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相约春天”征文】油菜花开(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影视戏剧

在油菜花开的时节,我去看。近处,远处,更远处,为了一睹油菜花的芳容、阵势,我坐火车,开车,甚至坐飞机。

三十年前,站在油菜地前的我,是无论如何不会想到去大老远,是看油菜花。

母亲问我:“油菜花有什么好看?有买飞机票的钱可以种一大片油菜了。”

我淡淡一笑,并不答。有看头,很好看。这个母亲不懂,母亲更关心芝麻、香油。

三十年前,我站在油菜地边,挎着篮子去割草,那天,天很阔,无边无际的,像大地;阳很满,金灿灿的,像油菜花。

一群城里来的年轻人,学生模样,嘻嘻哈哈,男的拿了相机,背了一个帆布书包,女的穿着漂亮的衣裙,围了红纱巾。他们见了黄灿灿的油菜花,用夸张了的声音,毫无顾忌地抒情:“哇——这油菜花真美啊!美死啦!”

油菜花有什么美的?我想问,可没问。我的眼睛紧紧地盯在她们的花裙子和红纱巾,它们真好看!比这油菜花好看多了,我只在电影里见过。那年,我十二岁。

还有,那个男的背上的帆布书包,军绿色,翻着盖,明晃晃的铁环,宽宽的带插进去,稳稳妥妥。跟我同桌的一样,从商店里买的,而我们的是母亲做的。大家羡慕地看着,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我有一回梦到自己有一个书包,跟这个一模一样。

一个男的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东西,正对着站在油菜地里的一个女的,而那个女的,脸上堆满了笑,像绽开了的油菜花,纱巾被风吹起,像一只翩然起飞的蝶。我想,那个东西就是照相机吧,以前在镇上的照相馆里见过,在电影里也见过。

他们在抒情,用声音,用动作。我纳闷,油菜花真有那么好看吗?

我望过去:天澄清,碧蓝,像一汪水;云清淡,飘渺,如丝如缕。阳光像闪动着的金子,洒在油菜花上,金黄金黄的,铺了一地,一直铺到天边,浩荡肆意,蓬勃茂盛,像融化了的太阳,流动着,汹涌着......

确实好看,那气势,城里是长不出的。只是家乡人一直把它当庄稼种,而非花。爷爷给它们追肥、除草,油菜花喝足了爷爷的汗水,爷爷很想让它们开花,开满花,开足花,好结饱满的籽,榨出清亮的油,好犒劳我们被清汤寡水洗清的胃。

那时,我还不会看花。跟爷爷一样,觉得它就是庄稼,跟玉米、高粱没什么两样。

油菜花上有成群的蜜蜂,嗡嗡嗡的,也有舞动着翅膀的大蝴蝶,它们比油菜花更好看,更吸引我。我用柳条圈一个圈,缠了厚厚一层蛛网,并留了一根长长的柄,拿着它,走在油菜花丛中,蹑手蹑脚地靠近蝴蝶,迅速一套,蝴蝶就被粘在网上了。有时,它能冲破云雾、飞向蓝天,却穿不过一张网。但,做这一切,我得趁爷爷不在时,要是踩踏了哪株油菜,会遭爷爷一顿噼里啪啦的数落。

也曾站在地头上看油菜花。满地满地的,像黄色的大毡子,无边无沿,流动着富贵气。金色,在乡下就是富贵色。就想,这富贵气什么时候能流到我家呢?这富贵色什么时候能铺展在爷爷脸上变成笑容呢?

收割油菜籽的季节,是爷爷最忙碌的日子,爷爷顾不得累,看着亮晶晶的油菜籽,只在心里盘算着,这些油菜籽除去缴纳农业税,剩余部分怎样精打细算来应对日月。在爷爷的盘算中,油菜花抖落了它一身的贵气。

爷爷每年种油菜,爷爷的地里也每年开油菜花,可是,爷爷的脸上很少笑成油菜花。

那时一个缺少花的年代。

后来,爷爷的脸上笑成了油菜花,可爷爷再不种油菜花了,家乡的土地上也没有一片油菜花了。焦化厂的气息,割倒了油菜,煤炭的烟味,盖住了油菜花的香气。

油菜花的富贵气在地里凋零了,却开在了村民的日子里。

再后来,我没有在村里看到过一片油菜花,我连爷爷也看不到了,村子也不是原来的村子了,我也不是当年在油菜地里逮蝴蝶的那个丫头了。

种了一辈子油菜的爷爷,伺弄了一辈子油菜花的爷爷,只知道它是用来榨油,却不知道它还能用来赏。

每次回到家乡,看不到油菜花,我的肠子拧成了一朵油菜花,像干旱久了的,又被太阳暴晒过的油菜花,干巴巴地难受。于是,我开始想油菜花。于是,我到处看油菜花。

先是我所居住小城的周边,很少有,即使有,也是一小片一小片的,零零星星地点缀,像在大地上绣了小朵的花。油菜花,不像其它花,单朵就能开出气韵,单朵就能开出媚态。它须大片,须规模,须无边无沿,须无遮无拦,一直开,开到天边,才好,才好。这是一种需要抱成团,需要布成阵的花,它能开出团队精神、集体气质。

其它花美在朵,它则美在群,一群,一大群,群越大越美!

都说青海门源油菜花好看,也开得迟,七月份正直暑假,那一定要去看。

门源的油菜花霸气!植株百万亩,绵延数十里,黄灿灿,金闪闪,像祁连山脚下铺展而成的金色画卷,浑然天成,美轮美奂;似西部大地上流淌着的金色花海,肆意蓬勃,妩媚动人。天与地相接,眼前是金黄,尽头是黄金,都在闪,都在流。鼻子里是香,衣袖里、发丝间也是。

看着满眼的花,心里也会开成花;闻着满鼻的香,日子都是香的。

去一趟青海,很远,也要花很多银子,可,我觉值。它像我记忆里的油菜花,现在很少有这种气势和霸气的油菜花了。

江西婺源、陕西汉中、湖北荆门的油菜花也很出名,我没去过,但以后一定会去,我的生活里不能没有花,不能没有油菜花。

当我写下这些字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我家乡的那片油菜花,它们不在了,永远不在了,我想它们,想它们什么时候能再开一次,一直开到天边。

我也想到了人与人,希望他们是油菜花,抱成团,开成片,布成阵。那时,祖国就是一片油菜花,金灿灿的,浑身都是富贵气。

清远市哪里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辽宁癫痫病哪家医院好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哈尔滨哪个医院治癫痫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