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恋】冬牧场之行(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景观

2019年1月28日,农历就是过小年了,我和四位同事一起前往托里县萨尔巴斯陶村冬牧场。按地区发改委“访惠聚工作小组”的指示,我们要在春节前对包联户进行家访。

天寒地冻,雪路漫长,但我们五人对自己的工作任务信心十足,有诗为证:

小年时分下牧场,跋山涉水又何妨。

心念百姓天下安,雪原深处红旗场。

车子从庙尔沟下了柏油路,然后就是积雪覆盖的丘陵地带,以放牧为主的牧民,每年根据不同季节,利用山间草场不同的高度,进行迁徒游牧。现在是冬季,他们都到山谷避风处,就是俗称的“冬窝子”,那儿积雪少,牛羊能吃上一些地面残草,缓解越冬压力。

翻过一个又一个山坡,历经两个小时的路,走到了一个叫加依勒玛的地方,一条宽阔的大河沟横亘在雪原上,只是此时河床上积雪覆盖不见水,河沟上面座落着几间土房和牲畜圈棚,门口还停了两辆旧皮卡车,这是王主任的包联户巴合达尔的家,看样子是个大户人家,条件很不错呀。可惜巴合达尔不在家,儿媳妇说爸爸出门了,下午才能回。于是,我们继续前行,约明天回程时再访问。

又走了约半个小时的雪路,远远看见左前方有一片小盆地,一面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红旗下面有十余排住房,这儿就是加依勒玛的牧民定居点之一,王主任的包联户阿得力和李科长的包联户沙亚提就在这儿居住。

停车进点,我们提着礼物,对包联户一一进行了家访。阿得力是个四十多岁的哈萨克族汉子,热情地将我们迎进他的新居房。新居房是彩钢板结构,约有四十平米,隔成三间,窗几明亮,炉子烘得室里暖融融的。阿得力介绍说,这新居房是地区发改委作为安居工程专门在克拉玛依定做的,作为贫困户的牧民只要掏从克市拉回来的3000元运费就可以了。新居房很经济实用,深受牧民的喜爱。至于旁边原先的土坯房,基本上就堆放杂物了。

听完介绍,我随手就在笔记本上写道:

雪原连绵路难行,包联住户访民情。

安居工程惠牧区,贫困人家已脱贫。

我们成了这项“访惠聚”成绩的见证人,尽管我心中觉得惭愧,但心底同样洋溢着自豪感。“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拉近了党群干群关系,促进了各民族的稳定团结,尤其看到牧区民众生活的改善,心中就感到温暖。

我们还有几个包联户在甘家湖一带,便请阿得力作向导,沿着一片片梭梭林向前行进。梭梭柴是骆驼最爱吃的植物,每年春夏秋三季,这儿骆驼成放养,而现在是冬季,梭梭柴在积雪中顽强生存着,林中偶见一些野兔疾驰而过,隔着车窗望去,远处还有黄羊的踪迹。问阿得力是否打过黄羊,他急忙回答:“不能打,政府要保护,打了不行!”可见,保护野生动物法也深入人心了。

在甘家湖定居点,有我的包联户木合亚提,王主席的包联户阿斯哈提,还有韩主任的包联户托里肯,这儿居住条件较差,主要是蒙古包和“地窝子”杂居,在冬季牧民多是居住在地窝子里。

“地窝子”以前我只是听说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刚进疆的军垦战士居住过,没想到现今却还能真真切切见到实物:在地下挖个两米多深的大坑,然后用棍条和杂草盖顶,顶上留个天窗,坑的一边挖出个口子作为门,并挖好出门的台阶。这几乎埋在地下的“地窝子”有点难看,但建筑简单易行,冬暖夏凉,在以前的牧区很流行。

我沿着台阶,走进了木合亚提的“地窝子”,他妻子和大儿子在家,老太太坐在火炉旁,边添柴火边与我聊家常,她汉语水平不好,由大儿子翻译,说家里有一些骆驼和牛,也给别人代牧,家庭收入还相当不错,只是她自己有风湿性腿疾,一到冬天就严重,几乎活动不了。我劝她尽快去县医院就诊治疗,并介绍了相关的医疗惠民政策。

老太太留我们午餐,说上面蒙古包里挂的都是冬宰好的肉。我们还有家访任务,就婉言谢绝了老太太的热情挽留。

离开这个定居点,车子继续行驶在雪原中,突然,开车的韩主任发现发动机开锅了,忙停下车,打开引经,水箱已是热水沸腾,一检查,是防冻液没有了,估计是前些天,这辆车在克市现代4S店维修水箱时,防冻液可能只加了一半,经这长时间的颠簸,蒸发得越来越快,以至于干涸。

现在冰天雪地里,车误到这,怎么办?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西北风一阵阵吹来冬寒。工会王主席很有浪漫情调,笑着说:“我们几个若在这儿死翘翘了,会不会被写成——金华五壮士,血洒甘家湖?”

