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吃的记忆_2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末世小说
摘要:北大荒饮食的丰富数也数不清,园子里有洋柿子、贼不偷,山林里有都柿,野草莓,蓝莓和羊奶子不止大兴安岭才有,完达山的浆果也算丰富呢!如今餐桌的丰富超乎想象,但又像缺少些什么,常常看着满桌丰盛的菜肴无从下箸,物质生活尚算充裕的今天,似乎没了乐趣,少了欢笑。不知是味道变了还是我们变了? 中国的菜系分为鲁、粤、川、徽、湘,最大气的叫满汉全席,大多和宫廷菜有关,吃的、赏的琳琅满目,那是皇家的福分。富商巨贾拥有了财富,吃喝玩乐也成了必然,虽不敢和皇家媲美,但也算独树一帜,有一定的名头。   山东的煎饼卷大葱;安徽的牛肉汤;东北的小鸡炖蘑菇,猪肉炖粉条难登大雅。可是某地要是突然冒出一个另类招牌,倒也吸引人的眼球,理所当然地引来家乡的食客。一为填饱肚子;二为解思乡之情。所以,很多的地方菜在某种程度上成了乡党的旗帜,时刻召唤着他乡的游子,以至于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地方菜家喻户晓,名扬南北了。   其实,美食不仅仅是这些大小厅堂里的饕餮盛宴,乡野小吃,归于大众的也会有口碑相传,不信,您往下看。   一、烀苞米   北大荒的节气分明,过了立秋,地里的苞米就可以吃了。北大荒的人管玉米叫苞米,许是有皮裹着的缘故,而这玉米皮自有它的妙处。   吃青玉米有很多方法,咱先说烀。烀苞米要去皮,一层一层地扒掉,剩下白嫩的玉米,如六个月的新宝宝,人参娃娃,捧在手里小心翼翼的,唯恐磕碰了,一掐冒白浆呢!去了皮的一堆儿,放在大铁锅里,倒上几瓢水,盖严实了锅盖,木头火烧起来,只等满屋子飘荡起诱人的香味。其实烀和煮是一概念的,黏黏的玉米,很糯、很香、很甜……   烤苞米是另一个味道。过去的北大荒种春麦,小麦收完了就要翻地准备下年,这正是玉米初熟的时候,开拖拉机翻地的小伙子们,到邻边的地里掰两穗玉米,不用去皮,直接塞到拖拉机的排气管子里,小油门吊着“突突突”地开车,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当地人叫磨蹭,慢慢地旮悠。拖拉机突突突地干着活,一千多米的长阡,没有半个小时跑不到头。苞米就在排气管子里慢慢地烤熟,到了地头,拖拉机手猛地一轰油门,“通通”两声,两穗烤熟的苞米从排气管子里蹦出来,扒了皮就是一顿美餐。   最原始的吃法恐怕是烧苞米。北大荒做饭是烧木头的,家里做完了饭,锅底里还有余火,用炉钩子把火炭扒拉开一个坑,放进几穗带皮子的嫩苞米,再盖上炭灰。用不了一顿饭功夫,香味早从灶坑窜出来了,孩子放下饭碗,心急火燎地把苞米从灶坑扒拉出来。因为太烫,总要在两只手里来回倒腾,嘴里要不停地吹气,“丝丝哈哈”,心急吃不得烤苞米呢!   二、烤土豆片   北大荒的天冷,七十年代初期学校还是平房,冬天取暖全靠烧炉子,燃料当然还是木柴。这些都需要到山里去捡,捡来的柴火有时会被打劫,小班的柴火常常被大班的抢,女孩子的柴火常被男孩子抢。   一间间教室不大也不小,装下二三十个学生空间依然富余,一座炉子把教室分成两半,中间是长长的铁皮炉筒子,炉盖子被烧得通红耀眼。   不知道是谁先发明的烤土豆片,很香,老远就能闻到的那种自然的香气。因为炉盖子空间的局限,每次只能烤几片,焦黄,通明的,几个孩子围了一圈站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炉子上的土豆片,忙不迭地伸手翻个面,烫得小手要不停地吹气降温。分到嘴里的闭了眼睛慢慢回味,没分到的只能等下一锅,小心地吞咽哈喇子,唯恐被别人看见,那种感觉和享受是如今的薯片无法比拟的。   烤土豆片和烤馒头片差不多,解馋就要变着法儿折腾。