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一千万的故事(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大赛

零九年底,经同行朋友举荐,南飞下广州,为西安市西北冶金粉末研究院一位雷教授,开展环保方面热力测试工作,工期为五天,来去一趟总共一周。对方随身携带德国进口热力测试仪,本人只负责全部试验的技术监测工作。考虑到南方温暖如春,对于我这个喜欢温暖,讨厌寒冷的人来说,算是一种暂时的逃避。商议好以后,痛快答应了,反正时间不是很长,请一个礼拜假还是很容易的。

到达咸阳国际机场时有两位师傅等候。一位看上去有六十多岁的老者是雷教授,身材魁梧高大,面部严肃冷峻,虽然推着行李车微笑着,看得出一贯严谨作风的老学究模样,身体看上去不是太好,有可能三高。对于六十多岁人来说也很正常。事后得知确实三高,随身带着降压药;一位年近六十姓杨的老总,中等身材,始终微笑着,看得出久居深府高管公务员的做派。机票早已预定好,三人一同飞往广州。

见面相互寒暄后,立即去自动取票机取票、办理登机卡、过安检,入得候机厅才找个地方安稳坐下来。飞机上的时光总是显得百无聊赖无所适从。虽然飞机比汽车安全得多,但坐上去总不免让人惴惴不安,一但失事,无可挽回,梦断蓝天。为此航空公司刻意安排一顿简单快餐,来缓解大家迷茫杂乱的心绪。

飞机着地,大家长舒一口气,终于到达目的地。走下飞机,果然感到广州气候热浪滚滚,潮湿温暖,身上厚重的防寒服像甲胄一样繁琐缠人,恨不得马上脱掉。还好,有位黄老板(合作伙伴)开车专程来机场接我们至花都下榻。

只见路两旁高大笔直的假槟榔树,翠绿可爱隐隐开着紫色小花的紫金花树,长着大片绿叶的滴水观音在高架桥下随处可见,一翁翁盛开的三角梅时不时从车窗旁一闪而过。

教授有些迟疑地问,这部德国仪器用过没?答曰没有用过,同类型德图仪器用过,只要有说明书即可。一个小时后,在宾馆里已经可以轻松自如操作使用。简单洗尘完毕,收拾停当,大家一同去附近大排档,一家自称青海人家的小餐馆用餐。虽然已经晚上十一点左右,但明亮辉煌的大街上人来人往,街边五六米高翠绿浓阴清凉可人的榕树下坐满纳凉人,横枝长满似马鬃般气根齐刷刷下垂,煞是好看。这样的树也只能在热带看见,对于北方人确实新奇迷人。坐在树下一边用着餐,一边谈天说地,真是怡然自得趣味无穷。

第二日早晨,因为要赶往四百多公里外的梅州兴宁,来不及享受精致的广东早点,随随便便在街边简单吃了流动小商贩的炒米粉。细细的米粉加上葱姜蒜、豆芽、青菜,感觉好似北方老家的炒面皮,清淡爽滑可口。因为广东人喜欢夜生活,一般休息得很晚,到早晨九点以后才陆陆续续出来享用早点,我们这些与时间赛跑的苦命人哪里敢这么等待。

黄老板的宾利汽车载着我们三人和一位十七八岁的漂亮姑娘(听说是他的小蜜),直奔广州以东四百多公里的梅州兴宁电厂。看着沿途两边绿茵茵的包谷地、蔬菜地,大片的荔枝园、香蕉园,随处可见的三角梅,还有开着紫色漂亮花朵的紫金树,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这里的人们生存环境太好了!做个岭南人真的好幸福!尤其时不时一丛丛拔地而起的木竹,让人心生敬意,既漂亮又实用。据当地人讲,把这些东西砍下来的费用还不够买卖得来的银子,所以,人们基本上是任其自生自灭。听来不免让人惋惜。

