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一半海水一半沙滩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近代诗词
我声音嘶哑地说:“是它,它告诉我的,是它救了你……”女子将紧握头巾的手伸向我,那在氧气罩里苍白的嘴微微地翕动了一下,将这条紫色头巾依然送回到我的怀里……   那几年,我迷上了摄影,是一个说走就走的背包客,可是仅仅停留在兴趣爱好上面,没有什么建树,那一年,《地理杂志》发起了一个“行走中”的摄影大赛,我收到了一份邀请函。这给还没有资格签约的我带来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因为我到现在还只是签了一个临时工的合同。得到这样一个大赛的机会,我是很激动的,要是在往常,我是一定会第一时间将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告诉妻子云岚的。可是,现在云岚在哪里呢?   这种无果的思绪像一片落在眉梢的秋叶一样,清淡地挥去了。我要再一次用心地投入,证明一下自己,我要在这次的大赛中拿到名次,做一名真正的地理杂志的签约摄影师,这可是我多年的梦想。   还记得在大学的时候,我就是一个摄影社团的组织者,带领着三十几名社团成员去爬过秦岭,回来时瘦了一圈,但以一帧《秦岭魂》的摄影作品获得市里的“江山如此多娇”摄影拉练赛的第四名。也就在这时候,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锁定了我,在大三这一年,我收获了爱情这枚甜美的果实。   云岚是低我一年级的系花,爱美是出了名的,修长的身姿,精致的五官,不留痕迹的淡妆打扮,也不知道是因为同班的闺蜜经常提到我的原因,还是她也不知不觉爱上了摄影的缘故,就在一次篮球比赛的赛场上,云岚勇敢地为我呐喊助威,大声喊着我的名字,送上了自己亲手为我买来的饮料,接过我换下的一身臭汗的球衣,一直紧紧地抱在胸前……   我背着一部佳能6D单反数码相机,在黄山的几个景点都拍下了不少的景色,有对面山崖上的迎客松,有鲫鱼背上艰难过关的游客,还有那天早晨的云海,更有蔚为壮观的连心锁……但是,我老是觉得这次出来状态不太好,不是焦距掌握不好,就是光线不给力,没有一张是自己满意的,如果这样下去,肯定是无功而返。那何谈拿什么大奖、签什么约?我有点烦躁不安,也找不出什么原因,只有由着心情慢慢地缓解下来,慢慢地等待着灵感来临。   那天傍晚,我把三角架按装停当,装好相机,准备拍对面一个小山峰的夕照,那个小山峰离我不算远。可是我觉得她有种特别的韵味,在血色夕阳的映照下,通体妍红,宛如漫山红叶,“霜叶红于二月花”。其实,这个季节也早就过了二月,已经是进入五月了,游客如织,对面的小山峰应该不算景点,所以没有什么游客。可是,对于一个职业用眼睛来发现美的人来说,她具有一种别样的美,是那种浓缩的精粹,积淀的精华,仿佛一首乐曲中的华章。它不庞杂,也不恢宏,却能给你一种生活的温馨,美好的回味,她有一种特别的韵味,给你美的享受……我暗自嘲笑自己:你不会是把她看成一个女人了吧?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      二   那天我回到家,是没有事先告知的,自己轻手轻脚地开门进去,因为我想让家里那个美丽的女人受惊一下,是惊喜也好,惊吓也好。不是为的作弄,而是想让她留下点点滴滴的美好和日后的回忆。我自觉还是有一点浪漫情调的。   妻子正在客厅里看韩剧,很投入,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怔住了,愣了好几秒钟,才恍惚从韩剧中走出来,一下子抱住了我,两条腿也猴上来,紧紧夹住了我的腰,我也紧抱着她,用手托着她那紧致的肥臀……   “诚,是你吗?真的是你吗?这都是真的吗?”妻子激动得都语无伦次了。   “岚,是我呀,这是真的呀,不信你掐一下自己。”我顺势用抱着她臀部的手在她的屁股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哎呀,你还真掐呀,还这么重,不管人家痛啊?”   我肯定是将那些美好的过往深深地烙在脑海中了,所以才会不时出现这些情节。眼前我似乎又回到了昔日的幸福之中,冥冥中居然把对面这个小山峰当成了一个韵味十足的女子。