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公主(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随笔

时隔多日,我又走进了厂子的大门。满院的果树硕果累累,丰满的玉米敞开怀,金黄的谷穗弯了腰。几只老母鸡跟随在趾高气扬的大红公鸡左右,一边觅食,一边“咯咯咯”地叫。那只大“天鹅”看到我以后,立刻抻长了脖子,“嘎嘎”叫着在我身后追赶着。躲在笼子里的王子对我很冷淡,它傲慢地挑了一下眼皮,用狡黠的眼神偷偷地瞄了我两眼,不屑一顾地“哼哼”了两声。

我走过了生活区,走进了办公楼,一切如故。只是这一路上我始终也没有见到公主那熟悉的身影,我的心里不免有些忐忑不安。结束了上午的工作,快要去吃午饭的时候,我又想起了公主。我问身边的同事:“今天我来,咋没看到公主呢?”

同事收住了笑容,脸色阴沉下来。他低声告诉我:“公主,已经没了。”

“没了?”我追问了一句。

“没了。”同事很肯定地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我沉默了,心情也越发沉重起来。我无心再去吃午饭,独自坐在办公桌旁,默默地思念着可爱的公主。

公主来自于寒冷的阿拉斯加,它长着一双棕色的大眼睛,明亮得像一汪泉水。娇小婀娜的身躯,轻盈柔美的脚步,像芭比娃娃一样高贵可爱。它那小鼻子尖上总是湿润的,像涂抹了一层油。同事们都很喜欢它,有人送给它高档的进口食物,有人搂着它拍照,有人送给它一个响亮的名字——公主。

开始,我对公主并不感兴趣。因为我喜欢在恬静的空间里生活,喜欢在整洁的环境中工作,对其它我所不喜欢的东西是从不眷顾的。公主好像也知道我并不喜欢它,对我总是敬而远之,从不靠近我的身边。有时候,我经过它的身边,它也会眨巴起那双大眼睛,很友好地看着我,不停地冲我摇晃着小尾巴。

不经意间,娇小的公主长大了。它的主食不再是高档的进口食物,而是由同事给它和王子一起做的“粗茶淡饭”了。公主好像并不择食,适应能力也很强。它棕色的毛皮愈加油亮,鼻子尖依旧是湿润的。

我开始喜欢上公主是在仲夏时节。那天中午,吃过午饭,我和几个同事坐在厂区景观旁的石凳上聊天。突然,我感觉有啥东西在轻轻地摩擦我的后背,我便回头看了一眼,竟然是公主。它正站在我的身后,两只眼睛忽闪着,尾巴不停地摇摆着。同事指着公主,笑着对我说:“看,公主多懂事。它一定是想你了,在和你套近乎呢。”

“净开玩笑,我这才走了几天,它就懂得想我了?再说了,我从没有待见过它,它怎么会想我呢?”我的心里比谁都清楚,虽说大家都喜欢它,我可从没有正眼看过它。我怕它身上掉毛会沾到我身上,我怕它身上会生癞,我怕它身上藏着跳蚤,我怕它……,总之,我讨厌它,就像讨厌王子一样。更不要说亲近它,喂它了。我断定,公主是不会和我有一丝一毫感情的。

可是,当我转回身以后,公主竟悄无声息地来到我的身前,趴在地上,仰起头注视着我。我刚要骂它“蹬鼻子上脸”,它竟然做出了一连串亲昵动作,这令我匪夷所思、哭笑不得。它先是缓缓地站起身来,将整个身子靠在我的大腿上。又侧过头去,冲着我的同事“汪!汪!”叫了几声,那叫声比铜铃响还要清脆。

“狗仗人势?”我马上否定了自己,我不算是它的主人。

这时候,它又半跪在我的胸前,伸出长长的舌头舔舐着我的膝盖,舔得我浑身痒痒的,像有无数条小虫钻心。它一边舔着我,一边故意将头扭向我的同事,做出一副无比骄傲的样子。我的同事看着它,笑着说:“看把你美的,鼻涕泡都快美出来了。”公主并没有去理会我的同事,它继续在我的面前示好。它躺倒在我面前,小肚皮朝天,伸展开四只爪子,左翻一下身子,右翻一下身子,打着滚儿。那双眼睛也不住地朝我眨巴着,好像在对我说:“我,够乖吧,可爱吧。”

看着像孩子一样乖巧的公主,我突然动起了恻隐之心。我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它的额头,它竖起了耳朵,眯缝起眼睛,慢慢把头抵在了我的胸口上。它显得很满足,很惬意。尾巴不停地摇摆着,嘴里发出兴奋的“呜呜”声。

我确信,公主是真的想我了,我那颗冷漠的心被它融化了,从心里喜欢上了它。

从那以后,一有空闲时间我就会去看看它,它也经常伴随在我的身边。

一天午后,我到玉米地边看玉米,公主也默不作声地紧跟在我身后。突然,公主猛地撞了我一下,险些把我撞倒。我刚要去打它,却见公主张开了大口,露出尖利的犬牙,发出“汪!汪!”沉闷的叫声,似瞬间炸响的闷雷。我惊愕地发现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公主暴怒了,它用它强有力的前爪死死地踩住一条小青蛇的头。那条蛇竭力扭动着身躯,拼命地挣扎着,试图逃出公主的前爪。但公主没有给它喘息的机会,它用锋利的牙齿撕扯着那条蛇,直到将它斩首,慢慢地停止了扭动。

公主抬起头来,挺直了身子,以胜利者的姿态看着我,不停地摇晃着它高高卷起的尾巴。

眼前的情景,令我动容,让我想起了古代“华隆家犬”的故事。那故事里讲:吴华隆独自到江边,被一条大蛇所盘绕,无法解脱。尾随他而来的快犬“的龙”,为救主人奋起斗蛇。咬死大蛇后,看到主人僵卧不动,“的龙”涕泣不食,直至主人苏醒后它才开始进食。从此,吴华隆便更加爱惜“的龙”,像对待亲人一样对待它。

这件事以后,让我感悟良多。“犬马比君子”。我从公主的身上不仅看到了它表面的温顺,更看到了它骨子里的高雅气质,感受到了它对我们人类的一片衷心。

公主还在。那双闪亮的眼睛,那种洪亮的叫声,那个矫健的身姿……这一切,都清晰地萦绕在我的记忆中。

哈尔滨癫痫哪个医院好沈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的效果好武汉癫痫病好的医院左乙拉西片有哪些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