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实力写手选拔赛】松林情缘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影视戏剧
一   中州林学院办公室内,年近花甲的陈秀英教授正坐在办公桌前拆着一封信,她虽然已年近花甲,但她那白皙的面颊却无一丝皱纹,唯有那双丹凤眼角上的鱼尾纹和耳边的几丝银发告诉人们,她是一位饱经沧桑的老母亲。信打开了,她在聚精会神地看着。   亲爱的妈妈!您老人家好!儿遵母训来到这中州边陲的玉皇山已半年有余,由于儿所包扶的玉皇山村脱贫难度大,情况又极端复杂,故而没有及时向母亲问安,也没有回禀儿在这里的工作情况,还望母亲多多包容!如今玉皇山村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局面已经初见成效。儿已深深地爱上了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人、特别是爱上了那一千二百亩轩辕松林!我敬佩玉皇山人竟然会在这荒山野岭上造出这么茂密、这么高大的松林!更敬佩那位带领玉皇山人造成这一片轩辕松林的刘松林!   当“刘松林”这个名子一跳入陈秀英的眼帘,她激动地拿着信站了起来。   接着,儿子在信中赞美刘松林的话语句句冲击着她的胸襟:“妈妈!他不愧为轩辕松林的创始人,更不愧为轩辕松林的保护神,他为了保住这片松林,在扑灭森林大火中牺牲了!然而至今却还背着坏分子的黑锅……”   此刻,陈秀英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她扑在桌上痛哭起来:“松林啊!我对不起你呀!”三十年前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又展现在眼前……   那是一九六四年夏天,毕业于林学院的陈秀英和刘松林,怀着支援山区建设的满腔热血来到了豫西洛川县林业局的办公室报到。年轻貌美的办事员李仙玲接待了他们,并带他们走进了时任林业局局长宋立文的办公室。   李仙玲向宋立文汇报道:“宋局长,这就是新分配来的两个大学生!”   油头粉面的宋立文放下手中的文件,迎上去边握手边道:“欢迎你们到山区来啊!”转而吩咐李仙玲道:“仙玲呀,给他们两个倒水呀!”   李仙玲给刘松林和陈秀英倒罢水道:“宋局长,还有什么事情吗?没什么事我就在外面等着!”宋立文向李仙玲摆摆手,李仙玲便退了出去。   文静而深沉的刘松林坐着闷不作声,眉目清秀、活泼健谈的陈秀英站起来便自报家门道:“宋局长,我叫陈秀英,他叫刘松林,是我的男朋友!我们是自愿报名到山区来的!”   宋立文色迷迷地盯着陈秀英打量了一番道:“你们原来是一对恋人啊!你们对工作分配有什么特殊要求吗?”   陈秀英不加思索地道:“没什么特殊要求,服从组织分配!”宋立文欣喜地道:“这就好哇!你们先回招待所吧!调令很快就会下达的!”   陈秀英一回到招待所就对刘松林激动地道:“松林啊,今天咱们初次报到,宋立文局长对咱们挺热情的!”   刘松林却不以为然地道:“还热情呢!我看她有失做领导的体态!一进门就盯住你看,临走时又握住你的手不放开!太不像话啦!”   陈秀英道:“怎么,你吃醋啦!不就是多看我几眼,多握一会儿手嘛!你放心,他把我看不走,握不走的!咱俩的心会永远在一起的!”   刘松林道:“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陈秀英撒娇似地道:“你就放心吧!”说着便在刘松林的脸上亲了一口。   第二天,办事员李仙玲就送来了他们俩的调令,刘松林接过调令一看,啪地往桌上一放道:“老法海!”   陈秀英惊异地道:“你这又是咋啦!”刘松林指着桌上的调令:“你看看吧!把我分到玉皇山林场,把你分到他身边,这是什么意思,不是明摆着吗?”   陈秀英拿起调令一看,这才恍然大悟:“不行,我去找他去!”   陈秀英拿着调令风风火火地冲进宋立文办公室,把调令往桌子上一放道:“宋局长,感谢你对我的器重!但是,办公室秘书我干不了!”   宋立文毫不示弱地道:“陈秀英同志!服从组织分配是一条最基本的原则,况且你也是表过态的,怎么能这样没有规矩呢!”   陈秀英道:“宋局长,服从组织分配是我表的态!但是你用人的原则是什么?”   宋立文毫不犹豫地道:“任人唯贤!”   陈秀英道:“既然是任人唯贤,你应该让我做我的专业工作,做秘书就不是我的专业!”   