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星月】争夺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奇幻玄幻
   我和母亲在争夺一块地,母亲叫它菜园子我叫它花池,那是老家庄子前面见方不足十二平米的一块空地。老家的庄子处于主干道旁,村上推行新农村建设的时候进行了全面的改造升级。路拓宽成双向四车道、房屋按照统一模式建造成别墅的样式、路灯道旁树一样都不缺。每家的门口都预留了一块巴掌大的地方说是要制作欧式风格围栏,引进栽植什么花木,可是也没见有后续的动作。农村人最见不得的事情就是看着土地闲置,各家各户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想种什么就种了什么。在我们家母亲和我都是闲不住的人,就有了对这块地方种植权的争夺战。父亲对我和母亲的“战斗”从来不发表意见,因为他知道无论我们两个谁获胜,还得他来浇水施肥打理。   母亲指挥我和父亲对这片地进行了换土、拉沙、增肥、平整等一系列的拾掇工作。我早就想好了把这块地打造成一个花园,种上牡丹月季栽上葡萄再往空白处撒上不同种类的时令花种。这样以来在城市里忙忙碌碌过后周末回到老家、陪着父母、傍晚时分泡一壶好茶坐在五彩缤纷中间……想一想都其乐无穷。心有所图干起活来自然是十分的卖力,不足十二平米的地里填足了细沙和发酵好的羊粪,生怕遗留有大的土坷垃或是粪块我细致地用耙子耧用手捏。想想那些花苗花种,不久睡在蓬松绵软的土地里,生根发芽最后开出五颜六色的花朵,在风中妖冶、在众目睽睽之下缤纷,干着活我控制不住自己就笑出了声来。地拾掇好了该播种了才发现这已经是五月时节了,各种花都错过了种植的时间,就是种下也不见得能够存活。唉,城里生活久了年近四十对于农事来说还是个地道的“愣头青”啊。只好无奈地在母亲的指点下开沟起垄种上了大葱。其实母亲种大葱也是目的明确的,她知道两个儿子都爱吃大葱炒菜都离不开大葱。也许是底肥施的充足那年的大葱获得了大丰收,秋天收获的时候我和侄儿整整挖了一天,城里乡下三口锅足足吃到来年开春。   和母亲的种植权“争夺”有了一次的败走麦城教训,来年开春我早早托朋友从苗圃里挑选了上好的月季苗,赶在母亲撒下菜籽之前移植在了地的四周。随后我就像个“花痴”一样,每每发现好的品种,总是腆着脸求人家给我分一株,再马不停蹄赶回老家栽种。没过半个月花池的四周被我种满了各色品种,看到我愈演愈烈的气势,母亲也立马行动,打着媳妇的旗号占领中间部位。一半中了大媳妇爱吃的芫荽、韭菜一半种了二媳妇爱吃的曲曲菜、小萝卜,既然搬出这二位“拦路虎”我也就只能收起自己的野心,帮母亲把菜种下去,父亲看着我们母子分城割地将这块地种的满满当当只能无奈地摇摇头。母亲的各种小菜生长的快,我的花刚发芽小菜就能上桌了。除了每个周末媳妇们从城里回去采摘还有很多就分给邻居们,媳妇口口声声喊着妈我们摘菜来了,邻居们亲亲热热叫着婶送的菜收到啦,这也让母亲很是“得意”。小菜吃完的时候我的花也开了,总是樱桃和芍药先开接着牡丹、月季、菊花次自开放。红的、黄的、紫的……团团簇簇挨挨挤挤,招了蜂引了蝶也赢得了路人的热烈目光,这时候有人找母亲讨要花苗和种子,母亲总会说:花苗是小儿子栽的得问他,种子我可以给你们收集下。父亲背后告诉我说:你妈看护你的花可上心了,你每次答应送给别人花苗你妈都心疼的跺脚那架势就像护雏的老母鸡。   其实我一直是知道的,母亲和我抢这块地就是激发我小小的好胜心,母亲哪里舍得我种地呀!自十一岁送到城里读书起就没有再让我干过什么农活,家里的近五十亩土地一直由父母劳作,我和哥哥也只是在春种和秋收的忙季去帮忙。虽然一辈子深爱着土地,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之苦让我的父母已经精疲力竭,母亲已经没有了能力多种一块地。母亲和我抢这块地就是为了找回儿子们小时候围在她身边的感觉,想想那个时候我确实顽皮,同一个锅里盛的饭总觉的母亲碗里的饭好吃,每次吃饭放着自己碗里的不吃总是扒着母亲的碗沿。因为我是最小的孩子,哥哥和姐姐再怎么嫉妒也没办法抢我的特权。随着一年一年长大,先是我进城上学再是哥哥进城上班接着姐姐也出嫁,就像飞离巢穴的鸟儿一样各自在外安顿下来,即使回家也是来去匆忙。虽然知道我的工作性质可是每次回家母亲都要检查我的手掌心,仔仔细细检查,好像从手的绵软程度能够判断处儿子在外面过的怎么样似的。前段时间我有了户外跋涉的爱好经常去爬山去徒步,长时间使用登山杖手掌不可避免地会磨出茧来。一旦知道我去爬山母亲就不能安睡,户外回来,看父母时茧子被母亲检查出来以后,就会久久地摩挲着我的手,看着晒黑了的脸,那种怜惜的目光,让我一度有了再不能让母亲担心,想放弃这个爱好的念头。这块地只有巴掌大小,母亲和我争夺就为了系起一根新的纽带。   经过几年的经营,母亲和我共同的这块地,终于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菜和花的繁盛自是不用说,尤其是那一颗榆树已经高过了房顶成为避暑纳凉的绝好天然大伞。自前年孩子到外地上大学,少了城里的牵绊我回家看父母的时间也充裕了起来,有时候是下班后和妻子准备食材到父母跟前吃顿晚饭就回来,有时候是周六回去住到周日下午再回来。饭熟了,桌椅摆到花池或是菜园子旁边大榆树下边吃饭边唠家常,感受着鸟语花香。每每此刻,家就有了生机就像菜园子里的小菜生机勃勃;每每此刻,家就有了活力就像花池里的花活力四射。   这块地是母亲的菜园子,这块地是我的花池,我希望就种植的权利一直“争夺”下去,那样父母在家才像个家!   洛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好治疗癫痫用卡马西平行吗银川治癫痫病哪里好?宁夏癫痫效果最好的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