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致命运之神组诗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女生悬疑
我已疲惫不堪,伤痛刺穿了我的灵魂,
   我已不能说话,苦难麻木了我的感官,
   我向着我的世界发出歇斯底里的号叫。
   啊,我的上帝!啊,我的命运之神!
   生活,本该是多么美好多么令人向往,
   可是,我的生活却被撕裂得凌乱不堪,
   像一只迷失在茫茫夜空中的鸟儿,
   找不到方向,看不到希望的曙光。
  
   唉!要是有一杯清香浓烈的美酒,
   我一定会一口饮尽,用它那疯狂的
   酒精麻醉我清醒的意志,
   我的身躯安静了,我的思维停止了。
   我终于可以闭上眼睛忘记生之不幸,
   我终于可以拒绝这残酷的世道。
   可是,当意志苏醒,我仍然得去面对
   那个几乎使我发疯几乎使我逃避的现实。
  
   生命,多么辉煌多么神奇的一个名词,
   西安小孩癫痫症状 它乃是上帝和造世主赠予我的珍贵礼物,
   然而当它寄居在我的肉体和灵魂上时,
   却演变成了反抗社会现实的工具。
   死亡,多么害怕多么使人想要逃避,
   因为畏惧,我抛弃了最可贵的尊严,
   它曾经唤起一个少年对青春期的痛苦回忆,
   就像品尝一杯冰冷的苦咖啡,晦涩而干燥。
  
   我的上帝,我的命运之神,
   你可知道?我人生的中转站出现了问号。
   脚下的道路,曲折坎坷,泥泞不堪,
   头顶的天空,乌云密布,不见光芒。
   在这里,青春苍白无力,像一位
   刚西安治疗癫痫病的中医院做完流产手术的早孕少女;
   在这里,爱情久等未果,苦苦培养
   出的朦胧初恋也被扼杀于摇篮。
  
   我曾经是如此健全的一个人,
   守护在心灵的家园看太阳东升西落;
   而你,却残酷无情地夺走我的一切,
   尊严、荣誉、财富,除生命以外的东西。
   从此,我的生命空白如纸,
   贫穷与暴力蹂躏着我的躯体,
   悲观与绝望充填着我的灵魂,
   幻想是那千丈悬崖上的银色瀑布。
  
   似乎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无可名状地对黑夜产生了畏惧。
   那一具具惨不忍睹的模糊尸体,
   那一座座埋藏着阴森晦气的坟墓,
   想起来便让人胆战心惊、无法入睡。
   寒风一吹,刮起墓碑上的千年古字,
   连同亡者的哀号一起袭击着我,
   我被困于畸形社会的牢笼里无法解脱。
  
   多少次我被这恐惧的梦境惊醒,
   坐叹这凄惨得无处倾诉的命运。
   肩负着沉重如山的家庭经济负担,
   受迫于家教威严而摆脱不了精神桎梏,
   付出了艰辛努力却换来两手空空,
   二十出头的青春尝不到爱情的甜蜜。
   啊,上帝!你可知道?忧伤和烦恼
   像影子一样时刻萦绕着我,挥之不去。
  
   我真得希望能够如他人所愿,
   去当个车夫、当个工人、当个农民,
   或者是修车匠乃至泥瓦匠也可以,
   实现他们毕生替人充当奴仆的遗愿。
   饱受着资本家剥削与压迫的工人们,
   却以如此悲观的意志构想着未来,
   他们用半个世纪的人生阅历,
   来驯化一个怀抱理想的青年。
  
   可是,我不甘心呀,纵使我能够
   说服自己接受下层社会的殊荣,
   也逃脱不了良知对我的拷问。
   那满腔的热情和满腹的才华
   也将随着陈旧的棺材被埋入泥土,
   直到一千年以后被人挖掘。
   我那腐烂的躯体和不死的冤魂
   会替我向这黑暗的世界诅咒。
  
   啊,上帝,我终于看透了世界,
   啊,神灵,我终于读懂了人生。
   命运,只不过是生命旅程中的一座灯塔。
   权当我是一个病魔缠身的垂死病人,
   幻想着墓前的小花开满人间天堂。
   或是置身于战火纷飞的希特勒时代,
   无力反抗的生命被德军捕获成俘虏,
   用灵魂的余辉照亮这阴森可怕的奥斯维辛。
  
   如果有来生,我愿变成一只海鸥,
   迎着暴风雨袭击的天空飞翔。
   如果有来生,我愿变成一只黄鹂,
   停泊在春天温暖的枝头歌唱。
   如果有来生,我愿变成一只仙鹤,
   用自身的荣华富贵装点全世界。
   如果有来生,我愿变成一只鸽子,
   把和平与正义的光芒洒向人间。
  
   我的上帝,我的命运之神,
   你可看到?我的伤口在滴血;
   你可听见?我的灵魂在啼哭。
   今晚,我坐在天堂与地狱的交叉口,
   写着一首赠给你的伟大的诗,
   赠给我所热爱的生活,我的生命。
   布满星星的夜空,我抬头仰望,
   那是希望的光明,还是绝望的黑暗?
  
