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念】眼神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微散文
“你好,婷婷医生!”   婷婷抬头一看,健满脸堆着笑容,礼貌地问好。   健是某单位的法人代表,中等个子,昂首挺胸,腰杆笔直;曾经白净的脸,近些年总是红光满面。健说话巧舌如簧,为人八面玲珑,领导当春风得意。自从官运风生水起,也就毫不吝啬,花钱如流水,可能应证了“人在官场,情在商场”这句话。健和婷婷医生年龄相仿,也算比较熟悉。   “早上好!”婷婷回应,微笑着用纯真的眼神望着健。   “上次你替我老爸治好了病,我请你喝早茶去。”健急切地说,指着路边的车,“上车吧!”   “治病是医生份内的事情,不足挂齿。”婷婷推辞着,“还是算了吧!我马上就上班了。”   “我请你喝早茶,你就赏个脸吧!”健伸出手,做一个准备拉扯的姿势。“上班的事情,我替你请假!”   婷婷心想:“他是外单位的领导,这么热情,没必要得罪他,也不至于让他去向自己医院领导请假,就还是去吧。”   见推辞不了,婷婷就避开他的手,一边上车一边说:“您这么客气,我还是恭敬不如从命,先谢谢您了。”   健的车,在车流中穿梭,一看就是老司机。   婷婷上车寒喧几句之后,打个电话请假,又电话给同事请人代班,很快就到某商务会所。   这是一个非常高档的消费场所,车刚到四楼停车场停下来,身着红色制服的安保帅哥就走过来,行礼之后,拉开门,用手遮着车门上沿,让客人下车。婷婷和健并排而行,一边说笑,一边在帅哥的指引下来到餐厅。   餐厅门口立着一块活动的广告牌,白底上用水粉写着红色的字:“七夕快乐!”厅分ABCD四区,“高大上”的装修规格,墙上喷绘着世界名画,梵高的向日葵、星空等;金色的大圆柱,奢华至极。“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餐厅幽幽清香扑鼻,金碧辉煌。枣红色的金丝绒,套着餐桌和椅子。一眼望过去,坐着四五百人的餐厅并不拥挤,或两三人,或七八个,轻言软语,低眉浅笑,和刚才市井的嘈杂形成截然不同的反差。   婷婷就在A区的七号餐桌停下来,服务生过来挪开凳子,示意二位坐下,面容姣好、身材高挑、身着紧身旗袍的美女,“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抚风。”盈盈地走过来,端上两套银质餐具,轻巧地摆开、倒茶。   “哥、姐,二位请点餐。”旗袍女说。   “你吃什么?请自己点吧!”健把图片点单递到婷婷面前。   “美女你来推荐,我来点。”婷婷大方地说,一边征求健的意见,一边听取旗袍美女的推荐,很快点好。耐心等候早茶点心,喝着茶,听着音乐。   “轩帅哥为女友云云点播一首歌,并祝云云节日快乐!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播音员甜美的声音说完毕,音乐缓缓响起《一曲红尘》。   “我喜欢听你唱歌,改天有朋友聚会,邀请你去KTV唱歌,好吗?”健说。   “我嗓子不好,不能唱歌了,谢谢你!我不去。”婷婷有点不好意思。   “那就我请你吃饭吧。”   “你不用这么客气,朋友之间何必拘礼。”婷婷再次委婉地拒绝,总觉得健过分热情。   对医生来说,治好病人,这是太平常的事了,婷婷也没多想,喝过早茶后,返单位上班。      二、   “美女医生,今天下雨没事干,出来玩玩不?”手机上弹出一则短信,显示陌生号码,婷婷没理会,继续上班,不知哪个冒失鬼发错了信息。   十一点半,一辆黑色的小车,打着双闪灯,在门诊的门口停下来,车上下来一位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男士,来到办公桌前,摘下墨镜。   “婷婷医生,我请你吃中饭,现在接你过去。”健满脸笑意,诚意十足的眼神看着婷婷。   “我不去,现在正上班呢!工作餐马上就送到。”婷婷坚定地回答,“谢谢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这样好不?几天前我就邀请了!吃饭你不去就算了,我一会再来接你去K歌。”健不肯就此罢休。   “到时候再看吧,我真的不一定有空!”婷婷还在推辞,可也不想让领导太没面子,心想,“等他中午应酬喝了酒,不能开车,或者是醉得忘了这事最好。”   和健都认识十几年了,也就是普通朋友而已,为什么他会如此热情呢?婷婷怎么也想不通。   十二点多,婷婷刚吃完饭准备午休,健轻快的脚步,直奔婷婷面前。   “婷婷医生,我来接你去K歌,担心你下班就午睡,就赶紧过来了。”   “我是习惯午睡,也不太习惯见陌生人,还是不去K歌了吧。”婷婷再次推辞。   “我的朋友,有很多你认识的人,都是比较熟悉的。”健急切地说,“我已经跟他们说了,说我接婷婷医生来K歌,他们都欢迎你!请你吃饭你没赏脸,K歌如果也不去,我多没面子?”   “那好吧,不过,我两点半上班,您得送我回来!”婷婷说。   “当然,绝不影响你上班!”   到了某宾馆停车场。   “怎么是宾馆?”婷婷问道。   “这宾馆有餐饮、娱乐、健身、住宿等多种经营,你从没来过吧?”健回答。   “这些高档场所,真的从没来过。”婷婷心想,没出声就点点头,和健一起走向电梯。   婷婷个子不高,在南方小女人中,算是中等;微胖的身材,极致的性感圆润;五官长得十分大气,有一种经典的美;微翘的嘴角,挂着甜美的微笑;清澈透亮的眼神,遮掩不住灵魂深处的自信,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无不飘逸出优雅;眉宇间的峻冷,是男人至命的魅惑,仿佛就要沸腾,却又停在冰点。   