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心音】母亲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抒情散文
无破坏:无 阅读:2129发表时间:2013-05-08 15:29:59 清明节要到了,我们又要踏着春天的青草,伴着啾啾的鸟鸣,沿着清清的小河,去到妈妈的坟前,去给妈妈烧些纸钱,两位姐姐还会坐在坟前,和母亲说说话。      妈妈离开我们已经九个年头了,一直想为妈妈写点文字,但一直写不出。看过许多人写母亲的文章,写母亲的伟大,写母亲怎么教他们读书、做人,光宗耀祖,甚至为国家建功立业。我的母亲没有这些“业绩”,母亲不识字,不会什么大道理,在我的记忆中,母亲就会做饭、缝衣服和唠叨家常。小时候的情景大抵是这样,一家人吃好晚饭后,父亲坐在暗处抽烟,烟袋锅里的火一闪一闪的。母亲总是等我们吃好她来“打扫战场”,所以总是最后吃完,接着就涮锅涮碗,然后坐在床沿边的油灯下,一边为我们缝补破了的衣服,钉掉了的扣子,一边抱怨我们穿衣服穿鞋子太费,不知爱惜。而我们兄弟几个,要么出去疯玩,要么凑到灯下看小人书。每当这时,母亲就催我们上床,特别嘱咐不许看书,赶快吹灯睡觉。      记得在我四五岁时,家里很穷,我们经常吃不饱肚子,饿了就向母亲要吃的。有一次妈妈急了,打了我一下,但她却先掉下了眼泪,说,这孩子身上尽骨头,硌人手都疼。但妈妈一直有一个习惯,有点吃的东西往往要藏起来,放到很久也不给我们吃。直到现在,哥哥姐姐回忆母亲,还会笑着说起此事。笑过了,大家说,还是那时候穷啊,妈妈一是把那点吃的留到最困难的时候,二是怕有亲戚来没法招待。比如过年的那点肉,除了年三十吃一次,剩下的就一直放着不让动,直到天气回暖,怕坏了,才弄给我们吃掉。      十岁的时候,我生了一场病,大家看我病成那样,一时都手足无措,一个土郎中看了,摇摇头走了。这时母亲听人说起,附近有个海军医院,那里有神医,母亲赶紧央人连夜把我抬送到那里,当时部队医院有规定,不收治地方病人,母亲跪下来哭求人家,无论如何要抢救自己的儿子……终于,妈妈和医生把我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      母亲一直不让我们争强好胜,在外遇事也不让我们冲在头里。直到参军入伍,临行前,母亲也没有让我到部队要好好干之类的话,只是说了一句“遇事不要朝前冲”,眼泪就下来了。妈妈知道部队生活甘肃羊羔疯治疗的专科医院好,儿子参军比在家吃得好,但部队是会打仗的,打仗是有危险的,所以她既愿意送我入伍,武汉中际医院口碑又不让我“朝前冲”。在妈妈看来,儿子的平安健康最重要,与此相比,什么建功立业、升官发财、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等等,都是次要的,微不足道的。我想在每一个母亲的心目中,都是这样,那些精忠报国、为国捐躯的事,让母亲们自己去做也许可以,让心爱的儿子们去牺牲去付出,甚至以生命为代价,没有一个母亲会心甘情愿。我可以骄傲地说,当离开家乡的时候,我的行囊里没有“寄回立功喜报”郑州哪里治儿童癫痫病之类的重负,只有妈妈最深沉的爱的陪伴。      妈妈一生操劳,老来身体多病,经常头疼,七十多岁时又得了一次中风,从此腿脚不便;一次就诊时我背她上楼,不一会便累得气喘吁吁,母亲看了心疼,要下来走。在妈妈眼里,也许我还是个孩子吧,做妈妈的怎么会舍得自己的孩子累着。到了八十高龄,妈妈又受到了老年痴呆症的折磨,有时会不太认识人,连自己的孩子也分不清名字和大小,常常叫错,我们也不再纠正她,叫什么都答应。有时发病了会说现在住的不是自己的家,让我们送她回家,我们也顺着她,扶她出门走走,再哄她回来。母亲八十一岁那年的夏天,我们这里发了一次水灾,我所在的小城成了泽国,电话问家乡也是汪洋一片,我担心着母亲的病。水退了,我赶快请假回家,在母亲的病床前,我轻唤妈妈,妈妈睁开眼,一把抓住我的手,治疗癫痫的手术费用贵吗想说什么,终于没有说出来。      那年的中秋节前,母亲离开了我们。悲痛中我们为母亲举行了葬礼,去年,我们又为妈妈迁了坟,安葬到一个地势更高的地方,一到春天,那里绿树成荫,流水潺潺,鸟语花香。清明节时,我们兄弟姐妹会携孩子们去祭奠她老人家,向她说说一年来的喜与忧,乐与愁,祝愿老人家在遥远的天国永享安宁。            共 154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