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恋】麦收时节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随笔
摘要:儿时,我在村里上小学,每逢到了农忙的日子,总要放几天假帮家里收麦子。记得,每个清晨里,屋前的几只布谷鸟就会叫得无比嘹亮,或许这些鸟儿也正期待着那金色的麦田吧,她们经历过青黄不接的春天,终于在这个季节里看到了收获的希望。 周末的清晨,我漫步在金色的田野,看着滚滚的麦穗一浪高过一浪,心中那久违的乡情与眼前的麦田又一次交相辉映起来。   儿时,我在村里上学,每逢到了农忙时节,我们总要放几天假帮家里收麦子。记得,假期里的早晨,屋前的几只布谷鸟总是嘹亮地鸣叫,或许这些鸟儿也正期待着那金色的麦田吧,她们经历过青黄不接的春天,终于在这个季节里看到了收获的希望。   “一麦顶三秋”。是的,开镰收麦对于老百姓来说是这一年之中最为繁忙的日子。起早贪黑,风雨往来,在我的脑海里这些都是最深刻劳动记忆。那时候,只要听到鸡鸣三更,母亲就要起床准备早饭,父亲便把一些收割用的工具全部拿出来,我和弟弟也会相继从睡梦中醒来。我们双眼惺忪地穿上衣服,打着哈欠,洗漱、吃饭。很紧张地忙活一阵子,就上地去了。   选在早晨割麦,是因为天气凉爽,能抢在时间前面去多收割一块麦田,更要紧的是万一天气有变,也能有应对的余地。若成熟后的小麦不及时收割,遇到雨水来临,就会导致麦粒发芽,一年的辛劳就会付之东流。   对于我而言,虽说不是初次收麦,但每一次收割,母亲准要叮嘱再三:“要先用左手抓实麦秆,再用右手挥镰收割,并且镰刀要与麦杆形成斜角,这样才能保证安全快速割下。”母亲的话虽然记下,可当我拿起镰刀去完成时,才感觉特别吃力。因为早上露气很重,镰刀每割在麦秆上时总要滑下来,导致推进的速度特别缓慢。我与弟弟虽是前来帮忙,可终究无法成为收割的主要力量,所有的麦子还得依靠父母,一点一点去完成。   母亲见我们在麦垅里打闹,就安排我们去拾残余的麦穗,比起割麦,虽说要简单一些,但还是不太轻松。因为我们要提着篮子一行行地去捡拾,要不停地弯腰,不停地起身,几个时辰下来,我们被晒得腰酸背痛。不过,这样的劳作也让我们体会到了大地的恩泽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轻易地获取到。   麦收完成的时候,父亲便去联系车辆。说是车辆其实就是邻居家的牲口车。那时候,农村经济落后,老百姓耕田、运输全靠牲口车为主。那时候若谁家买到了牲口,就标志着日子将会殷实,生活水平将会提高。   父亲离开麦田后,我们便配合母亲把麦子一捆一捆系严实,码成垛。随后我们靠着麦垛打着盹儿,不曾想就真的睡着了。以大地为床的感觉甜甜的,让我时常觉得再也没有一种床能比过大地的踏实与温存了。   父亲驾着车回来了,母亲把我们催醒。从麦田的西头到东头,从麦田的南头到北头,我用稚嫩的肩膀背起一捆捆麦垛,摇摇晃晃装放在车上。母亲见我走得远,便要我去背近一点的,我很好强还是要去背远一点的。我认为我有责任把所有的麦子全部搬运在马车上,于是不顾麦芒的锋利,不顾烈日的炙烤,咬着牙唇,扛起了一捆又一捆……   我们一家人把所有的麦子运输在村子的打麦场上,左邻右舍的大叔大婶们早已在这里忙得热火朝天。见我们过来,大家纷纷帮忙卸车,直至这个时候,我的双肩才渐渐轻松下来。站在旁边看着轰鸣的打麦机转动,看着大伙各司其职,扬场、簸麦、装封。当所有的程序全部完成之后,夜色已经很凝重了。但我们依然顾不得吃一口饭,喝一口水,紧接着把装满麻袋的麦子,一车一车运回家中。父亲驾着平板车,母亲在后面推着,而我和弟弟紧紧地拽着母亲的衣角,深怕那黑色的夜会把我们所有人一口吞噬。几经颠簸,终于到了家。父亲又将一袋一袋麦子将卸下来,码放整齐。并用塑料棚布全部遮好。而我们却再没有什么力气去帮忙了,我们等待着母亲给我们做一顿好吃的,来犒劳这一整天的忙累。   我不知道和我有同样经历的人,是否在某个时刻还会将这些劳作的往事,再次想起来。想起那些辛劳,想起那些如小河里的水纹一样简单的幸福。   我们那个打麦场还紧挨着一个悬崖,每家每户将废弃的麦秆全部抛洒下去,重重叠叠堆积如山。玩伴们便利用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创造了很刺激游戏——跳麦床。别提当时的兴奋劲有多少,那种失重感,那种在空中放纵的自由,真的不逊于“过山车”的体验。整个“麦秆山”,充满尖叫声,打闹声,很是热闹。遗憾的是城市化飞速地发展,再也没有了这样的机会让孩子们去切身体会了。   犹记得,老宅院里有三棵大杏树,每逢到了麦收时节,那些杏儿便红彤彤地挂满了枝头。我们当地人把这些杏儿称为麦黄杏,所谓麦子黄时,杏正红,因此而得名。那时候,每个夏季里,隔三差五就会有一场大雨来,树冠上的那些平时够不到的红杏,经过雨打风吹之后,就会掉落下来。特别是到了夜里,雨急风骤加紧的时候,那些杏儿更是会满满地铺上一地。于是每个夜晚我都期待着那些麦黄杏。曾不知有多少个这样的夜晚,我是听着红杏掉落的声音进入了梦乡;也不知有多少个夜里,是这些红杏掉落的声陪我在慢长的岁月里渐渐长大的。   ……   当月齿绕着家乡的老杏树,溢出一缕缕清香,当往事已如夜空中闪烁的流星,一颗一颗轻轻滑落。那些麦收的记忆,又像墨香染色那样轻轻地在我脑海中重现。在时空的变换里,我时常对历经的那些往事加以缅怀和感恩,不单单是为了寻找逝去的那些美好时光。或许,更多的是因为我生命里的每一次伤痛和记忆,都曾给了我一种只有在初心里才能看清楚的坚定信心和美好希望吧!   我的那些父辈人,用辛勤的劳动换来的幸福生活,无论何时我都会深刻铭记,无论何时都让我倍加珍惜。 武汉小儿癫痫发病原因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治愈癫痫病最好的方法哈尔滨儿童医院能治羊癫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