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春秋·酒】闲情话酒(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优美句子

毫不夸张地说,有人类的地方就有酒,几乎是喝过水的人就喝过酒。

伴随着人类历史的发展,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酒,也形成了厚重而又复杂的酒文化。生在酒的故乡,中国人更是与酒有着不解之缘。

人对酒的感情和评价大相径庭,甚至是相反的。这都是因为这如水一样普通的液体包含了多重性格。一个关于杜康造酒的传说,很好地说明了这个问题。

相传杜康受神仙点化造酒的时候,分别取了才华横溢的书生、勇猛的武士、疯癫的乞丐的血,于是酒就产生了三种魔性:时而让人变得温文尔雅礼貌有加起来、时而让人豪放直爽起来、时而又让人疯癫痴狂起来。这三种境界的不同,与喝酒的多少或者说醉酒的程度、个人的品性、定力有着密切的关系。

看似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的酒,附着了太多的人类的感情和社会关系。从皇帝到乞丐都喝酒,但每个人喝酒都有自己独特的感受。就是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对酒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

一次与朋友聊起酒的话题,余兴未尽,躺着床上,脑海里就把自己初识酒到“误入酒场深处,无奈无奈,难寻退路”的经历第一次仔细地梳理了一遍。

【初识人间杯中物】

在我刚刚记事的时候,认识了这个世界上的常见之物,但都在朦朦胧胧之中,唯有祖父每天都要喝的两种“水”,在记忆了是那样清晰,也引起了我的好奇。

一种是用开水泡茶叶后变成的香气扑鼻的黄色的清亮的水,知道它的名字叫茶水;另一种装在瓶子里,看着与水没有什么两样,但打开瓶子就能闻到一种既不香也不难闻的气味,这气味让我确信,酒真的不是普通的水。

每当我好奇地看着祖父盏中的茶水的时候,祖父就另外取来一个茶盏倒上一些开水,再从茶壶里兑少许的茶水,让我喝。我问为什么要掺水,祖父告诉我壶里的茶水太浓太苦,我是喝不了的。我喝了一口祖父茶盏里的茶水,果然如此。

我看祖父喝酒的时候,祖父没有像喝茶的时候那样,给我品尝,而是告诉我,酒这个东西辣,还能让人晕,孩子是不能喝的。从那气味里就能感觉到“辣”意来。

酒和茶,是祖父用来待客的两样重要的东西,很多客人就是因为二者来做客的,在那个年代,不是谁都能随时享用的东西。祖父待人热情,来客人一定要重新泡一壶茶,即使他的那壶茶刚喝,也要倒出来,留着自己以后兑热茶喝。别人劝阻,他就说这是待客之道,否则就是对客人不尊重。留下吃饭的客人就一定要喝酒,同样也要用没有开瓶的酒,绝不会把自己喝的开瓶的酒拿出来招待客人。

我从祖父那里学会了待客之道,走进了茶的世界。可以夸张地说,自己会喝水的时候就会喝茶。对酒却不能这样说,我只是看着祖父喝酒,没有品尝过一口,但祖父喝酒的情景深深地留着了我的记忆里,让我知道了喝酒的常识,潜移默化地奠定了我以后的酒风。

【祖父和酒】

祖父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三餐之间,喝两次茶,晚饭前喝二三盅酒。一般情况喝两盅,累了或者高兴了就喝三盅,绝不多喝。不是祖父的酒量不行,而是他严格遵守自己定下的规矩。如果有客人来,祖父就会打破惯例,在午饭的时候陪客人喝酒了。这个时候,祖父就不考虑喝多少盅酒了,劝客人喝,自己也喝。

瓶中的酒倒入一个阔口、细颈、鼓腹的白瓷酒瓶,然后放在一个盛有热水的搪瓷缸子里温。待酒温热了,祖父就按照长幼的次序给在座的人斟满一盅酒,最后给自己斟满。接下来,就开始喝酒。祖父最先喝干盅里的酒,表示对客人的尊敬和诚意,然后就让大家喝,对不喝的人就进行“劝”。祖父劝酒的本事很是了得,在他的一番热情的劝导下,几乎没有人不喝。祖父劝酒绝不是“逼”,对酒量小的人,常常网开一面,还为之开脱,常常是酒量大的和酒量小的都喝醉了,完全是因为祖父劝酒的语言,而自觉自愿喝的。可惜那时候年龄小,又专注看酒桌的热闹,竟然没有记住一些祖父劝酒的语言。长大后,想想这事,觉得祖父以身作则,应该是一个重要原因。祖父喝酒只比别人多,不会比别人少的。每次祖父都是喝尽一盅酒,别人喝不尽,也不强人所难,但无论多少必须得喝。下一轮倒酒的时候,喝尽的给倒上一盅酒,未尽的给补满,然后,祖父还是喝干一盅,别人喝多少随意。最后的结果常常是出人意料,喝不尽一盅酒的人,比喝干的人醉得还厉害,大家都觉得有些奇怪。多少年后,我也步入了酒场,觉得原因应该是,酒至半酣的时候,大家就不严格按照规矩,每轮大家都喝。祖父就对那些喝得少的人格外关照,多给他们倒酒。因为祖父照顾他们,自己还以身作则,他们也就不推辞。加之祖父喝得比他们多,他们心里也就放松了“警惕”倒上就喝,最终,不知道喝了多少,在兴奋里醉了。

