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晓荷】轻轻敲门声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生活随笔
她惊慌地站起来,轻轻走到门口,再一次拧了拧门锁,并把脸贴在“猫眼”上往外看。   “怎么了?”他问。   屋里拉着百叶窗,光线昏暗,可他还是看到她因为惊恐而突然出现的慌乱。   “刚刚有人敲门,我听见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像是喊我的名字。”   “怎么可能呢,现在是下班时间,你什么时候能放松下来啊?”   “我感觉,一定有人敲门。”她有点哆嗦。   “没事的美玲,我送你回家,你收拾一下,我们走吧。”      一   春节过后,一场突如起来的大雪纷纷扬扬飘落,路上的行人一下子少了许多。欧阳美玲早早来到医院门诊大楼前,环顾一下四周,门诊楼里今天患者不是太多,没有以往过节后的拥挤不堪。她长长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放松下来,然后快步走向医院门诊外科换药室。   “慕容月,我感到最近伤口特别疼痛,您看是不是感染了?”美玲闭上双眼。   “没有感染,但是愈合得不是很好。我建议您还是请几天假吧,这样也好帮助伤口恢复。”慕容月一边清洗伤口一边说。   “不行,再等等吧,您还是动作快一点吧,今天是我的门诊日。”   “好的。”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欧阳美玲忍着疼痛,整理一下衣服,然后快步走向自己的诊室。   “欧阳大夫早,今天又该您的值班了。”导医小姐微笑着说。   “是的,不知道今天怎么样,还请你们多多帮忙。”欧阳美玲回答道。   “没事的,我们一定给您维持好秩序。”   “大夫,我有点心慌,感到胸口处特别不舒服,像是心脏长在了外边似的能感觉到自己心跳。”第一位走进门诊的是一位年轻的小伙子,他看上去有点焦躁不安,双手捂在胸前,精神有点不好。   “是吗?请您掀开衣服,我先给您检查一下。”美玲向前探了一下身子。   小伙缓慢地掀开自己的衣服说:“大夫请您不要害怕,我身上有点划伤。”可是当小伙掀开自己衣服的一瞬间,美玲还是震惊了一下。这伤口怎么同自己的这么相似啊。美玲不由得问一句:“您这是怎么了?”   小伙不好意思地看看美玲说:“我妈抓的,她有点精神不正常,每次她发作都要看看我的心究竟是黑色还是红色的。”   美玲看着小伙子,没有言语。从桌子拿起听诊器给他进一步检查。尽管她听到见小伙子的心率是那么不整齐,是那么的紊乱,可是欧阳美玲的心里不知道比小伙的心跳还要混乱多少倍,此刻美玲真的是束手无策。好在欧阳美玲还是经验丰富的老大夫,她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建议小伙做进一步检查。   小伙子同意了,起身离开。   小伙离开后,美玲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   “喂,慕容月,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你找到什么了?”   “我找到我们抢救那个精神病患者的家属了。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啊!”欧阳美玲说着竟然不由自主地抽泣起来。   “在哪找到的,你不门诊吗?”   “嗯嗯,我还没确定呢,晚上下班了我再给您详细汇报吧。”   “嗯嗯,但愿是吧,有线索就好,有线索就好,晚上见。”   一整天的门诊坐诊时间就这样匆匆过完了,美玲想起上午收住院的小伙子,她快速整理一下物品向住院部走去。      二   由于地方政府规划不周,医院住院部距离门诊部有一段距离,而且还要跨过当地的一条主干道。此刻过节的色彩依然是那么的浓厚,街上的彩灯已经早早亮起来了,鹅黄色的、橘红色的、大的、小的、西瓜样的、南瓜样的、一闪一闪的,把整个宁静街道装扮成了童话的世界。   也是那个月夜,美玲值夜班,急促敲门声把她从梦中惊醒。   “大夫,快救救我,快救救我!”一个女人的声音。   美玲迅速地爬起来,穿上工作衣,打开房门,只见一位中年妇女,一丝不挂异常痛苦躺在值班室的门口,双眼凝视着前方。嘴里喊着:“救救我!救救我!”   “你这是怎么了?你的家属呢?”职业的习惯美玲蹲下来抓住女人的手。一边检查一下生命体征,一边喊值班的同事,在病房里好心的住院患者的家属帮忙下,大家七手八脚把女人抬上担架,推进抢救室。   各种监护的仪器显示女患者各项生命指标并无大碍,可是患者就是双眼凝视,答问非所答,情绪也很不稳定。凭借多年诊疗经验的欧阳美玲,还是不能确定患者是否精神异常,最后决定给患者做进一步检查,排除其他疾患,尽管患者没有家属。   在当时的医疗环境下,没有家属的患者,也就是无主患者,多有医院的保安和医护人员陪同去做治疗或检查。