李科长回道:“还血洒?都冻成冰棍了吧!”

说归说,笑归笑,总得找出解决办法。我提议:“不行就灌我们带的纯净水吧!”

韩主任摇头拒绝:“水肯定不行,我们住下,一晚上就会冻成冰疙瘩,把水箱都搞报废了。”

我继续道:“晚上我们可以将水放掉,第二天早上再加热水!”

“可现在问题是,这个现代车的放水开关在哪,我们谁也没找到。”

“百度一下咨询呀!”

“在这个荒凉的地方,哪有信号呀!”

几个人商量许久,最终无奈,只好采用加水的方式,说今天是不能住牧区了,天黑前直接赶往庙尔沟,找个修理铺,放出水来,再加上防冻液就OK了。

路上所见牧民的热情和善良,我相信这点困难不在话下。

加上水,车子重新启动,回到阿得力家,已是下午16时了,匆匆吃了午饭就又急忙赶路。

冬日天黑得早,等我们七绕八拐赶到巴合达尔家,山谷中已是暮色苍茫了。

巴合达尔迎了出来,我们简单地交流了一下,说车子出了故障,今天不能在这住了,巴合达尔儿媳问:“防冻液嘛?家里有呢!”

我们一听,很是惊喜:“这家有车,竟然备有防冻液,太好了,买上一些。”

从他家借了个麻袋片垫到车下,王主任钻到车底下,终于找到水箱下侧一个蓝色按扭,这就是放水开关呀。

巴合达尔儿子提来了几瓶防冻液,我们注入水箱,发动机运转,一切正常,这就放心了。在巴合达尔一家的热情挽留下,我们今天就住在这儿了。

我们五人很快就将车上有被褥行李搬进屋里,将带的食品礼物也送给巴合达尔家。

这家房子和其他哈萨克居民家一样,里外两间,只是里间的土坑比别人家更长更宽。而且坑上摆了两个小方桌并拼成的长条桌,桌上铺着台布,摆着馕块、油果子,还有一些盘子里装着葡萄干、杏干等干果。算来,他家是将我们当贵宾,提前准备好了接待。于是,我们迅速感到了哈萨克族热情好客的氛围,心中涌起了暖流。

在炕下一角,摆着两个大水罐,里面装的就是骆驼奶,骆驼奶营养价值极高,尤其是对化疗后的红血球白血球有极佳的恢复作用。前几次我们工作组都曾在这儿购买的骆驼奶,很受亲朋好友的欢迎。

我们从车上拿下早已备好的几个塑料壶,巴合达尔就一一灌满过称,轮到交钱时,就由巴合达尔妻子来算账。这儿的骆驼奶价格最低,质量可非常好。

我们如数交完骆驼奶钱,又拿出一百元作为防冻液钱,巴合达尔夫妻却同时摇手拒绝,儿媳妇解释道:“爸爸妈妈说,奶子钱要,防冻液帮忙的,不能要钱。”我们递交了几次,他们坚决不要,我们只好作罢。哈萨克牧民就是这样,买卖归买卖,帮助人归帮助人。

坐上坑头,李科长给巴合达尔开玩笑:“钱给媳妇,媳妇当家呀!”巴合达尔听懂了,但汉语表达不出,儿媳妇翻译:爸爸说了,骆驼奶是妈妈挤的,钱就由妈妈拿!”大家哈哈大笑。

巴合达尔给我们每人倒了一碗骆驼奶,我肠胃不太好,对纯奶食品有点惧,但到了牧场,也得随乡入俗吧,就轻尝了一口,哎哟,好酸呀,但我知这是主家的好客之道,就倒给了韩主任半碗,然后将余下半碗大口一饮而尽。

“好喝呀!”王主任赞叹道,“我还想再买一些给老岳父,只是这次没带那么多壶。”

“有,有!”儿媳妇忙起身,出门很快提进一个5升左右的装桃汁饮的空壶,然后仔细地洗涮了两遍,将骆驼奶灌满过称,还是只收奶子钱,壶钱一分不要。

这是牧民的性格,就像快刀切肉,不带一点筋筋连连。我们生怕亏待了牧民朋友,可他们的大方让我们只知道感谢了,早就沾了牧民朋友的便宜,亲如一家的感觉,根本就不能让我们辩解什么。

我们和巴合达尔边吃边聊,他妻子已煮上肉,在外间揉面呢。夜色越来越浓,这已到了倦鸟归林牛羊归圈时分,儿子去收拢散养的骆驼和牛,我们起身要去帮忙,巴合达尔拦着了我们,儿媳妇解释道:“爸爸说,你们不懂,我们自己可以干。”说着,就出门小夫妻一道忙乎去了。

巴合达尔提了两瓶酒:“阿拉克(酒),依吸(喝)!”

看我们正想推托,儿媳妇解释说:“爸爸刚才听说你们今天过节,酒要喝!”哦,知道我们今天是小年,要庆祝一下呀!

