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流云】那些时光,那些年味儿(散文·记忆征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理论

这些天,小镇的大街小巷里人群熙熙攘攘。那些小商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落,各种年货琳琅满目,姹紫嫣红。举目远眺,好一派繁荣景象。涉足其中不知不觉被浓浓的年味吸引。我不由感叹时间好快!又是一年春来到了,突然间勾勒起我对过往的那些时光,那些年味儿,最深的回忆。

小时候我住在农村,那是一个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孩子们所奢求的并不是很多,其中最为盼之至极的当所过年。说到过年,当然要说下村子里最热闹的事。

每逢春节快要临近的时候,村子里时常会杀几头猪。杀猪是个热闹事,因此村里老老少少都喜欢参与。那时候大家总是把杀猪这件事选在宽敞人多的地方去做,不知是为了方便还是为了让大伙看热闹。往往被一排排人影,围个水泄不通。叫好声,惊叹声,不绝于耳。今天的孩子,要想见到那些场面,可能只有去电影电视里找寻了。

记的有一次,村子里杀猪。几个精壮的后生把嚎叫的大黑猪四肢捆住,之后,经验丰富的屠手拿起寒气凛凛的大尖刀,在空中比划一下,扑哧一声!又狠,又快,又准地就刺进了黑猪的脖子里。刹那间,黑猪在惨叫声中,就会因失血过多断气死亡。这时,旁边大黑锅里的水也哗啦啦沸腾起来,壮实的汉子们把黑猪抬起来慢慢地放进去,约摸半个时辰,黑猪身上的毛发就会自动退下来。眼前的黑猪一眨眼功夫就变成了白猪,这些过程连起来仿若一段魔术表演,不断让人惊叹叫好。随后,壮汉们把偌大的猪身清洗一遍,吊挂起来。至此,整个杀猪过程就算完成了。站在一旁的老人小孩儿都会哈哈大笑起来,大伙儿议论纷纷,争长论短。有的说,这肉闻着真香,有的说,这猪血咋这么多......

接下来大队的生产院里,五个大喇叭就开始广播了。“卖猪肉了!卖猪肉了!新鲜的猪肉,要买肉的快点拿上盆子、筛子过来,逾期不候!”村子里一群闲散的男女老少,有的从石头凳子上跳起来,有的扔掉旱烟袋就跑起来。整个人群就像是被谁下了一道制令,一起跑向同一个方向。大伙儿喊着:刚杀的猪,新鲜着呢!快买去喽!全村开始热闹起来,大家排着长队,张家一斤,李家两斤,一会儿功夫猪肉就卖光了。不多会儿功夫,家家户户开始忙碌起来了。剁馅儿声,砍材声,叮叮哐哐,噼噼啪啪的声响,响彻整个村庄。给那时单调的小村庄营造了年味浓浓的节日气氛。

大年三十那天,父亲拿出笔墨纸砚,开始写春联。随着笔尖一横一竖滴墨成行,一阵阵墨香马上扑鼻而来,仿若父亲就是那几千年来第一个写字的人。那时候的自己太小,只知道父亲那些清秀的字迹,笔力雄健,如同有横扫千军万马的气势.却不懂的那是一种做人情怀,更是一种人生态度。

正月初一那天,天还没亮,父母亲就起床了,他们各自忙碌着。父亲忙着劈材烧火,母亲忙着给我们准备新衣,她把全家人的衣服从柜子里拿出来,熨平整、摆整齐。每逢此时,我和弟弟就争着起床了,我们在早晨里第一件事,就是看谁的新衣服最合身最漂亮,可无论怎么比,最后都是难分伯仲,因为这些衣服都出自母亲的那一双巧手,怎么能比出高下啊!随后母亲开始做饺子,我们和父亲围在院子中央的年火旁,把拾来的柴火依次点燃,那红色的火焰倏地烧了起来,顿时整个小院子,火光烛天。虽然初春很冷,但那些时光,仿若是生命里最暖和的春天。

父亲为了活跃气氛把鞭炮拿出来了,我们拿着小竹杆,把长鞭挂在杆子端头点燃,噼里啪啦清脆的鞭炮声,把沉睡中的小伙伴们叫醒了。左邻右舍的孩子们纷纷起来了,几个发小,东院跑跑,西院串串,瞬时,整个小村庄,被我们这些调皮的孩童带进了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光里。

当我们正沉浸在无比热闹的游玩当中时,母亲开始喊我们吃饺子了。那时候母亲总是在饺子里包些分分钱,谁若吃到,预示着那年就会交上好运。当时调皮的我,总是捞了一碗饺子还没吃完又换了一碗。那时父母总是假装吓唬我几句,而我也很识趣的跑开。不过现在想来,那些年岁里,那些往事,更多的是父母给整个平凡的家庭营造的一种温馨的幸福,以及对子女们的一份份殷切期望。

大年初二,按照风俗习惯开始走亲戚了。由于当时交通不便利,我们家总是要先走偏远的亲戚。由于路程很远,我和父亲很早就起床准备。那时我们依靠单车和双腿,不知翻过了多少次山,穿过了多少次林地。有时,若遇上一些山路和一些冰雪地带,父亲还要把单车抗在肩头,慢慢行走。我总是跟在父亲的身后,一路路看着父亲的背影,看着两鬓间慢慢渗出的汗珠,顺着他的脸侧慢慢地滑落下来。生怕掉队的我,紧紧地拽着父亲的衣角,一步一个脚印的走。每逢走完亲戚回来后,天色已接近黄昏。俩个人,一辆车,一座山,一轮太阳,那些画面成了我人生当中最美的一段记忆。

后来我们举家搬进了城里,父母慢慢地变老了,我们渐渐地长大了。对于过年也有了不同的感觉。仿若自己的长大,那个叫愿望的词语也跟着长大。依然盼着过年,依然怀揣着各式各样的梦想:或是收到一张贺年卡片;或是一叠叠压岁钱;或是一句句精美的问候和祝福;或是一段漫长的假期;或是回家时,找寻那份久违的亲情。

如今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年味也渐渐淡了下去,仿佛过年只是一个说词而已。

娶妻生子之后,女儿的出生,仿佛年味又有了新的味道。女儿盼的,我也会跟着去盼,女儿的一个惊喜也成了我的一份感觉。看着,听着女儿不停的追问:“爸爸快过年了吗?”我总是很认真的回答:“还有10天吧!”看着女儿满意的表情,仿若幽远的年味又回来了。就像儿歌里唱的那样:“新年到,放鞭炮,噼噼啪啪真热闹。耍龙灯,踩高跷,包饺子,蒸年糕,奶奶笑得直揉眼,爷爷乐得胡子翘……”

原来过年的感觉可以转移,可以传承,可以延续啊!

马上要过年了,那种感觉真好!无论有钱没钱,回家过个年吧!不仅仅为了过年,更是为了那份久违的亲情啊!

难治性癫痫病能治好吗山西治疗癫痫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天津市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