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休眠的废墟(岁月征文·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精华作品

一、废墟

如果不是那个黄昏,我跟着云生走进村庄后山的那片废墟里,也许,永远不会了解隐匿在村庄深处的秘密。有一堵墙,一堵只剩下大半截子的墙,就这么颤巍巍地隔开了村庄和废墟,隔开了繁华与荒芜,隔开了过去和现在。

村庄看似比过去热闹,一栋栋新的住宅楼,被冠上某某花园小区,某某欧式小镇,更有什么府邸,绿洲等等;各种百货商场,娱乐城,夜总会以及临街商铺,让这个原本素面朝天的村子更为妖娆。而那堵墙后面就不同了,一丛丛无名的野草四仰八叉地躺在河面上,春绿秋黄,岁岁枯荣,像极了一位日益干瘪的妇人,苍老得再也无法顾及自己的形象。

对于这座村庄的老去或者新生,我找不出一个贴切的词语去描述。我不知道,这些新房子,在过了数十年之后会不会也成为一片更大的废墟。它们在天地间存在着,暴露着,历经春夏秋冬,迎来日暮晨昏,承受风霜雨雪,烟熏火燎,它们会成为废墟吗?

这是我的村庄,我的祖父祖母在这里住了一辈子。我的父亲和大伯在这里长眠。如今,我的三叔以及他的儿孙还住在村庄里,当然还有我的堂兄云生。我的童年以及少年的时光也曾在这里葱茏。在上海这座繁华的城市里,我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寄居者,我找不到丝毫沉降的感觉。而村庄便不同了,村庄,是生命中最淳朴、最祥和的记忆。我们的生命,是从村庄深处延伸出来的个体。

云生说,这片废墟原本不是废墟,是一排排老房子,住着十来户村民,房子后面,是一条清凌凌的小河。家家户户都有几亩自留地,种植着丝瓜,西红柿,蚕豆还有各种绿叶菜,院子里古木参天,花香醉人。我已经记不得那是在哪年哪月的一次市政动迁之后,这里便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眼前的这片废墟永远只有一种表情,那便是眺望。眺望的眼神里有一种怀念,怀念那些静好的时光。它们以一种姿态立于村庄深处,多少年了,这里很少有人会来,这里没有风景,有的只是清冷与孤单。这里散落着属于这个村庄的秘密,还有大把被冰雪裹住的无法消融的时光。

我知道,这片废墟里有不少我不该知道的秘密,可是,我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在那个飘着雪花的冬天的黄昏里,我和云生一起穿着重重的雨鞋,在臭气熏天的小河边,在堆满了乱石头的废墟里找寻着什么。

二、春梅

那时,我和云生就站在这片废墟里。

云生指着地上那些堆放在一起的歪歪斜斜的木窗子说,妮子,你还记得吗?这里曾是春梅姐姐的家。

我说,云生,我记得,这里曾有两间屋子,春梅姐住一间,春梅她爹娘住一间。

云生说,妮子,你记性真好!这里原本是两间结实的平房,厚实的土墙,木格子的窗上贴在春梅亲手剪的窗花。每年到了黄梅雨季,春梅她爹就会将院墙重新涂抹一遍。那时,春梅家的房子是这一带里最好的房子。

我说,云生,我记得,当年,春梅是这村子里数一数二的俏妹子。

是呢!云生点点头,继续说,春梅喜欢看书,还长了一双巧手,会绣花绣芦苇绣飞鸟,还会唱歌。

那时,我和云生常去春梅家玩,春梅姐喜欢坐在院子里那棵大树下的秋千上,舒舒服服地看书。一缕阳光落在她的身上,散开无数缕橘色的光晕,她看起来美极了,两条麻花辫在胸前摆动。

十八岁的春梅在村里的文化馆上班,她喜欢上了刚从城里师范学校毕业的男老师,两人眉目传情,暗生情愫。到了晚上,春梅对她爹娘撒谎去找我和云生玩,关照好我和云生之后,便偷偷去竹林里和男老师约会。

有一次,我问云生,春梅姐这是上哪去?夜都黑了,她不怕吗?

云生说,妮子,她不怕,有人会保护她。

我问,谁呀?

云生说,妮子,你还小,你不懂,大人的事你也别问。等你长成春梅姐那么大了,也会有个人心甘情愿去保护你。

我还是不明白,就缠着云生要跟着春梅姐,云生不愿意。最后云生被我烦得没辙了,只能带我去看。

我们就是躲在这堵墙里面,云生蹲下来,让我踩着他的肩膀往上爬,当我的眼睛刚刚露出墙沿时,我看到一个男人正搂着春梅姐亲嘴。我赶紧闭上眼,随后“啊”的一声,摇摇晃晃地从云生肩上倒下来,最后云生用他的身体护住了我,我倒在他的身上,而他却重重地摔在水泥地上。那年,云生也有十七了,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男孩子,他会和人生气甚至打架,就对着我这个从城里来的比他小九岁的妹子没了脾气。

