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童年如画(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随笔

日子,过得真快啊!仿佛是一团恍然的光影,转眼间春节又到了。看着平时整洁的家中不需怎么打扫,想想平日富裕的生活也不需要春节来调剂,每当此时总是怀念儿童时代的春节,那种如画般的节日气氛在脑海一幕幕闪过,回味起来倍感温馨。

一过腊月二十三,娘开始张罗着扫房。娘指挥我们把家里的陈旧家什请出来,让暖暖的阳光照在这些陈年旧物上。娘头系着围巾,戴着口罩,把笤帚捆在长长的竹竿上,挥舞着笤帚开始悉心清扫,尘土飞扬中,隐藏在阴暗角落里的尘土被一扫而光,四面墙壁变得洁净如初,满地的尘土和清理出来的零七八碎,被当作废品卖掉或者扔掉,去掉了这些杂物,房间亮丽了许多,走进家中格外舒心舒畅。

家中墙壁上还保留一幅旧年画。是古装年画《西游记》连环画,每张竖着有四个小画,两张共十六个小画面,每幅小画下面有简洁的文字介绍画中故事。娘在扫房时,扫到贴着年画那面墙时,格外小心,唯恐弄坏了年画纸。等扫完房后,又让我拿着潮湿的抹布去擦拭,把扫房时落在上面的尘土擦掉。这幅画虽然经过烟火的熏陶已经有些陈旧,光鲜度远比不上新画艳丽,可它仍是我心中的不舍,因为我喜爱西游记的故事,西游记中嫉恶如仇孙悟空,好吃懒做的猪八戒,心慈面善的唐僧,憨厚老实的沙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哪吒闹海》《孙悟空大闹天宫》那些耳熟能详的故事早已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根深蒂固,是那些神话故事,让我孩童时代有了善良和邪恶的分界线。

记得那年刚把年画买回家,娘熬了一小锅的浆糊,把《西游记》年画端端正正贴在炕上方的墙上,从此这些虚无飘渺的仙人神灵们走进了我的家中,破旧的房子顿时蓬荜生辉,有了喜庆色彩和过年的气氛。

墙上有了《西游记》年画,我便从一个不着家的疯丫头,变成了一个循规蹈矩的小家碧玉。每天放学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脱鞋上炕,趴在墙壁上去读《西游记》画中故事,高处的画面够不着,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摞在一起,光着脚丫上去踩在被子上,小手一字一字指着上面认识的那几个汉字,猜想着画面中的故事,遇到不认识字,便央求着姐姐给我读,娘不耐烦地对我说:“净给大人添麻烦,没看到大人正在忙活吗?”姐姐忙完家务后,也脱鞋上炕,一字一句给我告诉我那些陌生的字,耐心地给我读出来故事,带着我走进了《西游记》那一个个富有传奇色彩的神话世界中。我徜徉在一幅幅精美绝伦的画面里,领略着画中无限神奇故事与美妙感受;浅尝了知识的快乐,奇妙的感觉,美好的体验,动人的故事,纯真的梦想……就像甘露一样,滋润着我的心灵,照耀着我的生命。

说起这套年画的来历,其中还有一段难忘的故事。

我虽喜欢《西游记》年画,却因为它是成套的连环画,价格比普通的年画贵,我只能遗憾地“望画兴叹”。拮据的生活让母亲勒紧裤腰带在艰难地硬撑着,买来的只是一些普通便宜的年画。用娘的话说,有张画贴在墙上花花绿绿就行了,穷人家,哪有那么多闲钱给你买那么贵的画!

