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看点】梦缘溪行(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大赛

我怎么也睡不着,总是想起家乡的小溪,想起小溪边的一切。

难过溪到卡子湾的那条小溪,经过我家门前,从久远的岁月到现在,一直在我的心田里流淌着,也一直在我的梦里流淌着。我的梦里总有圆月,总有家乡清水闪烁的道道银光。

难过溪依山傍水的老碾坊还在吗?那座碾坊像古老的城堡,房子地基一面与山体相连,其他三面都是高高的石头城墙,被岁月与风雨浸蚀出来的色泽透着历史的厚重与沧桑。我每次经过那里的时候,那座碾坊似乎都在向路人诉说着什么,让人感到迷茫。碾坊外面的小溪西头,一溪石头散落水中,或大或小,清亮亮的水便淙淙绵绕前行。东边溪床两岸曲曲折折,溪底起伏跌宕,溪水也顺势一路曼舞轻飏,溅溅之声不绝于耳。潭水幽幽,随着小小的瀑布流,潭面的涟漪不时四散开来。溪边北岸绝壁上的千年小道还在吗?那条小小的古肠道令多少人如履薄冰。

溪水湾湾绕绕,很快就到了砖溪周的碾坊旁。那里的浅石滩随处可见,或整块的大石滩,或由密集的鹅卵石组成的大石滩,色泽或青或灰白,形状或如斜床,或似弯月。石滩旁古柳依依,透明的浅水中鱼儿成群嬉戏。每隔一段小路就会碰到一个类似的地方,就像在重复穿越类似的梦景,令人回味与眷恋。

砖溪周的碾坊与难过溪的有所不同。它的东西两端都是田,夹在稻田之间,前面是水,后面是山。碾坊的色泽灰暗,与难过溪的相比,明显年轻了许多,显然是后来建造的。两处碾坊的情景相近的是,我每次探亲经过那里的时候,总能听到水车哗哗啦啦、吱吱嘎嘎的响声。那种声音一直在我的耳朵边不停地回响,我的心就像掉进了温柔乡里,十分舒服。小时候,我觉得非常有趣。而长大之后,我就觉得那就是自己追求的梦景,给别人碾碾米,榨榨油,闲暇时敲敲键盘,读读唐诗宋词,看看电视,钓钓鱼,总之希望自己的地盘自己能做主,远离都市的喧嚣,做一个如陶公般“悠然见南山”的人,岂不是人生的一大美事?可是那样的生活至今无法拥有,我还是俗人一枚,只能随波逐流。

砖溪周到沅古坪镇的起点分岔处,有一座石灰窑遗址。遗址外是院落式的稻田,长长的田外埂全是由石块砌成,类似高高的城墙。

砖溪周末尾便是远近闻名的景点“手板岩”寺庙遗址。手板岩非常宽大,东西约数十丈,形似一轮弯弯的冬月。高高耸立的山势若沧浪覆顶,危若欲倾。山顶藤萝缠绵,古木森森。山麓被前人生生凿出一条相对比较宽阔、比较平坦的小石道。石道西尽头里边高高的绝壁上,凌空倒挂着一只“手”,硕大的手板上长着五根又粗又长的“手指”,呈半握状。据说古时候,这个手掌心里长年放着一盏香油灯。得道的高僧每次去添香油敬香的时候,每走一步,都会向绝壁上摔一口唾沫,唾沫迅速变成向外凸出的石块。他的脚下踩着神石,手扶着里边的绝壁,小心翼翼地逐渐往上攀登。高僧敬香添过香油返回后,神石便立即消失了。这样很神奇的一幕持续了很多年。遗憾的是一天夜里,高僧照旧去礼拜,被赶夜路的好心人招呼,高僧受惊坠亡。他的尸身瞬间神奇地化成了血水。尸身处原本青色的石头因血水浸染,变成了殷红色。血水又随溪水漂流,一路两岸的土壤也变了样,呈现出红色。据传,当地的地名“红土坪”就是因此而来。

