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杀死那只猫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武侠仙侠
   一   第一次见到那只猫,是在罗曼的怀里。   罗曼站在暗黑的走廊里,日光从走廊尽头的窗户里照过来,为她穿着红裙的倩影镀上了金边。她回过头来看我,眼神迷离,凌乱的卷发与雪白的肌肤相纠缠,丰满的嘴唇涂了柚红色的唇膏,一种魅惑的味道。就连我这个女人也为她所倾倒。   她的性感、妖娆、美艳,不是来自她慵懒的神态,却是源于她怀里那只毛色并不张扬的猫。日光也为这一团黑色天鹅绒镀上了金色的轮廓,瞪着的两只圆眼发出幽蓝的光。   我与罗曼第一次见面的这个场景,在后来我独守空房的夜里不断回放,直到我杀死了那只猫。   罗曼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不久,准确的说是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不久,张城离开了我。张城是我的男朋友,罗曼是我们的房东,她怀里那只黑猫叫卡卡。   我高估了男人面对诱惑时的控制力,也高估了爱情。张城是和罗曼一同消失的,在得知他们要结婚的消息之前,我却还在拥着罗曼的猫做着与张城白头偕老的美梦。没错,他们两个人离开了去过他们自己的日子,丢弃了我和那只黑猫。   在那个下着大雨的午后,我杀死了那只黑猫。我把它的四肢都绑起来,然后掐紧它的脖子,当凄厉的闪电照亮它的痛苦,我遭遇背叛的痛苦突然得到了释放。我拿出了随身携带的一把小刀,刺进了它的肚子,红色的血从它的身体里涌出来,被雨水冲落到地上,它尖叫着、挣扎着,一点一点失去了气息。看着它死去,那些背叛、那些肮脏的苟且对我造成的痛苦得到了解脱。   那是张城和罗曼那对狗男女离开后不久的一天。我杀死了卡卡。   那天雨水浇透了我的身体,我冻得浑身打颤,我咬着牙一刀一刀刺死了卡卡。自那天起我开始发高烧,在床上一连躺了十天,夜夜做噩梦,梦到卡卡化作厉鬼来找我报仇,它锋利的爪牙划烂了我的脸,掏出了我的心。   在第十天的午后,我终于爬起了床,来到了我杀死卡卡的地方,翻遍了所有角落,终于在一个垃圾堆发现了它的尸体,它身上的血已经凝固成黑色,一大堆苍蝇围着它转。   我把卡卡装进了我最漂亮的小花篮,埋葬了它。那是个北京去哪里治疗癫痫病好充满着花香鸟语的公园,我希望它能安息。   卡卡的眼睛紧紧的闭着,身体里的血像是流干了一般,它躺在恶臭的垃圾堆里……那情景我不敢看,我不敢面对的或许不只是卡卡的死状,或许还有那个狰狞、残忍的自己。   不!都不是!我不能面对的是背叛,是张城和罗曼肮脏的苟且,是罗曼的娇媚,是张城的迷恋,是他们在一起时的痴缠,是他们贪晌欢愉,导致了我对卡卡的伤害。   我应该找到他们,我应该报复,我要让他们尝到卡卡临死前的痛苦,只有这样卡卡才能安息,我的灵魂才能安宁。      二   我在张城的手机里,发现了他们约会的信息,还有一张罗曼的照片,半露酥胸,眼神迷离。我把手机摔得粉碎,愤怒地扑向张城。他一挥手,我没站稳倒了下去,额头磕在了桌角渗出血来。我瘫坐在地上狠狠地盯着张城,他一眼都没看我,嫌恶地扔下一句“疯子”就出了门。那个老实巴交的男人,那个曾经许诺说要一辈子对我好的男人,跟别的女人上了床之后,就变了。   母亲说张城靠不住,她希望我跟张城分手,回到他和父亲身边。母亲也只是见了张城一面就下如此判断,这让我很反感。我身体里的叛逆因子开始叫嚣,我换掉了所有的联系方式,跟着张城私奔了。   摆脱母亲的束缚是我从小到大的心愿,因为我是个女儿,父亲对我不闻不问,母亲在生我时因为难产大出血无法再为父亲生下一个儿子。父亲的冷漠让母亲备受伤害,她给我起名胜男,寓意我比儿子还要强,我从小就在她的严格要求下长大,学习成绩一定要比所有叔伯家的儿子强,学习成绩有一点差池就要罚跪。最让我感到窒息的就是那些偏男性化的衣服,还有一头短得不能再短的头发,每次看着其他同龄女孩的飘飘长发我的心底都会涌出深深的自卑。   高考那年我特地报了离家很远的大学,我要让母亲控制不到我,我要按自己的想法生活。在那个大学里我认识了张城,他说我很漂亮,我为他蓄起了长发,为他穿上了裙装。我故意把我留长发的照片发给我千里之外的母亲,我能想象她气急败坏的样子。   母亲果然从千里之外赶过来了,她在看到我身边的张城那一刻,突然就柔软了。我有一瞬间的心酸,却转瞬被战胜母亲的得意给掩埋,那天在火车站她欲言又止,我一脸不耐烦。   