因为她呈现出一种静谧的美,又具有一种潜在的野性,让你去发现,去揣摩,去欣赏和感叹……   我对好了镜头,单等着那一道夕阳的光晕照射到树丛上方。可是忽然在镜头里、在小山峰的崖边上出现一个蓝色的小点,在夕阳的红色余辉里,这一点蓝色显得那么的耀眼、突兀和飘忽不定,我拉近了距离再仔细一看,是一个披着紫色头巾的女子。这是怎么回事!可别是我的意识出现问题了吧,脑海里尽想着女人?再认真地看看,真的就是一个女子,仿佛徘徊在崖边,又仿佛定格在画面中。   我嗓子一阵紧,嘴也发干,就到背包里去取出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地牛饮了半瓶,赶紧再来搜索,可是一切已经晚了,任凭我怎么搜索也没有了那年轻的女子的身影,而那紫色头巾却悬挂在一个树枝上,随风飘荡,飘荡……   “一定要搞清楚,否则这疑团将是我一生的遗憾。”我这么想着,立即收起三脚架和相机,收拾好行囊赶往对面的小山峰。气喘吁吁地、艰难地穿过一片丛林来到崖边时,确实看不到女子的身影,生命的迹象已经遁迹得无影无踪了。几只小松鼠在针叶松树上跳跃着,摇摆着肥硕的大尾巴,不时吱吱地叫着,不远处一只雉鸡受到惊吓,扑腾腾地钻进草窠……不会是幻觉吧,觉得那女子的影子总是出现在眼前。   忽然,那紫色头巾在飘荡。我赶紧跑过去,可是只有头巾没有那女子。那条紫色头巾在一截树枝上挂着,一枝尖细的树枝羁绊着这最后的生命迹象,仿佛要告诉我这个主人的去向。我走上前几步,望着下面的万丈深渊,心里直发毛,一阵惊悚,皮肤上起了鸡皮疙瘩,脊梁骨直冒冷汗。我把这条紫色头巾从树枝上细心地取下来,嗅了一下,似乎遗留着一阵淡香,会不会就是女主人的体香?我把头巾折好放进了行囊,拖着沉重的步子慢慢地回到住地,一夜无眠。      三   我这次是准备给杂志社约稿拍摄“黄山四月天”的系列图片的,半程已过,可是能有几幅是满意的呢?又想到这该死的签约,居然毁了我原本美好的一个家,妻子现在怎么样了?对,应该说是前妻了。   恋爱和结婚真的不是一回事,恋爱时,两个人对视的眼神都充满着温馨的爱意,分分秒秒都想在粘一起;可是结了婚以后,柴米油盐的现实,要是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两个人缺少理解和包容,各自那人性的弱点会彰显出来。不得已分开一段的日子,要是一个人耐不住寂寞……这一切都将是酿成扼杀婚姻的罪魁祸首。   我被这样的现实击倒了,确切地说是妻子被击倒了,她没能守住寂寞,是我的错。就不该让这样年轻又美丽的妻子独守空房,忍受寂寞。这该死的签约,就想得到一个正式的签约,一年有大半年东奔西跑,居无定所的合同。明知妻子是有前男友的,还不是你制造了“鸠占鹊巢”的机会!?   依然是一个没有告知、意外回家的镜头,像是影片回放。我轻手轻脚地开了门进到家中,却看到妻子一个人躺在床上发呆,没有那种惊喜,也没有惊吓,一切好像很坦然,不会是自己玩的把戏够多了,她已经厌倦了?妻子下床为我沏了一杯热茶,可是水却倒溢了出来。坐下来陪我说话,我无意中发现客厅的鞋柜下多出一双男式拖鞋。当天晚上,就在床头柜里发现了另外一种牌号的“安全套”。我一下子呆住了,一切已不言自明,顿时没有了激情,失去了那种小别胜新婚的感觉,喉咙里泛起一阵苦咸苦咸的味道来。   两年的婚姻以失败告终,还没有等到两年的“造人计划”实施,就分道扬镳了,也不知道没有造人是喜是忧……   现在,妻子云岚是如何生活的呢?女人的一生难道都是这样的,很少有一生厮守的幸福?是否真的都是因为男人的不珍惜?      四   紫色头巾在我的背包里,这个女子又是什么样的人?遇到了什么样的感情纠葛和危机?   完成了这次的拍摄任务以后,我带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在心里安放着这个紫色头巾凄楚的悬念故事。我也曾不止一次地拿出这紫色头巾来揣摩: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呢?二十多岁,还是三十多岁?是胖是瘦?   这条带有白色小点的紫色头巾,仔细一看,原来那白色小圆点不是圆形而是星型,那就是说:这条紫色头巾就是蓝色夜空,而那些小白色的星就是夜空中的繁星。这设计者还挺浪漫的。不,应该说是选择这条头巾的人很浪漫。   我想,这段时间里,为什么始终没有关于这个失足女子的报道?