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校园轶事(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伤感散文

【承诺我们不变的誓言】

夜已深,窗外静了,撕开窗帘一角,远近的看到几烁透窗亮光,似是与我般思绪难平的人儿,忆过往,思他人吧!

我深深吸一口气,透过玻璃的照影,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生怕一下消失,赶紧拉紧窗帘,置身于桌灯下,与身影相伴。坐定许久,我静了一下心,把台灯的光调暗了些许,闭目,极力忘却一切,把白天的繁杂扔掉,探寻那埋与心底的思念。

这一丝丝的思念,是我不敢触碰的,怕的是一发不收,怕的是自己的思绪有去不回,也是承诺我们不变的誓言。

思绪还是定格在你我分手的站台。

没有话语,没有啜泣,没有那些祝福、祈愿的渴盼,只有静静的等待,仿佛世界就只有你我,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好像把对方记在心里,印在脑里。身外吵闹的人群,与我们无关,孩提哭闹声也拽不开我们的视线。当我看到你的眼里慢慢滚落的一粒泪珠,晶莹剔透,放大对面的我,放大整个世界;我亦控制不了自己,视野模糊,一把拉过你,紧紧把你拥入怀里。此时的我们,犹如防洪泄闸,浸湿了各自的肩膀。

操场下我们一起走过的跑道,并排而坐的阅览室,田间小路,绿荫石凳……过往,思念,争吵,怨恨……一切的一切,都消失的不留一点痕迹。

发泄,发泄,只有发泄。泪水里包含着你我一路走来的辛酸,也交融了你我心照不宣的心愿。你说,为了彼此不再伤害,这一分手,就是永别,不再相见,也不再留有对方的一点点信息。我说我们不要彼此狠心,应该让时间把思念磨平,直到心底、脑海不再拉动,不再有回忆的动力。不,你说,一点不。我拗不过你,只好彼此许诺,今天一过,视对方不曾来过。

悲叹命运的不公,惆怅过往的短暂,你我注定一劫。我叹,可为啥又你我相遇,你我相恋;我悲,世界之大,为何降落在我身上;我怜,你抛给我孤单愁思,使我以后煎熬。

你在窗里,我在窗外,彼此凝视。你用嘴吹暗玻璃,刹时,我感觉相隔万里。我正焦急,就见你画出一个“心”的图案,映出满脸泪珠的你。你示意我接上另一半,又不失彼此的许诺,我知道,你也知道,我要画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图案。我摇头,泪水流淌,你摆手,执意要画。我又拗不过你,在火车启动的时候,我画出了穿心而过的利箭,随后用手颤抖着向下点了几下,那是泪,不,那是血,是刺痛心后滴下的热血。你双手捂脸趴在桌上,我双手捂脸蹲在地上,火车带走了你,也带走了受伤的心……

“滴滴,滴滴”,我被汽车的鸣音惊醒,是楼下,不知是谁回家的太晚。此时,我也感觉到手背的异样,哦,是打落的泪珠,我又一次身进其境了。

我又静了一下心,把灯光调亮,任泪水流干,然,思绪难以收回,思念远方的你,受伤的心可好?

【收获友谊】

一次偶然,大学舍友放暑假,在回校的火车上,恰巧遇到了高中同学,又同在一个城市,于是替我们七个人做主,同她们的宿舍结为联谊宿舍。

她们的学校离我们的不远,倒三路公交车,再步行一千米。第一次的见面,选在了一个环境优雅,清新自然的植物园。舍友叮嘱,这次要隆重,不能给我们丢脸,而且还要全部到场,以示尊重,不失礼节。我们一行,聊的甚欢,还拍了一个“全家福”,以示纪念,也给双方的饭后空闲时间留有谈资。

我们几个争论着,发表各自的高见,评说着她们的一切,选出一个公认的美女。面红耳赤之时,老大哥一拍定板,不要再费口舌,就她了。一个圆圆脸,胖乎乎,双眼皮,笑的可爱,在照片的下排,半蹲着,一手托腮,眼睛迷人。

老大哥神秘一笑,谁先得到她的芳心,其余几个就请客。我们相视一呲牙,又各怀鬼胎。

老大哥与老大姐规定,记下双方的各自生日,不管谁,啥时候,另一方就派代表去对方庆祝;每月不定时聚会一次,以增加感情。我们乐此不疲,今日他书写情书一封,他日你送出卡片一张,各使绝技,但都毫无音讯。

一日,周末,老大哥生日,我们早早准备妥当,就等她们。她们来了三个,其中就有我们公认的美女。舍友们高兴之余,也似乎犹如霜打的茄子,再怕“烧鸡大握脖”,得一闭门羹。

在学校不远的餐厅单间,我们点起蜡烛,同庆、祝福!有的借此机会“借花献佛”,念酸诗,唱情歌,说笑话,一搏同乐。我也毫不含糊,选唱了一段刁寒的歌,是在下午打饭时学校喇叭每日重复的那首,我偷偷学会的。声情并茂,饱含柔情,我差点酸了。还好,赢来很多掌声,尤其是她的。

又是一个周末,因为我是班宣传委员,拿着班级的传达室信箱钥匙。快中午饭时,我溜达到传达室,取出信件。猛然发现有我的,惊的是,

不是在老家寄出,而是我们联谊宿舍的所在学校。拆开一看,是欣赏我们那次的款待,她们很是高兴,她们中有两人想约我们中的两人,在某一公园见。

我心跳加速,因为约的是我和另一舍友。再看落款,我更是欣喜若狂,是那位美女。往下看,我又惊出一身汗,她们的信昨日下午就到了,由于我的疏忽,没拿。她们约定时间是今天中午十二点,过期不候。我低头一看,十一点二十五。抓起信件,撒腿就跑,进得宿舍,拽着那位舍友,大喊来不及了。舍友以为我疯了,得知缘由后,也急的鼻子尖冒汗。稍一打扮,拉上我奔出学校,挥手打的,直奔公园。

路上的焦急心不言而喻,怕失约,不守信。

就在她们准备走的时候,我们赶到,还是晚了十分钟。我们知道,她们故意多等了十分钟,再加上她们早到一小时,我们无话可说,自知理亏。还好,见着了,先是赔礼道歉,笑脸相迎,后嘘长问短,关心之至。她说,我们分开吧,用手一指我,咱们走走,让他们聊会儿。我窃喜,偷看舍友,他也兴奋。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已是黄昏。我们聊得还可以,学习,宿舍,爱好,生活,海阔天空。到了该分手的时候,我们四人聚在一起,有说有笑。回来的路上,我高兴地浮想联翩,舍友也像得了宝贝,沉浸在幸福之中。

紧张的学习生活有条不絮,我的那位舍友倒是乐的自在,书信不断。我知道,都是那所学校而来,我也知道,是我们公认的美女领去的那位舍友。

我自嘲,陪当了一下午的灯泡;但我也庆幸,难得与她单独相见。后我们见面,都很是高兴,成全了他们,她也不后悔干当灯泡。至少,我们收获友谊。

哈尔滨儿童癫痫医院服用拉莫三嗪的时候要怎么预防癫痫病常见的导致癫痫病发生的诱因有什么西宁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