土豆的吃法多:烀土豆、炖土豆、蒸土豆、炒土豆丝,可以做主粮也可以做菜,属于食物里的全能。   三、采甜星星   副食品的匮乏难不倒北大荒的孩子,收割大豆的时候,地里会有一种叫甜星星的植物,一簇簇绿油油的秧子端坐在熟透了的豆地里,枝头上挂满了紫色的小葡萄。这种植物学名叫龙葵,鲁南地区叫“端楼”,还有叫黑星星的,也有叫黑油油的,什么名字都有。大把地采摘,大口地朵颐,直塞得眼巴巴地看着遍地的美食,肚子胀得实在撑不下去了为止。每个人的笑脸、腮帮子上、眉毛上、衣服上,到处是黑一块,紫一块的颜色,一个个小牙全是紫色的,牙缝里满是没有吞下去的草籽。   甜星星小孩子吃,大人也吃,像开盛会。除了豆地,菜园子边上,杂草丛里,边边角角的土地,到处都是它的影子。   四、油豆角和锅贴   南方人对油豆角没有概念,那是北大荒特有的蔬菜。一九九零年我在珠海市做财务,兼职司务长。一次上街采购,赫然发现两麻袋豆角,虽然不是家乡的那种,但外观太像啦!不由分说全部买下运回食堂。   卖豆角的小贩看傻了,心里直嘀咕这东北人怎么喜欢吃这个,一次买这么多,然后叽哩哇啦跟我解释着什么,我哪里能听得进去,其实根本就听不懂粤语。   炊事员也被蒙蔽了眼睛,把摘净的豆角和猪肉一起满满地炖了一大锅。吃饭的时候,大家兴奋的不得了,竖起大拇指直夸我厉害,居然能在广东买到豆角。   吃到嘴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大家伙把刚吞到嘴里的豆角全吐了出来:“这是什么啊?”找来当地人一问才知道,这个不能当菜吃,是吃豆的,皮很硬,当地人用来喂驴子。   北大荒的油豆角,皮厚身宽,掰开两段,切面透明着果肉般的胶质,很快就会有水滴滴落下来。这种豆角和猪肉,土豆,排骨之类炖在一起,那个味道和口感,怎么吃也吃不够。   土豆炖豆角是家常,排骨炖豆角一定是来了客人,好客的主人会在铁锅的周边贴上锅贴,菜出锅的时候,锅贴也好了,金黄的嘎巴,香脆可口,被肉香和豆角的青香熏制过的锅贴,油汪汪地诱人食欲。   锅贴分白面和玉米面两种,白面做的锅贴发粘,玉米面的发脆,各有各的味道,都是美食,也是家常便饭。   五、毛豆   北大荒的大豆地多,几十万上百万亩土地全是大豆。大豆不能生吃,属于油料作物,用来压榨大豆油的。   烀毛豆是北大荒的一道小吃,在大豆还未成熟的季节g,到大豆地里采摘一些豆荚回来,拌了花椒大料咸盐等佐料,在清水里煮,咸淡可口的毛豆,吃在嘴里,满口黑土的味道。   青豆还可以炒了吃,切几个辣椒,爆炒,绝对能增加食欲。   六、山珍的味道   北大荒的山野多,从春天开始,草甸子里、山坡上,到处都能找到吃食。酸浆算是一种,肥大的叶片,酸酸的,酸得呲牙咧嘴,不停地倒吸冷气,不停地普噜舌头。   野葡萄是秋天的果实,依然是酸甜的果子,孩子们一年到头都在皱着眉头吐舌头。   “托盘”是甜的,有人管它叫树莓。如同桑葚的果粒,只是籽实毛躁了些,甜的味道终抵不过那些口感的不适,算是夏天里短暂的风景。   过了立秋,山里的榛子熟了,圆榛子,毛榛子,可以成背篓地采回来,在太阳底下晒干了,去了青皮,把果实保存起来,挨到冬天,慢慢地用钳子,锤子砸碎了坚硬的外壳,细细品尝。   秋天鱼多,小河边,沟渠旁的草窠里,白票子、老头鱼,呜呜泱泱地游曳。用自制的扒网子捉了,油锅里的金黄,鱼刺都是酥了的,像过年。   后记:   北大荒饮食的丰富数也数不清,园子里有洋柿子、贼不偷,山林里有都柿,野草莓,蓝莓和羊奶子不止大兴安岭才有,完达山的浆果也算丰富呢!如今餐桌的丰富超乎想象,但又像缺少些什么,常常看着满桌丰盛的菜肴无从下箸,物质生活尚算充裕的今天,似乎没了乐趣,少了欢笑。不知是味道变了还是我们变了?   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好啊武汉癫痫病吃啥药江西癫痫病医院怎样江苏那家癫痫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