   多年以后
  
   这么多年我的生活依然如故,
   现在是秋季的第二个月份,
   大街小巷穿梭着男女老少,
   在欢乐的节日如同庆贺国家独立;
   我把被甲壳虫汽车挡住的风景
   写进那无限忧伤的岁月里。
安阳治疗癫痫病专业医院  
   这么多年我的生活依然如故,
   倘若冬季飘一次雪花,我修长的
   手指会出现冻疮,如同寒夜的
   暴雨猛烈撞击着我睡房的窗户;
   我用手抚摸着心灵的伤疤,试图
   看见生命中不同寻常的风景。
  
   这么多年我的生活依然如故,
   父亲和母亲分居城市的两端,
   他们将一个世界拆分成游离的元素,
   却把战争的罪责归咎于婚姻的不幸;
   谁能将我封闭的大门向世界打开,
   谁能将苍蝇带进夏季无风的夜晚?
  
   多年以后我的生活依然如故,
   我在吱吱作响的木板房里睡觉,
   我在黑暗而血腥的工厂里做活,
   跟一群老年人和平庸的人交谈,
   却把得天独厚的智慧与才华深深地
   埋藏在没有人知道的简陋的地方。
  
   多年以后我的生活依然如故,
   我在外奔波我安静地抒写生活
   我无止境地呐喊我没有爱情;
   多想去爱一个人,多想牵起
   一个人的手走过人生风风雨雨
   去看天边遥远而美丽的万丈晨光。
  
   多年以后我的生活依然如故,
   那时候会有个爱我的人向我靠近,
   也许今天的她仍像我一样饱尝着
   命运的苦涩之水;我们沉浸在劳作
   和睡眠中,我紧闭的心扉已向她打开,
   在黑暗中我们一步步地走向婚礼殿堂。
  
   祖国•秋日颂歌
  
   我在爱,怀着诚挚的感情
   我的祖国冒着枪林弹雨闯出森林
   来到这片自由的土地上,
   没有专政,没有黑暗的夜晚
   深邃的秋季也会将天空染上麻木的色彩。
   祖国的命运就像我的命运,
   她无时无刻不在默默地哭泣着,
   她鲜红的血液在动脉里凝结,
   仿佛被冬雪隔断的和平道路——
   从我看得见的这头延伸到看不见的那头。
   母亲在分娩的时候教会我们
   友爱与尊严,它如同一注镇静剂,
   让许多互相排斥的民族聚合成
   一个温暖的大家庭。
  
   我是一个漂泊的浪子,是爱的天使,
   我曾是祖国日夜跳动的心脏,
   是深深扎根于土地上的一棵树。
   我疲倦而坚定地守护在她的周围,
   不为青春与生命的价值而忏悔,
   这里留下了我人生的骄傲与愤怒,
   这里刻下了我爱与被爱的痕迹;
   我无法将我平淡而毫无贡献的一生
   与如此绚丽如此光明的秋色相比。
  
   我站在笔直的道路上,
   许多年前侵略者从这里走过,
   那时候世界也有春夏秋冬,
   可是我的先辈们却没有祖国。
   我站在祖国的土地上,
   伴着秋风的节奏唱起了歌,
   这饱经风霜的深邃的秋天
   难道也会像贫穷的诗人一样默默无闻?
   不,它决不会隐匿于这片和平的土地上。
  
   诗歌的崇拜者
  
   可怜的诗人呀,艺术的幻想家,
   如今,你怎会变得这般清贫?
   你瘦骨嶙峋的身躯如同木柴,
   一双黑眼睛更像是生锈的铁钉。
  
   你牢牢地抓住命运的绳索,
   上帝用戒尺惩罚这不忠的灵魂,
   红色的幽灵在周围若隐若现,
   它们将你豪迈的激情占据、毁灭。
  
   我愿意融化成一滴海水,
   慢慢地渗入到你思维的根部;
   我愿意自己就是块腐烂的海藻,
   默默地窒息在最纯净的地方。
  
   可是,诗人啊!你坚强的声音
   却再也吐不出一个字,你举起
   双手(那是被征服者的姿势),
   我终于明白了正义已在人间消失。
上一篇:山楂树外一首
下一篇:文苑有一种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