来到八楼的某一间,健快步上前,用手包在门把手上扫了一下,推开门,再退一步,做成服务生弯腰迎宾的样子,右手掌心向上往门内示意,笑着说:“请进!”   婷婷走进去,心里一惊,若大的房间,居然空无一人!   “他们都没在,这不是唱歌的地方!”婷婷瞪大眼睛,惊讶地回过头问道。   “你二点半就上班,我就没带你去K歌那儿。”健避开婷婷的眼神,“你的时间太难得,我非常珍惜,想和你聊会儿,行吗?”   “哦,聊天……”婷婷喃喃地说。   婷婷心里迅速作出反应,在离门最近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胸前抱着一个沙发抱枕。环视房间,该是豪华套间吧?门的把手,该是向下按的!火警感应器,在过道的上方就有一个。   “今天会是一场无销烟的战争,可能是正义与邪恶的交锋,也可能是相安无事,一定要有控制欲望膨胀。”婷婷心想。   “你喝水不?我给倒。”健说。   “好吧,我喝绿茶,谢谢!”婷婷说着,心里想,“滚烫的茶水将是一道防卫屏障。”   “我心里的苦闷,只想对你说。”健在茶几另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因为,我特别欣赏你,你处事的方式、对人的态度、你的能干、你的温柔,就连你走路那婷婷玉立的样子,我都非常喜欢,你可能不知道吧!”   “感谢你对我的喜欢!人都有两个面,就像衣服一样,有正面和反面,而你只看到我阳光的正面。”婷婷心里盘算着,要尽快给他暗示,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免得到时大家尴尬。婷婷接着说,“你说我温柔,其实我非常有个性,是非黑白不容颠倒;做人道德的底线,不容触碰,如果踩到这雷区,一定会爆炸得杀伤力极大,你可能还不了解,熟悉我的人都知道的。”   “我一直远远地观察你,怎会不了解?我知道你办事雷厉风行,也佩服你敢做敢为。”健讪讪笑着。   “了解就好,现在的时间全部归你,说你想说的话,我将是一个合格的聆听者。”婷婷笑着说,“抓紧时间,说不定一个电话,我就得走了。”   “……”健打开话匣子。   婷婷一句也没听进去,一边不停地喝水,一边装作认真聆听。   喝着听着,从包里找出纸巾,顺便把手机放到最佳位置,婷婷起身:“对不起,我方便一下。”   健点点头,咽了一口吐沫,停了下来。   婷婷来到卫生间,飞快地打字:“五分钟后来电话,说有急事速回!”迅速发出给同事。   方便完,还是把包放到身后的沙发上,搂着抱枕,优雅地继续喝茶聆听。几分钟后,电话响起,是同事来的电话。   “喂,什么事?请讲!”婷婷按下免提。   “有急事找你,一下子也说不清。”同事急切地说,“你在哪?要多久才到?我在门诊等你!”   “我在某商务会所,很就到。”婷婷挂断电话。   “同事她急匆匆的,也没说什么事,看样子是等我去才能解决的。”婷婷对健说:“麻烦您送我回去吧!”   健有些无奈,还是愉快地送婷婷返回,他可能想表现出绅士风度,期待下一次邀请婷婷。   “你刚才说了那么多,我深感你的不容易。”婷婷在副驾位,侧脸用真诚的眼神看着健,“不过,我要告诉你,下次你的任何邀请,我都不会再来,无论是吃饭还是K歌。”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你为什么拒绝?”健满脸茫然。   “因为我们是朋友,就直言相告,怕到时候我的拒绝让你没面子!”婷婷认真地说,“你不要试探,我说到做到的。”   “也好,上午发信息,你没反应,我就知道你是冷美人。认识你的人都说你是高傲的公主,果不虚传,我尊重你。”   “那条信息是你发的?”婷婷想起,“不好意思,我没存入你的电话号码。”   ……   到单位后,婷婷把事情说了个大概,感谢同事的电话相助,希望下次健来看病时,由她接诊。   事后,婷婷静下来,想起这一幕幕,像播放电影一样惊心动魄、心有余悸,祈求这事到此为止吧。      三、   门诊电话响起,是邻单位的座机号。   “我们的老大病了,在办公室,请婷婷医生赶快过来一趟。”隔壁单位小刘在电话中急切地说。   “哦,你把他送过来吧!”   “不行的,肚子痛得厉害,脚也动不了。”   “那好,我马上就过去。”   婷婷想,在办公室是公共场所,不用担心自己,这个年龄阶段是心脑血管病高发,若是心肌梗塞就得争分夺秒。婷婷顾不得一个多月前那件不愉快的事,只想早点救人。   到了办公室,健真的趴在桌上,一看脸色还行。   “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婷婷左手推了推健,右手持听诊器。   健抬起头,反手叉腰,又往后示意:“痛在这里。”   “哦,是腰痛,那没关系的,只要不是心梗就好!”婷婷马上准备返回。   “既然来了,你就给我量一下血压吧。”   婷婷想尽快测完血压离开,把血压计放到办公桌上,按下扣纽,打开血压计。   健忽然站起来,朝着婷婷,双臂即将合抱。婷婷迅速蹲下,巧妙地躲开,让他抱了个空。   婷婷从健的身后钻出来,把办公室门从虚掩状态全部打开,又走到健的面前,用严肃冷漠的眼神看着健。   “君子动口不动手!我希望你是一介君子,而不是小人!”婷婷定了一下,“还有,如果你再对我有任何念想,我们将不再是朋友!”   郑州哪里有专门治癫痫病的医院黑龙江治癫痫好治吗重庆市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伊春癫痫病医院费用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