石道东头起缓坡,至顶处,里边便是古寺庙遗址。古寺庙是悬路嵌在石缝中,寺庙后背上空是罩岩壳,庙东头是挺扒葳蕤的竹林。小时候,我经过那里,只见到竹林与黝黑的土台。

站在庙外路顶张望,路边坎下几尊高大的巨石交错而立,两株高耸挺扒的古木并排拉风;对岸的翠竹茂密张扬,溪中弧形的石坝落差分明。

绝壁上独居匠心的小石道,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来往的客人。我仿佛听到了清脆的马蹄声,听到了客人们沾着露珠的脚步声和亢奋雄壮的吆喝声。

综观整座青石绝壁山,纵情畅想,似乎山顶有一位身子侧卧的大佛。他头西脚东,左手托腮,右手自然下垂,就有了我们看到的“佛手”,是不是很有意境?如此一来,高僧心中有佛,去礼佛手便成理所当然。晚辈如此冒然揣测,不知是否妥当?只是此时此刻,晚辈心中也有佛。站在庙外顶路,展开双手,敞开胸怀,闭目舒心惬意地接受霞光的沐浴,顿觉自己也佛法无边。

从寺庙遗址外的顶路而下,一脚跨过水渠,穿过浓密的柳林与几丘稻田,就来到了白岩溪的碾坊边。只因湘西多喀斯特地质,白岩溪北岸的绝壁上,有一大块极其抢眼的白岩壁,“白岩溪”因此而得名。北岸的半山腰上还有一个大溶洞,凉风习习,深不可测,从来没有人敢进去探秘。

和白岩溪毗邻的伍韶周,有蛇精洞,有月亮河,更有命运多舛的碾坊与油榨坊。它们不平常的故事常常催人泪奔。

伍绍周对岸的文公垴组,也有许多动人的故事,十分令人感慨。

再下去就到了竹园角,她在红土坪坪上的西边缘地带,属于正坪上。那里的参天古树被国家列为珍贵保护物种,十分引人注目。

由许多组组成的红土坪两水三分田地,村落之间依山连水,百姓自古以来都是耕读传家,民风敦厚淳朴,民俗独具风格。腊肉、香肠、甜米酒、霉豆腐、朝天椒、荞粑、葛粑;飞潭瀑布,飞檐翘角的吊脚楼,别具韵味的阳戏与山歌,等等,都是遐迩闻名的特色。每逢冬去春来,千亩油菜花金灿灿一大片,蜂舞蝶飞,更有无限春光。

以往的红土坪,学校、公社(乡)、邮局、医院、供销社、生资门市部,五脏六腑俱全,是一个热闹非凡的地方,非物质文化遗产阳戏曾经是当地百姓的下饭“菜”。中间社情有了变化,曾经一度冷落。今年,在沅古坪镇政府领导的大力支持下,经过村民自发的努力,红土坪先后举办了油菜节和柳林会,数千人从四面八方汇集一处,很多文艺精英登台献艺,红土坪的上空又响起了动人的旋律与醉人的歌声。

回想红土坪到难过溪,以及红土坪到飞潭,这两条长长的黄金幽廊,夹岸山势巍巍绵延,飘带一般的溪水滋润了一代又一代的人民。这样钟灵毓秀的山水培育出了很多俊才。

我多年漂泊在异域他乡,对故乡的一山一石一花一木,对故乡人的一颦一笑,都不知道回味了多少遍。每每想起这些牵肠挂肚的事,都令我辗转难眠。

走出屋来到阳台眺望,天空上半块昏黄的月亮像父亲落寞的背影,我的心泛起一阵阵疼痛。广袤的宇宙朦朦胧胧。高架桥上的铁道像巨龙一样向两段延伸,挡住了我的视线。楼外街道旁的彩灯回旋闪烁。浩浩荡荡的车辆来回穿梭,一道道光柱相互交织。通宵喧哗的环境注定我很难入眠。

时至凌晨,从屋外传来的雨滴声滴滴答答,像是滴在了我的心上,汇入了心田里那条清清的故乡河。

甘肃癫痫病医院治疗的好不好啊湖北得了癫痫病的人怎么办癫痫精神上吃什么药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