来喝酒的客人,常常是醉归,但是大家都喜欢与祖父喝酒。与其说喜欢喝酒不如说是喜欢喝酒的那个气氛。

喝酒的时候,祖父始终能控制酒场的话题和气氛。大致的情况是,开始叙旧谈感情,大家有些酒意的时候,就有人开始述说委屈和不幸,甚至有的人骂人、流泪、嚎啕大哭。每当这个时候,祖父就不慌不忙地装了一袋烟,深吸一口,吐出一股烟,开口劝导。常常是讲一些自己经历过的更大“灾难”,诸如跟着曾祖父打游击的时候,拼命地向前跑,日本人的机枪子弹在腿边蹦跳,后面的汉奸在喊“站住,别跑”;被还乡团捉去,关起来,等待被活埋时候的煎熬……

也许是那些人觉得自己的不幸和委屈,与祖父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就都不言语了,与我一样静静地听祖父讲诉。这时候,只有一个当年负伤后掉队的八路军班长,插话与祖父一起回首那段令人难忘而又感慨万千的往事。

那些人情绪稳定了,祖父就开始鼓励和开导他们。记忆最深刻地一句话是:“狗咬你一口,你还能去咬狗一口吗?”

祖父那些积极上进的话和情绪,深深地影响了他们,从气愤和低迷中走出来,有的人又开始端起盅喝酒,表现出了喝酒的豪气。

最终,大家在一种忘却忧愁烦恼的轻松气氛里带着微醉或者醉的酒意散去。祖父送走客人后,余兴未尽,坐到桌前,又倒上酒,独自饮起来,和平时喝酒时候一样,不过三盅。此时谁也说不清祖父喝了多少酒,但祖父没有一点醉意。

在记忆中,祖父喝酒,从来没有醉过。有人问祖父究竟有多大的酒量。祖父总是说,喝不了多少,喝多就会醉的。问的人不相信,如果再问,祖父就重复一遍说过的话,然后就笑而不答了。问话的人只好摇摇头作罢了。

祖父的酒量一定是不小,而他自己不把酒量的大小放在心上。喝酒的时候从来不在乎喝多少,要的是喝酒的那种感觉。祖父有酒量却不恃强凌弱,且营造了一种让人远离烦恼,激发斗志的气氛,所以很多人即使与祖父一喝酒就醉,也愿意与祖父喝酒。

祖父能喝酒,也常喝酒,但内心里却不喜欢酒。当他自斟自饮的时候,常常告诫我,以后长大了,不要喝酒,不要像他一样没有“出息”,即使喝,万万不能喝醉了丑态百出,让人笑话瞧不起。据他自己说,年轻时不喝酒,后来在参加北大荒建设的艰苦环境中,为了“解乏”,开始喝酒,以后为了待客和人际交往,需要常常主动张罗喝酒。

在祖父的心里,喝酒既是文明之外的“没出息”行为,又是便于与人交际的媒介。不喜欢,但也离不了。

酒场上更能体现一个人的本性。祖父在喝酒的时候,力主在座的每一位都是平等的,无论是当官的,还是平时被人瞧不起的人,只要坐在一个酒桌,就应该一视同仁。据说有一次在外喝酒,一个人越过一个不太被人看好的人,给一个干部先倒酒,祖父提醒他不要坏了规矩,那个人说了一些对越过的人的侮辱、对干部的奉承的话。祖父愤怒了,与那个人吵了起来,骂他是“蹬着别人肩膀向上爬的小爬虫”,并掀翻了桌子,其结果是,得罪了那个干部。后来在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时,那个干部揭发祖父有文化、擅长骑自行车还懂西餐,怀疑是隐瞒出身的阶级敌人,于是组织上发函去原籍山东调查,回复结果令那个干部很失望,他就继续向上一级组织检举揭发。上级组织直接派人去山东外调,查得很仔细。

调查的结果,出人意料,也揭开了祖父没有提及过的身世。

曾祖父是前清的秀才,因不满清政府的黑暗,放弃了仕途,离家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推翻清朝的革命,曾经流亡到沈阳做校长。辛亥革命胜利后,回到山东,做了督学。抗日战争时期,利用自己的名望,宣传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把一些开明的地方绅士和自发的民间武装拉入统一战线,把很多家乡的子弟送人八路军,并亲自任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长。解放后,作为共产党的朋友、党外民主人士,当选为县委委员、政协委员。祖父参加了曾祖父的游击队,做交通员,在德国教堂供职,掩护身份;每日骑着自行车暗中做游击队的情报工作,所以在那个自行车很少见的年代,就骑得很熟练;跟着那个中国通德国神父学会了吃西餐。