大学毕业,母亲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赶过来,她希望我能跟她回家,她的温柔让我感觉到了她的苍老,却也在我心底升起一丝快意,我表面答应了她,却在她坐上回去的火车后扔掉了那张可以让她联系到我的电话卡。在父母和张城之间,我早就做好了决定。   在去往张城家乡的火车上,他握着我的手,深情地说,胜男,我会爱你一生一世。   我感动于他的甜言蜜语,惊异于他眼睛里的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觉得那就是爱情,沉醉在那晚的床上,他前所未有的热情里。后来,他第一次见到罗曼的时候,我又看到了他眼睛里同样的火焰,才明白那是觊觎女人身体的欲望之火,可是之前我并不懂。   我以为他是因为我穿着那条新买的蓝色裙子,我以为是那条裙子唤醒了我们沉睡的爱情。所以我买了一条一模一样的裙子,我每天都穿着那条裙子,我希望我的爱情能够永葆活力,能够长长久久直到生命的尽头。可是从那天以后张城再没碰我。      三   罗曼时常抱着她的黑猫来我们家里做客,每次张城都会亲自下厨做菜。罗曼总是都把所有的饭菜吃光,那只叫卡卡的黑猫也吃得肚子圆滚滚的,罗曼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词夸赞张城,张城开始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后来也慢慢地开始跟她开玩笑,两人时常交流做菜心得。   可我并不觉得张城做的饭菜有多好吃,或许是因为我对吃并不讲究的缘故,对她们的话题我实在提不起兴趣。   每次吃完饭我就自觉去厨房刷碗,把张城和罗曼两个人独自留在客厅,每次我走出厨房的时候总是看到他们聊得热烈,却一句话也插入不进去,我真是不明白所有的食物都是一样嚼烂了吃进肚子里,大费周章做那么多花样有什么意义呢!   我抱着卡卡坐在他们旁边陪笑,每次我都感觉好像我是这个房间里的外人,罗曼才是真正的主人。最后我实在尴尬就一个人回了卧室,去写我的小说,跟张城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我实在找不到工作就开始写小说赚些微薄的收入,我给自己取了个笔名叫幽蓝。我不知道为什么取这个名字?或许是因为开写那天我见到了卡卡,对它的那双眼睛记忆深刻,才随便起的。   我并没有注意到罗曼有意无意流露出来的媚态,也没有注意到张城看罗曼时眼睛里的热烈。我心心念念的是我和张城的未来,所以忽略了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即时的生理需求。   张城很早就流露出了对我夜里写小说的意见,他说习惯每天晚上抱着我睡觉,可是我并没有在意,我也没有办法,有些文字只有在深夜的时候才会有灵感,才能写得出来。   张城每天都是极不情愿地一个人钻进被窝,武汉羊角风治疗哪家权威后来他也很少回来睡觉,他总说公司里加班。   我写小说的事业慢慢有了起色,从开始的无人问津到千万阅读量,粉丝们亲切地称呼我蓝蓝,在他们的拥抱和支持中,我的收入也多了起来。我有了个更远大的目标,我想存钱买栋房子,然后让母亲知道张城是靠得住的。   我每天通宵达旦地写小说,我银行卡里的数字即将超过六位数,马上就可以付那栋我心仪许久的房子的首付了。我盼望着那一天的到来,我盼望着把钥匙递到张城手里时他的惊讶,想象着和张城一起住进属于我们的家时的喜悦。   可是张城消失了,连同罗曼。那是在一个月初的早晨,我写了一宿小说正沉浸在睡梦中,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我挣扎着爬起床,打开门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男人,他说,下个月开始房租涨价200,问我还住不住?   我问他,你是谁?   他说,原来的房东把房子转给了他。   我说,要跟男朋友商量一下。   他留下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离开了。   张城的手机打不通了,我去了张城的公司,才知道他已经辞职了。我离开前听到他们前台的两个女孩交谈说,张城不是说他要回老家结婚吗?这个女的又是谁啊!……      四   张城要结婚了?那个女人肯定不是我,他并没有跟我提过结婚的事情。我想起罗曼来,开始给她打电话,可是也打不通了。   我的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那个女人难道是罗曼?不,不会的,我随即否定了这个假想,因为罗曼的黑猫卡卡还在啊,它这段时间每天深夜都会跑过来要吃的,应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之前张城就说过他对罗曼只是玩玩的,不会认真的,他们不会在一起的。   