沿途到处是新开发的工业园区,好的国家政策让这个曾经贫穷的革命老区一下子火起来,火得炙手可热。过去,这里主要是来自中原的客家人聚集地,看看路边树林里,偶尔放置的长长的、怪异的陶罐,就会知道那是客家人临时贮存逝者的一种形式。等以后条件允许再回头转移因突发疾病而离世的灵体。当然此地曾经出过像伟大先驱者孙中山先生、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叶剑英元帅等。也许工业开发区的兴起也倾注了中央领导者的怜悯之心,报恩之情。

兴宁电厂是两台装机容量135MW的国产火力发电机组,算是小电厂。那里有一位睦姓男子接应我们,且安顿好食宿。睦师傅是黄总的助手,成都人,为人和蔼可亲,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确是个大大的好人。

保安见我身穿国电公司工作服,轻松地放行进入单位。在工作前的安全管理考试中,碰到一位大荔乡党,考官见我说一口纯正西安话而倍感亲切,真可谓他乡遇知己,自然配合相当默契。当时正值广东环保最严苛的时候,年底前如果烟气中的氮硫含量达不到国家烟气排放标准,电厂必须关停歇业。这个单位效益特佳,正式职工就二三百人,检修、运行人员都是东北锦州老电厂的职工在承运和维护。这是一种新型的管理模式。

教授是一位专门研究冶金粉末专家,发明了一种除渣剂,添加到锅炉燃煤中,可以在炉膛内燃烧产生化学反应,从而使烟气中氮硫含量大幅降低。两家技术人员谈好试验的安全技术措施后,开始除渣剂试验工作,试验分若干工况,进行得异常艰辛。这种烟煤燃烧后烟气中含氮量尚可达标,而含硫量远远超标。记得当时每两分钟采集一组数据保存仪器中,包括机组的热负荷、电负荷、氧含量、二氧化硫含量、氮氧化合物含量、二氧化碳含量、炉膛四角检查孔温度等,同时要用手抄写笔记记下这一组组数据,以便和仪器中数据相呼应。

经过三天努力,试验工作稍有眉目,含硫量一直不稳定,断断续续达到国家标准。蹊跷的是二氧化碳含量降低至平常30%--50%。而陪我一起做试验的杨总看过记录后,反倒平静地说:“好!好!可以的。”我暗自纳闷,咱们连差都交不了,好什么好!但考虑到自己只是一个试验员,管不了那么多,也就作罢。

这项工作进行到第五天,从西安长途运过去的除渣剂已掺烧完毕,想和甲方交涉,希望得到购销除渣剂的合同,终因甲方对试验数据不满意而告终。我们别无选择,只好移至广州花都开始返程。

回家后不久,教授又召唤我第二次飞往广州。这次是西下三百多公里罗定市的罗定电厂。去罗定的路上,气候更是宜人如春,好似北方的春二月,路两旁全是绿绿的野草,奇石怪树,难怪肇庆市有著名的七星岩、端砚出在这里。

肇庆市的城东有一条由南至北碧绿清澈浩浩汤汤的西江河,感觉好美。暗自思忖,如果放在我们北方黄土高坡,该是天大的美事,可惜只是幻想。途经浮云县,到处都是采集和加工大理石板材的买卖商户。从未见过那么多的大理石,样式品种千奇百怪,应有尽有。一路上时不时在村镇边可见到刚刚开发的工厂和忙碌的打工者。

到达罗定以后,觉得那里简直就是一个被现代文明遗忘的桃花源,到处绿树郁郁葱葱,成片的橘树林挂满金色的果实,树下的花草绿得醉人。尤其那个电厂绿化得像花园,有热带树木槟榔树、榕树、凤凰树、芒果挂满枝头的芒果树。也有和北方一样长着细细绿叶,开着粉红色绒球的合欢树。胳膊粗硕大滚圆的罗汉竹一翁一翁的,煞是好看。成串成串似爆竹般开放的凌霄挂满墙头、爬满铁栏栅。菊花含苞怒放,桂花余香犹存,三角梅色彩鲜艳静静绽放。