山东的政府部门,对两次调查祖父的出身,很不满意,除了开据证明给调查的人外,还以组织的名义给祖父这里的上级组织发了公函,强调祖父的革命家庭出身,以及来北大荒是为了支援建设,请当地政府予以照顾。

曾祖父的光环让祖父脱离了来到眼前的灾难。

公开了的让人羡慕的出身,没有让祖父感到自豪,反而让他在人前感到羞愧。他因为常去敌占区看望曾祖母,被还乡团掌握了行踪而被捕,幸亏祖父的表弟和祖母的哥哥等人,以全家性命做担保,才让祖父脱离被活埋的厄运,最终因脱离队伍而前功尽弃。

祖父对曾经常捎信让他回家的曾祖母和他的表弟、内兄除了爱和感激之外还有一些怨。独自喝酒的时候常常说,如果那个时候,听曾祖父的话,狠下心来少去看曾祖母,会给曾祖母一个骄傲;如果不是表弟和内兄搭上全家人的性命为他担保,他可能跟着越狱的人一起逃出去,死了是革命烈士,也比现在无所作为强。说完这些话,喝下盅里最后的酒,就不再说话了,默默地看着窗外。

此时酒也是解忧的载体,它溶了祖父那些不快,流进腹中,暂且埋藏在心底,当下一次喝酒的时候再一次泛起,再一次被酒埋藏在心底,周而复始,循环反复。人生就是如此,有很多不如意,有的人大呼小叫,痛哭流涕,要死要活;有的人把它默默地埋藏在心里独自承受化解。

以后我知道了羊祜说的“天下不如意的事总是十有七八”那句话,忽然明白了当年祖父为什么在喝酒的时候,总是提起“轻裘缓带”的羊祜。羊祜说出了祖父心里的话,他还是祖父家乡的名人,这样有作为的人都有不如意,也许让祖父觉得与其相比汗颜的时候,得到一点心里安慰。

祖父喝酒的时候,我还没有进入酒的世界,但耳闻目睹的一切,深深地影响了我,对我以后的“酒风”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第一次尝酒】

有一次家里招待帮助干活的客人,祖父拿出了别人送的好酒。不知道什么原因,父亲不喝酒,照例由祖父来陪客人喝酒。饭后祖父准备冲茶,让客人们喝,需要尽快把桌子上的杯盘碗碟撤下去,刚上学的弟弟和表妹也来帮忙,不一会桌子上的东西就都撤到了厨房。

我刚要出门,听到弟弟在厨房里轻声唤我,我赶过去,看见弟弟手里拿个酒瓶,表妹在旁边笑。没等弟弟开口,表妹就抢先告诉我,弟弟喝酒了,我有些不相信,就问弟弟是怎么回事。弟弟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对我说,刚才准备把酒瓶子扔掉的时候,闻着瓶子里的味道很香,就对着瓶口闻了一下,表妹说他也不敢喝,闻什么啊。他逞能地尝了一下,感觉味道不错还有些甜,就又尝了一下。看到我后,就叫我来尝尝。

我看看瓶子是六十五度的哈尔滨老白干,还是二三届的国优产品,就说:“这个应该是好酒,可是这么高的度数应该很辣,怎么可能甜呢,是你吃了甜东西,嘴里甜吧!”弟弟说:“真的,不信你尝尝!”我拿起酒瓶尝了一口,果然没有多少辣味,真是甜的,还有一股特殊的香气。弟弟说:“我再尝尝。”说完,拿过瓶子喝干了剩下的那一点酒。表妹看酒没有,就跑到客厅说:“我小哥喝酒没有喝够,再给他一瓶吧!”祖母连忙出来,一把拉过弟弟,问他头晕不,得知只是喝了瓶子里剩下的一点点才放心。父亲闻讯出来把弟弟训了一顿,最后说:“真没出息,长大就是一个酒包!”

弟弟长大后,对白酒几乎是滴酒不沾,一些场合,也只是喝一杯啤酒而已。同样不喜欢喝酒的我,却入了酒场,以豪饮和逞强出名。

【我与酒】

我第一次喝酒是在十六岁的那一年,一口气喝了一瓶啤酒。

那一年我的家搬离了故乡。搬家的时候,我和大家一起搬东西装车,忙了一上午,没有到中午就饿了,但是对故乡恋恋不舍的情绪,让我吃不下饭去。大家吃过午饭后,祖父见我没有吃饭,就递给我一瓶啤酒,说:“这是液体面包,营养多,又解渴又解饿,把它喝了吧!”我推辞不喝,在祖父坚持和祖母的焦急里,我接过那瓶啤酒,一口气喝了下去,感觉到了祖父说的解渴和解饿,但味道不是怎么好。过了一阵子,祖母问我头晕吗?没等我回答,就一个人说,看样子一点事情也没有,这孩子长大后酒量一定不小。

不同类型的癫痫发作特点河南哪家医院能治羊癫疯癫痫不能治愈是因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