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鱼鹰的忧郁(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艺苑名流

总是觉得,鱼鹰是很可怜的动物。它们活着,却不能自由的飞翔;它们辛勤劳动,却不能享受劳动成果。它们的命运,本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但却任人摆布。

这是一种通体黝黑的鸟,模样看上去有点懒散,嘴巴细长,像一把闭合的剪刀。如豆的眼睛,发着绿色的光,那感觉,有着一种深长的忧郁。它的形体,看上去像是家禽类动物,但也很有飞鸟的特征。看到它们的样子,总有一种莫名的伤感。这伤感,来自于它们那双忧郁的眼睛。

在我的意识里,它们应该是一种近似于家禽的动物,家禽类动物是比较容易驯化的。我后来才知道,鱼鹰并不叫鱼鹰,更不是家禽类动物,它叫鸬鹚,是一种以捕食鱼类为主的鸟。鱼鹰,是人们为它起的名字,鸬鹚变为鱼鹰,就沦为了一种工具。

我不知道,在没有成为鱼鹰前的鸬鹚,在它们自由自在生活时,它们是否也有一双忧郁的眼睛。但可以想象,没有成为鱼鹰的鸬鹚,它们应该是快乐的,它们的眼睛里一定会闪烁着灵性的光芒。

任何一种鸟,它们一旦离开群体,那种孤独,是无法言表的。很多年前,我养过两只黄鹂鸟,这种鸣声清脆优美的小鸟,在我的笼子里,失去了本性,喜欢蹦蹦跳跳的黄鹂,从此无精打采,一副恹恹的模样。而那嘹亮的歌喉,也瞬间暗哑,它们用沉默进行着无声的抗争。后来,我将它们放飞,这两只黄鹂,一路鸣叫,欢快地离去了。

没有比孤独更可怕了,但那种无助的忧郁,更让我们心寒。原本自由的鸟,面对着澄清的江水,面对着蓝天白云,却不能自由的翱翔,是多么的悲哀啊!

老家有座水库,叫鸭河水库,流经百余里,沿岸的乡亲,虽不靠打渔为生,但耕作之余,也打打鱼,换些油盐酱醋钱。

常常在清晨或者黄昏,划子船就会出现在水库里。鱼鹰也同时出现在鱼船上。船主人用一根细长的竹竿划水,鱼鹰就蹲在主人的肩膀上,或者是蹲在划子船的船沿上,等待主人的吆喝,只要主人一吆喝,鱼鹰就会箭一样的扎入水中。碧绿的河水,漾着微微的波纹。感觉中,河水是忧郁的,河边的林子是忧郁的,鱼鹰也是忧郁的。只有鱼鹰的主人,面带微笑,目光在河面上寻觅着,那是期待的目光。

鱼鹰很快从水里钻了出来,嘴里叨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鱼,顺从地来到划子船上,主人取下鱼,从船舱里拿出一条小鱼,分给鱼鹰充饥。看到小鱼,鱼鹰们都不安分了,一个个扑到主人面前,争抢主人手中的小鱼。看着鱼鹰你争我抢的场面,主人美滋滋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最早抢到小鱼的鱼鹰,刚把小鱼吞到肚里,马上又扑到主人跟前,“嘎嘎”地叫着,向主人索要食物。看到主人没给食物的意思,鱼鹰们有的飞到主人的肩上,有的飞到船舷上,场面混乱而噪杂。主人当然是不会给的,看到这种场面,主人收起笑容,脸刷地阴沉下来,对着鱼鹰打了个呼哨。听到主人的胡哨,鱼鹰们像听到了命令,瞬间鸦雀无声。

这样的场景,足以让人感到惊讶,但对于鱼鹰的主人来说,是再也平常不过的事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惊奇的,鱼鹰是经过驯化的鸟了,听从主人的命令,是它们的天职。否则,鱼鹰就不是鱼鹰,而是自由飞翔的鸬鹚。

我那时并不是这样想的,我觉得,鱼鹰为什么不在水里吃饱后,再给主人捕鱼呢?后来才知道,鱼鹰下水前,主人用事先准备好的铁圈,套在鱼鹰脖子的下端,一旦鱼鹰想吞食捕获的鱼,就会被铁圈阻挡,鱼只能留在宽大的口腔里,却无法咽到肚内,只好把鱼乖乖地交到船上来。

其实,鱼鹰是种性情动物,经过长时间的驯化,变得乖巧顺从。就是主人不给它们套上铁圈,不是特别的饥饿,它们也不会偷食。说白了,鱼鹰早已被主人奴化。它们任劳任怨,严于律己,用忠诚,表白着自己的无私。

不是没有反抗,鱼鹰在饥饿时,在劳累过度时,在不情愿劳动时,一改过去的百依百顺,变得桀骜不驯。鱼鹰最为恼怒的是,主人把鱼从它的嘴里取出来时,看着一条条还在甩打着尾巴的鱼,脸上露出了贪婪的微笑。这个时候,鱼鹰很想得到主人的奖励,可主人只顾高兴,没有想起奖励鱼鹰。就在这时,鱼鹰趁主人没有防备,猛扑过去,用长长的喙,向主人的眼睛啄去。不过,这些雕虫小技,在狡猾的主人面前,似乎是徒劳的。鱼鹰很少得手。随之而来的是,鱼鹰老老实实地接受主人的惩罚。

