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墨香】走出忧郁(外一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诗
摘要:我喜欢读雪小禅的《精神强度》。大师黄永玉同他的表叔沈从文在聊天时谈到“三月间杏花开了,下点毛毛雨,白天晚上远近都是杜鹃叫哪都不想去了……我总想邀一些好朋友,远远的来看杏花,听杜鹃叫。” 心知如何,有似万丈迷津,遥亘千里,其中并无舟子可以渡人,除了自渡,他人爱莫能助。   ——三毛   走过夏的粗犷,秋的苍凉,冬的萧杀,我的忧郁在春天。   春天是蓬勃生机的象征,我却在春天盘点忧伤。有多少曾经的过往,尽管努力的去驱赶,却总是浮现在眼前。它毫无商量的啃噬着我的平静,又似大海的波涛汹涌彭湃。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我的心扉,使我疼痛得潸然泪下。触景生情时看到的是物是人非,这种感伤又将心头紧紧缠绕……   走过昨天却走不出忧郁。我不思茶饭,衣带渐宽。我完全高估了自己对痛苦的承受能力。一个人重感情就会软弱,追求完美就会有遗憾,心细就会多虑,敏感就会脆弱。   我在痛苦中挣扎徘徊,剪不断,理还乱。   在一个阳光很好的早晨,我从睡梦中醒来,灰暗的情绪一下就把我包围了,我顿时不知所措。也就是在这一刹那,我清楚地意识到我在钻牛角尖儿。这是多么偏执而又可怕的情绪,我要摆脱它。   我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开始梳理心绪。在内心的深处和自己认真交谈。每一次交谈都获得心灵的一次洗涤;每一次交谈都获得心灵的一次解脱;每一次交谈都获得心灵的一份宁静。   许多的心事总是没有听众,那也是别人所不能破解的心灵密码。因此人应该追求内心的强大和独立。   我喜欢读雪小禅的《精神强度》。大师黄永玉同他的表叔沈从文在聊天时谈到“三月间杏花开了,下点毛毛雨,白天晚上远近都是杜鹃叫哪都不想去了……我总想邀一些好朋友,远远的来看杏花,听杜鹃叫。”   即使没有那个一起来看杏花的人,他的内心还是饱满的,因为内心是强大的,是蓬勃的,是生生不息的,是杏花春雨里最美的笛声,是一个人自斟自饮,是徐悲鸿说的那句;“我就要一意孤行。”   生命中的某个阶段,就像树木嫁接一样,熬过这些痛,受过这些苦,就又能长成一棵新树,重获新生。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就当被嫁接一回,痛了,就明白了,就更加清楚了。疼痛是生命的嫁接,也是崭新人生旅程的开始。   生命是一次出人意料的奇遇,而不是一场痛不欲生的炼狱。地狱和天堂只是一步之遥,就看我是怎么样去顿悟了。   春天里,丁香花的骨朵缀满了树枝,在怒放的一瞬间,我释然了所有的情绪,走出忧郁我会更加柔韧刚强。      《苦难是杯苦丁茶》   一切都会过去人世无常,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当苦难降临的时候,犹如霹雳,一记一记落在自己的身上,伤在自己的心上。身体的伤害很快就会复原,心灵的伤害则需要时间来抚慰。这个时候不要惊骇,不要焦躁。多给自己一些时间,让自我的心灵解放出来,远离那些看似很重,其实无关紧要的事情。要看清自己的过去,现在与未来,让心灵的空间逐渐扩大。让烦恼,失落与怅惘在缩小,并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世界之外。   月朗星疏的夜晚,泡上一杯苦丁茶,看着茶叶在水里上下翻飞,舒展腰身,变成一片片叶子,最终沉静下来,落在杯子的底部。轻轻地喝上一口,真苦啊!这种苦,苦到心底,苦不堪言。但苦丁茶清心败火。让自己在平静中品味苦到极致后的那种淡淡的感觉,品味毁灭后的重生!   苦难是一所没人愿意上的大学,但从那里毕业的人都是经历过千锤百炼的,他们内心的能量在历练中不断强大,从而获得一种自由自在的灵魂生活。   当苦难过后自己会发现,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解不开的结。不论曾经遭遇着怎样的磨难,前方总有一片晴天在等着你。过往虽留痕迹,但伤痛会被时间带走。   人生是一个大舞台,每个人在舞台上演绎着自己的起起落落。苦难是人生的一部分,没有苦难,哪有幸福?   人生中不可挽回的事情就让它顺其自然吧!既然活着,就得努力朝前走。经历过苦难的人有权利证明;创造幸福和承载苦难同属于一种能力,没有被苦难压倒是一种担当。我谨以此信念勉励自己,并祝愿自己从此灾消难满,百福并生。   “一切都会过去”。这一句话是我们每个人都会记住的。荣辱会过去,辉煌会过去,苦难会过去。就在我们的生命穿越其中的时候,留一份淡然永存心间!      武汉羊癫疯的医院治疗好江西哪里有好的癫痫病医院郑州癫痫病的偏方治疗方法?湖南癫痫治疗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