院子里居住着一位姓胡的老奶奶,她年已七旬,矮矮个子,一头短发布满雪霜,饱经风霜的脸上沟沟壑壑,好像盛满了岁月的苦水。一双大眼睛深深陷进眼窝,嘴里的牙几乎全部脱落了。胡奶奶在街上是五保户,吃喝由街道管。胡奶奶的身世很苦,少年丧母,从小给人当童养媳,听说她是个“石女”,由于不能生育被婆家看不起,最终在中年时丈夫和她离了婚。从此胡奶奶成了孤家寡人,世俗的偏见让胡奶奶选择了孤独终身,从此再没有嫁人。胡奶奶很少出门,二十平米的逼仄房子是她活动的空间,平日里日常用品都是托院子里的人给捎回来点,因此,照顾老人也成了院子每户人家的义务。

胡奶奶对毛主席有着深厚的感情,她总爱挂在嘴边的话是:“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我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啊,假如在旧社会,老人无儿无女,没有生活来源,不是被饿死就会被冻死。而如今,老人在街道关爱下吃喝不愁,衣食无忧,整日悠闲自在,乐哈哈地面带笑容,把日子过得如春暖花开。

草编是当时家庭增加收入的一项家庭副业,也是家庭妇女的一种手艺活。胡奶奶草编的手艺很高,她闲暇时总是手不离辫子,那一根根亭亭玉立的玉米秸,在她手掌中如舞龙般上下翻飞,瞬间编织成长长的辫子,辫子平滑细腻,赏心悦目,简直就是一件工艺品,让人爱不释手。因此她的草编经常有商贩登门收购,胡奶奶也靠着自己辛苦的劳动为自己挣足了零花钱。每到年关,老人都会托人买来一张崭新的毛主席像,替换下旧的,让鲜艳的毛主席像时刻陪伴在她的身边,

那年秋天,胡奶奶墙上的毛主席像由于时间长了,画面一角脱离开墙壁,垂落下去遮盖住了毛主席像半个画面。胡奶奶不顾年迈体弱,一双小脚颤颤巍巍踩在凳子准备上去重新去粘贴。恰巧被经过的娘看到了,娘惊叫着:“大娘,您这是干什么!不要命了!快下来,不要摔着了!”忙喊着我过来,让我上去给胡奶奶粘画。我人虽小,却身子灵敏,在娘的指挥下,像个猴子似的踩在凳子上,又踏上桌子,一步步登高,胡奶奶站在地上不断叮嘱着:“小心啊!闺女,还是孩子身子轻巧,唉!老了,不中用了!尽给人添麻烦!”我没有理会胡奶奶的絮絮叨叨,用小手抹上胡奶奶给的浆糊,把毛主席像平展地贴好,用一双小手使劲拍着,胡大娘在远处端详半天,满意地露出笑容,“好,好,贴的挺好的!好闺女,以后奶奶编辫子挣了钱,给你钱买画啊!”

自从我给胡奶奶贴画后,胡奶奶见到我总是笑眯眯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有了好吃的也招呼我去吃。那年春节前夕,胡奶奶找到我家,手里拿着两块钱递给我说:“闺女,去给奶奶买张毛主席像吧!

“好嘞!”我高兴的从她的手中接过来钱,这事我太喜欢做了,一蹦三跳地就要跑出门。

“等等,闺女,那些钱用不完的,余下的钱就是你的了!你相中画什么就买吧!”胡奶奶和蔼地望着我,目光中是满满的爱。

我把请求的目光转向娘,娘埋怨说道:“大娘,怎么能让孩子花您的钱呢!您老挣个钱也不容易!”

“怎么了?我的钱孩子不该花吗?我乐意,孩子快去吧!”胡奶奶不乐意了!她不管娘的反对,挥手示意我离去。

我一溜烟地跑到熟门熟路的新华书店,这里的环境对我来说再亲切不过了。每当下学完成了作业之后,我就会泡在新华书店二楼的售画大厅里,一待就是一下午。如今是年关,正是年画的销售旺季,售画大厅是人满为患,大厅墙上挂满年画,供人们挑选。五彩缤纷的年画中,最瞩目的是墙壁上悬挂着的毛主席像,似太阳光芒四射,耀眼夺目。柜台里人物画、山水画、花鸟画、生肖画、历史故事、神话传说连环画等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中气宇轩昂的李玉和,机智勇敢的阿庆嫂,深入虎穴的杨子荣等人物画像,英姿飒爽的高大形象展示在人们面前,古装年画《白蛇传》,《西游记》等生动有趣的故事,把人们带进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神话世界。

大厅里熙熙攘攘,人头攒动,把柜台围了个水泄不通。我仗着人小机灵,挤在人缝里,把手中的钱递给售货员:“阿姨,我要一张毛主席像。”

一位慈眉善目的中年阿姨,爱怜地从人缝中接过我手中的钱,对挤在我周围的人们说道:“大家让一让,先让这位小朋友买吧!”

