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爱在无声处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异悬疑
明天是爸爸七十九岁生日,因为时差太大,利用中午休息时间,我便抽空给爸爸打电话,想提前祝福他老人家生日快乐。   这个时间点也是我平时打电话的时间,一般来说电话往往只响一下,绝对不会超过三下,便可听到爸爸开心而兴奋的声音:“小棉袄呀,你又打电话来了?”   我便“扑哧”一乐:“你的小棉袄天遥地远的,可保不了你和妈妈的暖。”   爸爸便笑着说:“暖得到,只要能听到你的声音,知道你平安健康,我和你妈的心就像小火炉一样暖和着。”   我知道,爸爸等我的电话,就像小时候我等他放工回家一样心切。如果长时间不打电话,两老的心便七上八下的,总担心我有什么意外。为了让爸爸妈妈放心,我便隔三差五就打电话回家,好让父母大人放心。天长日久,我和爸爸便像有心灵感应似的,几乎每次打电话都能顺利接到。   父女俩照例调侃一会儿,便东拉西扯的聊天聊地。也没什么正经的事要聊,就问问彼此的近况:身体还好吧?工作还顺心吧?别太劳累了!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担心等等。   可是今天,第一次打通爸爸电话的时候,客户小姐说正在通话中,我便挂了。过了一会儿再打,便一直是“你所拔打的电话无法接通,我们将以短信的方式通知机主。”我很奇怪,我知道爸爸家的信号不好,但是接到短信通知后,爸爸便会走出大门,等待我再次打过去。我一连打了五六次,都打不通,便有些懊恼,于是便耐心等待一下,过一会儿再打。   十分钟后,我再打过去,只一下,便接通了,想来爸爸也正焦急等待中。爸爸一如既往的开心叫着:“小棉袄呀,等急了吧?刚刚我接你电话按错键,死机了,折腾半天才弄好。”   我不禁莞尔,眼里浮现着爸爸手忙脚乱捣腾手机的样子。于是我大声说:“老爸,提前祝你生日快乐!福寿安康!明天记得吃好喝好,油壶倒了都莫扶,好好当你的寿星公哈!”   爸爸忙不迭地说:“好好好,明天我么事都不做,专等吃。”接着爸爸又问:“明天小外甥和他爸一块儿下来吗?”   我说:“小诗宇不肯请假,说不能缺课,半天都不行。反正礼拜天嵩嵩结婚,他会下来看你们。”   爸爸说:“那好吧?孩子功课要紧,吃喝倒是小事。”   我说:“若是在苏河就好了,可以赶来吃午饭,在县城就没办法,你老就担待点吧?”   爸爸说:“也是的,遥千路远的。我和你妈想他们,也只能等他们放假回来看我们。不像以前赶个集就瞧到了。”爸爸的话语里充满落寞和惆怅。   为了转移爸爸的注意力,我开玩笑地说:“老爸,明天你准备了什么好东西给大家做回礼呢?”   我这一问,爸爸来精神了,高兴地说:“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们,前几天张和良将花生拉下去,打了一百来斤花生油,我准备给你们每人一桶,剩下的留我和你妈吃。”   我眼里一热,我不知道这一百来斤油里,洒下了爸爸妈妈多少辛勤的汗水?浸透了爸爸妈妈多少无声的厚爱?特别是妈妈,近八旬年纪,不足八十斤的潺弱身躯,每天奔波劳碌在田间地头,种油菜,种棉花,种玉米,种花生,栽红薯……只为每个儿女都能吃上她放心油,盖上舒适簇新的棉被,过年时能吃上喷香的本地猪肉。   许多时候,我想叫妈妈接电话,母女俩想唠唠嗑,可是爸爸说:“你妈呀,一分钟都闲不住,放下锄头就是铁锹,忙了田间又到地头,喂了猪又是鸡呀猫狗,反正讨不到一点闲时间。”   有时候逮到机会可以和妈妈聊天,我便劝妈妈:“你应该多休息休息,这么大年纪本该享福了,却弄得比我们每个人都累。一天福都没享过,一辈子这样值不值啊?”   妈妈笑着说:“什么值不值呢?反正现在妈能动,能做几多是几多,你们的嘴巴头也甜点。等哪天不能动了,再享你们的福吧?”   说着说着,妈妈倒埋怨起老天爷来:“今年天气一点都不好,死落,我种了几田棉花,想轧个二三十斤,给你大嫂的两个孩子每人打床棉被,虽然孩子是你大嫂带来的,但是叫我们爷爷奶奶,我们也不能把他们看外,你们兄妹几个人,每个孩子都打了一床,也不能少了他姐弟俩人的。”   我说:“妈妈呀,你还当你几年轻啊!土都覆到脖子上了,心里还净想着我们这些后人。你应该多多保重身体,不让我们操心就好啦!。”   妈妈笑着说:“我身体好得很,无病无痛的。你在外倒是要照顾好自己,莫让我和你爸担心就好。”   其实自我离开家门以来,爸妈便成了我的牵挂,我便成了他们的放不下。   就算是在家的哥哥姐姐,爸爸妈妈也想的是如何能够贴补一点是一点。鸡生了蛋,攒起来,到时候每个人分几十个。小公鸡长大了,自己不舍得吃,宰好剖干净,每个儿女给两只,比自己吃了还满足。杀了年猪,我们兄妹拣好的拿走,剩下的头头脚脚,他们凑合着过年。   我们都习以为常的享受着爸爸妈妈的关爱,心安理得地享用着爸爸妈妈的劳动成果,仿佛这是天经地义的。   当然,爸爸妈妈从来没有要求我们铭记或者说报答,他们总是默默地劳作,默默地付出,以此为荣,以此为乐。   想起在家时和妈妈探讨父母和儿女之间的爱,妈妈曾说过:“父母的爱呀像路那么长,儿女的爱呢筷子长。”现在想来,深以为然。   而且,父母的爱是无声的,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每每看到那句: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便忍不住潸然泪下。   如若可以,真希望父母永远健在,让我们永远都有来处,而不是只剩归途。   如若有来生,我依然愿做爸爸妈妈的女儿,只是不再漂泊,让我安静地孝敬他们,安静地陪他们慢慢变老…… 武汉看羊癫疯哪家靠谱北京癫痫病医院治疗大发作西安的有名的癫痫病医院哈尔滨儿童羊角风哪里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