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短文学】山里的河(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理论

记忆中的夏,应该是很清爽的季节,四周的人们都穿着凉快的短袖,踢着一双只有一个弦的拖鞋,每逢炎热的午后,便坐在村头的那棵梧桐树下,悠闲的煽着蒲扇,说说家长里短,道道日子酸甜。前方的日子那么远,一眼看不到边,就像远方的山,山后面还是山。

对于山村里的记忆,除过山,便是那些人,那些经历了沧桑的老人,他们经历过饥荒,经历过逃难。依旧记得那个佝偻着背的老奶奶,是村里唯一活着的旧社会的小脚女人,她笑起来像一只干瘪的茄子,手里拄着一根漆木拐杖,走起路来像似在爬行。那个时候裹脚的人家应该属于地主,只是文革时期将地主批了个一无是处。老人年轻时候生有两儿一女,丈夫早亡,儿女现在都已经结婚生子,应该说老人是享受儿孙满堂的时候,只是两儿子也不怎么管老人生活,所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女儿也靠不住。在老人最后的日子,小儿子将老人接到了新房,也算是完满了。

听爷爷说,早些年我们家也是从更加贫困的地方逃难到这里的,当时一只扁担挑了爸爸与铺盖,就这样一路要饭啃树皮吃野菜,才到了现在这里。年景好点了在现在的家后面挖了那口窑洞,当时人和家里的牲畜一起住在这个窑洞里面,牲畜是属于大队的,吃饭干活都是大锅灶,后来才实行的包产到户,农村土地责任制,再后来有了我,有了接下来的一切。

对于那个时候的事情却还记忆清晰,在炎热的天气里,喜爱极了去小河里耍水,喊上三五伙伴,没等河水被太阳晒热,便下到了河里捉鱼,捞蝌蚪。在河边的沙滩上围起一个小坝,将捉来的小鱼,蝌蚪都放了进去,自己便跑到了深水里去游泳了,夏季里河滩深处的水也只是到大腿,但也是玩的极其开心的,能够在水里感受着身体变的好轻,可以肆无忌惮的激起水花去戏弄小伙伴,装模作样的跟着别人学习“蛙泳”。可好像至今都不知道如何蛙泳,但是仰泳学的还是不错的,脸看着天空,湛蓝的天空漂浮着朵朵洁白的云彩,偶尔有几只叫不上来的鸟儿飞过,天空好大也好美丽,那个时候不知道美的东西是什么,只是觉得心里很是舒服,痛快。

已经午后了,各家的家长便会站在村头的大梧桐树下,叫我们回去吃饭。那个时候我们喜欢与家长躲猫猫,就让别的小伙伴说这里没人,家长便会没好气的来到河滩里找,我们一看事情败露,便会潜到水里藏起来,那时候也能憋好长时间在水里,只是大多时间都会被家长从水里光屁股揪起来,责备几句,便泪眼汪汪的跟着走了,而我们一般也会受到家长的警告,但是第二天还是如此乐此不疲。我记得家人叫我的时候我却是必须要回去的,有时候我就在想我是多么的听话,只是害怕被打屁股的。玩嗨了,但也实在饿了,至今记得回家会吃两碗干面,面里放着西红柿鸡蛋,红的黄的一起,别提多么有食欲了。多年后的今天回家,照样喜欢吃妈妈做的西红柿鸡蛋面,端着一大碗吃,觉得很过瘾。

孩子有孩子的乐趣,父母的事情便是下田劳作。夏天是个火热的季节,却也是生长的季节,需要在地里种各种的蔬菜,可以种西红柿、黄瓜、豇豆、茄子、辣椒、青笋、土豆、韭菜、白菜、红萝卜、白萝卜,菜地周围一般还会种上一圈玉米,这些菜需要不定时的浇水,施肥,除草,尤其遇到干旱的时候。当夏季日头西斜的时候,便和姑姑,妹妹一起挑水去浇菜,这个也是我们除过上学的另外一项任务。小时候很少到街上去买菜,一般自己家种的蔬菜完全够吃,吃不完的会拿去送给隔壁家邻居,或者拿到街上买掉。秋天的时候等到霜降,在自己家地里挖个坑,将白菜,红萝卜,白萝卜,埋到里面储存起来,一般整个冬天便是吃白菜土豆,这也是整个农村人的主菜,不管是过节或者谁家过事,桌上少不了白菜和土豆,现在依旧喜欢吃白菜炒土豆,搁在面里面吃。那样的生活没有觉得苦,没有觉得单调,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粗茶淡饭,一样会过的有滋有味。

那个时候不知道另一边天地有多大,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精彩,大人都说,未来就是读书才有希望。看着谁家的孩子因为考试没考好而被家长责骂,自己就暗自庆幸从没因为作业没完成而被老师责罚,考试也总在班上前几名,那个时候被冠以优等生的称呼,经常在下午放学之后,能够在自己院子里聚集一大批写作业的孩子。那个时候总觉得有一大堆写不完的作业,从日头西斜一直写到太阳落山,有的时候不好意思用家里的电,便会点着蜡烛一起围坐在院子里写字,那个时候没有家长会说老师布置的作业太多了,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完成作业,好好学习。

日子在一天天的渐进着,四季中的夏季格外漫长,就像村口那条河,只要河水流着,山上人的生活便有希望,这样的希望在于期望后人能够走出去,走出这片大山,过更好的日子,看更大的世界。

济南治癫痫病哪家效果好呢?癫痫病的最好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哈尔滨市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