这时巴合达尔妻子就将餐具一一摆了上来,除了每人有小碟、勺子及一次性筷子之外,竟然还每人一个小酒杯,记得在牧区喝过几次酒,他们一桌子主人客人,多是用一个或两个酒杯轮流转着喝,而这儿每人都有酒杯,看来相隔十里不同俗啊。

王主任介绍说,“巴合达尔家上百头骆驼和牛,还有几辆车,旁边那个房子就是他家开的商店,当然这些东西都很齐全呀!”大户人家,果然不一样。

于是,我们迅速将带来的午餐肉和鱼肉罐头打开,边喝边聊起来。不大一会,儿媳妇将一大盘子热乎乎香喷喷的风干马肉端了上来,我有点惊奇,以前下了几次牧场,吃肉多是熬到差不多子夜时分,今天怎么这么早?

儿媳妇开口:“爸爸说,你们那么远,来看我们,辛苦了,过节了,酒要喝,肉也要吃嘛!”

呵呵,真没想到,这样一个小年,我们工作组的五个汉族成员,能在这个牧场,和哈萨克兄弟一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很有纪念意义呀。

巴合达尔拿出小刀子,先让我们王主席动手削了一小块,然后就自己动手为大家削肉。有这样一个说法,牧民们到了冬季,没钱的吃牛羊,有钱的吃马肉。巴合达尔说自己家今年的冬肉储备,光马就宰杀了两匹。

我向他伸出大拇指:“你家厉害,是村里的这个!”

他摇摇头,儿媳妇翻译:“爸爸说,现在党的政策好,好多牧民都富起来,我们家嘛,一般般!”呵呵,他家很会谦虚嘛!

在吃喝中,我们劝巴合达尔以后尽量要改善饮食习惯,不能光吃肉,争取多吃一些瓜果蔬菜,比如春夏可以在旁边开辟一小块菜地,自己种自己吃,到了冬天,每次到县城,可以购一些新鲜蔬菜炒着吃,这样用利于身体各项机能指标的平衡,保持健康。

饭桌上正说笑间,门一开,进来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哈族姑娘,这是巴合达尔的小女儿从托里县放寒假回来了。

巴合达尔赶忙让女儿上桌来,女儿落落大方,名字应该叫古丽吧。她的汉语水平相当标准。我问她上几年级,回答说在上高三。

“高三?过了年很快就要高考了!”

古丽笑着回答:“我是复读,去年我考上了福建一所大学,可那个专业我不喜欢,就回来复读,我想学医!”

“学医好呀,乌鲁木齐的新疆医科大学就挺好的呀!只是录取分数线可能高些。”

古丽很自信:“分数高有什么,我要报的志愿就新疆医院科大,我肯定能考上!”

韩主任问:“你怎么想起要学医?”

古丽坚定地回答:“我们这好多牧民,有了伤有了病,就医很困难,治疗不及时,落下后遗症,很痛苦。我学医就选临床专业,以后为广大的牧民服务!”

哦,这个哈萨克小姑娘的一番话让我们肃然起敬。

李科长说:“理想很好,只是学医很辛苦,而且一学就得五年。”

古丽忙纠正:“不是五年,我准备毕业后继续考研!”

“这就是本硕连读,这就要八年!这光学费都不少呀。”

……

在我们的对话中,巴合达尔一直用慈祥的目光望着女儿,此时,大致听懂了我们的话,就用手轻轻拍了一下女儿:“阿克夏(钱),有!”

古丽翻译道:“爸爸说,近些年,我们牧民得到优惠政策很多,家里的骆驼呀牛呀发展很快,每年都有增加,收入也越来越好,我的学业,家里很支持,学费足够,只要能学到真本领!”

王主席接口道:“就是说,学费嘛,一年一头骆驼,麻达没有(没有问题),巴合达尔有个好女儿,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

是呀,在牧区一个普通牧民家,有这样一位有理想有志向的年轻人,真让我们为之开心。

看得出,女儿是巴合达尔的骄傲,听到我们对女儿的夸奖,他高兴地又举起杯,给我们劝酒。

古丽忙拦着说:“爸爸上个月才出的院,血压太高,不能多喝!”

我们也不敢多喝了,纷纷说:“谢谢巴合达尔,酒够了,再喝就醉了!”

众人让我吟诵一首诗以助兴,我略一沉思,即兴道:

五星红旗迎风扬,牧区人民心向党。

团结共走致富路,奶茶油馕抓肉香。

很有正能量呀!大家一同鼓起掌来,巴合达尔也兴奋地鼓掌。

我问巴合达尔是否能听懂?

巴合达尔笑着说:“抓肉香,抓肉香嘛!”

众人大笑,巴合达尔红朴朴的脸上就一直洋溢着笑容……

我们和他一样,都略有几分醉意了,醉的不是酒,是对这种幸福生活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治疗癫痫好的专科医院原发性癫痫病治疗困难吗卡马西平有什么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