上次发现张城出轨,吵了一架后,张城回来向我道歉,他说是他没禁住诱惑,罗曼有好几个男人,他还说找老婆要找我这样的。我原谅了张城,或许是因为我太爱他,又或许是我根本没有退路,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抱着张城哭了很久,我说我当初跟他私奔已经是众叛亲离,我说我真的很爱他,我还说了我已经存了很多钱,马上就可以付一栋房子的首付了……   我想起了我的那张银行卡,我跑回到家中翻墙倒柜,竟然真的没找到,张城带走了我所有的钱。我一个人颓废地坐在地上发呆,直到新房东来敲门。我木然的打开门,想说话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我怕一说话就会掉眼泪,我怕一说话就知道了所有真相,我怕自己面对不了真相。   新房东看到我的样子欲言又止,他在离开前还是告诉了我。他说,姑娘,你男朋友和原来的房东私奔了,外面都传遍了,你不要再等他了。我没有说一句话,把新房东关在了门外。   就在那一刻,我关于爱情全部的信仰,彻底坍塌。   什么一生一世,什么白头偕老,什么只爱你一人,通通都是假的。爱情只不过是由欲望和谎言架起的海市蜃楼。   张城不是说罗曼水性杨花吗?不是说罗曼是婊子吗?他最终还是跟罗曼在一起了,他还是选择了罗曼,那个我曾经深爱过的男人不过是受欲望所驱使的野兽,男人真他妈的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我坐在地板上茫然地望着这个曾经给予我许多温情被我砸得稀巴烂的房子默默流泪,卡卡悄无声息地进来,钻到我的脚边蹭我的脚踝轻声叫着。   这段时间每每深夜,卡卡总是来陪我,我也会从厨房给它找些吃的,它吃完了就安静地蜷缩在我的脚边,它毛绒绒的躯体给我传来丝丝温暖。   在张城不在这个房间里的时间里,在那些空旷孤单的深夜里,卡卡的存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我心理上的无助。此时,我的内心很烦躁,一脚把它踢开。   卡卡惊叫了一声,立在不远处,幽怨地望着我。我抓起它一把扔在了门外,连同关上了那扇为它留的窗。   雨是快到凌晨的时候下起来的,闪电与雷声不停,卡卡似乎被惊着了,在门外一直叫着。罗曼迷离的眼神,张城为她亮起的目光,在我心底不断交织,令我燃烧起仇恨的火苗,混合着卡卡惊恐的叫声,愈燃愈烈。      五   我打开门,一把捏住卡卡的脖子,把它扔到了地板上,毫无怜惜之意。   我用绳子把它的四肢绑起来,然后用张城的袜子塞进它的嘴里,我不想听到它的叫声,卡卡在地板上挣扎着,我静静地看着它,眼前浮现出了罗曼迷离的眼神,浮现出了罗曼和张城在这个房子里谈笑风生的情景,甚至也联想到了罗曼和张城上床的画面,想到那个跟我亲密接触过的身体有了别的女人的味道,想到这里我一阵恶心。   鬼使神差,我抱起卡卡出了门,卡卡身上带着罗曼的味道,甚至可能有他们上床时的味道,我要让屋外的雨给它冲干净,大雨能冲刷掉一切的肮脏。新疆有没有能治癫痫病的医院   雨很大,狂风把我的伞吹落,我没有回去捡那把伞,我一心只想冲洗掉那种味道。我站在雨中,把卡卡举得高高的,让大雨冲刷着它的身体。卡卡挣扎着,它的一只爪子抓伤了我的手,这个小东西竟然敢反抗,我要掐死它!对!掐死它!我要让它永远伤不到我,我要让那对狗男女永远伤不到我,从今天起这个世界谁也不能伤害我!   一道闪电劈下来,照亮了卡卡。看到它惊慌失措的样子,我笑了,卡卡不再是卡卡,它成了罗曼湖北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更好,我要让罗曼付出她应有的代价,我用小刀刺进了她的身体,一下一下,直到脚下一片血污……   卡卡死了,被我杀死了。卡卡临死前凄厉的叫声在我耳边不停地回响着,不眠不休、不依不饶。我裹紧被子、在耳朵里塞棉花,依然无法阻隔它的惨叫声,声声入耳,它就像是在我耳边;我一进入睡眠,它就跑到了我的梦里,张着血盆大口,尖利的牙齿,那双幽蓝的眼睛里燃烧着复仇的火焰;它还进入到了我的身体里,让我浑身无力,它抽走了我的灵魂,我感觉到我正在死去。   终于我再忍受不了它的折磨,我哭着向它认错,向它下跪、向它磕头,向它哭诉:对不起,卡卡,请你原谅我,不是我的错,是那对狗男女,如果不是他们背叛了我,如果不是罗曼抛弃了你,你就不会死,我会杀了他们为你报仇! 共 812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