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发生在保护区内的“狩猎”(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奇幻玄幻

如在上世纪一九八一年以前提起莫莫格,不要说国内外的游人,恐怕在所辖莫莫格的镇赉县域内,也会有很多人不知道莫莫格,因为那时还没有建立保护区,莫莫格只是地处县城东部,以蒙、汉民族居多的一个乡政府所在地,说那时莫莫格名不见经传一点也不过分。

别人写莫莫格或许要去查资料,亦或是去实地考察,而我则不用,因为我就是莫莫格土生土长的人,自莫莫格保护区建立那一天起,我就目睹了保护区从无到有、从简单的几间房舍,到如今发展到举世瞩目的国家AAAA级风景区,我都是看着它一步一个脚印儿地走过来的。

莫莫格拥有什么资源、栖息着多少种鸟类、为我们国家带来多大知名度,网上都介绍得清清楚楚,所以我不想弄那些干巴巴的数字来凑数、撑门面,随意写一个曾与保护区人经历过的故事,就算对流逝时光的回忆,也算对久违了的莫莫格留恋与怀念吧。

那还是在上世纪一九八五年早春的一天,王主任在乡政府调去保护区工作,我当时在乡某厂上班,因工作关系和王主任很熟,所以常去保护区和他闲侃。

某日又去保护区时王主任看着我说:“李奇,你反正在厂里也没什么事,陪我去一趟东江沿,看看那里来了什么鸟类没有(东江沿是保护区湿地主要地段,各种鸟类在南方飞回时都先栖息于此)。

于是,我和王主任各骑一辆摩托车,风驰电掣般向东江沿驶去(那时保护区仅几辆摩托车,无其他交通工具)。

来到一望无际的湿地一隅,我们把摩托车停在一处高地,王主任摘下身上的望远镜,站在高地一处制高点上,环视着周围刚发芽的大片芦苇荡,及已呈现绿色的小叶樟草塘,查看在里面有没有藏匿着什么鸟类。

莫莫格距离湿地这里一百多里路,此时莫莫格还保留着冬天的寒意,在背阴处还可看到残雪的痕迹,而来到湿地这里时,却见此处已然呈现出春意盎然的景色,大片草芽散发着清香味,被微风吹拂着弥漫于整个湿地上空,诱人的香味令我们都不由自主地做着深呼吸。

湿地虽呈现出春意,但毕竟时间还是处在早春,所以大批量的鸟类还没迁徙来此,王主任看了半天,也只发现了几只早期来此报到,而叫不上什么名的鸟儿,于是他便沮丧地骂道:“妈的,来早了,半个月之后再来这会看到很多鸟儿……”

王主任正嘟囔突然停止了骂声,用十分好奇的语气指着前方说:“李奇,你看前面那是什么玩意,怎么平地鼓起那么多土包啊……”

王主任不是本地人,所以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我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见一连串有几十个比篮球还大的土包,呈不规则状在荒地里排列着,当即就笑着说:“干嘛那么大惊小怪的啊?那不是瞎玛豠子堆吗?春天暖和它们都出来活动……(瞎玛豠子是一种鼠类,学名可能叫土拨鼠)”

王主任没见过瞎玛豠子,所以对那些别具一格的土包特感兴趣,非要逮一只看看。

我从小在这里长大,知道瞎玛豠子的习性,于是对王主任说:“你逮它有什么用啊?那玩意也不好吃……”

好奇心极强的王主任来了兴致,执意非要逮一只瞎玛豠子看看不可。

我告诉他说:“瞎玛豠子不那么好逮的,你没看见那一串土包吗,那都是瞎玛豠子把地下洞穴土弄上来的,它们地下的洞穴四通八达,就如电影地道战一样,不懂逮瞎玛豠子绝招是逮不到的,用铁锨挖、用水灌都白费……”

王主任急切地说:“啰嗦什么啊,你就直接说怎么可以逮到不就得了吗……”

我小时候比较淘气,所以本地什么跳兔、瞎玛豠子、黄皮子等都曾经逮过,故此知道逮瞎玛豠子的绝招。

当下骑摩托车去几里外村子借来铁锨,然后告诉王主任说:“逮瞎玛豠子不能挖洞穴,它们眼睛不太好使,但耳朵却极聪敏,没看见那些土包吗?每个土包下面基本都有被它们堵死的洞穴口,但为了迷糊其他动物,土包也有故意虚设的,下面并没有洞口……任意弄开一个洞穴口,瞎玛豠子无论在多远,它就会立即感觉到这里漏风了,很快就会跑来用土堵被弄开的洞穴……”