特别羡慕那里的职工食堂,四周全是玻璃幕墙,一边用餐,一边可以欣赏周围美丽的花园。整个食堂自助用餐纯正绿色,原汁原味,饭菜极佳,不添加任何味精之类的佐料。起初不信。那些新鲜的蔬菜、水果、鲜肉,进入口中果然鲜美可口。幸福满满。所有职工坐大巴来到单位,自觉享受自助餐,秩序井然。不禁念起惜园一:已是中原数九寒,可叹岭南菊正艳。满眼葱绿花宜人,遍野金橘风醉暖。

电厂也为两台装机容量135MW的国产东方火力发电机组,属于上市公司粤电力属下的小厂,设备管理卫生整洁,井然有序,人员配备年轻精干。和专业技术人员商议后试验工作正式展开。这里的试验同样艰辛坎坷,烟气含硫量尚可,含氮量远远超标,一东一西泾渭分明,真是煤种不同,千壤之别。

在这里也出现了许多问题,首先由于教授急于试验结束搬师回陕,所以在没有为仪器充足电的情况下强行开机试验,结果丢失了在梅州非常珍贵的试验数据,气得教授面孔铁青横鼻瞪眼。当时见此状很是茫然,总觉得教授举动有些反常,但作为旁观者只能隐忍以待。

到后来几天里,细雨绵绵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接连出现一些神奇现象。设备由于连日阴雨绵绵,湿度过大,测试仪器好似顽皮的孩儿闹情绪,停止工作,于是在试验间隙用手机记录了当时思乡的情感:绵绵阴雨天,回首望长安。树翠花虽好,毕竟客岭南。

在哪里试验时,配合我们的生技部主任和运行专工两位年轻人,有三十岁左右,长得特帅,如同漫画里的男主人公,让人好生妒忌。询问后得知,他们不是广州本地人,都是从外面很远的地方招聘来的。更巧的是在物资部为甲方测试氧量标定瓶时,遇到一位女管理员,主动以乡党称呼我,因为我的口音明显陕西秦腔,都是来自遥远北方的西北人。交流后得知她老家甘肃庆阳,广州上学毕业后被招聘来到这里,那位帅帅的锅炉专工就是他的丈夫。这里待遇高、福利好、环境又佳,真为他们的幸福生活感到自豪和骄傲。

一起做试验的杨总见我这么悠闲放松,甚觉奇怪。随告之,自己只是一个试验员,无论试验结果好坏都有报酬,故没有任何思想负担,有的只是欣赏这里上天所赐予的美丽景色,大好时光。

大家一起商量后,决定回师广州,休整后再做打算。不过侥幸的是近几天试验数据还不错,在主控室操作盘电脑里,取即时曲线加权平均,耐心整理试验数据,初步与甲方达成除渣剂买卖合同,算是一种收获。当时雨也刚好停了,抓紧时间到花园里走走,想再多看那里一眼。雨后风轻鸟飞来,小径无人花自开。桂花香飘菊正黄,岭南人家不知冬。

回广州的路上,因为人太多一部汽车不够用,所以我和杨总乘大巴先走一步,其余人员随后。

回家路上,说起教授发火的事情,杨总才说出惊天秘密。早在贵州某厂除渣剂掺烧时,也曾出现过二氧化碳数据急剧降低到30%的现象,为此教授和北京热能研究机构联系,试图揭开这个谜团。北京方面非常重视,立即邀请他们飞往北京汇报,并引见一位资深环保海归专家,正在带领一个海归环保技术团队,在200MW和300MW火力发电机组上研究试验如何降低二氧化碳环保工作,已经有好些年了,但进度甚慢,几乎毫无进展。他们希望雷教授提出更具体的试验数据,最好下次把仪器上搜集的数据打印出来,做为最好的铁证,因为国外的同行环保专家只相信他们制造仪器打印出的数据。那样的话这个团队可以获得一千万的试验经费。