就在护士去联系病房的保安人员时,女无主患者快速下床扑向毫无防备的美玲,撕开了美玲的衣服,将美玲抓伤。等病房里的其他人员赶到时,女无主患者和刚来时简直是判若两人,此刻的她像个演说家,身披白色的病房床单高声说:“这个大夫是不正经的女人,整天勾引男人,是她破坏了我的家庭,让我妻离子散。今天我就是来揭穿她的真面目,撕开的衣服,让大家看看她的心是黑色的还是红色的……”女人越说越多,各种情节绘声绘色,各种污秽的言语让美玲无地自容,看到保安的到来,女人飞快跑远了,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留下满身伤痕的美玲,留下有嘴说不清的美玲。   “原来她们认识,原来欧阳是这样的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美玲在同事和不明真相的患者家属纷纷议论中,整理自己的衣服,理清自己的思绪。   “X床,血压不稳,意识模糊。欧阳大夫怎么办?”护士无奈的请示。   “抢救,抓紧时间抢救啊!”美玲站起来跑向病房.。   患者稳定了,美玲偷偷地摸了一把眼泪,这个漫长的夜班何时能结束啊!   一个就诊患者、两个就诊患者,接连不断的就诊让美玲受伤的躯体和心理没有过多的考虑自己的荣辱和疼痛。她明白自己的事情都是小事情,一个患者对于一个家庭都是大事情。当黎明的黑暗终于过完,东边的天空渐渐泛起了鱼肚子的白光,陆续前来接班的同事走进科室,最后一个病人送到了该去的病房。交班的声音传来:“今夜门诊挂号N人,抢救8人,死亡1人,收住院6人,没有差错……”护士是那么熟练地念着交班记录。   轮到美玲交班了,她望着前来接班的同事,脑子一片空白,只有低声哭泣。   “这个就是内科大夫欧阳美玲,听说昨天被人打了,好像是破坏了别人的家庭,人家老婆来寻事的。”   “原来是她啊,我说怎么看病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原来是……”   “平日里挺讲究的,原来是个这样的人,爱上不该爱的人,活该一副寡妇像!”   每天,每天,美玲都在承受着流言蜚语,承受着心理的压力。漫长的冬日是那么漫长,作为医生心理的苦谁能理解!      三   走出门诊楼的美玲不知不觉已来到病房楼前,她来到病房的护士站,要来值班的护士接诊记录,看到了皇甫军军的名字,明白了上午收住院的小伙子目前的情况,从记录的病例上美玲还了解到有关患者的家庭情况。   “欧阳大夫,您来了。”皇甫军军看到美玲到来,移动了一下身子。   “目前感觉怎么样?还有什么不舒服?”   “还是刚来的样子,但是心脏感觉没有那么慌了。”小伙子回答说。   “我这病,时间长了,以前的大夫说是:病毒性心肌炎后遗症,治不好,您看着是吗?”   “以前是多长时间啊?现在医学发达了,治疗的方法多了,别总是纠结以前什么的,既然来了就安心治疗,办法总比困难多,你说是不?”   “是的是的。”小伙子愉快答应着。   “等明天各项检查结果出来了,我再给您好好看看,制定个治疗方案,行不?”   “好的,谢谢您。”小伙子满意地换了一下体位,闭上了双眼安静下来。   美玲没有再言语,离开了病房。此刻她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一切还是以病人为主。   回到值班室的欧阳美玲,整理自己东西准备下班回家。可是她又听到那熟悉的敲门声。美玲心里一惊,快速地打开房门,洁白的走廊里空空荡荡的,只有走廊上方的秒表和安全出口绿色的指示牌清晰可见。   “喂,慕容月,你在哪?来我们单位不?”美玲急促地打着电话   “到了,到了,就在病房的楼下,马上就上去了。”   “好的,我等你。”美玲胆战心惊地关上房门,向楼梯口跑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看你急的,我这不来了嘛?”刚到楼梯口的慕容月正好和美玲撞个满怀。   “走,赶紧下去,我有点害怕。”美玲一把抓住慕容月的手,拉着他迅速地下楼去了。   街上的花灯依然是那么的调皮得眨着眼睛,可是欧阳美玲的心却如糟水里的臭麻绳一样混乱,难受。      四   皇甫军军的病情一天好似一天,心情也开朗了不少,尽管心脏节律听起来还是那么不整齐。   “军军,你这病以前的大夫建议你做个手术没有?或者是安装个起搏器什么的?”美玲查房过后问问   “有的,医生建议我做,可是我妈妈不同意,因为我是妈妈唯一的依靠。她害怕手术失败了,失去了我,当然我也害怕失去妈妈,因为她也失去的太多了。”   “欧阳大夫,我想对您说,我有个不幸福的家庭,我妈妈是个间歇性精神病患者。在我小的时候,爸爸和妈妈他们经常吵架,有一次,我放学回家,听见他们又在吵,还有打架的声音,我推门进去,爸爸看见我慌忙停下手来坐在沙发上,妈妈急忙抹了一把眼泪把我搂在怀里。   “爸爸,我妈她是一个患者,请您尊重她一点,给她一点,哪怕一点点爱行不?”我愤怒地吼着爸爸。   “孩子你长大了,我不想再隐瞒你了,我和你妈妈没有爱情只有亲情,我们早就离婚了。”