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军警】爱女人,爱生活(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微散文

人家说爱江山爱美人,我只能说爱女人爱生活。人家有王者之风,我乃一世俗小人。

爱女人,可女人爱我吗?这倒也是,大多数男人心中要么有个小芳小薇,要么有个周迅徐静蕾,未必小芳小薇周迅徐静蕾心中会有你。自作多情者众。

已婚男士的在下有必要澄清一下,小芳小薇已然远去,周迅徐静蕾遥不可及,唯有吾妻即使不在身边也得装在心里。她不仅是女人,而且是我的女人。

所谓“我的”绝不是说她是我的附属品,因为她也完全可以称我为:我的男人。“我的”不过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已,我觉得没有比如此称呼更可亲可近了。

可悲的是,生活中有些男人将“我的女人”附属了私有化了,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一点也不讲究,非打即骂。鲁迅老人家早就说过,男人女人“必须地位同等之后,才会有真正的女人和男人,才会消失了叹息和苦痛。”如果说女人因为男人还有着叹息和苦痛甚至是不幸,那么说就没有真正的女人和男人,也就不能谈地位同等了。

然而,我依然相信世上有真正的女人和男人的。暂不说什么是真正的男人,先说说什么是真正的女人。真正的女人无非是活出自己来。这话再一想又有点苛求女人。女人毕竟和男人不一样,真正的女人照样要男人宠着怜着爱着。

我一向赞同男女地位同等,但绝不希望男女表里等同。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有一 “超级女兵”,十八般武艺皆通,样样不输男兵,可她还是和男兵有所不同。为让因训练磨破的迷彩服变漂亮,她将废弃的迷彩服剪成五角星、心形等图案的补丁,巧妙地加以美饰。爱美总是女孩子的天性。放眼军营,男兵有风骨,女兵有风韵,各有各的风姿。但要说美丽,还是女兵或女人。

我曾以为女人的这种美丽是转瞬即逝,不禁折腾,总有花残月缺之时。那次采访一位八十余岁的革命女军人,我否定了这种想法。丈夫已去世二十年,但他年轻时写给她的情书,她依然珍藏至今,无论是行军打仗还是多次工作调动。当我目光停留在情书歪歪扭扭的字里行间时,我听到了她爽脆短促的笑声,这笑声仿佛逆转了六十余年,让我看到了一个年轻害羞的小女兵。这笑声是我听到的最幸福的笑声。从她饱经沧桑的脸上我看到了曾经的美丽。这也许证明,女人因对男人有念想而美丽着。

翻开本期杂志,你会看到比这更美丽的有关女人的细节,比这更精彩的有关女人的故事,比这更深刻的有关女人的思想……但真正要读懂女人,还是要回到生活中去。

爱生活,爱女人。爱生我养我的女人,爱给我幸福的女人。爱会生活的女人,爱有女人的生活。

值此三八节到来之际,值此本刊过一岁生日之时,我代表军营内的男人,向守望军营的女人深深鞠一躬。你若说我不能代表——但我的确戴表了,现在北京时间八点整,预备,开始——

如何治疗癫痫症如何能治好羊角风倒地不起,口吐白沫是不是癫痫症状天津去哪个医院医治癫痫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