村民们都说,春梅是个有福气的女娃,摊上这么好的一个爹,能住上村里最好的房子。从那天开始,我便开始羡慕起春梅姐姐来。云生一直问我,那天爬上去后看到了什么,我一直不肯告诉他,直到那年的夏天,这个小村子里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我才知道,原来他,早就偷偷地喜欢上了春梅。我也终于晓得,他一直一直的追问,是因为他在乎她。

那天黄昏,天色暗沉,晚饭后,祖父就匆匆地从村里回来,刚迈进屋子便对我和祖母说,村东老于家出事了,让祖母看住我和云生,别让我们去看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云生开始不安起来,怂恿着我对祖母说要出去看看。祖母起初不答应,最后被我闹得只能答应带我们去看看。

云生一路小跑到了春梅家,只见春梅爹躺在地上,身上还盖着一条麻布。祖母一下子捂住我的眼,拽着云生回家。后来,到了晚上,祖父回到家,我们才知道,原来春梅爹两天前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春梅娘报了警。那天黄昏,有人在后山的月湖里发现了春梅爹的尸身。据说是春梅爹在后山的竹林深处把村子里的一个小寡妇给睡了,被小寡妇亲哥发现后,痛打一顿丢进月湖里……

春梅娘哭瞎了眼睛,喝下一大瓶敌敌畏死了。

三年之后,那位和春梅相好的男老师返城了。春梅伤心欲绝,两次投湖轻生,被云生救下。云生跟祖父祖母说起,要娶春梅,可祖母就是不答应,跟云生说,不能沾染那样的女人。

后来,春梅嫁到外村。听说他的丈夫是一个痞子,好吃懒做。而云生也在一次意外中,伤了腿,也许是对春梅的念念不忘,也许是一直没有中意的女子,一直到三十二岁那年才娶上妻子。

三、如花婶

废墟终究还是废墟。那个冬夜的黄昏,当我和云生站在那里,能真实地感受到它的冷。那种冷,是可以瞬间钻进你骨头里的。这片废墟没有门,更没有窗子,只剩下那一堵残破不堪的墙。我能感觉到,那风从四面八方呼啸而过。那片废墟横亘在繁华和荒芜之间,盘旋在废墟上空的夜风在熟悉与陌生之间穿行。它是如此的高深莫测,又让人心惊胆战。

我和云生越来越靠近那条小河,我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慌。

我捂住了鼻子说,好臭!

云生说,妮子,这里的水曾经很清澈,村里的婶子们都喜欢在这里洗衣服。你还记得如花婶吗?如花婶长得好看,也是这村子里唯一一个在没有任何乐器的弹奏下,照样能把越剧唱得跌宕多姿,如泣如诉的女人。如花婶的家就靠着这条小河。每天天刚亮,她就会站在河边,唱着越剧《祥林嫂》中的片段,唱着《梁山伯与祝英台》中的“十八里相送”,唱着《白蛇传》中的断桥寄情,有时,我真分不清,她到底是谁?

我说,云生,我想起来了,原来阿奶说的村里的那个会唱越剧的女人就是她呀?我开始一点点地搜索着如花婶的样子,终于想起来,祖母说过的那个会唱戏的女人就是她了。

云生点点头,继续说,那时,村里很多女孩都想和跟她去学唱越剧,但都被家里人拦下,因为如花婶是个寡妇,她嫁到婆家第一年,她公公死了。第二年,她丈夫也死了。婆家说她是扫帚星,先克死了公公又克死了丈夫。后来又有人说,她和别的男人好上了,所以村里人都不喜欢她。

妮子,其实,如花婶是个好人啊!靠着几亩地养活自己,有时还接济村里的孤老太。你知道,我们村子的月湖为何会这么干净吗?我亲眼看到,每天天黑前,她就会背着一个竹篓子,拿着一把长钳子,去月湖边捡垃圾,不捡干净她是不会回去的,然后她把那些瓶瓶罐罐的卖给收废品的,换来的那几个钱,她会在每年的中秋重阳春节买上些糕点水果给养老院的老人们。

如花婶死在这排老屋正式拆迁的前一个夜晚。那时,很多村民都搬走了,搬去了新房子,只有如花婶不肯。本来这个地方,据说是要建一个星级酒店,结果那个投资酒店的台湾老板听说这里死过人,觉得不吉利,就撤回了投资。后来,这片地就成了现在这样了。云生说完,看着那条不再清澈的小河,叹息着,我也学着云生的样子,站在河边,不再捂着鼻子,和他一样叹息着……

四、还是废墟

这片废墟,现在还在。

漫天尘埃落下,洒在这片废墟之上。

二十多年之后,我的村庄老了,原来的那片月湖不见了,竹林也不见了,只有它还静静地存活在村庄的深处。

它孤单地卧在那里,不悲不喜,它静静地看着那些新房子一栋接着一栋,出现在不远的远方。

很多人遗忘了它。但总会有人还记得它。一定会有人来探寻那些隐秘在深处的往事,由此,获取更多的关于存在的理由。

比如我,比如云生。

双眼上翻、眨眼是癫痫发作吗治疗癫痫病著名的医院有哪几家癫痫突然发作怎么办武汉治疗成人癫痫需要的费用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