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檀香】我和我的老师谷风先生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生活随笔
无破坏:无 阅读:372发表时间:2016-11-21 08:11:24 “我想死你们了。”“我爱你们!”这是先生的口头禅。在谷风工作室群,他都以“我想死你们了!”的话出场,然后说“有人吗?妖精们,出来玩吧。”后面跟一个扎小辫子的小女孩,豁着四颗牙齿颤悠悠地晃。我们陆续蹦出来应着“谷老头,我们想死你了!”   “我不老!”一听我们喊他谷老头他就着急抗议“我还不到五十岁,不老!”越是抗议我们喊得越欢。   “被你们这些妖精折磨死了。”最终以谷老头不再抗议为止。   “写诗歌了吗?都拿来。”仿佛往沸腾的锅里添了一勺水,群里顿时安静下来了。这是他的杀手锏。你可别以为这是一位非常和蔼的人,只要一谈诗歌,这个不拘言笑的谷风立即象被使了法术一样,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写的什么呀,线形思维,扔了,重写!”“要以细节呈现主题,多方位,立体推进主题,要注意主题的外延。”谷风先生说的严肃认真,我听得一脸茫然,甚至觉得很不服气——我的诗歌,发到网站上几乎都是精华,也上过近百家刊物了,不至于差劲得这么一塌糊涂吧。这是我刚开始写他布置的作业时候经常遇到事癫痫该如何急救情,从开始到现在,他布置的作业我只没通过了一次,基本都是扔了重写,而重写的结果是依然通不过。   “你写得是个狗屁!只是抒发了一下你的感情,没有什么东西,扔了重写。”隔着电脑屏,我仿佛看见坐在电脑前面的他暴跳如雷的样子,很显然他对我这个屡教而不见长进的学生无奈到愤怒的了。这不禁让我想起小时候上学的时候,老师气得浑身发颤地点着某个同学的脑门:“你这脑子是花岗岩做的吗?!”从小到大我都是在老师的表扬声里长大的,老师的指头从来没弯到我的头上过啊,可这次我觉得被戳到了,而且一戳戳到心窝里,泪哗哗就流了下来。   发过一大哭的表情去。那边回过来“写不好诗歌,哭也没用。”一副冷面阎王的凶神恶煞形象,毫无怜香惜玉的柔情。   我开始背地里叫他活阎王,被他骂厉害了改当面叫,他也不恼,依旧给你看诗歌,写不好照样被骂得狗血喷头。有时给他看诗歌之前,小心翼翼地问一句“可不可以骂得轻一点?”   “哼,写不好,还骂。”崩溃,这不活阎王还是谁。   他给我们布置作业,写了放到群里他上线时会点评,如果没达到他的要求他会告诉我们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也许是写的主观了,也许是思路窄了,或者写的散文化了,有的时候还会给修改作品,你别说,一首很一般的诗歌经他修改以后,立即变成了一首很不错的诗歌(至少在我们看来是这样)。谷风先生现居上海,老家山东济南人,于是被我套近乎喊做老乡了,因为怕当众被骂难堪,我都是私下偷偷给他看,他总是四个字“扔了,重写。”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抗议:“还老乡呢,你给别人看都那么细心地点评,还给他们改,我的你就会叫我重写,为湖北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啥不给我改改,你还想回山东不?”   “你的没法改。”没法改,啥意思,分明是不用心教我呗,我威胁他说:“你不好好教我是吧?好,我从现在开始四处发诗歌,并且对人讲谷风是我老师。”   “你可别哈,我以后好好教你就是。”他吓得立即妥协。“但是你的诗歌我不看过不许往外发。”他恶狠狠地补充一句。   悄悄地透漏一下哈,我私底下并没按照他的规定不发表诗歌,我不仅往网站发过,而且还给很多刊物投了稿,并且所写的诗歌基本都上刊了,还有我一直背地里对人讲我是谷风的学生。   看他评诗久了,才知道他说我的诗歌没法改是啥意思了,我写的跟他要求的根本就不在一个框框里。   嘴上跟他没大没小,对谷风先生却是打心眼里尊敬和佩服。他主张纯诗,他的诗歌语言非常有特点,对事物的描述常常出其不意,记得有一次群里有个朋友发了一个木兰花图片,窗户外面盛开的木兰,很普通的一个图片,不一会他竟即兴一首小诗“想挤进窗子/还是停在了枝头/早上6点钟/你只是轻轻地把影子伸进去,这时全身的美都漏掉了/漏掉的还有昨晚的月光/薄薄地铺在花瓣上/象邻家小妹的失眠/一瓣一瓣无声地张开细节”美得让人心醉。   群里有朋友叫他“诗痴”,只要一谈诗歌他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滔滔不绝。他说诗歌要有担当,有思考,小儿癫痫诊断标准是什么不是看到什么就写什么,要写你因此想到了什么,也就是文字的外延;要让文字替你说话,而不是你自己去说,也就是他要求的客观写作,即冷抒情。一个人扯着嗓子喊半天自己的观点没几个人会听,而你客观的介绍某件事,也许会有几个人会坐下来静静地听上几句。   我尝试着按照他说的方法让思考进入文字里,尽量多方面呈现主题,这是个很费力的活,虽然我做得很努力,始终感觉没进入他要求的那种状态,我拿给先生看的,不过者九成。然而有朋友在我诗歌后面留言说,你现在的诗歌以惊人的速度进步,而且和以前的风格也不太一样了。   以人为镜,可明得失,谷风先生就象我的一面镜子,让我时时看到我的不足;他又是我写作的消防员,他总是说不管你上过什么刊物,我说不好就是不好。随时扑灭我可能燃烧起来的虚荣小火苗,让我经常处于一种冷静地写作状态。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他不图名不为利地免费指导我们写作,尽管我还不能运用,但是他的这种写作理念已经深刻的影响着我今后的写作。   共 198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