爸爸低着头低声委屈说着。   “不会的,你是爱我妈妈的,当初你不是说,要不是我妈妈一家救助您和奶奶,你早就死了吗?您不是经常说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吗?你说过的话怎么忘了呢”   “我没忘,当初在我最最困难的时候,是你妈妈的一家人收留了我,给了我一个家,可是这么多年我已经尽力了,我也想寻找自己的幸福,我不想一辈子活在还你妈妈一家的人情债里。我也有爱,我想得到温暖,得到呵护。”   河南儿童癫痫病医院怎么选“看看我们这个家,哪里还像是个家?你妈妈整天胡言乱语惹事生非,我无地自容啊!我无地自容。爸爸越说越多,最后伤心大哭起来。”   那天过后,我再也没有见到我爸爸,我知道爸爸将永远离开我们这个家。再后来妈妈的病情发作得也越来越勤,有时候还会伤到无辜的路人。”皇甫军军继续说。   “你妈妈伤人的事情你知道吗?”美玲还是忍不住问问。   “我知道,可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向受害者道歉。”黄埔军军眼里含着泪水。   “有一天夜里,我在睡梦里,被妈妈骂声惊醒,我知道离家出走多天的妈妈找爸爸回来了。我慌忙起床,只见妈妈身上裹着一个白色的床单,上面有红色的医院名字,我知道妈妈又是被医院当做无主患者送进医院里治疗了。因为现在我们社会和谐了,妈妈不知道有多少次被送进医院了。”   “欧阳大夫,后来我听说,我还听说……”皇甫军军转身跪在了欧阳美玲面前。   欧阳美玲一下子慌了,看看病房里的其他患者,她不知所措,慌忙伸手拉住军军的手。   皇甫军军就是不起来,哭着说:“欧阳大夫,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我知道那天夜里,我妈妈伤害了您,给您的精神和躯体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我替我妈向您道歉,请您原谅她,原谅她……”   欧阳美玲再也忍不住,任凭泪水长流。多日的委屈,痛苦仿佛一下子倾泻而下。   “我知道,是大夫都有一颗善良的心,都有一颗仁爱的心。您为我们治病,我们不能再让您受委屈,受伤害。多日来,我心里难受,为我妈妈的行为难过,可是我不知该如何弥补对您造成的伤害!”   “欧阳大夫,多日来,我悄悄地跟在您身后,想暗暗保护您。我发现了您的秘密,您隔三差五去别的医院外科找慕容大夫换药,我听见您在换药室里痛苦叹息声,我看见您因为伤口的愈合不好而流泪失望的表情,我知道您心里的痛苦。我理解尽管您心里承受着压力,还依然为我们诊治疾病,我是真的不知所措,不知所措呀!”皇甫军军继续说。   “那天下班,我看到慕容大夫又匆匆来到您的办公室,我知道您一定是伤口不舒服,我好害怕。我想进去告诉您,我就是那个因为一时大意给您带来伤害的患者家属,我要给您经济赔偿。可是,我听到您痛苦声音,我好害怕,好害怕。最终还是决定逃离。”   “再后来,每一次我徘徊在您的办公室门口,我都渴望能看到您舒心的笑容,可是我是那么的失望。欧阳大夫,对不起,对不起。”皇甫   军军哭泣起来。   “没什么,现在已经没什么了,快起来小伙子,起来。”美玲再一次拉起皇甫军军。   小伙子站起来,顺势给了欧阳美轻微的癫痫病以后怎么控制玲一个紧紧的拥抱。      五   一年一度的区域职工代表大会即将召开了,甘肃癫痫病医院好吗会议室里张灯结彩,全市各级医疗机构上几百名代表欢聚一堂,共绘蓝图,奋起的音乐一首接一首的响起,给大家带来了新一年的希望。   “今天,台上C位置上的领导也来参加我们的年会,看来今年来势不小啊!”   “听说是为X院某个人颁奖的,这可是历年来没有的事情。”   “来颁奖的?谁这么大的贡献?”   “不知道,一会都揭晓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小声议论着,都等待着奇迹发生在自己单位某个人身上。激动人心时刻终于到来了,C位的领导站起来充满激情宣布:“今天我来这里参加我们市医疗机构的代表大会,我很荣幸,为我们的医务人员高尚的情操点赞,在这里我要为X医院临床大夫欧阳美玲颁奖。”瞬间,会场爆发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   “应该的,她应该得到,她委屈不曲,当之无愧!”   “她不但癫痫发作一直抽搐会死吗承受了躯体的痛苦还承受了精神的痛苦,真不知道这一年来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这年头,我们医护人员被人误解、不理解的事情太多了,好好保护我们自己,就是保护我们全人类的健康。”   会场上,歌曲《我和我的祖国》重复播放:我的祖国和我像海和浪花一朵;浪是海的赤子海是那浪的依托;每当大海在微笑我就是笑的旋涡;我分担着海的忧愁分享海的欢乐…… 共 517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