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追忆与你有关的过往(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女生悬疑

(一)

月下的那轮倒影,伫立凝望;素色裙摆,看摇曳的叶子,悄然落泪。日子悄悄包裹的光景里,挂满萧瑟的青柳。清凉的银灰隔着缝隙,一丝一丝地带走我的白昼。

我拍打着树木,晃动着,祈求一段千年神话。月亮升起,我的梦却泛着白光,树木开始枯萎,以九十度的弯曲萎缩,直至死亡。

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我依旧无法释怀,无法忘记过往,无法忘记你,那些不曾剪断的故事,像锄头一样深深地挖进土地,我甚至听到了哐当、哐当的声音。打夯的号子撕搅、崩溃了田间的花花绿绿。

走在时光的隧道,我赤着脚丈量。久而久之,我的心就成了一条又一条的河流,沿着你的味道,一步步分叉,一步步走远。

(二)

那年立秋,我扯断了电话线。只是轻轻一扯,便断了,此后,杳无音信。

风一直刮,下雨了,没有停的迹象。对于一条条河流来说,恒古便是久远。

日子笨重了,思念像长了毛似的,疯长。骨头咯咯吱吱,关节扭曲成心状,在岁月的屋檐下,点滴硬是杂碎了那块磐石。

山上的树绿了,坡上的草黄了。

我的哭,以无声的姿态,在土地上一点点扎根、扩散。蔓延到旮旮旯旯,凡是有你的地方,全被填满,也许透过城市的夹层,你能感受到,我奄奄一息的生命,骤然间,窜入高空,化成一汪水,随后,凝结成冰!

爱的死角,我哭天嚎地,你拎着那根牵绊生命的细线,于昏黄的日光中消失。

飘在我颈脖的丝巾,以悲壮的姿势,昂然而舞。合唱的是谁?

(三)

原野,到处是花儿。

浅红、淡绿、金黄、粉绿、雪白、一片片,一洼洼。

能叫出的花儿名有限。花儿如颈脖一般,细得让人心疼。或许因为细小,它们显得孤单,或许,因为细小,它们让我怜爱。

我和细细的花儿一起,在山坡上偷一点日光,不多不少,正好填补内心稀缺的光芒。

风,一如既往地来了,细细的花并列摇动。风,摧古拉朽般地肆虐。齐脚脖深的花儿,微笑着,坦然磕首的同时,撒满馨香。

也许,它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没有怜悯,没有庇佑,只能仰着细细的、小小的、凉凉的颈脖视死如归。

而我,掏空自己的内心,却换来一场失语的对白,时间停止呼吸,黑暗遮蔽沉重的心事,埋葬在花儿的隔壁。我彻底无语。

(四)

夜深,千家万户的窗口,灯光逐渐熄灭。一个失意落魄的人,正在以自己的方式书写。灯光作证,微弱的灯光直抵我内心的时候,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色泽和温润。

窗外有风,风的响声湮没了我蠕动的嘴唇,血的颜色在屋子里蔓延,我想以自己的方式告别,握紧的手却没有伸开,那里藏匿还没有说出的话。

寂静作为一种状态,即将被覆盖的时候,天籁传来语言。我听到了,那是一种叫做心灵的东西。

空间的狭缝中,我找寻着、摸索着,书写仅有的片段,曾经的风花雪月,悲喜哀怨。

远处有星星,闪烁而过,用一颗即将坠落的身体证明,星光只能在藏匿在心中。你是谁的谁,我在病态地呻吟。

(五)

站在风中,我以飘飞的状态舞蹈。在梦幻中,我遥望到一片苍茫的辽阔。那种轮廓,无端地让人陷入沉思。

季节又一次轮回到岁末。只是弹指间,喜的喜,愁的愁。

那只停在风中作别的手,与我越来越远,其实,你早已与我很远,只是我一厢情愿的不远拉远。我把撕下的台历湮灭封存,把那些纷乱的日子搁浅,划上句号。

面对残酷的场面,面对这盘残棋,我终于也是必须学会冷静。和风一样,宁静地站着。

你在哪里,我又在哪里,一切都不在意。

(六)

空间的尺度,只能容以倦怠的身子支撑疲倦的思维。

隔开时代,分明看到落泪的潮红,叩响心门,季节的脉搏,瘦了几分。

阳光静静地,亦未走近,亦未走远,影子强硬地拽着。我纷乱的青丝,飘飘缕缕的思念,全是你的名字。

捡起笔,铺开卷,我写: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一种情怀慢慢袭来,淡淡的伤感与音乐中越发强烈,假如爱有天意!

我拼了命地攀登,于时光的荒野里穿梭,在山野的棱骨上叫喊,生怕一不小心,丢了自己!

(七)

该忘记的,还是得忘记。

我看了看门口那棵树,它从冬天出发,泊于初春,行驶了一段历程,花费了一季精力。

这期间,听到的,只有呼吸!

时间的碎片,驮着光,与有形中无形,你仓促离去,终究与无形之中!

长叹,不再是风的权利。夜里,我经常听到,咳一声,念一句!

窗帘是什么颜色呢?乳白、暗黄、碎红、天蓝、幻想了半生,终究一无所获。

天哪,你带走的竟然是整个世界!

我,该何去何从?

湖北癫痫病医院治癫痫怎么样西安癫痫病医院常用于治疗的方法哈尔滨市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