也许没被发现,也许我应该去报案,带着这条紫色头巾……   杂志社在这时候又来任务了,这该死的签约会让你马不停蹄地、一个景点赶往下一个景点。这次是南亚,海边城市,南方已经是很暖和的初夏了。已经让那些迫不及待的人跳入海中尽情嬉戏。这座具有亚热带风景的新型城市,开始吸引招揽着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游客、美景、美女堪比夏威夷。这倒是个好去处,我也是个体育迷,篮球游泳马拉松,都喜欢,都参与,曾经想签约一个体育记者的,就因为那时年轻,喜欢玩,心也野,觉得搞摄影跑风景多潇洒,多开心,一定能有更多的女人缘,没想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南亚的大街上花花绿绿、熙熙攘攘,海滩上更是男男女女、密密麻麻。有年轻的情侣,成对成双嬉水的;有一家三口陪着孩子亲近大自然的;也有中老年人感受昔日重来的。要不是任务缠身,我也一定会整天泡在海里,让海水亲吻全身肌肤,还有观赏许多中外美女的福利。   可是任务在身,拍完了街景拍椰林,拍完了椰林拍冲浪,晚上,在笔记本电脑里反复看着这些高像素单反机拍摄的照片效果,没有什么满意的。自己都不满意,怎么好交差?一定要独辟蹊径,不能人云亦云。   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半夜以后,索性带着相机起身走出了宾馆,不知不觉地就又走到了白天热闹的海边,在海岸上一面走一面思忖着如何独辟蹊径,拍出几张出色的作品来。   弯弯的下玄月高挂在夜空上,繁星点缀在它的四周,海里不时有几声拍打海水的声音,是些耐不住燥热和寂寞的人吧……   突然,在一条长长的海岸线上,出现一个长发飘逸的女子,宛如幻觉,又亦如梦境。她矗立在水里,定格似的,形成了一帧很美的画面。穿着的浅色背带裙,被海水浸湿后,显出了凹凸有致的身材,在幽暗的月光下,剪影几近裸体;长发披肩,随晚风轻摆……   我赶紧拿出相机,换了好几个角度,拍了几张,仿佛在摄影棚里拍美女模特的感觉。只是镜头感比较差,也没有背景灯和顶光灯这些辅助光源,然而这是一幅自然的作品,天人合一,阴阳相辅。美景美女相映生辉,一定是一幅好作品,她是为我而来的么?   美女缓缓地离开了海面走回了沙滩,一路向海岸宾馆走去,我不知不觉地循着她的脚印亦步亦趋地跟着。原来是住在同一个宾馆的,当她进入了一个房间后,我才放心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我的房间和她的房间就隔着中间一个房间,她是204号,我是208号。我脑海中又浮现出黄山崖边的紫色头巾,全身的毛孔都竖起来了,好奇害死猫。      五   我为了解开这个谜,花了两天的功夫,找到了她的出行规律。   那天,像是无意在电梯里碰面。只见她戴着一个阔边布艺时装太阳帽,压在眉梢上,又戴着一个大口罩。   “哎,你好,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我怎么没有印象,你也住在这一层?”   “是呀,我就在208。”   “我在204”   “对,想起来了,我前几天晚上在海滩上拍了一张照片,里面有个女子很像是你。”   “你是摄影记者?”   “也不算,我是一家杂志社的合同摄影师,专拍自然风景的。”   “哦,我有一天晚上是去过的。”电梯到了,匆匆分手。   是夜,我又看了一次那张海滩上月光中的美女图片,还是鼓足了勇气,拿起电话,打到了204房间。   “你是谁?”   “对不起,打扰了,我就是208房间的。刚才又看了那张照片,意境很美,准备送交杂志社征稿,你不想看一眼?”   “好吧。”   “好的,我一会来。”我带着那张照片,也带着一颗忐忑的心,只轻轻地敲了两下门,“笃、笃”,门就开了。   我看到一个惊人的景象,穿着睡袍的女子却将头脸包裹的很紧,我礼貌地客套了一下,就将笔记本电脑里的那张照片放给女子看,这女子看了后也被这幅有点朦胧美的画面打动了。   “这就是我。”她用极其冷静的语调说,“那天你也是这个时间去海滩的吗?”   “是呀。”我机械地回答,“你为什么是一个人?”   “你不也是一个人吗?”她聪明地反问道。   “呵呵,是的,这是我的工作。”   治好癫痫病得花多少钱呢癫痫发作的前兆河南哪里有能治羊癫疯的医院山东癫痫病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