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八一】荒漠中的往事记忆(散文·家园)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恐怖小说

驾驶着车驶进了一条熟悉的小路,左侧那座规模很大的工厂旧址依然完整地矗立着。也不知道,当年这个叫合成纤维厂的工厂,如今怎么样了。右侧那条河流,依然静静地流淌着,河对岸大片的麦田已经到了丰收的季节。一片金黄色,伴随着阵阵微风,麦浪缓缓翻滚着,看上去那样富有动感。

我边开车边感慨时光流逝得太快,昨天那一幅幅活生生的画面,犹在眼前。前面不远处的那个叫“养鸡场”的地方,现在如何呢?别小瞧这名字土土的、怪怪的地方,那里却承载着许多往日的故事,一直珍藏在我的心头。

一不留神,驶过一个破旧的门院。恍然间,觉得是那么熟悉。忙刹车,夫人着急地说:“过了,过了,快倒回去吧!”

忙倒回去,一看,果然就是这儿啦。

一条护场河中央,一个水泥墩的牌楼依然健在,那铁制的拱形门匾早已锈迹斑斑,右侧的墩子上,一块油漆脱落的木制匾牌记录着这里曾经的风雨沧桑。细细看去,“前进农场养鸡场”的几个白底黑字,依然可辨。夫人激动地伸出头说:“就是这儿,快停车!”

我赶紧靠边停车,夫人第一个下车环顾四周,嘴里喃喃道:“这里就是我的家,我在这里长大,这是我成长的地方。”

我点上一支烟,望着眼前的这一切,看着情绪开始激动的夫人,回味着近三十年前的往事……

女儿悄悄问我:“老爸,妈妈家原来就在这里面吗?”

我点了点头道:“这里是你外公、外婆的家。你妈在这里从上小学开始,到考出去读中专,再回到农场医院工作,一直都住在这里,直到外公、外婆搬迁到奉贤燎原农场为止。这里,留下了你妈太多太多的童年记忆。”

女儿俏皮地问:“你和妈恋爱时,也在这里吗?”

我摸着女儿的头说:“是的。你妈从医院夜班回来,我经常送她回家。这里是我们爱情的见证。”

说话间,夫人已经按捺不住地走进了养鸡场大院。我们跟随着走进大门,眼前的一切让我嘘唏不已。左侧的那栋红砖白墙的两层楼房,早已是人去楼空,破旧不堪,掩映在足有一人多高的野草丛中。这里是当年养鸡场的场部办公楼,曾经是养鸡场会计的岳父,就在这一楼的一间办公室办公。

办公楼对面是一座公共厕所,那是整个养鸡场职工和家属唯一公用的地方。前方,原本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小花园。我记得,曾经在这里给夫人和小姨子照过许多青春靓丽的彩色照片。如今,这里也被大片荒漠的野草包围着,看着让令人心寒。

再向东,一条南北向的水泥路与东西向的水泥路构成了养鸡场的十字路。我不由地抬头仰望着一个歪歪斜斜的水泥电线杆,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夫人顺着我的目光望去,明白了我的意思,对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好奇的女儿也跟着看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有发现。于是,她不解地问:“你们在看什么呢?”

我指着电线杆的上端告诉女儿:“当年家里条件艰苦,农场唯一的文化生活基本上就靠广播了。当年,这根电线杆上就有一个大大的高音喇叭,里面经常播放各种歌曲。那时,你妈酷爱音乐,经常在电线杆的路灯下听广播,久久不愿离去。后来,外公实在不忍心看你妈这样,就狠狠心用一个月工资,买了一台半导体收音机送给你妈。”

女儿听完后,回头望着夫人,但见夫人泪光闪动。懂事的女儿,忙上前挽住了夫人的膀子。

一过十字路口,与西侧办公楼并排的是一幢同样是两层楼的家属宿舍区。走近最靠东头的一间楼道口,夫人指着楼上的窗户兴奋地说:“快看!上面就是我们家。”接着,又指着底楼的一扇门,“这里是我哥哥住的地方。”

我站在这些长满杂草、门窗油漆早已斑驳、玻璃都没有的房屋前,追忆着三十多年前和夫人经常出入这里时的情景,不经意间抚摸着额头的道道皱纹。

夫人依然沉浸在往日的回忆中,她指着对面的一排低矮的平房说:“那里是厨房,每家一大间。烧饭到吃饭都在那里。”

正说着,一间屋子里出来了一个满头白发的大妈,眯着眼睛看着我们问:“你们这是要找谁呀?”

夫人一下子认出了这位大妈。当年,她就是这里的老邻居,没想到如今还独自住在这里,只是岁月让她过早地染白了发。夫人和大妈紧紧握手,两人都留下了热泪。

夫人忙拉着女儿说:“快叫外婆。”

女儿顺从地喊着外婆,大妈含泪说:“真快呀!一眨呀功夫,你女儿都是大姑娘了,我也老喽!”

我把相机交给女儿,让她帮我们俩留下一张难忘的合影。

宿舍区的北面原本是大片的养鸡区域,这里曾是上海农垦的养鸡大户,每当进入这里时,那此起彼伏的鸡鸣声,听着是那样的清脆。而这鸡鸣声,早已成为这里的人们最熟悉的声音了。

当我提出给夫人照一张照片留着纪念时,夫人环顾四周,望着那空空的鸡舍区,墙体斑驳的老公房,还有到处长满着野草的养鸡场,一股心酸流淌过全身。她禁不住地热泪盈眶,摇了摇头,转身就要走。我一把拉住夫人,对她说:“拍一张吧!我陪你一起照一张合影。这里,毕竟留下了你无数欢乐的童年记忆,那些逝去的时光永远不再回来了。”夫人眼含泪水望着我,缓缓地点点头。我赶紧对女儿努努嘴,女儿心领神会地端着手机对准我们俩……

“咔嚓”一声,我们俩的身影连同这荒漠的农场故地,瞬间定格。

哈尔滨哪里治癫痫最好西宁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癫痫病的起因是什么治疗癫痫病中医效果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