宋立文气势逼人似地道:“陈秀英同志,你说话可要注意政治立场!你这种个人主义思想是很危险的!做为一个革命青年,对待工作的态度应该是:革命战士是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绝不允许强调个人的私利!你懂吗?”   陈秀英被宋立文的一番话震住了,她欲说又止地:“可是……”   宋立文这才色迷迷地盯着陈秀英道:“可是什么呀?说下去,有什么具体困难,组织上会帮助你解决的嘛!”   陈秀英不好意思地道:“可是我男朋友刘松林……”   宋立文没等陈秀英把话说完就接过话茬道:“分配得太远了吧?是不是?”   陈秀英点了点头。   宋立文走近陈秀英,轻轻地拍了拍陈秀英的肩膀道:“秀英啊,这你就该早点说嘛!看来你是很爱刘松林的吧?”   陈秀英毫不害羞地:“当然了!我们俩来山区的目的,就是要在林业上干一番事业后就结婚!”   宋立文假惺惺地道:“好啊!有志气嘛!我会支持你们的!”转而沉思了片刻道:“不过,刘松林暂时还不能调到局里工作。但是玉皇山林场就不再去了,因为离县城太远了嘛!就让他去县林科所做科研工作怎么样?”   陈秀英对宋局长的成人之美深表感谢。但是她却没料到宋立文这条色狼却在一步步向她袭来。宋立文先是物质引诱,后是封官许愿,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陈秀英永远成为他身边的玩物,然而这一切都被陈秀英拒绝了。宋立文便恼羞成怒,把魔爪伸向了刘松林,借“四清运动”对刘松林进行残酷的迫害,攻击刘松林走白专道路,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诬陷刘松林强奸林业局女职员李仙玲,宣布其为坏分子,当即由公安人员押送其至玉皇山劳改场进行劳动改造。然而,陈秀英怎么也不相信刘松林会强奸李仙玲,她找着宋立文据理力争,当面指责李仙玲是诬陷,然而宋立文却威胁她道,不要再为这个坏分子辩护了,这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奉劝陈秀英别再痴情于刘松林了,他被开除是小事,很可能还要被判刑。陈秀英一听,越发感到问题的严重,当即祈求宋立文手下留情,别判刘松林的刑。宋立文便幸灾乐祸地道,这个忙他可以帮,不过得答应他一个条件。天真的陈秀英便不顾一切地答应道,只要能让刘松林尽快出狱,什么条件她都答应。宋立文一见他的阴谋得逞,立即将门闩上,饿狼似地扑向陈秀英,陈秀英顷刻被吓昏在地,宋立文便趁机强奸了陈秀英。   陈秀英一想到这不堪回首的一幕,不禁羞愤满面,浑身发软,但她最终还是振作了一下精神,拿起信又继续看起来。   “妈妈!儿现在想在这一千二百亩轩辕松林上为造林英雄刘松林立一块功德碑,可是那位身居副县长要职的宋立文却百般阻挠。万般无奈,儿只有求母亲帮儿寻求万全之策!”   陈秀英看到这里再也安奈不住内心的冲动了,她立即拿起了身边的电话道:“喂,省旅游局吗?我找金笑梅!”   电话里传来了金笑梅的声音:“妈,我是笑梅!有什么事?”   陈秀英几乎是命令地道:“你收拾一下,开上你的车,我们立刻赶赴玉皇山!”      二   一辆银灰色的小轿车在林荫大道上飞奔着。   车里的司机是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她体态端庄,那双扑闪着睫毛的大眼睛充满着睿智,薄薄的嘴唇含着微笑,她就是省旅游局规划处处长金笑梅。在她身边坐着的正是陈秀英教授。   陈秀英望着窗外的山色风光,慨叹道:“笑梅呀,快四十年了!这一方山河的变化可真太大了!”   金笑梅道:“妈,这才叫祖国的大建设一日千里呢!”   陈秀英问:“笑梅,你能不能再开快点儿?”   金笑梅道:“妈,我这车开得都快飞起来了!”   陈秀英道:“妈真想一下子飞到玉皇山呀!”   金笑梅道:“妈,继林来玉皇山扶贫才半年多,你就想他了?”   陈秀英半开玩笑地道:“我想他,你更想他!”   金笑梅不好意思地:“妈!”   陈秀英爽朗地道:“你和继林都快结婚了,有啥不好意思!”   婆媳俩说话间小轿车便向洛河上的一座大桥上驶去。   大桥的另一端,一个年近六旬的女人,披头散癫痫病人治疗能致死吗发地跪在大桥上,眼巴巴地看着小轿车急速驶来,她爬在地上不停地磕着头。   坐在车内的陈秀英,远远看见前边路边有人在磕头,有人在围观,便对笑梅道:“笑梅,停车!”小轿车刚好在那女人磕头的地方停了下来。   