拥挤的人们给我闪开空隙,让我的身子靠近柜台。那位阿姨从柜台下抽出一张崭新的毛主席像,仔细地卷好,套上纸套,小心地递给我:“给你,小朋友,终于看到你买画了!”阿姨微笑着说道。因为我经常来这里看画,阿姨对我的面孔已经印象深刻,她也在为我能有了买画的机会感到高兴。

我接过阿姨手中的毛主席像,阿姨又把零钱卷成一团给我,“给你,小朋友,这是找给你的钱,拿好了,不要掉了!”

“不,阿姨,我是给我们院子里的胡奶奶买的,她说余下的钱让我自己再买一张我喜欢的画。”我鼓足勇气说道。

“哦!那你喜欢什么画呢?我给你拿。”阿姨再次和蔼地问着我。

“阿姨,我想买一套《西游记》画。”我毫无忌惮地说着,丝毫没去想手中的钱够不够。因为《西游记》是我梦想中最美好的年画,记不清多少次,我用嫉妒的眼光看着人们手中拿着这幅画从这里走出,感觉他们把我的梦想都带走了。

“唉!孩子,《西游记》已经卖完了,就是有,你手中的钱也不够啊!还差五毛钱呢!”阿姨抱歉地对我说,“小朋友,换一张别的画吧!有便宜的画我给你找找。”阿姨说着,准备给我去找别的画。

“不,我就要《西游记》,别的我不要!”我大声喊着,咬着嘴唇,眼泪都憋出来了!

“哎,这孩子,还挺执着,不就是个画吗?什么画贴在家中不行?”旁边有人在讥笑我。

“喂!喂,小孩,你到底买不买?不买就让开地方,不要耽误我们买!”有人在大声冲我喊着,也有人在挤着我,把我挤到了柜台一角。

我被挤出柜台前人群,失望地手中拿着毛主席像画,噙着泪观望满墙壁的年画,有点不知所措。我不知道,我手中的钱够买什么画,也不知道除了《西游记》,什么画还是我倾心所爱。那一刻,那些年画在我眼中眼花缭乱,搅得我心猿意马。

“等等,小朋友,来,我给你找了一套《西游记》,给你吧!”我正在失落中,售货员阿姨来到我的身边,她的手中拿着一卷画。

“啊!”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吗?阿姨。”我疑惑地望着她。

“真的,这是我给我儿子留的,送给你吧!”阿姨和蔼地说道,说着,她展开画面。啊!真的,真的是《西游记》,那孙悟空一脸猴相,一双火眼金星,手舞着金箍棒,调皮地在向我示威。

“谢谢阿姨,可我……”我犹豫了,没忘记囊中羞涩。

“不要紧的,孩子,五毛钱我给你垫上了,就算阿姨送给你的过年礼物吧。”阿姨温情地对我说道,那面容和胡奶奶一样亲切。

“谢谢阿姨。”我激动地把手中那把攥出汗的钱恭恭敬敬递给阿姨,不忘再给她鞠上一躬。

“回家吧!孩子,你的愿望实现了!今年一定是个快乐的年!”阿姨和我挥挥手。

“阿姨再见。”我向阿姨挥着小手,拿着手中的年画,欢天喜地走出售画大厅,走出新华书店。大街上车水马龙,瑞雪飘飘;鞭炮声不绝于耳,满地碎红;孩子们花花绿绿的衣服,赏心悦目;来来往往的人们喜色扑面,皱纹舒展……是的,今年又是个快乐年!

随着时代的变迁,那些古朴喜庆的年画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我不会忘记,是年画,让我清贫的童年生活变得“美如画”。在年画中曾经遇到的关爱,曾经遇到的感动,一幅一幅,成了镶嵌在我记忆里的美好画面。

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专业?山西看癫痫病的医院天津看癫痫的医院武汉医治癫痫病医院哪家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