我一边说着,一边在洞穴上方做着演习,接着告诉王主任说:“你要趴在远处注视着被弄开的洞口,待瞎玛豠子出洞口时,你马上给我使个眼神、或是做个手势,我立即用力踩下铁锨,那样就切断了它的退路……瞎玛豠子由于基本都生活在洞里,所以它眼睛见阳光很不适应,因此我们就很容易逮到它了……”

一切要领和王主任交代完毕便蹲下扒开土包,一个拳头粗细的洞穴痕迹便在土包一侧露了出来(瞎玛豠子后堵死的土与原来土不一样,可以分辨出来),慢慢扒去覆土后洞穴便清晰地露出来。

沿着洞穴走向,用铁锨把离洞口二十公分左右的土都镪薄,然后把铁锨插在洞穴上面(不能弄透了洞穴)。

接着又告诉王主任:“你离洞口要远一些,需要趴下才可以提前看到瞎玛豠子在洞穴里出来,否则它出来时看见我们、或是嗅到我们的气味它就会缩回去,并且永远不会再来此处,这个洞穴它们也放弃了……”

王主任按我示意趴在离洞口两米左右的地方,瞪着圆圆的双眼全神贯注地盯着洞口。

我则站在洞穴正上方,用一只脚站稳,一只脚踏在铁锨上严阵以待,只待瞎玛豠子一出洞口,王主任挥手示意我便立即用力踩下铁锨,瞎玛豠子就会被截在洞穴外。

一切布置完毕之后,我们全神贯注地各就各位,急切地等待着瞎玛豠子出来。

可是等了一会不见动静,王主任便不耐烦了,呲牙咧嘴地小声说趴在地上凉……

我告诉王主任说:“你不要说话,瞎玛豠子耳朵相当灵,你弄出一点动静它就不出来了啊……”

王主任无奈,只好趴着耐心等待。

我们正在焦急地等待着,趴着的王主任突然一下子蹿了起来,并且踉跄着向后倒退出好几步远,而且还被吓得面如土色。

我见他如此害怕便问:“怎么了啊?好好的怎么突然蹿起来啊?”

王主任一脸忐忑的样子,并且心有余悸地说:“我的天啊,我正在看着,突然洞穴里有一毛茸茸的东西就窜出来了,我哪还顾得了给你示意啊,吓得我急忙就蹿起来了……”

我一听就大笑起来,边笑边说:“那不就是瞎玛豠子吗?你不示意我怎么会知道它出来啊,你猛力蹿起弄出那么大响动,瞎玛豠子听见还不跑回去吗?我们算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了啊,走吧,逮不到了啊……”

王主任依然心神不宁,他看了看洞穴心有余悸地说:“不会再出来了?”

我也惋惜地说:“我从小逮过无数这玩意,在这里是绝对逮不到了,如果你执意要逮一只过瘾,也只好挪个地方然后再重新布局。

王主任立即说:“逮、逮,一定要逮一只,奶奶的,刚才吓得我如此惨,还不逮一只看看……”

于是又和他骑上摩托车跑了很远,找到一处新土包连串的地方停下,然后如刚才的方法布局。

待一切弄好后王主任看着我说:“这次你趴在地上观察瞎玛豠子吧,你小子也忒他妈鬼了,地下趴着凉不算,刚才着实把我吓坏了啊……”

王主任说着也不待我回答,便学着我刚才的样子,把脚放在铁锨上等待着。

我只好趴在离洞口远些的地上,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刚被扒开的洞口。

不一会,见一个瞎玛豠子鬼鬼祟祟地在洞穴里窜出来,我举着的手马上向下一挥,王主任的脚在铁锨上当即用力踏下,他可能把全身力气全运用到了脚上,那把铁锨一下子就被他踏进了土里,当下就切断了瞎玛豠子的退路。

瞎玛豠子退路一切断,它立刻如球一般旋转着在地上跑起来,瞎玛豠子的腿很短,所以跑起来相当慢,边跑边吱吱地叫着,无论瞎玛豠子怎么着急与嘶叫,怎奈它的退路已被切断绝对再也回不去了。

瞎玛豠子被我们逮到后,王主任耐心地看了一会,然后就装进丝袋子绑好,之后我们就骑摩托车返回了莫莫格,一路上与王主任讲着我小时候逮瞎玛豠子的那些趣事,偶尔把他逗得大笑不止。

这只瞎玛豠子王主任在保护区养了很长时间,我偶尔去保护区时便去它笼子处看看。

后来不知人们把它弄到哪里去了,我再去保护区时,就再也没见到那只瞎玛豠子。

王主任后来调去了别处,他不在那我去保护区的时间也少了很多,再后来我也搬离了莫莫格,离开了保护区。

长春市到哪治疗癫痫病癫痫发作会对患者造成什么样的危害郑州哪家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