按理说那一天数据二氧化碳已经降至50%,比贵州时数据更理想,更具说服力,一旦打印并完好保存下来,是弥足珍贵的。不幸的是他们只顾偷着乐,不想让外人知道,加之又没有专门打印封存,更蹊跷可笑的是,这样的数据竟然丢失。感觉到口的熟鸭子飞了,教授只能心生闷气,说不出口。我笑着告诉杨总,这又何必呢,难道怕我分你们研究成果不成?也太小瞧人,本人只是一个临时高级打工者,哪来那么大贪心。这样的事情是可遇而不可求,想再得到是万万不行的,只有在特定的煤种、特定的运行工况、特定的炉膛燃烧气氛,方可得到那样的数据。

此次回广州荔湾区的大巴上,杨总不小心丢了钱包。其实被街上行走的两位惯偷暗算,一个故意碰撞说对不起,一个飞快掏走西服上衣兜钱包,上演了一出江湖神偷戏,心情很不好。我安慰了几句,以后注意些即可,切记莫要鼓囊囊的装钱包,那样太土气,且容易被人发现,成为坏人的目标。毕竟我们是外地人,不说话人家都看得出,专检这些软柿子捏。再一个,我们每次住宿离开宾馆时,最好抖一抖被子,检查一下看是否拉下什么东西,一旦离开这个城市是很难补救的。

回到广州,原本乘飞机返程,不料金贵的德国进口仪器在宾馆又苏醒了,同时教授家里打来电话说母亲病危告急,不得已返程,让杨总陪我继续去梅州工作几天。当时广州阴云密布,大雨如注。其实多病的教授已经六十五岁,老娘少说在八九十岁,说是病危,估计已经离去,只是家里人善意的谎言而已。可怜教授辛辛苦苦走南闯北风雨兼程,自己的孩子才是个不成器的浪荡子,不好好学习,整天打游戏瞎玩的不肖子。

晚上为了缓解大家连日来在外奔波劳顿的辛苦,广州的合作伙伴黄老板请大家吃海鲜。海边大排档里,海蟹、海螺、扇贝、竹节虾、石斑鱼各种各样的海鲜上来一大桌,算是一零年元旦的正式庆贺。当时和本地人谈起他们的饮食习惯,感到不可思议。为什么要吃蛇和老鼠?为什么大清早要卖猪手(猪蹄)吃?当时心情异常复杂,欲回无归期,身陷五羊都;云低雨如注,明日下梅州。

第二日抽空,我们俩还去周围商场转转,看着哪里的红木家具蛮不错的。虽然广式红木家具不像苏式红木家具那样历史悠久,精巧别致、式样繁缛,但是舍得用料,且融入了现代西方家具韵味,显得大气、端庄典雅。

论私人关系,和杨总谈得挺投机。他很钦佩我的敬业精神,尤其在雨中提着沉重的仪器,爬上爬下、任劳任怨测量;其二和各种各样的人员畅快沟通。希望加入他们团队,我婉言谢绝了。毕竟一名国企职员辛辛苦苦几十年,没有拿到三金怎么可能轻易离开呢!私企的钱好挣,一旦有病就惨啦!自己可不想冒这个险。

说心里话,近几年,国家对环保工作的重视愈日俱增,有目共睹。当初对电厂、钢厂、化工厂、纺织厂、制药厂烟气要求除硫,后来又加上脱硝,如今还要加上洗白,下一步更要降碳;排污水也有严格限制。这是一件好事情,毕竟不重视环保的工业发展是条死胡同,永远行不通。

多少年过去了,还是难忘那里。罗定,心目中的桃花源。如果以后有时间的话,一定趁着年关春节,带着家人朋友再细细走一遍,好好品味品味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树木,那里的水果,那里精致的饮食文化,再慢慢的走走肇庆七星岩,看看那个产著名端砚的地方,如何天上人间。

人生是一本厚厚的书,你的善良,你的厚道,你的心思,你的阅历,走过的路,经过的事,都一一刻在你的脸上,想檫也檫不掉,想抹也抹不去,这就叫做人世沧桑,人生百味。

甘肃好的癫痫医院南京治疗癫痫的费用癫痫病北京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