金笑梅道:“妈,有什么事?”   陈秀英指着路边磕头的女人道:“笑梅,你下去看看,那位大娘是怎么回事?”   金笑梅应声下车向那位大娘走去。   金笑梅问:“大娘,你这是怎么回事呀?”   那女人急忙起身道:“这位好心的师傅,我想去玉皇山,等了半天也没挡住车!师傅,你就行行好,捎我一程吧!”   金笑梅道:“原来是这样呀!大娘,你等会儿!我去给你说说看!”   那女人感激地道:“谢谢师傅!”   金笑梅来到车窗前道:“妈,那位大娘想去玉皇山,你看?”   陈秀英道:“你快叫她上来呀!”   金笑梅道了一声:“遵命!”。   金笑梅来到那女人跟前道:“大娘,我们也上玉皇山,你就跟我们一道走吧!”   李仙玲感激地道:“太感谢你们了!”   金笑梅扶着那女人上了车。   小轿车向玉皇山奔去。  湖北治癫痫病医院 那女人感激地道:“你们真是大好人哇!”   陈秀英道:“这位大妹子,你是玉皇山人?”   那女人道:“不是!”   金笑梅道:“那玉皇山肯定有你的亲戚吧?”   那女人道:“没有!”   陈秀英问:“那你上玉皇山干什么呀?”   那女人道:“我去玉皇山祭奠一个人。”   陈秀英问:“祭奠谁?”   那女人道:“祭奠刘松林。”   陈秀英一惊道:“你是……”转身盯着那女人。   那女人道:“我是李仙玲……”   李仙玲的话未说完,陈秀英怒不可遏地道:“原来是你这个冤家!笑梅,停车!”小轿车吱地一声停在崎岖的弯道上。   陈秀英从车上跳下来,冲到车后,拉开车门,朝着李仙玲厉声道:“李仙玲!你给我滚下来!你睁开眼看看我是谁?!”   坐在车上的李仙玲惊疑地望着陈秀英:“你?”   陈秀英道:“我就是陈秀英!没想到吧?”   李仙玲如梦方醒,慌忙从车上下来,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出名跪在地上求饶道:“陈大姐!三十多年啦!我总算见到你了!我对不起你呀!”   陈秀英怒不可遏地道:“你对不起我是小!你对不起刘松林是大!你说!刘松林强奸你了没有?”   李仙玲道:“陈大姐,松林他是清白的呀!”   陈秀英再也忍无可忍了,啪地一耳光将李仙玲打翻在地:“你可恶之极!你还有脸去祭奠刘松林!有辱他那圣洁的灵魂!”转身对金笑梅道:“走!咱们走!”   李仙玲猛地站起来祈求地道:“陈大姐,你就是走也得等我把话说完吧!”   陈秀英转身道:“好!你就快说吧!”   李仙玲道:”陈大姐,你恨我、骂我、打我,我都不怨你!那是我的报应!我知道你深深地爱着刘松林!是我玷污了刘松林的清白,是我促成了你与刘松林的悲剧。但这一切都是宋立文逼着我干的呀!我承认我软弱、我无能,我无力与宋立文相抗衡!陈大姐,你又怎么样呢?你不是也同样无能为力、忍辱含恨地逃回省城去了吗?你……”   金笑梅气愤地道:“你,不准这样对我妈讲话!”   陈秀英道:“笑梅,你让她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也许她果真有难言之隐!”   这时李仙玲心里的话像开了闸的河一样涌了出来:“陈大姐,你能逃,你也有处可逃啊,我的陈大姐!而我无处可逃,也不能逃呀!我怕我爱的人会与刘松林同样遭陷害呀!三十多年来,我忍辱负重地与一个连禽兽都不如的人生活在一起,受尽了肉体和精神的折磨。就是那个喜新厌旧的宋立文,曾几度让他的新欢万小芹把我送进精神病院,欲把我置之死地而后快呀!但我不能死!我一死谁能说清刘松林遭陷害的真相呀!我今天所以从精神病院跑出来,就是听说玉皇山来了个刘继林,他有气魄有胆量,敢为刘松林树碑立传!我从他身上看到了希望!我要找他说明刘松林被害的真相!陈大姐,你们走吧!我就是爬也要爬到玉皇山上的!”说毕便倔犟地向前走去。   陈秀英激动地道:“仙玲妹子!我的好妹子!我错怪你了!”   金笑梅望着李仙玲道:“李阿姨!你要找刘继林,这就是刘继林的母亲!”   李仙玲转身扑向陈秀英道:“陈大姐!你就是刘继林的母亲!”两人激动地抱成了一团。      三   晚霞映照着玉皇山村街,沿村街的墙上、树上,到处都张贴着“欢迎省考察团来玉皇山考察!”的红绿标语。   村口放着“玉皇山森林公园”平面图和“玉皇山森林公园景点图片展”等板面。板面前挤满了围观的人们。人们在赞不绝口地议论着。   一青年农民:“咱们这个刘镇长就是有远见!又是搞电视录相,又是搞板面宣传,咱玉皇山可真是大出风头了!” 共 1046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