用鱼鹰捕鱼,没有大的收获,鱼鹰只是一种简单的劳动工具。一般情况下,单只鱼鹰只能捕获一些小鱼,大多都在半斤左右,也有的鱼鹰捕获过斤把重的鱼,但很少。遇见大鱼,它们就会团结协作,往往需要三五只鱼鹰,才能对付一条大鱼,它们有的啄头,有的衔尾,把它连推带衔到船边,主人早就准备好了网兜,迅即用网兜捕捉。

但在那时,拥有几只鱼鹰,也是不小的一笔财富。记得村子里有个姓任的老头,名字记不得了,人们都叫他三老头,大概六十多岁,无儿无女,独自一人生活。三老头喜欢喝酒,他喝酒的钱,都是卖鱼挣的。他当然不会捕鱼,他的鱼,是鱼鹰帮他逮的。他买了五只鱼鹰,没事的时候,就去鸭河水库捕鱼。捕来的鱼自己从不吃,拿到集市去卖,卖完鱼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代销点里打两斤散装白酒,再割两斤猪头肉,然后回家。

三老头从不干活,没事的时候,就喊三两个人在一块喝酒。酒喝完了,再去水库里捕鱼。他去捕鱼,从不用船,也没钱买船,他挣的钱都喝酒了,也有一部分用在女人身上,所以没有积蓄。他人很善良,人缘也好,除了不爱劳动,招惹寡妇外,没有什么毛病。

捕鱼时,他就坐在岸边,叨着烟袋,眯着眼睛,一口一口地吸烟,那样子很惬意。抽完烟,把烟锅用力在鞋帮上磕了磕,然后大声地吆喝起来:“嗨嗨、嗨嗬嗬——”吆喝声在空旷的水面上此起彼伏,连绵不断,极有韵致。听到吆喝声,鱼鹰箭一般地从他的肩上飞起,一头扎进水里。

看到鱼鹰下水,他便继续吸烟,一锅烟吸完,鱼鹰就回来了,他把鱼一条一条地取出,轻轻地放在身边的鱼篓里。半天功夫,鱼篓就满了。他捕鱼与其它的人不一样,别人是有空就去捕鱼,只嫌捕的鱼少。可他是隔三差五才下一次水,也就是说,没钱喝酒时,才去捕鱼。别人都笑他,说他是“两天打鱼,三天晒网”。他听了就笑,说:“人不能太贪心,一下子把鱼捕完了,以后还去哪里捕鱼?”

70多岁时,三老头生了一场病,医生说,不能再喝酒了,再喝,命都没有了。不喝酒,也就不用捕鱼。老了,他就成了“五保户”,吃穿不用愁,有病有人管,还给些零花钱。不捕鱼,鱼鹰就派不上用场。有人想买他的鱼鹰,可他不卖。他说:“这几只鱼鹰,跟我好多年,为我出了不少力,也该歇歇了。人,不是牲口,不能没良心。”那几只鱼鹰,他带到鸭河放生了。

像三老头这样的主人,恐怕没有几个。很多鱼鹰就没这么幸运,它们辛勤劳作,为主人获取了丰厚的财富,但下场十分凄惨,有的因病得不到救治而死,有的老了被主人廉价卖掉,还有的更悲惨,被主人炖汤吃了。它们的一生,由鸬鹚变成鱼鹰,由自由到被禁锢,命中注定,结局必然是充满了悲剧色彩。

鱼鹰捕鱼的时代,随着科技的发达,早已成为往事。大型渔网、拦河网、滚钩、炸药、化学药品,都用于捕鱼。划子船也早已变成了机动船,在宽阔的水面上,来去自如,现代化的捕鱼工具,让许多人成为了暴发户。鱼鹰,已被时代淘汰,留在人们的记忆里的,只是凝固的标本。

有些时候,我会想起鱼鹰,想起很多年前的划子船,想起放鹰捕鱼的渔人。他们划着小船,在辽阔的水面上,“嗨嗨、嗨嗬嗬——”地吆喝着,在吆喝声中,鱼鹰齐刷刷潜入水中,一会跃出水面,长长的嘴里,叨着一条银光闪闪的小鱼……那些场景,该是多么的诗情画意啊!

这似乎是一件可以遗憾的事,但我们没有理由遗憾。鱼鹰离开了渔人,离开了渔船,但鸬鹚回来了。从鸬鹚的眼睛里,你再也看不到那种忧郁的眼神。对于大自然来说,这比什么都重要。

中医治疗癫痫效果如何宝宝癫痫病怎么治疗能根治哈尔滨医治癫痫专业的医院怎样选河北有正规治疗癫痫的医院吗