艰难。人越老就越觉得时间过的飞快,想起自己和老婆子刚结婚那会,就好像是昨天一样,一晃,老婆子跟着自己已经过了大半辈子了,可自己一直没能让她享过一天福。唐老汉觉得脸上粘乎乎的有些痒,就抬手抹了一下。   老婆子放下怀里的布袋,开始一样样地往外掏东西,两个包子,一根大葱,一个咸鸭蛋,还有用一个搪瓷缸子装的热乎乎的小米粥。   “刚才被绊了一下,这米粥好悬没洒。”她又掏出一双筷子,“趁热吃吧。”   “咋没给我带酒?”唐老汉板起脸,很生气的样子。   “看你,就忘不了灌酒。给你。”老婆子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子,一把塞到了唐老汉的怀里,“这不怕酒凉吗,我放怀里了。”   唐老汉像孩子一样“嘿嘿”地笑了两下,开始吃饭。   老婆子也不再说话,瞅着唐老汉吃饭喝酒,老两口沉默着,但这时正是中午,所以他们都觉得很温暖。   “也不知道志强他们两口子现在干的咋样了?总也不来个电话,这么大了还让爹妈惦记!”老婆子说。   “兴许他忙呗,他不给咱打,咱给他打。”唐老汉从怀里摸出了个塑料袋,打开,里面是一个老年手机。“你眼睛比我好使,你打,这是志强的号码。”唐老汉又从塑料袋里摸出一张硬纸片,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一个电话号码。   老婆子拿着手机,把花白的头向后挪了挪,眯起眼睛开始按号码。   “按完号码再按那个绿色的钮就打过去了。”唐老汉嘱咐道。   老婆子按完绿色键,就把手机靠近了耳朵。   “喂!志强啊!你咋不给家来个电话,不知道爹妈多惦记你,存朔也天天想你……”老婆子一连气说着,但随后她就停了下来,“志强咋不吱声呢?”她把电话递给了唐老汉。   唐老汉接过电话,电话里哪有别的声音,只是“滴滴”叫着,最后有个女声说:“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看你这笨样,根本就没打通,志强关机呢。”      四、   李晓霞把最后一桌客人送走,收拾好碗筷,又擦了一下地板,抬头一看又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她觉得很累,她的脚之前穿惯了平底鞋,但自从到这个小火锅店做服务员后就不得不穿起了高跟鞋。   李晓霞拿起拎包,准备回家。这时有一双胳膊从背后搂住了她。是老板王岩。   “今天累坏了吧?”王岩温柔地说,“再坚持一阵子,过几天我再雇一个服务员。”王岩也是一个外来打工者,经过了几年的打拼,现在终于自己开了一家小火锅店,自己做了老板。   “我就是觉得人在这世界上生活真难。”李晓霞把王岩的手从自己的肩头拨开,很忧伤地说。   “是的,很难,这些年我也深深地体会到了生活的艰难,可我从来不会就此回避,就像我对你的爱一样,虽然我也知道想要和你生活在一起有多难,但我不会停止爱你。   “快别说了,你知道你让我多为难。”李晓霞很痛苦,两条好看的眉毛拧在了一起。“你不知道,唐志强对我有多好,我怎么也不忍心离开他,另外我还有儿子,她失去了母亲,我想象不出他会有多难过。”   王岩沉默着,心里也很纠结,他不是一个有了点钱就开始胡作非为的人,相反,他一直都很正直,很有良心,可是谁让他爱上了已经是有夫之妇的李晓霞了呢。   “要不这样,你们离婚后孩子先放在他爷爷家,等咱们的生意稳定后再把孩子接过来。”王岩也没办法,“我觉得咱们不能拖下去了,长痛不如短痛,你还是和他挑明了吧。我这还有些积蓄,你们离婚后你拿出十万给唐志强,让他先用这钱来抚养孩子。”   “他是个好人!”李晓霞内心矛盾着,声音不由得提高了许多。   “我也知道他是一个好人,但我想一个女人的一生并不是非要跟着一个好人过苦日子。你考虑考虑,一个男人这么久了还依旧靠出苦力气赚钱,你想他以后还能有转机吗?继续这样,孩子都会跟着受苦的。”王岩劝着李晓霞。李晓霞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双手捂着脸,一动不动。   “好吧,我今晚就对他说。”最后李晓霞拿起拎包准备回家。   李晓霞在门前站了很久才推门走进屋去。   “你咋才回来?累坏了吧?快洗洗脸准备吃饭。”唐志强端来了一脸盆热水。   “别忙了,志强,一会我有话要对你说。”李晓霞狠了狠心,她觉得她必须快点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要不她接下来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要说啥?先吃饭再说!你看我做了啥好吃的?”唐志强似乎习惯了媳妇的冷淡,依旧笑呵呵地说。   “你看!”唐志强掀起了盖在小饭桌上面的一块白布帘,那下面是热气腾腾的四盘菜。“这些都是你平时最爱吃的,这是小鸡炖蘑菇,这是排骨炖粉条,这是葱爆羊肉,这个,嘻嘻,这个是锅包肉,我没做好。”唐志强摸着后脑勺。   李晓霞有些惊奇,自从他们来到这个城市后还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一顿饭呢。   “猜猜今天是啥日子?”唐志强依旧笑嘻嘻地说。   “啊!今天是我的生日!”李晓霞不由得惊叫了一声,眼睛有些湿润了。   唐志强拉着李晓霞入了座,又给她的碗里夹了一块排骨,问:“对了,你要和我说啥事?”   “快吃吧,没啥事,我就是想问你咱啥时候回家去看儿子……”      五、   放学的时候学校门口停了一辆警车,还围了一帮人。唐存朔挤了进去,原来是几个警察,他们簇拥着把收发室的李爷爷带进了警车。   “冯小梅不是说李爷爷是个好人么?”唐存朔有些奇怪。但他没有继续想下去,因为他看见了远处的奶奶正朝这走来。   “奶奶!”他跑了过去,“今天我数学打了满分,许老师还夸我进步快了呢!”   奶奶摸了摸他的头,“这才是乖孙子,好好学,等你爸妈回来一定会高兴的。”   “他们啥时候才能回来啊?我都想死他们了!”   “快了吧,这不眼瞅着就到八月节了吗,你爸说他们八月节就回家和咱们一起过。”   “太好了!”唐存朔原地转了一圈,手舞足蹈起来。   那天起,唐存朔就开始天天搬着指头数日子。离中秋节还有八天了。第二天他又数,离中秋节还有七天了,七天就是一个星期,很快就会过去的。   “对了,奶奶说爸爸妈妈回来的时候会给我买礼物,我是不是也应该给他们准备一些礼物呢?应该!可买啥好呢?”唐存朔有些犯难,他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块钱了,可是给爸妈买些啥好呢?”   最后,唐存朔在学校门口的超市犹豫了很久,才鼓起了勇气对老板说:“我要买一盒十块钱的香烟。”   “小孩,你买烟干啥?“老板问。   “给我爸爸抽。”他本以为老板不会卖给一个小孩子香烟的,所以他之前想了许多的话要和老板解释,但既然想买的烟轻易到手了,他也就失去了解释的意义。紧接着他又花十二块钱去水果摊买了四斤桔子,他知道妈妈以前最喜欢吃桔子了。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   还有六天,   还有五天,   还有四天……   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费用高吗郑州医院做癫痫病手术能根除吗癫痫怎么样治疗会比较好武汉较好的癫痫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